第九章禁脔

        胧中,有一双结实的手臂将我抱紧,温暖得令人窒息,我舒适地闭着眼,如一只饕餮的小猫,寻着本能去拥紧那温暖的慰藉耳边传来一声轻笑,宠溺的声音在我耳边温柔地回响:“老婆,醒醒,老婆……”

    哪来的蚊子?我皱了皱眉,拂了拂手,想打断这扰人好眠的讨厌的“嗡嗡”声,耳边的宠溺的笑意浓,随后,似乎有人塞了颗糖到我嘴里,挑逗我的唇舌,好甜……,嗯……,如果不是这么让人透不过气……

    我睁开眼睛,一头灿蓝的青丝在我的眼前晃悠,美少年睁着乌黑的大眼睛,正在啃咬我的双唇我推开他的脸:“冥焰?”

    “老婆你醒了?”冥焰露出甜甜的微笑,给我一个熊抱,嘴唇又企图覆上来,“老婆你好好哦,这么快就想我了”

    “你怎么又变成这鬼样子?”我抵着他的脸,不让他的唇落下来,老实说我差点又没经受住美少年的诱惑,我望着他红嫩嫩的小嘴,舔了舔唇,脑子里强迫自己浮出他小豆丁时的样子,克制住被他引诱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觉得老婆比较喜欢我现在的样子”冥焰眼里闪过一丝戏谑,这小子一眼看出我的劣根性

    我不好意思地“嘿嘿”傻笑,顾左言他:“你怎么来了?”

    “老婆召唤我,我当然马上飞扑过来”美少年的眼睛亮晶晶地凝视我,笑咪咪地宣誓,“我是老婆的召唤兽”

    我“扑哧”笑出声来,冥焰,你实在是太可爱了:“飞扑?我怎么不觉得,我刚刚可等了好半天你都没来”

    “老婆醒着我当然来不了,我得等你睡着了才能来”冥焰抱歉地说

    “睡着了才能来?”跟我预想的不一样,打量了一下四周,果然不是我刚刚在浴桶里睡着的那房间,四周又是那片熟悉的深海般浓稠的黑雾,我小心地确认,“你是说,你只能出现在我的梦中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他点点头,“现在是这样”

    怎么会这样,如果冥焰只能出现在我的梦中,那对我面临的困境恐怕也无能为力,我不甘心地追问:“为什么?”

    “因为我还只是一个灵体,灵体是无法在人间现身的,所以我只能出现在你的梦里要等三百岁的诞辰过后,我才能修练出肉身,那时我就会是现在老婆最喜欢的这个样子,脱离三岁小孩的形貌了,老婆,你高不高兴?”美少年一脸兴奋,“到时老婆随便什么时候召唤我,我就可以立马出现在你面前,不用再等你睡着了”

    我却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到时?到什么时候?你上次不是说你已经三百岁了?”

    美少年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害羞地道:“还差三个月”

    三个月?我彻底被这坏消息击溃,这么说,我这三个月,也只能自求多福,谁也帮不上忙?我闷闷地躺到地上,长吁短叹,我三日后就要被强迫接客了,等冥焰三个月后满了三百岁,黄花菜都凉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小家伙见我一脸黑线,一脸神秘地蜷到我身边侧躺下,笑咪咪地问:“老婆,你是不是担心三日后接客那件事?”

    咦?他知道?我惊讶地看着他,小家伙一脸得色,似乎在说,我什么事不知道?我来了精神,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你有办法?”

    小家伙胸有成竹地一笑:“老婆,你不用担心,我保证你到时有惊无险”

    有惊无险?莫非冥焰已经有所安排,我望着他笃定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一颗悬得高高的心竟慢慢安稳下来我应该相信他的,不是吗?除了相信他?我在这陌生的红尘中还能相信什么人?

    我感激地在他颊上印上一个轻吻:“谢谢你,冥焰”

    他的眼里串上一团燃烧的火苗,翻身把我压在身下,贼笑道:“老婆,你好像吻错了地方”说着,就将嘴儿压下来,我伸手捂住他的唇,轻笑道:“别,我有心理障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老是不由自主回想起他小豆丁的模样,任是如何浓烈的**也转成了笑料他似乎是明白了我笑里的含意,冷哼一声,气急败坏地呵我的痒:“哼坏老婆、臭老婆……”

    “不要,呵呵……,好了好了……,冥焰……”我痒得不行,笑着喘不过气,撒娇地讨饶,“冥焰……”

    声音里含着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娇嗔,冥焰望着我的眼神深了,我才猛然惊觉过来,从什么时候开始,面对冥焰时的心情竟转成了这般?难道说,我对冥焰已怀了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情感?可是,这种感觉,是爱吗?还是因为,在这陌生的充满凶险的红尘,只有他给过我唯一的关怀,带给我欢笑,带给我温暖,带给我信任,从而产生的一种依赖?

    我辨不清,也不想去辨清脑子里一片混乱,我顺从地迎接冥焰再次压下来的唇,任那温柔甜美的感觉一**冲击我的大脑和敏感的神经不管是不是爱,我心里模糊地知道,我和他之间,已经有什么,再也和从前不一样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激吻过后,我垂下眼睑,翻过身,有些不敢看冥焰的脸,脸因为刚刚了悟到的那些感觉泛起了热潮冥焰善解人意地从背后紧紧拥住我,也不说话,只听到两个人紊乱的呼吸长长短短地在这寂静的空间回响听着他令人安心的呼吸,心情渐渐平复,我轻声唤他:“冥焰……”

    “嗯?”他在我身后慵懒地回应

    “为什么我和蔚蓝雪长得一模一样?”我将心底一直存着的疑惑倒出除了胖瘦,我们俩真的是长得分毫不差,连左乳上那颗芝麻大的小黑痣都长得一模一样,让我情不自禁觉得,蔚蓝雪就是瘦下来的叶海花,叶海花就是胖起来的蔚蓝雪

    “不一样,你怎么借尸还魂?”冥焰懒洋洋地道,“借来的肉身与你原本的肉身最形似,灵魂与肉身的磁场才越相吻和,借尸还魂后才不会出现排异反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借尸还魂还真的有排异反应啊?我恍然的同时,心里顿时温柔起来,转过身望着他,唇边含着掩饰不住的笑意,“这么说,某人说的,把我送上蔚蓝雪的身上,让我了解这世上的男人都不如他,是怎么回事呢?”

    美少年懒洋洋的表情僵住了,似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不该说的话,慌乱地垂下眼睑,一脸狼狈地转过身,不认账地嗫嚅:“你听错了”

    “是吗?”我越发止不住唇角越来越深的笑意,冥焰背对着我“哼”了一声,我从身后抱紧他,心里暖洋洋一片冥焰送我上蔚蓝雪的身,只是因为蔚蓝雪的身体最适合居住我的灵魂,并不是像他所说的,刻意让我受苦,让我了解这世上的男人都不如他这个嘴坏心善的小家伙,我叹了口气,觉得胸腔被一种叫感动的东西填得满满的,我将脸贴到他的背上,眼角滑过一丝动情的泪:“谢谢你,冥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别哭”感觉到我的眼泪浸湿了他背后的衣裳,他动了动,越发尴尬了:“我走了”

    “嗯”我了解他此刻的困窘,不挡他他的身影又渐渐变得透明,渐淡成一个青蓝的光团,我微笑着看怀中的背影消失,四周又归于一片漆黑

    闭上眼,轻轻抚上脖子上的黑玉,我微笑冥焰,我不会再害怕了,因为我知道,不管何时,都有你在某一个地方静静地守护我,因为有你,我敢于勇敢面对以后的日子,不管它有多么艰险,我都不再惧

    黑暗中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窥视我,我隐约感觉到那双眼睛,疑视我的目光充满了复杂的波澜,冰冷的危机刺骨,像一张压力强大的网像我覆盖过来,我猛地睁开眼睛黑雾像快奔涌潮水一般纷纷退尽,暖帐、妆台、锦屏、浴桶飞旋着冲击着我的视觉一一归位,我仍浸泡在浴桶里,水已冰凉,我已清醒
稻草人书屋


    我静静地望着站在浴桶前默默审示着我的男人,迎上他那双我在梦中都能强烈地感觉到窥探的眼睛,他的眼里有我所不了解的波澜壮诡,我望着他,不动声色

    楚殇他夜里潜入我房间做什么?

    他静静地审示我,将我眼里的平静尽收眼底,眼神愈发莫测难懂我不服输地迎战他的眼睛,毫不退缩我不是古代低眉顺目、三从四德的女子,观察我?哼,谁被谁观察,还不一定呢想我以前和我班上那帮男同学比对视,从来都是坚持得最久的一个

    果然,我大胆的目光让他觉得有些狼狈,他不再与我对视,眼神缓缓从我的脸上落到身上,我知道自己还**着泡在浴桶里,不动声色地将身子缓缓下沉,将脖子以下的部分全隐藏进水里好冷,我打了个寒颤,我到底睡了多久?

    他见到我的动作,唇角挂上冷笑:“有什么好藏的,你身上哪个部分我没看过、没摸过?” daocaorenshuwu.com

    我不答腔,冷淡地看着他此一时,彼一时,眼下与上次的情况能相提并论么?我的冷漠似乎激怒了他,他猛地伸手,将我从浴桶里拎出来,也不管我身上**的水渍和桶里四溅的水花,将我拉近他的身体,恶狠狠地道:“收起你那种眼神?否则……”

    否则?如何?顶多也不过是再被强暴你为了羞辱我要留着我的命,没有了性命之虞,我还怕什么?以为我会像这个时代一样的女人,失了身便寻死觅活?笑话这样的威胁,与我何用

    我脸上浮出的轻嘲让他怒不可遏,他将我拖出浴桶,甩到床上,来不及等我爬起来,他已经欺上身,拉高我企图推开他的双手,用一只手禁锢住跟一个男人比试武力是最不智的行为,何况还是他这样的男人,我放弃挣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冷冷地道:“你报复一个女人的手段贫乏得只剩下强暴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强暴?”他轻笑了,眼里燃起**的火苗儿,“不,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迎合我”

    让一个女人屈从在自己的**之下,做仇人**的禁脔,的确是比强暴能增添她心底的羞辱楚殇,他的心到底有多硬?多狠?他另一只手抚上我的酥胸,熟练地抚弄挑逗我要在身体起反应之前阻止他,强迫自己不要去理他的手,我冷笑:“又如何?我从不为自己身体正常的**感到羞愧我若是你……”

    我故意收声,他的手顿住,看向我的眼:“你若是我如何?”

    “我若是你,便要这个女人爱你上,再亲手掐死她的爱你不觉得,毁灭一个人的灵魂比羞辱她的身体让人觉得痛快么?”我微笑着看他,语声却冷

    “蔚蓝雪,你的有趣真是出了我的想象”他眼里的**渐退,“你以为,我一定会爱上你,被你毁灭?” www.daocaorenshuwu.com

    “或许是我爱上你,被你毁灭”我淡淡地笑,心里松了口气,“这个游戏不是很有趣吗?”

    “果然有趣”他坐起来,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听说,你想让月娘应承你卖艺不卖身?”

    “她不是没同意吗?”我面无表情,那月娘果然是个好下属,什么都不瞒他

    “知道就好”他冷哼,“别以为你刚刚这个有趣的提议会让我打消我的决定,你摆脱不了卖身的命运”

    这个男人倒也厉害,把我隐藏的另一个目的也看出来了我笑了笑,无所谓地道,“没关系,不过是让我在爱上你的过程里增加了一点难度而已”

    楚殇一眨不眨地看着我,冷冷地笑了:“我从来不畏惧挑战,蔚蓝雪”

    他翻身下床,拂了拂衣襟上被我的身体浸湿的水渍,一字一字地道:“等你爱上我那天,一定会生不如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不会爱上你

    我望着他一步步走出房间,离开我的视线,在心底冷笑生不如死?谁被谁毁灭,还未可知你怎知到底生不如死的那个人,不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