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遇贼

        今儿是平安生辰,我应承她去为她贺寿老实说,我心里是有些羡慕寂平安的,虽然父母双亡,却有一个疼他如珠如宝的好二叔,衣食无忧、为所欲为,真正是我自前世起就一直羡慕却一直当不成的大米虫

    对着镜子梳头,想起这些,不由得有些发呆有人拿过我手里的梳子,给我梳理垂落的青丝,我回过神,看了他一眼,安静地坐着,没有动,没有出声

    自从那晚他与我同衾而眠,这几日楚殇是夜夜都来,每次都如那次一般拥我入睡,搞得我神经十分紧张,但他却没有下一步的举动,清晨醒来的时候,通常他已经不在床上了,怎么今日还没走?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或许我的特立独行让他有些迷惑,让他暂时忘了对我的仇恨,他对我的态度一日比一日暧昧,我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但要说他是爱上了我,我是断然会嗤笑的,他那样狠绝的男人,心底怎会有爱?正如他与我纠缠不清,对我满腹**,却仍然要把我禁锢在青楼一样只怕今日的一切表现,都是为了当初我与他约定的那个游戏?事实上,我到这个时空后遇到的哪个男人,我又看得清?楚殇我摸不透,宇公子则难猜,即便是凤歌,我也不知道他平静清和的表情下面,到底在想什么这些男人一个一个的,都这么难缠,若不是我多了些二十一世纪女性的眼界,随便一个都不是我能应付的即便是现在,我也应付得这般战战兢兢、吃力万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男人把我的青丝理顺,放下梳子,从身后环住我:“在想什么?”

    我望着镜中的男人,他真是长了一张好皮相,不生气不动怒的时候,那张脸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完美得无可挑剔这一刻的气氛有些旖旎,这种亲昵的举动,若是换个人来演绎,只怕我这刻得化成水去,只可惜,是他,对着他,还真是一点柔情蜜意都扬不起

    “楚爷还不走?”我淡淡地对视他镜中的双眸,“一会儿小红来了,我不好交待”

    “你需得着向谁交待?”他冷哼一声,手挑起一缕我的长发,“寂惊云?你可不是个蠢人”

    我冷笑道:“他是我的衣食父母,你捏着我的小命,你们都是我得罪不起的爷,楚爷又何必拿这样的话来噎我”

    他把玩着我的头发,语气莫测:“我倒真是没想通,你这样的姿色,怎么这引来这么多人觊觎”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吃多了大鱼大肉,偶尔换换口味,青菜豆腐也别有滋味怎么着?楚爷觉得自己当初失策,想要将我换地方囚禁起来不成?”若他当真这样想,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我这段时间花了这么多心思铺的路,岂不是都白废了?我冷笑道:“楚爷若动这心思,也为月娘和凤歌想想才成,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若我突然失了踪,恐怕月娘不好给寂惊云解释,即便是寂惊云不追究,凤歌那里恐怕也不那么容易轻易过关这男人应该没这么蠢?

    他轻笑起来:“这主意不好,难道你在窗上整那东西是好主意?”

    我一怔自从上次被玉蝶儿闯来下药之后,我真是有些后怕,后来想起经常在电影电视里看到坏学生整蛊老师的作法,推门进来被门上的水盆和面粉扑一脸一身,便依样画瓢,在窗户上也整了一个这样的机关,每晚入睡前,我都叫小红在窗户顶上放上一盆凉水和一盆面粉,若真有人从窗外翻进来,肯定会变成落汤鸡和白面人儿
稻草人书屋


    不过那玉蝶儿最近也销声匿迹,没再出来作怪想来是我在病中时,房间里日夜都有照看的人,那采花贼作案不是那么方便,病好了又有楚殇夜夜都来……,我蓦地一怔,莫非这就是他最近晚晚来我房间里睡觉的原因?

    我蹙起眉头,他有这么好心?思维顿时有些混乱,不对不对,一定不是因为我,定是他觉得那玉蝶儿企图染指他的私人禁脔,想要捉他整治,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抬眼看了镜中的男人一眼,没好气地道:“下次我在门上也放上这些东西,楚爷进来就知道是不是好主意了”

    他“哧”地笑起来,正欲张口,突然听到小红在门外唤我:“姑娘,你起床了吗?”

    我顿时一惊,站起来推他,急道:“你看你看,叫你快走你不走,现下小红来了怎么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了就来了,怕什么?”他不紧不慢地捋了捋我耳侧的发,满不在乎地道

    “你不怕,我怕呀,叫小红看到成什么样子”我推了推他,“你躲到床下去”话刚说出口,见他脸色一变,顿觉不妥,赶紧改口道:“你躲到床后去”

    他脸上浮起一丝怪异的表情,小红又在门外叫:“姑娘还没起来吗?”

    “哦……,就起来了,我在穿衣服,你再等一会儿”我赶紧应她,又推了推伫着不动的楚殇,低声气道,“叫你快去躲一躲,你要急死我呀?”

    他玄冰般的眸子带上一丝异色,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由分说地把他推到床侧的狭间,拉上帘子,才吁了口气,去给小红开门小红给我打了洗漱水,见我起来,笑道:“姑娘昨晚睡得沉么?今儿可比平日起得晚” daocaorenshuwu.com

    “哦……,是啊……”我胡乱地应她,小红伺候我洗漱后,将水端出房间,我探出房门看了看,外面没有人青楼姑娘们过的是昼伏夜出的生活,即使现在是停业期间,生物钟一时半会儿也调不过来,我则日日都是早睡早起,生活作息比她们健康多了我赶紧掩上门,快步走到床侧,撩开帘子道:“这会子没人,你快走……”

    话没说完,被他一把拉进去,抵在墙上,唇狠狠地向我压下来我想快些打发他走,便任他为所欲为,等他亲完了,才抵着他的胸,嘲道:“楚爷记得下次亲人的时候,先要漱口”

    他冷哼一声:“下次再这样埋汰爷,我叫你……”他收了声,下身紧紧地贴着我,我感受到他那怒意勃发的**,倒抽一口气,不解道:“楚爷这又是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埋汰你了?晨起漱口是清洁卫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隔着衣裤顶过来,我蓦地收声,惶恐地看着他,他咬咬牙,俯下头在我唇上狠咬一口,痛得我吸了口气,才蓦地放开我,气哼哼地走了我莫名其妙地看他消失在屏风外,不知道他到底在气什么,脑子转了半天才突然醒悟过来,我把他推进的这个狭间,是夜里起夜的地方,搁着便壶,相当于现代的卫生间,让他那样的人为了避个小丫头躲在这种地方,他心里不气才怪,想到他气得咬牙切齿的样子,我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坐在轿子里,一路上我都忍不住笑,到了“瀚墨轩”,小红请我下轿,见我笑瘫在轿子里,诧异地道:“姑娘有什么好乐的事儿?高兴成这样?”

    “没、没事……”让楚大爷吃了这么大一个瘪,还不够乐么?我忍住笑下轿,去“瀚墨轩”取我昨日差小红送来裱的画儿这是送给寂平安的寿礼,我昨儿从“级花魁”赛场回来就一直在琢磨,她那样的千金小姐,要什么稀罕宝贝没有?我省得花了钱又不讨好,那里见她那么喜欢那几只猪仔,心中有了主意,便画了张她大小姐的Q版漫画像,又可爱又逗趣,保证她会喜欢,而且只花几个裱糊的钱,就搞掂了,划算呀 稻草人书屋

    取了画踏出门槛儿,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小男孩儿迎面向我撞过来,我赶紧扶住他,见他只有七八岁模样,样子倒是清秀,可惜脸又脏又花,一双眼珠儿贼亮贼亮的,在眼眶里忽溜溜地打转小红喝斥他:“你这小孩儿怎么走路的,把我家姑娘的衣裳都蹭脏了”那小孩儿被我抓在手里,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我笑道:“不用怕,小朋友,没撞着你?”

    他一言不发,盯我看了一眼,从我手里挣脱出来,就往街尾跑去,跑得又快又急,像身后有鬼追似的,转眼就不见了踪影小红气道:“这小孩儿是哪家的,一点教养都没有”

    我回过神来,这一幕好眼熟啊手下意识地往腰间摸去,挂在腰上的绣花钱包果然不见了,我叹了一声,看来那些电视没有骗我呀,这古代小孩儿偷钱包的方式果然演得分毫不差小红见我神色不对,手停在腰间不动,也明白过来,气道:“这小毛贼,我去追他”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唤住她:“算了小红,钱又不多,这会子哪里还追得上,我们别耽搁时间,误了寂小姐的寿宴”

    那钱袋里只放了几十文零钱,我素来不爱带很多钱在身上,我又没有多少机会上街,花钱的机会也不多,何况这古代的铜钱比起现代的纸币来是又重又不方便,是懒得带了看那小孩儿的样子,似乎也不像太坏的,也许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我叹了一声,这天曌国京师的富贵繁华背后,还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穷苦人家呢

    ——2006、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