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点子

        “级花魁?”月娘怔了怔,脸上倒露出一丝不以为然的神色来,“姑娘这点子,也不稀奇,京城每两年都有花魁大赛,我们倚红楼去年赎身的紫芙蓉姑娘,便是连续两届的花魁状元”

    “哦?月妈妈可否说说,你们的花魁是如何选举出来的?”我也不在意她的不以为然,且听他们的花魁大赛是怎么个玩儿法

    “这个花魁大赛,是由全京城最有名的四家青楼联合举办的”月娘滔滔不绝地道,“每两年一届,京城所有在官府登记有名号的青楼推选一名姑娘出来参赛参赛的姑娘可以表演自己的拿手的绝技,我们会邀请京城有名望的大人们作评委,由他们评选出花魁前三甲获胜的三甲除了自己能身价百倍之外,推她出赛的青楼也会声名大噪,连上三级紫芙蓉姑娘就是在去年夺了第二届花魁之后,被京城‘玉福珠宝行’的齐老爷赎身做了填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过如此嘛我笑了笑:“就是说,你们的花魁,全都是由那些有名有望的大人们选出来的?”

    “不错”月娘看我笑容冷淡,问道,“有什么不妥吗?”

    “基本上,这个赛制有几个地方是很糟糕的”我端起茶杯,啜了口茶,不急不缓地道,“第一,姑娘是由各大青楼推选出来的,也就是说,推出来的是珍珠就是珍珠,是砂子就是砂子各位评委观众没有选择权,只能被动地在你们推出来的姑娘里进行选择这样的好处是,青楼事先臻选出最好的姑娘,省了评委老爷们的时间坏处是也许会引得楼里其他不能参赛的姑娘不服气,既然青楼姑娘个个才貌双全,其实可供臻别其优劣的东西是很少的,两年一次的花魁大赛,只推一个,等于扼杀了其他姑娘成名的机会,女人的青春是很短暂的,经不起几个两年的等待因为失掉一个机会,待遇便与中选的姑娘大相径庭,而中选的姑娘在不能参加花魁大赛的姑娘眼里,也许觉得未必及得上自己,心中不忿,管理起来肯定也颇费事想想也是啊,原来就是质素相差无几的姑娘,有的就天天客似云来,有的就因为没那花魁之名只能接待些不入流的客人,天长日久积下来的怨气,够月娘你头疼的这个,不知道月娘有没有一些感受?”

www.daocaorenshuwu.com



    月娘怔了怔,脸上微微带上一抹诧色:“姑娘接着说”

    “再一处糟糕的是,评选花魁的评委都是请的有名望的大人,也就是说,这些姑娘的美丑好坏,还是凭着那些大人自己的审美观点来决定的,换而言之,这些大人以后就会成为中选姑娘的捧场客其他不是评委的人则失去了选择权和说话的机会,而这部分不是评委的人里,应该也有些高官富贾我们都知道,每个人的欣赏水平和偏好都是不同的,每年都是那几位德高望重的大人在那里选拔他们的私人禁脔出来其他人看得到吃不到,就算吃得到,为了面子吃吃这青楼花魁,却未必是最合他们心水的”我接着道,“如果青楼平日的宣传做得好,把其他姑娘的特色也大肆渲染张扬,也许还不至于流掉这部分客人,若不然,长此以往,就像月娘自己说的,需得靠些个熟客勉强撑场面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想到我们京城四大青楼一直引以为傲的花魁大赛,竟然有这么多弊端”月娘眼中闪过一丝赞叹其实我才不信月娘心中会想不到我说这些,做了这么多年老鸨,这些弊端恐怕她早就心中有数?之所以容忍这个赛制继续这样搞下下,也许是要顾忌到多方面的平衡,青楼与德高望重的官老爷之间的平衡,青楼与青楼之间的平衡,这样看起来,牺牲几个姑娘怠慢几位客人,也是不得不作出的选择毕竟,在鱼与熊掌之间,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熊掌

    “那姑娘所说的‘级花魁’,又是怎么个玩法呢?”月娘双目炯炯有神地望着我,“我倒是知道‘花魁’是怎么回事,这‘级’二字作何解释?”

    级?怎么解释?按字面儿来讲有点像出级别的意思在二十一世纪这个词已经用滥了,别人一说就知道啥意思,哪用得着解释,可我又总不能跟月娘说只可意会不能言传?我皱了皱眉,就按字面的意思来唬唬她好了,我从围棋盎里拿了几个棋子,依次间空儿摆成一条直线,一边摆一边缓缓道:“如果月妈妈倚红楼的姑娘是第一级,当红的姑娘是第二级,花魁姑娘是第三级,每个间隔便是她们之间的差距,那么这级花魁么……”我将最后一枚棋子“叭”地一声摆在离那三颗直线棋子最远的一角,笑道,“这级花魁,与花魁之间的距离,就差得不是一星半点,乎想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倒有点意思”月娘微微一笑,道:“姑娘接着说”

    “简单来说,就是全民参与”我淡淡笑道,尽量避免着让月娘听不懂的现代词汇,“让选花魁不再变成几位老爷和几位姑娘之间的事,而是把它变成整个京城百姓全体参与的一个娱乐活动,会不会好玩很多呢?如果做得好,我相信对倚红楼的宣传和经营会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甚至有可能会延伸出其他相关的生意”

    月娘奇道:“全民参与?”

    “不错”我点点头,接着道,“全民参与,就是什么人都可以来参与这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倚红楼的姑娘,不论样貌、身材、年龄、才艺、身份,还是当不当红,哪怕她是姑娘身边的随身丫头,你要你愿意,都可以来参加‘级花魁’的选拔,打破你们以前选花魁的规则和程序,只要是倚红楼的姑娘,都有机会参与,这就是所谓‘无门槛’的参与方式而那些才艺还不利索的姑娘,可以在残酷的比赛中迅得到成长和锻炼”

www.daocaorenshuwu.com



    月娘眼睛一亮,催促道:“那另一方面呢?”

    “另一方面,以百姓的投票决定参赛姑娘去留的评判方式,充分把百姓融合到比赛的参与中来,提高‘级花魁’的影响力”我继续道,思忖着这个时代的传媒不发达,“级花魁”的游戏最多也只能在京城玩玩,我不知道古时候的老百姓是怎么过夜生活的,相对达官贵人可以出入勾栏院,平民百姓大概只能在天黑之后就上床睡觉?真是无趣的生活呀我摇摇头,古代的同志们,让我来拯救你们:“不管是你们以前选花魁大赛也好,还是今天我们搞这个‘级花魁’大赛,其目的就是要扩大青楼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而让百姓投票,决定参赛姑娘去留的评判方式,是提高影响力的绝佳办法,你说,是平民百姓自己选出来的花魁,他们会不支持吗?不要把眼光总放在那几个高官身上,平民百姓的口碑也是很重要的,若能得到百姓的支持,说不定能稍微改变大家对青楼女子根深蒂固的成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我最后一句话,月娘双眼放光,神情也有些激动起来:“姑娘……”

    我笑了笑,接着往下说:“虽然我们选拔‘级花魁’目的是为了让倚红楼赚多的钱,但是这个目的不能给百姓们说得那样清楚透彻呀,我们可以给这个比赛定一个冠冕堂皇的口号,以它作为‘级花魁’的精神定位,比如可以说‘级花魁’无门槛的参赛方式和百姓投票决定参赛姑娘去留的淘汰方式,张扬了一种‘全民快乐’的感觉这种独特的表现形式融合预选赛、复赛、决赛的残酷淘汰性,是构成‘级花魁’比赛成功进行的重要保障,从而成为京城的热门事件,引发广泛关注”

    “预选赛?复赛?决赛?比赛不止进行一场么?”月娘神情兴奋,“那这比赛又是赛制如何?”

    “当然不是一场,既然是全民参与,一场怎么够大家玩?”我笑道,“比赛之前,便要先作足功课,把倚红楼要举行‘级花魁’大赛的告示,贴得街之巷闻包括参赛姑娘的画像和简历、这次活动的赛制、百姓投票的规则等等再定个日子让姑娘去连续进行几天露天表演,不管什么琴棋书画,吹拉弹奏,能搞多少花样就搞多少花样,免费表演给老百姓们欣赏,让百姓们先熟悉这些姑娘们,方便他们投票倚红楼休业整顿一个月,正好给了月妈妈足够的时间造势‘级花魁’大赛不算是营业,你可以给官府解释为一个宣传活动,反正比赛也不在倚红楼进行,不算违反了官府的禁令为了扩大影响,要选择一个能容数千人的开敞场地,方便多的人参与还要视报名的人数,决定预选赛的场数和每场比赛的人数,可以每隔三日便来一场比赛,如果报名人数较少,每场比赛便少淘汰掉一部分人,保持百姓的关注度和热情度”
daocaorenshuwu.com


    月娘激动地点头,表示让我继续讲,我啜了口茶,接着道:“声势造足之后,便可以开始预选赛,根据比赛的项目,邀请相关的人士做评委,比如姑娘比琴艺的时候可以邀请著名的乐师点评,比书画诗词歌赋的时候就邀请知名的文士评价,那些个文人墨客最爱流连在风月场所,月妈妈也应该识得不少人才对但评委的意见不是决定参赛姑娘去留的唯一标准,评委的权利仅仅是选出当场表现较差的参赛姑娘,与当场观众投票数最低的参赛姑娘进行对决要对决的参赛姑娘再表演一次自己的拿手才艺,然后由事先在各行各业中自愿征集来的三十一名大众评委对其进行投票,票数少的一方当场淘汰出局,多的一方可以继续进行下一个环节的比赛,也就是说,这个比赛结果,是由评委、场外的百姓和三十一名大众评委共同决定的,任何单独的一方都不能起决定性的作用,不像以前由几个老爷便决定了几个花魁的胜负”我刻意忽略掉笼罩在“级女声”这个节目上众说纷芸的黑幕,尽量把最简单的意思表达给月娘,对于第一次接触这个游戏规则的古代人来说,消化这么复杂的比赛规则就够伤脑筋的了,大概也不会弄出太多黑幕之类的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月娘呼吸急促地看着我,眼中又是激动又是不敢置信,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听明白了没有,接着道:“此外,举办这项大赛,有几点是要十分注意的,第一便是投票要怎么体现投票的公正性和公开性,让百姓相信票数无伪”这古代又没手机,该怎么整投票?我蹙眉想了想,还是不要票了,现银交易最是方便:“可以给每位姑娘准备一个瓦坛,三个人一组,一个记数、一个管瓦坛、一个监督,投票瓦坛平日在哪里宣传就摆在哪里,比赛当日就摆到现场,一个铜板代表一票,比赛完一场当场点票,瓦坛的钱与记录的票数相符,即为有效,谁坛子里的钱最多,谁的钱最少,立即报给大赛的主事人这个相对透明的游戏规则,会使百姓对自己的投票结果充满了自信,易于让他们卷入一场选择和投票的狂欢这个环节操作得好,会有一笔很大的收入,花魁比赛也许还没结束,月妈妈就已经开始赚钱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月娘笑得眯了眼,连连点头,我继续往下说:“第二要注意的便是淘汰参赛姑娘的对决,很有可能在每次的比赛都会出现两难的抉择,因此,为了提高百姓的参与程度和调节现场气氛,要将‘级花魁’比赛对决时,大众评委的投票过程用逐一投票的方式展现在广大观看比赛的百姓面前,同时冠以‘对决’或‘决战’的名称,在这个环节里要尽量弄点煽情的故事来讲,比如参赛姑娘可怜的身世,如何上进如何努力等等,极尽煽情之事,把许多参赛姑娘和在场的‘亲友团’搞得眼泪汪汪甚至失声痛哭”

    月娘的脸上浮出一丝古怪的表情,眼神怪怪地看着我,我也不管他,接着道:“第三要注意的就是比赛现场强大的‘亲友团’‘亲友团’顾名思义,是参赛姑娘的亲友,没有亲人朋友的,总也有一两个相好的客人,可以请来作团长,这些人发动他们的人际关系,拉一批人到现场为比赛的姑娘们助威打气、加油鼓劲,甚至可以带上唢喇锣鼓,拉上写着加油助威口号的布幅,这就是烘托气氛啊,输什么也不能输了气势不要小看‘亲友团’的力量,没准在对决的时候,强势的‘亲友团’口号可以让处于弱势的参赛姑娘起死回生这些支持者为了支持自己喜欢的参赛姑娘,是会将她们神化的,这样一来,那些以前对青楼姑娘抱有偏见的人,也会在这样的气氛下渐渐转化为了便于流传,每个参赛姑娘的支持团体还可以有各自的名称,比如你说到我们楼里往年的‘花魁’状元紫芙蓉姑娘,她的支持者可以叫做‘紫菜’,以此类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紫菜?”月娘“扑哧”一声笑出来,嗔道:“姑娘你可真是想得出来,笑死人了,紫芙蓉已经从良了……”

    “只是打个比方,便于流传嘛,总不能让台上的司仪在那里说‘某某某姑娘的支持者’?不觉得又长又绕口么?”我不甚在意地道,“第四要注意的,便是这‘级花魁’大赛的延伸效益问题了我敢打赌,只要你这比赛一开始,便会有小贩到比赛场地兜售商品食物,要注意一下激动的百姓往台上掷东西的问题小贩到这里来敛财,你也拿他们没辙,但要掌握主动,让他们成为最好最灵敏的消息传播者而那些陆续贴出的下次比赛告示,也可加注一些想在这些场合引起别人注意的商家名称,当然之前便要与商家谈好替他们作宣传的价钱,每在告示上加一条收多少费用,再加多少钱可以让司仪在比赛间隙给他们在比赛现场作作宣传这件事做好,月娘又会收一笔进账,这‘级花魁’大赛,是多方多赢的模式,稳赚不赔,月娘到时又有面子又有里子,何乐而不为以上,便是我对‘级花魁’给的一点小点子,月妈妈可还觉得满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真不敢相信,姑娘怎么会想出这么多奇的东西,恐怕那些做大生意的商贾,也想不出这样的点子,这也是姑娘从书里学来的”月娘的表情仍带着未消化完全的震憾,怀疑地问我

    “看书只是一方面,当然还得自己动脑子”我笑了笑,道,“比如果月妈妈今次搞的‘级花魁’大赛很成功,明年肯定想要接着搞,但京城这么多青楼,明年就不会跟风吗?所以月娘要今年一开始就向官府申请‘级花魁’的独家举办权,官府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也容易批给你,等个个见着盈了利,怕也不那么好弄了这样明年那些青楼想搞,也得先和月妈妈商量商量,让他们个个青楼自己搞个分赛场好了,把他们青楼里的前三甲选出来,月妈妈让他们搞,他们也出银子孝敬才成最后再由倚红楼搞个总赛场,狂赚一笔,这倚红楼,照旧稳稳当当坐着‘京城第一’的椅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月娘怔怔地看着我,叹道:“怪不得金大娘对姑娘那么佩服,今天听了姑娘这番话,月娘想不服都不行”

    “既然月妈妈觉得卡门这小点子还不错,妈妈之前允诺卡门的事,应该没有问题?”我笑眯眯地看着她,卖乖道

    “姑娘这些点子,我还得好生琢磨琢磨”月娘站起来,微笑着看我,“我月娘也不是无信之人,从今日起,姑娘可以随意在倚红楼内走动,若想出门,请提前知会我为姑娘安排”

    出门的安排,大概也是要派人监视着?不过我已经非常满意了,能自由活动,对我来说已经是迈出了一大步月娘见我一脸喜色,笑问:“姑娘参加这‘级花魁’大赛么?”

    我一怔,哈哈大笑道:“我可没那闲功夫去凑那热闹,月妈妈还是好好在比赛中发现好苗子进行栽培再说了,这游戏要不是参赛者自愿玩,就玩不下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月娘看着我满不在乎的表情,欲言又止,我笑着瞥她一眼:“妈妈还有事的话就直说,不用吞吞吐吐的”

    月娘定定地望着我,脸上带着点感伤,眼神也由刚才的激动转为带上一丝忧郁:“姑娘,楚殇他……”我的表情蓦然冷淡下来,月娘忐忑地看了我一眼,咬咬牙道:“他心里很苦,你……,你放过楚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