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艳妓

        我足足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大夫说我这场风寒来势汹汹,寒毒渗入五脏六腑,加上我本身体质偏热,有内火,引起内热郁滞,总之是被小红逼着喝了半个月苦药,每当这时我都无比怀念二十一世纪的西药片啊

    这期间凤歌每日都来看我,带着他的琴,他会焚上一炉檀香,用他绝美的琴音舒缓我身体的不适,虽然我是有气无力地跟他闲聊,但看到他时,心情总是格外舒畅;金大娘也来看过我,我把之前画好的花样儿给交给她,顺便跟她讲了讲卡通公仔的做法,听得她双眼放金光,瞬间变成铜钱形状,看她的表情,我就知道在二十一世纪对女性和孩童有巨大杀伤力的卡通公仔,在这里一定也会有十分巨大的市场;宇公子和大将军寂惊云都未来过,但寂将军遣了人送了好些补药和糕点果脯之类的零食过来,我素来不爱吃零食,不喜食甜的,全部送给小红了;月娘的“级花魁”大赛已经紧锣密鼓地筹备起来了,忙得不可开交,但仍是每天都要到我房里转转,我对她的态度不冷不热,一如既往地保持距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殇自那日为我驱毒之后,便再也不曾来过,对于这个男人,实话实说,我的心思是复杂的有时我会想,我放在他身上的心思是不是太多了,仿佛一来到这个时空,我全部的心思都围着他在打转,不论是恨他也好、怕他也好、防他也好、与他玩游戏也罢,似乎一切的事皆因他而起仔细想想,我对他的恨与他对我的恨是不同的,我没有背负他那些灭门惨案,弑父霸母不共戴天之仇,我对他的恨,仅仅是因为他囚禁了我的自由,逼迫我做了不我不愿意做的事也许他于蔚蓝雪是有深仇大恨的,但我虽然占了蔚蓝雪的身子,却没那想法也没那必要去为她报仇雪恨可是,我真的能够把他看得很淡漠么?我在这个时空举步维艰,本以为我是可以凭现代女人的思想和智慧摆脱困境的,其实是我一厢情愿,我的处境好坏,完全凭着这个男权社会的男人们的一念之差,在这个男人可以随意操控女人的生命、命运和身体的社会,他们想我好,我的处境便好,无论是楚殇,还是那位宇公子,若讨得他们喜欢高兴,我的日子便好过,一旦他们对我没了兴趣,我的噩运便又转回来了说到底,我和倚红楼的青楼女子没什么不同,仍是在以色示人罢了,她们出卖的是美色、身体、才艺,我出卖的,是我的思想、言行和对这个时空的人来说特立独行的性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个人最重要的是要能认清形势,掂清自己的斤两若然一定要依附男人,我就得为自己选择一个最有权势、最有地位的男人我心中浮起我目前接触过的三个来头显赫的男人,楚殇?宇公子?寂惊云?看起来都很风光,但楚殇心思太重、性格太狠辣又反复无常,何况在他心里对我还有仇恨,这样的男人,应付起来实在太吃力,这段时间我已经充分认识到这一点,出局宇公子我连名字都没摸清,他看起来似乎是非富即贵,身份神秘,但是这个人的眼光太过慑人,心机深沉,狡猾过头,是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跟他玩?恐怕反被他设计了也不知道,出局倒是那位寂大将军,武将出身,性格耿直豪爽,气度宽宏,待人有礼,倒是一棵上好的大树人选,若是打好他的关系……?我思考着,心想要是坊间流言是真的便好了,如果那寂将军真的对我一见倾心,看我不使出浑身解数,迷得他七晕八素,不过如今我已被那宇公子包下,要在他面前勾引那位寂将军,倒颇费一番踌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日子便这样算计着过去了,自病后我一直有些恹恹的,这一日精神见好,小红想帮我准备热水沐浴,我唤住她:“就去浴房沐浴,每次都把浴桶搬上搬下的,你们不嫌麻烦,我还嫌吵”每次都要人家把东西搬上搬下,还要提热水,我都不好意思了

    小红脆声应了,帮把我换洗的衣服准备好,领了我下楼倚红楼还在停业中,不见了那些个来花天酒地的男人,姑娘们有些呆在自己房里,有些在厅里玩牌,还有些在帮着月娘忙乎“级花魁”大赛的事儿,听说倚红楼里报名的姑娘不少,有些姑娘的随身丫头也去凑了凑热闹月娘的告示早已经贴得街知巷闻,百姓对这次“级花魁”大赛感到十分奇,投入了较高的热情和关注度,姑娘们的义演和预选赛已经进行完毕,有十位姑娘进入围决赛现在白天上街,满街都是帮她们拉票的粉丝那十位姑娘也摩肩擦掌,颇有干出个名堂的架势 daocaorenshuwu.com

    我随着小红下楼,顿时感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我身上,有嫉妒的、羡慕的、好奇的、探究的,这个倚红楼一夜成名却终日呆在屋里不愿出门的卡门姑娘,对她们来说像是一个传奇,神秘莫测除了登台那天,姑娘们这才是第二次见我,而我今天又脂粉未施,装束正常,与登台那天的美艳大相径庭

    “快看,她就是那个卡门?”

    “真是她,卸了妆还真是又瘦又丑呢……”

    “就是,那些爷的眼睛也不知道长到哪里去了,居然为了这样的货色一掷千金……”

    “人家的媚功厉害啊,她登台那里你不是见过了么?”

    “她整日里躲在房里不出来,便是在练习那些个功夫?嘻嘻……”

    ……

    沿途传来暧昧的窃窃私语,我充耳不闻,目不斜视地走出去还以为月娘收留的这些姑娘,都是些苦命人儿,必然也会对其他身世悲惨的人抱以同情,却不曾想呆在这***场所久了,个个都薰得利欲熏心,刻薄善妒我摇摇头,有句老话儿是怎么说的来着?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了一层楼梯,楼梯口突然有所响动,我只觉眼前一亮,一道白色的身影已缥缈地迎面走来那女子五官本已美得动人,气质偏偏又清冷孤绝,只觉得她冷艳逼人,凡脱俗,如同月下仙子

    “玉竹姑娘”小红对她福了福,女子淡淡了扫了我俩一眼,也不出声,脸上带了些不以为然,转头便从我身边擦身而过,空气中留下一阵清香

    我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好个清高傲慢人儿我听小红说起过这位倚红楼正当红的姑娘玉竹,听说她是被月娘抱以重望的接替从良的花魁紫芙蓉的一号种子选手,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无一不精,而且还是个卖艺不卖身的清倌在我未登台之前,她算是倚红楼最红的姑娘,此次“级花魁”大赛她已经入围十强,也是夺冠呼声最高的一个月娘在***场打滚多年,知道男人那几根花花肠子,在青楼找姑娘,最爱找些个气质清冷,看起来像仙子般高洁,像清莲般出淤泥而不染的女子这种姑娘是青楼姑娘的上品,最掳获些个文人墨客的心,帮她们填几首词曲儿,那声名便鹊起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却偏不爱这些个调调的,那玉竹姑娘脸上那份倨傲于世的清冷,固然不同于阿谀俗媚的一般青楼女子,足以令前来青楼寻芳的男人惊艳,但这种人看起来好似心绝情绝、淡泊于世,其实内心极为敏感多疑、自视清高,又对自己怀着一种莫名其妙的自怜自艾,极度的自负又极度的自卑,我对这种芳心寂寞,一心渴求知音良人的闷骚型人士向来素无好感

    小红见我脸上忍耐不住的嘲弄笑意,好奇地问:“姑娘笑什么哪?”

    我回望她,边走边忍笑道:“小红,我在她们眼里,真是个烟视媚行的狐媚子?”

    小红刚才听到风言***已是一脸忿忿,听我这么问她,气愤道:“什么狐媚子,她们根本不了解姑娘,一个个在那里乱嚼舌根子,她们自己好得到哪里去”

    我笑着拍拍她的肩膀,道:“你知道我不是这样儿的人不就行了,恼什么,她们又不是我什么人,说什么与我有什么关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前面就是浴房了,小红之前就通知了管浴房的婆子给浴房送热水,推了门进去,见浴房外间摆了椅榻,一个跟小红年纪差不多的小丫头正坐在椅子上磕瓜子儿,见我们进来,赶紧站起来,笑眯眯地给我们福了福:“卡门姑娘好小红姐姐,带姑娘过来沐浴么?”

    “嗯”小红问她:“小霞,你家姑娘也在里面?”

    “我家姑娘洗了好一会儿,应该快出来了”小霞一边偷偷瞅我,一边答

    我见她眼珠乱转,就知道这丫头也是个机灵鬼我笑着对小红道:“既然有人在用浴房,我们就等等”

    两个丫头听我这么一说,“扑哧”一声笑出来,小红笑道:“姑娘,你说什么哪,浴房大着呢,哪里用你等,何况你还有单独的小厢”说着带我进去,看到浴房的布置,我才恍然大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原以为这里的浴房也不过是放个浴桶了事,没想到里间竟是一个非常大的空间,大房间里不靠门的三面墙全是一个个单独的小厢,房间正中也摆着些软榻小红帮我推开一个小厢,小厢里浴桶浴具一概具全,竟然还有淋浴,让我吃惊不小没想到这倚红楼还满注意卫生健康的嘛洗淋浴能减少脏病的传染,就这一点我就对这个浴房挺满意了

    这当儿有间小厢的门开了,一个女子披了件松松的绯色袍子出来,乌黑的长发湿漉漉的,一股甜腻的香气扑鼻而来,我诧异地打量她,却是一个妩媚妖娆的美女,肌白如雪,却不似玉竹那样清冷孤傲,反倒媚骨天成,眼神中又比玉竹多了一丝勾魂夺魄的缠绵真是个尤物我眼睛一亮,我素来喜爱这种狐媚子类型的女子,大概是受了太多武侠小说的影响,里面的妖女个个真情真性,而圣洁仙子全都假口假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女子看到我,怔了怔,随即面上带出一抹迷人的笑容,媚而不浮,真是狐媚子中的极品那女子走到我面前来,笑道:“哎哟,看我这运气好的,竟然在这里遇上卡门姑娘”

    想来我在倚红楼已是无人不识了,我笑道:“姑娘是……?”

    “我叫红叶”那女子大方地牵起我的手,“今次真是谢谢姑娘给月妈妈出了个‘级花魁’的点子,我早就想去拜访姑娘了,可是月妈妈说姑娘喜欢清静,红叶也不好意思打扰了”

    我知道她是谁了红叶,有望接替花魁紫芙蓉的二号种子选手,也是此次“级花魁”的十强之一,她的才艺也许不及玉竹出色,但仍然与玉竹一起同挂倚红楼的头牌,据说是因为她最令人销魄的不是那明艳动人的雪肌媚骨,也不是那些个才艺,而是房中秘术,仅凭一双春葱小手便能让寻欢的男人爽得死去活来、飘然欲仙,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的名流公子也不在少数我初闻她这手绝技便打心底里佩服,真乃强人 稻草人书屋

    “哪里的话”我笑道,这样一个活色生香的妙人,我实在没有办法不欢喜,“红叶若是得闲,多来看看我才好”我故意不叫她姑娘,直接唤她的名字,接近两人间的距离,红叶见我这样易亲近,眼睛一亮

    “那敢情好,我还正想跟妹妹讨教来着”真是个知情识趣的妙人,立即喊得比我还要亲热,“妹妹登台那日的曲子,唱得那叫一个痛快,可把这些个臭男人好好数落了一顿”

    我忍俊不禁,果然是个真情真性儿的,换个人来,必定要说我伤风败俗?小红见她拉着我说个没完,脸色不耐地出声道:“红叶姑娘,我家姑娘要沐浴了”

    红叶笑了笑,不以她的态度为忤,亲热地对我道:“那我不妨碍妹妹了,等妹妹得闲了,我来找你”

    我见她风姿阿娜地出去了,转头笑着望小红:“小红不喜欢红叶姑娘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红见小心思被我看穿,看了我一眼,嗫嚅道:“她才是真正的狐媚子呢”

    我笑了:“我却很喜欢她呢”

    小红诧异地看着我,我也不解释小红呀小红,这种精明刁钻在外面的,总是比那种什么事都不动声色,自己一人在肚里算计的好多了你鄙夷她的狐媚,却不知道比起那些个虽然心甘情愿卖身却仍感到自己丢人的人,红叶这种全不在乎别人眼光,真正为自己而活的人才是真正的洒脱之人,即便是我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人,举着女性的旗号,心中仍有许多桎梏,我们才是真正活得最别扭的人

    ——200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