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成名

        杀人了?

    我与白衣公子面面相觑,这外面是唱的哪出啊?白衣公子眼中滑过一丝诧色,面上却也镇定,身子靠坐在软榻上动也不动我也坐下来,见寂惊云掩了门出去,想是去看发生何事了白衣公子笑着看我:“卡门姑娘这么镇定,对外面发生的事不好奇么?”

    “卡门今晚被公子出资包了,那今晚的时间便全是属于公子的,外间发生何事,又与我何干?”我淡淡地道

    “小嘴儿倒挺会说话”白衣公子瞥我一眼,微笑道

    “卡门谨记着自己的本分罢了,只是扫了公子的兴了”我不为他的调笑所动,心中在谋算着这安公子今晚包我作陪,到底要陪到什么程度,看他样子,似乎并没有要我陪睡的打算,莫非冥焰说的有惊无险,是指的这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扫兴?倒不觉得”宇公子笑着瞥我一眼,“只怕这世间任何男人,面对姑娘都不会觉得扫兴”

    我笑笑不语,却听他接着道:“姑娘这么会说话,怎会唱出‘展,文武定疆廓,惜,星陨似流火’这样的词来,莫非姑娘大有深意?”

    我浑身一震,糟了糟了,当时只想着怎么应付了这白衣公子的命题,便顺手抓了这首歌来用,哪里想到这歌词描的虽是将军,但周瑜那短命将军却与那位事业如日中天的寂将军不太搭调,‘惜,星陨似流火’,我这不是明摆着咒他么?怎么办怎么办?我该如何自圆其说,才能蒙过这狐狸般狡猾难缠的宇公子?

    “花无百日好,月无百日圆,这世间的万物,盛极而衰,周而复始,人一生的命运起伏,又有谁能看得透、说得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道,“何况星陨,未必一定是指性命运程,或许还有情感”我思忖起听完曲子后寂惊云那颇为感触的耐人寻味的表情,忐忑不安地揣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白衣公子唇角浮起一个玩味的笑容,眼神仍是那样惊慑人心,我心里像两个小人在打水,七上八下,也不知我那强辞夺理的说辞他信了几分?正在此时,突生奇变,软榻旁的窗户猛然被人闯破,一个黑衣蒙面人手持长剑,剑峰直直向软榻上的宇公子刺去,剑如银蛇,疾如闪电,我惊呼着闪到墙角,那黑衣人听到我的惊呼声,已送至宇公子脖子的剑峰突然一窒,立即被宇公子曲指弹开,抓起矮几上的纸扇,与那黑衣人过起招来

    那黑衣人的武功似乎不弱,宇公子却也不是省油的灯,只是那黑衣人似乎被什么乱了心神一般,一边与宇公子缠斗,一边回头看我,他蒙着面,我虽看不到他面上的表情,却能看出他眼中的震惊与混乱

    “咝”宇公子的纸扇划伤了黑衣人的手臂,黑衣人的慌乱的反应被他一一看在眼里,厢门被猛地推开,寂惊云冲了进来,见状惊怒道:“大胆狂徒”一股凌厉的掌风带着萧杀之气向黑衣人袭去,黑衣人堪堪避过,见来了帮手,转身跃出窗外,跃上庭院的大树,几个闪纵之间,便跃出了青楼的高墙,失了踪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寂惊云跃窗想追,却被宇公子唤住:“惊云,不要追了”

    寂惊云气恨地一甩手,转头看向白衣公子:“公子没事?”

    “陪他练练身手,还好”他表情淡淡的,不甚在意地道

    “那狂徒可恨之至,居然引开我,来个调虎离山”寂惊云被黑衣人从手下跑脱,心底忿恨,语气含怒,转头看我惊惶地站在墙角,抱歉道,“让卡门姑娘受惊了”

    我惊魂未定地摇摇头,却听到宇公子淡淡地问:“卡门姑娘认识刚才的黑衣人?”

    我惊讶地抬头,一口否认:“不认识”心里却有些没底,我的确是不认识他,应该说我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人,可那人一见我就满脸震惊,身形大乱,却是我亲眼所见的难道他与我,或者说是与我这身体蔚蓝雪有什么关连他是谁呢?仅听到我的惊呼便乱了身形,必是十分熟悉蔚蓝雪之人,是亲人吗?可是蔚家不是被灭了满门吗?如果只是见过蔚蓝雪的面,断不可能凭我的声音便能认出我的头大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公子又用那种可怕的直指人心的目光默默地审示我,我觉得我的每个细胞都被他肢解了,我头皮发麻,深吸了一口气,这人到底是谁,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目光?硬着头皮与他对视,心中暗暗叫苦,蔚蓝雪啊蔚蓝雪,上了你的身,前面到底还有多少麻烦在等着我?寂惊云不清楚状况,疑惑地望着我与宇公子,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宇公子看我了半晌,也不再多言,转而问寂惊云:“外面发生什么事?”

    “应该是刚才的黑衣人甩了飞刀在大厅的柱子上,众人受惊纷逃,推攘间卧龙居酒楼的宋老板跌下楼摔死了”寂惊云道,“已经差人报了官,府伊大人应该很快带人过来了,宇公子,这里不方便久留,我们还是先回避”

    宇公子别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对寂惊云道:“跟这里的老鸨说,卡门姑娘被你包下来了,以后不准再让她接待其他客人,我要见她的时候,送她去你的将军府”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稻草人书屋



    我又惊又喜,惊的是宇公子那别具深意的目光,显然是不相信我所说的并不认识那黑衣人,包下我,也许是想从我身上套出些什么来,若是这样,也不知道道前面还有什么祸事等着我喜的是他包下我,我以后可以不用再晚晚出场接客,我一直担心的事终于不用再担心了这算不算我攀上高枝了呢?看那宇公子对寂大将军说话的语气,似乎身份比他还要尊贵些,官大一级压死人啊,看来权势这东西,也是分大小的,楚殇啊楚殇,你真是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冥焰,这便是你所说的有惊无险么?还真的是又惊又险啊我吁了口气,瘫倒在凳子上,抚上脖子上的黑玉,想笑,泪却先涌出

    府伊大人赶来处理倚红楼的命案,虽然将宋老板的死判为意外事故,倚红楼仍担了个管理不善的罪名,被勒令停业整顿一个月,这道命令一下,人群顿时炸开了锅,不服的、气愤的、惋惜的、幸灾乐祸的……,兼而有之唯有月娘的表情又喜又忧,不知道在想什么 稻草人书屋

    我一夜成名

    官方版本:倚红楼的艳妓卡门姑娘,词曲双绝、美艳动人,一支艳舞、一首清曲,令天曌第一乐师月凤歌、大财主楚殇,以及觅艳而来的一品定国公、彪骑大将军寂惊云一见倾心寂惊云拔得头筹,以一千一百两黄金高价拍下卡门初夜,之后不顾世人侧目,硬是以重金包养该女子,该女艳名,一夜之间盛传京师,一时无双

    坊间传闻:倚红楼的那个艳妓卡门,哎哟,那胆子大得,那眼神媚得,那腰软得,那腿白得,那歌唱得之绝,那舞跳得之**,真是一个魅惑人心、风情万种的尤物啊那当然啦,不然会引得天曌第一乐师月公子、那上倚红楼从来只会正眼儿看月娘的大财主楚公子、还有从来不到烟花之地厮混的彪骑大将军寂惊云为其争风吃醋吗?你知道她登台那晚竞拍价是多少,足足黄金一千一百两啊,这可是有史以来青楼姑娘拍出的最高身价,够我们这些人大吃大喝用上几辈子了我要是有那么多钱,也要去试试那姑娘的滋味,肯定是**蚀骨,死了都值啊,你没见那寂将军一夜风流之后,竟然食髓之味,不惜花下重金,包养卡门姑娘,不让其他男人染指那人间绝色,可见其媚惑人心的功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京城烟花之地流言:卡门那**其实长得瘦又丑,骨子里却又淫荡又风骚,凭了一股子火辣的床上功夫,侍候得寂大将军**蚀骨,想那寂惊云呆在边关三年不食女人味,随便见个女人也当成绝色,见了这么个**,还不丢了魂去?听说,那**把月娘的弟弟月凤歌公子和她的老相好楚公子也勾搭上了,月娘心里不知怎么恨这**呢,可惜人家现在是寂将军的人,不敢动她这**也真是个扫把星,登台第一天倚红楼便出了事,闹出人命,被官府勒令停业整顿一个月,倚红楼那些姐妹们,可指不定怎么恨这个夺了天曌最有权势的男人的欢心,又让她们做不了生意的灾星了

    总之,我成为一个传说流言传来传去,不知道何时会停歇我听小红给我翻讲种种版本的传言,笑得不可遏止那个只有寂惊云、宇公子和我所知的版本,被世人描绘得活灵活现,仿佛个个都亲眼所见一般,若他们知道那晚寂惊云厢里还有一位白衣宇公子,不知又会传出怎么样的流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冥小鬼响应我的召唤,当晚入梦看我这臭小子是越来越放肆了,每次来都是肆无忌惮地将我吻醒

    “唔……”嘴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温和而顽固地争夺着属于我的氧气,把我从深层睡眠中缓缓唤醒睁开眼睛,对上蓝发美少年笑意盈盈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唇角

    “老婆,醒了?”冥焰拥着我,声音慵懒性感,唇又寻上来

    吻他我总也吃不腻他甜美香滑的粉嫩红唇,这小子,学习能力又强,观察力又敏锐,一两次下来就知道我根本无法抵挡他红唇的诱惑,所以老是使出这招杀手锏,迷得我神魂颠倒、心猿意马

    “冥焰……”我娇嗔,不满意他每次都用这样的方法搞得我神智不清、无法用脑,“你知道那个宇公子会包下我,也不跟我说,害人家以为真的要接客,担心死了”
稻草人书屋


    “我怎么会知道人的心思”小家伙不高兴我提到那个宇公子,“我说的有惊无险根本不是指他包你”

    “那是指什么?”我奇道,一时忘了冥焰不能泄露太多天机给我

    “我是看了生死簿,知道那晚倚红楼有人阳寿已尽”小家伙犹豫了一下,道,“如果倚红楼死了人,官府除了马上要派人来调查之外,青楼也免不了要受波及,停业整顿是最轻的惩罚了,所以我之前才跟你说,有惊无险”

    我恍然大悟,青楼停业,生意都不能做了,我自然是不用卖身了,不过,也只能保我停业这段时间而已,但我有了这些时间,必可以想到其他办法不用接客,楚殇不是已经对我动了心思么,降伏他是早晚的事冥焰却万万没想到会半路杀出个宇公子包下我,这下子,我等于又绕进了一个怪圈,我是不用接青楼的客了,可得接宇公子呀叹了口气,不得不承认,还是冥焰心思慎密,想得周到,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这老天总要与我作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冥焰见我神色不定,闷闷地抱着我,语气有些泛酸:“那人虽然包了你,你也要想办法不让他碰你”

    呵,小家伙吃醋了我媚眼如丝,在他耳边吐气:“为什么不要让他碰我,人家现在可是他的人哪……”

    话未说完就被小家伙把唇吞了去,他咬牙切齿地瞪着我,惩罚地咬我的唇:“你是我的人他想都别想”

    “冥焰……”我看他眼都气红了,心中一软,温柔地抱紧他,道:“冥焰,我呀……,最喜欢冥焰了”

    美少年全身一震,凝视我的眼中带起了笑意,香甜的吻扑天盖地向我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