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败兵

        月娘的脸白了白,又欲开口,有人推门进来,我抬眼一看,见楚殇转进内室看了我一眼,转头过月娘道:“你先出去”

    月娘看了看他,不再说什么,转身出去,带上门楚殇坐到床边,见我僵直地坐着,伸手解开我的穴道,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又来做什么?”

    “小红没挨鞭子,你不用担心她”他淡淡地道

    我怔了怔,嘲笑道:“楚爷这是给我面子呢,还是给我肚子里的孽种面子?”

    他静静地望着我,眼中闪过一丝痛色:“若是这个孩子真令你这么痛苦,你想怎么做,我都不拦你”

    我诧异地看着他,他的意思是,并不强求我生下这个孩子?我冷冷地道:“楚爷又想玩什么花样?”

    “我心里想什么,你会在意么?”他静静地看着我,伸手抚摸我的脸,我转过脸,他的手缩回去,我恶意地嗤道:“你心里想什么,鬼才在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啊,你不会在意……”他轻笑一声,幽幽轻叹道:“恐怕这世上不会有你在意的事,蔚蓝雪?你真的是蔚蓝雪吗?”

    我浑身一震,转头看他,见他唇角挂着讥诮,眼里却有楚痛我冷冷地看着他,心中惊魂不定:“你什么意思?”

    他的脸凑近我,讥诮和楚痛都深了:“我一直在等你告诉我真相,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肯说?你不是蔚蓝雪”

    我恐惧地瞪着他,他怎么会知道?他什么时候知道的?他捋着我的头发,轻声道:“是不是很好奇我怀疑你的身份?这么多年来,我一心想着找蔚锦岚报仇,不知道收集了多少他的资料,其中自然包括他的家人蔚蓝雪,蔚相的长女,知书识礼、温柔娴静,精女红,善厨艺,你倒给我说说,这哪一条像你?”

    “知书识礼、温柔娴静?”我冷笑一声,嗤道,“楚爷,任何一个良家妇女被你强暴过后再丢到青楼,都会性情大变?怎么着,你还指望着我温柔娴静地对你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啊,不但性子变了,连才艺也大增了”他似有若无地微笑着,淡淡地道

    “我偷偷学的不成啊?”我心中暗暗一惊,没想到楚殇早就怀疑我了,那他会不会把我这借尸还魂的人当妖怪杀了?

    “嗯,蔚锦岚把你锁起来,就是让你偷偷学这些东西?”他嗤笑起来,我则一头雾水,蔚锦岚把我锁起来是什么意思?他看我疑惑地瞠大眼,讥讽的声音很轻,却异常尖锐:“你倒给我说说,蔚小姐,你整日里都不出门,是为了什么?”

    我瞪着眼睛看着他,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也回答不了他的问题他轻笑道:“你性子变了,不会连记忆也缺失了,蔚小姐?”

    “我不喜欢出门”我被他讽刺的口气激怒了,不经大脑地冲口而出话一出口,我就知道这话说错了,因为楚殇唇角的讥诮深了笨啊,古人早就说过言多必失,你不知道就装深沉,怎么今日这般沉不住气?
www.daocaorenshuwu.com


    “蔚锦岚真不愧是老狐狸,不但给自己找了个替身,连女儿的替身都安排妥当了”他望着我,神情莫测地笑着:“蔚锦岚给了你什么好处?你需得着这样帮他?”

    他在说什么?替身?我松了口气,原来他以为我是蔚蓝雪的替身,我还以为他真的有那么丰富的想象力,连借尸还魂都想得到不过,蔚锦岚给自己找个替身是怎么回事呀?难道现在丞相府里的蔚丞相是真的?我立即推翻这个猜想,若是的话,楚殇还不展开他的第二次虐杀行动么?如果按以前的猜测,他是假的,难道这个假丞相,不是楚殇找来的,而蔚丞相自己找来的?我皱起眉,觉得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必竟这蔚丞相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平日里坏事做多了,肯定也为自己留有后路的我笑起来,误导他一下也好啊,让他以为宫里的德妃是真正的蔚千金:“你知道了又怎么样?蔚蓝雪现在是德妃呀,你要进宫去杀了他么?或者把她掳出来也丢到青楼?” 稻草人书屋

    “我会这么笨么?”他淡淡地笑道,轻轻理着我的头发,“皇宫是什么地方,随得我想进就进,想出就出,雪儿,你想陷害我,找个好的法子”

    我冷笑起来这个法子不好,不知道我教玉蝶儿那法子好不好?我望着他,淡淡地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一直都是揣测,你与蔚蓝雪有太多不同”他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唇角有些轻嘲的味道,只是不知道是在嘲弄我,还是他自己,“真正确定,就是刚才你……,到底是谁?”

    看来是我不打自招了我冷笑,恶意地道;“我是谁?我是倚红楼的艳妓卡门,楚爷不是早就知道了”

    “你的真名”他的语气很淡,却透着坚持

    我怪笑起来:“楚爷不是很有本事么,自己去查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你有没有那通天下地的本事,查到阴朝地府去我“哼哼”地怪笑着,楚殇也不动怒,只是静静地看着我,我心中突然升起一点希望:“楚爷既然知道我不是蔚家千金,是不是表示你会放我自由,不再拿我的性命要挟我”

    他望着我的眼神渐渐深了,半晌,才沉声道:“我不会放开你,今儿你好生休息一晚,明天我带你走”

    我诧异地看着他,冷笑道:“干什么?想转我到其它地方关起来么?你知道我不是蔚蓝雪,还是要囚禁我么?”心中有一把火烧上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令我喜怒不定,越说心底越气,我抓起枕头砸他:“你这个混蛋我恨你你给我滚”

    他抓住枕头,垫到我身后,我气不过地推他,他咬咬唇,双手压着我的肩膀,表情有一丝无奈和痛楚:“蔚锦岚又不是你父亲,你恨我什么?”

稻草人书屋



    我不可置信地瞠大眼,这男人到底有没有对他自己做的事后悔过?难道他以为,我不是真正的蔚蓝雪,我们之间的恩怨就可以一笔勾消了么?我冷笑道:“楚爷,你说这话倒真是有些可笑呢?你强暴我、逼我杀人、丢我进青楼、禁锢我的自由、逼我接客,哪一条,都是你明明白白加诸在我身上的,不是蔚蓝雪身上的,你如何能让我不恨你”

    “我若一早知道你不是蔚锦岚的女儿,不会这样做”他蹙起了眉,咬紧唇,片刻,才狼狈地迟疑道,“那个游戏,你赢了”

    “呃?”我一时没明白过来,“什么?”

    他咬咬牙,难堪地低吼:“我说那个游戏,你赢了”

    游戏?想起一个月前与他打的那个赌约来,我不过是阻止他想强要我身子急中生智冲口而出的话,后来几乎都没去想过,没想到他还记着,敢情还一直在玩这个游戏么?那游戏是怎么玩的?谁先爱上对方,被对方毁灭?
稻草人书屋


    我“哈哈”大笑起来,他什么意思?我赢了?就是说他爱上我了?心中越发觉得可笑,连眼泪都笑出来了他的脸上升起带着怒意的红晕,咬牙切齿地道:“笑,你笑,我就知道说出来会被你羞辱……”

    我看了他一眼,笑得止不住,一边笑,一边道:“楚爷是说,你爱上我了?因为怀疑我不是蔚蓝雪,所以爱上我了,是?你现说这个给我听,是想说我不了解你吗?你在指望什么?是指望我了解了你之后便会爱你吗?”

    他沉默地看着我,既不说话也不反驳,只是抓着我肩膀的手越来越紧

    “楚爷,让我来说你是怎么想的,看我了不了解你”我缓了缓气,冷笑道,“你最初以为我是蔚蓝雪,跟我订了那个赌约,想玩死我可是你知道你逼我杀了我的家人,害得我这么惨,我是怎么也不可能心甘情愿地爱上你的偏偏我对你来说又有些特别、有些吸引你,所以你一开始察觉不妙时,没准还挣扎过,还有意识地想与我拉开距离” www.daocaorenshuwu.com

    楚殇的眼神一闪,脸色沉下去,我继续嘲笑道:“后来你发现我行为举止与蔚蓝雪大异,就不禁怀疑我到底是不是蔚蓝雪,你心里左右摇摆,或许还有点后悔了,或许你还冒出过那种天真的想法,如果我不是蔚蓝雪,要我接受你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我说得对不对?”

    他的脸色阴沉得吓人,我继续笑:“楚爷,我没想到你真是天真得有点可爱呢我们之间的问题,根本不在于我是不是蔚锦岚的女儿,不在于你对蔚锦岚的仇恨,而是我不能原谅你为了报仇便牵拉无辜,手段心肠如此狠绝,还觉得自己很无辜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你恨蔚锦岚入骨,但你的所作所为,和当初的蔚锦岚有什么区别?你有多么憎恨蔚锦岚,我就有多么憎恨你你能放弃对蔚锦岚的的仇恨吗?不能如果今天是蔚蓝雪在你面前,你还会犹豫吗?不会你这样的人,如何能让我放弃憎恨你?”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我好几次以为他会一怒而起,没想到他竟能忍住我这一番话,没有拂袖而去等我笑够了,他板着脸,面无表情地道:“就算你恨我也好,我也不会放开你我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来带你走”

    我冷笑道:“你不怕给月妈妈找麻烦吗?”

    他轻嗤一声,寒声道:“你以为寂惊云真的那么在乎你?”

    他的话像一根刺,刺得我的心一阵钻心的痛我浑身一震抬眼狠狠地瞪着他他毫不在意我眼中的愤怒,扶我躺下来,沉声道:“你今晚好好休息,别想那么多,想也没用”

    这一晚他没有留下来,我寻思了一晚,想有什么办法可以通知寂将军和凤歌,阻止楚殇明日来带我走,没想到第二日,楚殇没能来,因为京城发生了一件大事,倚红楼次日一早被官府查封了,我和楼里的姑娘,全都被抓起来,关进了府衙大牢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我的青楼生涯,因为这件事,终于划上了句号

    ——2006、9、28第一卷青楼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