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同衾

        夜里被尿憋醒,睁开眼睛,想翻身起床,骇然看到床沿上坐着个人盯着我,骇得我差点惊叫起来,一泡尿也缩了回去再一细看,又气又怒,没好气地看着那男人道:“楚爷是白日里见不得人怎么的?每次都三半夜地出来吓人”

    男人轻哼一声,见我醒了,也不坐着,侧身便住床上躺下来,一把将我拽进怀里,箍得紧紧的我挣了挣,轻呼道:“痛……”

    他手臂上的力道松了松,仍是不放手,我叹了口气,知道挣扎也没用,任他抱着,沉默不语

    他也不语,就这么抱着我,不松手也不说话半晌,我忐忑不安地抬头望了他一眼,却见他一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我,唇角紧抿着,看不出喜怒

    “你来干嘛?”终是我耐不住沉默,出声问他努力想想这几日可有做了什么会激怒他的事,想来想去也就是去了寂将军府上一趟,回来遇袭,再加上寂平安来闹了闹,哪一件,都不是我自己惹出来的,他没有可以迁怒我的地方,再说了他即使要迁怒我也拿他没辙,不由安下心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还是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我,我不耐地道:“楚爷,我这又瘦又丑的女人抱在怀里不硌得慌么,你的品味还真是有等商榷”

    他轻笑一声:“你倒把我的话记得清楚”

    “谁稀罕”我白了他一眼,瞬时警觉地道,“你今晚不会是想睡在这里”

    他不置可否地哼了哼,我又惊又气,不安地动起来:“我现在是寂将军包下的人,若是被他知道了……”

    “你以为我真会怕寂惊云?”他冷笑,又箍紧我,阻止我徒劳的挣扎,我一惊,抬眼看他,却见他眼中有浓厚的杀意,蓦然一惊:“你想干会么?”

    “你乖乖的,我便什么都不会干”他的唇落下来,含住我的唇瓣,带着警告的意味,我心中一凉,难道他对我起了疑心?心神恍惚间,一时忘了反抗,他的舌趁机探入,逗弄我的舌尖,我轻喘一声,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身子绷得紧紧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实说,楚大帅哥的吻技很好,只不过我心中对他存着恐惧,也无心享受我推了推他,努力把舌头挣脱出来,气喘吁吁地道:“楚爷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又怎么了?”

    “少跟我打马虎眼儿,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儿心思,别指望着把你丞相千金的身份说出去,就能从我手里摆脱出去”楚殇冷笑道:“你不想让寂家惹祸上身,就别打歪主意”

    我嗤笑道:“楚爷说的话,我还真是不明白,蔚丞相的千金现下好端端地在皇宫里做着妃子呢,哪里多出一个千金在青楼卖笑”

    他静静地看着我,唇角噙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淡淡地道:“你明白就好”

    我当然明白,心中是暗下决心,不能轻易将这身份泄露出去,给自己和寂家引来杀身之祸还好他目前还不知道真正包下我的人是宇公子,还好他根本不知道我已经知悉了他有谋反的祸心,若被他知道这个,我真是有几条命都不够他玩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明白了,楚爷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我冷哼一声,又想从他怀里挣开

    “别乱动”他仍是不肯放开我,脸向我俯下来,我赶紧别开脸,他的唇在我的脸颊上游走,轻轻浅浅地撩拔我的**,我又羞又气:“楚殇,你别逼人太甚,你想要我这身子拿去就是,别想再羞辱我”

    “性子还是这么拧”他轻笑一声,停止了对我的性骚扰,话峰一转,道,“那个想掳走你的黑衣人是谁?”

    我一惊,还以为他不会问了,没想到他记在心上,我没好气地道:“他蒙着脸,我怎么知道他是谁?”

    “你不知道?他若不认识你,会三番两次救你?”楚殇笑了笑,捋了捋贴在我脸上的乱发,将它顺到我耳后,“上次遇到玉蝶儿,若不是他,只怕早让玉蝶儿那采花贼得手了”

daocaorenshuwu.com



    “他若真认识我,想救我,我也没法子,那是他的事”我冷冷地讥刺道:“就算他不救我,让那采花贼得了手又怎么样,反正我现在也是残花败柳,跟一个男人上床和跟一百个男人上床有什么分别,至少那采花贼还有些温柔手段……”

    “住嘴”他蓦地收紧双臂,眼中燃起怒火,蓦然翻身把我压到身上,脸逼近来,语气森寒:“你是嫌我不够温柔?蔚蓝雪,你还想招惹多少男人?”

    “这话倒说得奇怪了,楚爷把我放到青楼来,不就是让我招惹男人的吗?”我冷笑道,知道他已经动怒,仍是控制不住地想刺激他,“楚爷把我放到这么招摇的地方,我不过是如你心乘你愿而已,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你……”他扬手想煽我,我把眼一翻,冷笑道:“楚爷这么不待见我,一掌打死我好了,除了杀人和强暴女人,你还会什么?” daocaorenshuwu.com

    “是,除了杀人和强暴女人,我的确什么都不会”他怒火中烧,“嘶”地扯开我的内衣,含住我的酥胸每次都只会这一招,一生气便扯烂我的衣服我冷哼一声,摊开手脚,呈大字摆在床上,寒声道:“动作快点,做完了快滚,我还要睡觉”几回下来,我也稍稍摸到他一点脾气,我越是表现得无所谓,他越不会轻易动我,希望这次仍然有效

    他蓦地停下来,抬眼冷冷地看着我,眼中的怒火竟然渐渐消退了,我心中大快,果然有效面无表情地看了我半晌,他从我身上侧翻下来,将我搂到他胸前,声音也听不出一丝情绪:“睡觉”说完,将眼闭上

    他还想在这里睡?我吃惊地看着他,想从他怀里挣出来,他箍得紧紧的,根本不松手,我气恨道:“这是我的床,你出去”

    “睡觉,别让我说第三次”他冷冷地开口,眼睛都不睁一下他是真的想在这里睡?我又气又怒:“你不怕我半夜将你杀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轻笑一声,闭着眼睛满不在乎地道:“你不妨试试”说着,将我的脑袋压到他的肩窝上,便再也不发一言

    我全身僵硬地躺在他怀中,又惊又怕他均匀的呼息声平缓地传来,我不知道他到底睡着了没有,想悄悄从他怀里脱身,却发现他的手臂仍将我箍得死死的,试了几次都是如此,我不敢大力挣扎,怕惊醒他心中又是恐惧又是慌乱,万一他半夜又兽性大发我该如何?跟魔鬼同榻而眠,我睡得着才怪

    我高估了我的体力,一开始我还能瞪大眼盯着他,提心吊胆地时时保持警惕,到下半夜脑袋越来越沉,眼皮越来越重,也不知道是几了,终于还是耐不住瞌睡虫的召唤,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

    前方有亮光,我在黑暗中摸索着向着那团光亮走去,一个清瘦的背影寂寞地坐在光团里,我望着他的蓝发,心中一紧:“冥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有多久没有想过冥焰了?我咬咬唇,心中有些歉疚似乎我在这世上过得越太平,我想冥焰的次数便越少,所以他才忍不住进到我的梦中来吗?心有些痛对冥焰,我有满腹的心疼和怜爱,可是,独独少了些心动的感觉,我喜欢亲他、抱他,可是不管怎么亲怎么抱,也只是一种很单纯的念头,从来没有产生过多余的**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很喜欢很喜欢他,可是,我爱他吗?

    他没有回头,反而把头埋下去,我吃了一惊,急忙冲到他面前,蹲跪在地上,捧起他低垂的脸,焦急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脸颊上有泪,黑玉般的眸子默默地望着我,看得我心都揪起来了,我一把抱住他,泪涌出眼眶:“对不起,冥焰,对不起……”

    “是我不好,是我没用,保护不了老婆”冥焰抱紧我,呜咽出声,“老婆没有错”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冥焰……”我轻轻地拍着他的背,温柔地安慰他,“谁说冥焰没有用,冥焰是我心里最重要的人,你要好好的,我才会好好的”

    “老婆,你放心,还有两个月我就能有肉身了,我到时一定会来救你,把你带到那些坏男人永远找不到的地方”他在我怀里抽泣着,泪浸湿了我的衣襟,我微笑起来:“我知道,我相信,冥焰一定会来带我走,我只要把这两个月好好忍耐下去,以后都会好的”

    他哭得越发大声,伤心得不可遏止,我无奈地捧起他的脸,笑道:“别哭啦,再哭,再哭我就……”蓦地吻上他的唇,将他的呜咽含在嘴里,唇上有泪水咸咸的味道,我温柔地舔掉那苦涩的咸味,他激烈地回应我的吻,呵,这小家伙,还挺没有安全感的我嗅着他身上不含一丝杂质的纯粹的清纯男孩气息,心中又柔又软

稻草人书屋



    他轻喘着松开我的唇,温柔如鹿的眼睛委屈地看着我:“我讨厌那个人睡在你身边”

    “我也讨厌”我点点头,抱住他,柔声道,“所以,冥焰今天一直陪着我,陪着我到天亮,睡在床上的只是蔚蓝雪的身体,别吃醋了”

    他终于笑起来,唇向我压下来,我轻笑出声,温柔地含住他柔软的唇,慢慢闭上眼睛幸好,幸好,这样恐怖的夜晚,有冥焰陪在我身边,谢谢你,冥焰……

    ——2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