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嫁祸

        我脸上的伤渐渐好了,皮肤愈合了,鲜的皮肉长出来,脸颊上有一道浅粉色的长疤倚红楼的姑娘一个一个地,渐渐都放了出去,就连月娘,这个嫌疑最大的人,交了十万两银子的保金之后,也被凤歌保了出去但倚红楼是彻底关门大吉,官府不准再开了终于,我也从府衙大牢里被放了出来

    看来,宇公子是要放弃我这个诱饵了他对我,是真的死心了?他本来给我机会,只要我喝下那碗红花汤,代表着和过去一刀两断,而我的迟疑刺伤了他,伤了他的心,而他对我的不信任和猜忌也刺伤了我,我与他,心中都充满了犹疑忐忑的不确定与欲言又止的矜持,所以任何一个小小的变数,就可以完全改变选择的方向

    罢了,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我抬头望向天空,重见天日的欣喜冲淡了心底的哀伤,原来真的没有什么比自由重要,人活着,何其简单,就是为了活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姑娘”小红被带了出来,见到我,哭着冲过来,抱着我抽泣这丫头被关了这么些天,恐怕被吓惨了,人也瘦了一圈儿我笑着拍拍她:“傻孩子,哭什么,这不都好好的”

    她小声地呜咽着,我牵着她往外走,出了府衙大门,看到长台阶下有将军府的轿子,寂平安抱着双臂,来回张望着踱步我急忙拉着小红躲开,从石狮后绕到侧巷,再从后街转出去,才吐出一口气小红奇怪地看了我一眼,道:“姑娘怎么躲着寂小姐?”

    “我不想去将军府”我知道平安的好意,知道我今日出狱,肯定会来接我去将军府,但如今我与宇公子已经决裂,住在将军府只怕会给寂将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那我们去哪儿?”小红犹豫地道

    是了,是哪儿?倚红楼被封了,等于没有了落脚的地方,将军府去不得,凤歌那里我不想去,月娘此际想必与他住在一起想了想,笑道:“我们有钱啊,想去哪里不行?”现在应该找家全京城最好的客栈,开两间房,洗去一身晦气,换身漂亮衣服才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泡在温暖的热水里,我全身都放松下来,有钱真好,到哪里都能享受五星级的待遇,想到我打赏了小二一点碎银子,他立即鞍前马后地伺候着,真是舒心啊在大牢里关了这么多天,身上又脏又臭,得好生洗洗才行我搓着脖子上的污泥,不经意触到那块黑玉,怔了怔,握住黑玉,心里浮起一丝温暖的情绪,冥焰、冥焰,我终于得到自由了,从今以后,不用再担惊受怕,可以过我想我的日子了,冥焰,你高不高兴?

    闭上眼睛,强迫自己进入睡眠,当黑雾笼罩我的时候,我从没有像今次这刻这样欣喜,这样期待与冥焰的会面等了很久,不见冥焰的到来,我狐疑地抓紧黑玉,大声叫道:“冥焰冥焰我来了,你在哪里?”

    没有那束华丽的光束,四周除了黑暗还是黑暗,空洞地回响着我呼唤他的回音为什么冥焰没有来?我心中一慌,难道他出了什么事吗?我又惊又慌,大声叫他:“冥焰冥焰你在哪里?你出来冥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暗中出现一道光束,一个人影伫立在光束里,我又惊又喜地冲过去:“冥焰……”

    叫声戛然而止,光束里是一个戴着牛头面具的人,他不是冥焰,他是谁?牛头面具人看了我一眼,无奈地道:“你不用再叫了,小冥王大人不会来了”

    “什么?”我怔了怔,“为什么?”

    “他犯了个大错,被冥王惩罚了,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的梦中”牛头人叹道,“我受他所托,来告诉你一声”

    “你是说我以后,都再也见不到他?”我惊声道,“他犯了什么大错?他会受到什么惩罚?他是冥王的儿子,难道冥王就不能开恩吗?”

    “他为了改变你的命运,偷偷修改了凡人的生死簿,触犯了天条”牛头人道:“我也不能泄露太多天机,至于你以后能不能再见他,只能看你二人的缘份造化了我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完,他骤然消失在光束中我惊慌地拉他:“不要走……”你说清楚,什么是改变我的命运?什么偷偷修改了凡人的生死簿?什么触犯天条?冥焰到底怎么了?我以后到底能不能见到他?不要走,你说清楚

    “不要走”我伸手在空中抓了抓,满头大汗地睁开眼睛,左手立即被人握住,我迎上那双狭长的凤眼,心中一惊:“玉蝶儿?”

    “卡门姑娘,好久不见”他俯身蹲下来,唇角噙起一抹邪邪的笑容,“没想到今日竟能见到姑娘芙蓉出水的娇态……”

    我蓦地反应过来,自己还泡在浴桶里,这色胚在心中暗骂一声,我挤出一个媚笑,伸出右手手指勾了勾,“玉公子,你过来……”

    “姑娘美意,玉某自当……”他笑着凑过头来,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给了他左眼一拳,他“啊”地一声,捂着眼睛惨叫倒地,我趁机从浴桶里站起来,一把拉过屏风上的袍子,三下两下把自己套了个严实,转身望着倒在地上捂着眼睛哀叫的玉蝶儿,笑道:“玉公子,这是警告你,不请自入姑娘的闺房是要付出代价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姑娘好狠的心肠,这张脸可是玉某风流的本钱啊”他半真半假地哀叫着,从地上爬起来我冷笑着坐到椅榻上,轻哼道,“你就算没那张脸,就不会出去祸害人了?”

    “自从玉某见过姑娘之后,可再没干过采花的风流事儿了”玉蝶儿也坐到倚榻上,隔着矮几,轻笑道,“玉某对姑娘可谓一见倾心”

    “得了玉公子”我冷笑一声,“你是被无极门追杀,没功夫再去犯案而已怎么,现在没被人追杀了?”

    “玉某此番来,就是多谢姑娘指点迷津,自从得了姑娘那消息,经过玉某一番部署,事成之后,果真没有无极门的杀手再追杀玉某”玉蝶儿收了嘻笑之态,面露得色

    若真如此,那楚殇果真是无极门的门主?我也没冤枉他,既然现在门主都自顾不暇,那追杀玉蝶儿的命令想必也取消了只是我想不通的是,他竟然会为了玉蝶儿对我下迷香一事就下令追杀他,为什么?以他的性格,应该不会对这样的小人物和小事费心,蓦然想起楚殇那晚压着我的肩膀说那句话:“那个游戏,你赢了”心中一紧,莫非他说的是真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脑子有点蒙,我甩开这团乱麻般的思绪,抬眼见玉蝶儿面露得色,嗤笑道:“玉公子既然事成,你我之间交易也到此为止,此番来找小女子,不知所为何事?”

    “我实施了这么完美的计划,当然得找个知情人倾述倾述”玉蝶儿眯起了眼,笑道,“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等到姑娘出狱,第一时间来找你呢”

    这个自恋狂,敢情他很得意自己成功实施了这个计划,前来邀功的?看他这样子,不讲完是不准备走了,我笑了笑,道:“我也很想知道,堂堂无极门门主,是怎样被一个采花小贼放倒的”

    玉蝶儿不为我的讽刺所动,嗔了我一眼,笑道:“姑娘知道寿王么?”

    “不知,你讲就是了”我倒了杯茶,拿在手里把玩

    “寿王是当今天子的皇叔爷,是如今皇族里年纪最长、辈份最高的一位老王爷,虽说现下不管事儿,只是在京中养老,可是地位还是很高的”玉蝶儿也给自己倒了杯茶,轻笑道:“可是这位老王爷有个嗜好,跟玉某一样,就是风流,以前倚红楼没停业时,一直是倚红楼的常客,倚红楼停业期间,这位王爷又迷上百花楼里的一个红牌姑娘玉堂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白了他一眼,他识相地没接着发挥,笑道:“之前我被无极门追杀,见过他们的装束,所以照做了一套然后选了一日专等寿王在百花楼与他那相好玉堂春欢好时,假意行刺他,你不知道那老色鬼,当时**着身子,吓得屁滚尿流,我故意等他的护卫冲进来,装作不敌顺手夺了他身上挂的血玉逃跑然后潜入楚家,将那套杀手服与血玉埋到楚家的花园里”

    “楚家由得你说进就进,说出就出?”我淡淡地道,“你冒无极门的名头犯案,无极门不会有所警觉?”

    “当时那种情况,我断定那好面子的老色鬼不会把这种丑事宣扬出去,但毕竟很丢脸,寿王肯定会给官府施加压力暗中追查官府没有宣扬出去,无极门一时半会儿不会知道这件事,所以做这件事动作要快,不要给无极门有所发现”玉蝶儿笑道:“所以我办完这件事立即就通知了官府,楚殇就是行刺寿王爷的无极门孽匪至于楚家,还真是怪,那家伙那么大的一副身家,家里居然没有几个奴仆,而且他本人好像也经常不在府内,我之前探查过,他几乎晚晚都不在府上过夜”
稻草人书屋


    我冷冷一笑,是呵,他晚晚来陪我过夜了,自然府中无人没想到倒给了玉蝶儿这么多机会做案,这玉蝶儿,倒也算是个心思慎密的,我提供一个计策,换个人来未必能考虑得如此周详以楚殇的心思,自然不会在自己府上留下任何无极门的蛛丝马迹,但他千算万算,又怎么能想到有人嫁祸给他?楚殇,你精明一世,没想到最后会败在一个采花小贼和一个青楼女子手里,真是荒谬啊

    我在心里思考着,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楚殇不是傻子,又是有点势力的,即使玉蝶儿真的嫁祸栽赃,也未必摆不平这件事,玉蝶儿的栽赃骗骗一般人可以,又如何骗得了聪明人?朝廷会有那么傻吗?除非,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我蓦然想起宇公子那晚逼我喝红花汤时,提到楚殇那铁青的表情,心中有丝了然,如果是他插手,事情的性质就不同了,他只要一个看得上去的借口,就可以置楚殇于死地,玉蝶儿的栽赃只不过正好顺了他的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宇,这是你对楚殇的报复吗?没想到到最后,我和玉蝶儿,都只不过成了你手中的一只棋子我苦笑起来,罢了罢了,反正我要的只是结果,过程是怎么样的,有什么关系

    “那我要恭喜玉公子摆脱无极门的追杀了”我笑着举了一下茶盏,对玉蝶儿道

    “如今玉某再无羁绊,正好陪伴姑娘左右……”他微笑着凑过来,我娇笑着,看他离我越来越近的脸,一拳挥出,把他的右眼也补成熊猫眼,笑道:“这一拳,算是你害我坐了这么多天牢,赏你的”

    玉蝶儿苦笑着捂着眼圈儿,摇摇头,叹道:“玉某谢姑娘赏”

    我笑着看了他一眼,端起茶盏喝了一口,道:“玉公子,你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要是无极门的余孽继续追杀你,看你还能怎么办?”

    “以前朝廷没有线索可查,现在既然知道楚殇这条线,顺着查下去,无极门被铲平只是时间的问题”玉蝶儿轻哼一声,不以为然地道,“再说他们门主都死了,余孽还有什么好嚣张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怔了怔,转过头:“你说谁死了?”

    “无极门的门主楚殇啊”玉蝶儿道,“朝廷围剿他的时候已经将他杀死了”

    茶盏从手里滑出去,跌到矮几上,转了几个滑稽的圈儿,戛然而止我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