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偶遇

        回客栈的时候,蔚家大哥的脸色不太好不知道他是否对我答应住到老福头那里去心里有什么想法,但他又不肯说,这人就是这样,有什么不高兴也不说出来,我也懒得揣测他的想法,经过京城那些风雨之后,我对人对事的性情变得冷淡很多,对蔚家大哥,我心存感激,但也仅仅是感激,若他与蔚蓝雪只是单纯的兄妹关系,我可能还会对他产生一点儒慕之情,但他与蔚蓝雪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我还是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比较好

    今晚是在客栈住最后一晚了,我答应老福头明天搬进他的宅子去上了楼,转过楼道,见前面的楼道被几个人围住,吵吵攘攘的,也不知道发生何事要回我们的房间只得这条道,我不作理会,继续往前走,见那几人是这家客栈的老板和伙计,只听到那老板道:“你们已经欠了半个月的房钱了,今儿再不给我搬出去,别怪我们不客气”说着,就要拉房门里的人出来,只听到房间里的人低声哀求道:“我家公子病得很厉害,你叫我们搬出去,我家公子会死的,老板,你行行好,我们一定会把欠的房钱还你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声音传入耳中,我浑身一震,那声音……,那声音……,急切地转身,扒开挤在门口的人,我踉跄地扑到门边,盯着刚才说话的人,那张脸撞进眼里,我记忆中那双眼睛……,我又惊又喜,几欲落下泪来:“冥焰是你吗?冥焰”

    一把抱住他,那熟悉的纯净气息扑面而来,我的泪滴到他的脖子上,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狂喜:“冥焰,我好担心你,你知道不知道我好担心你,你这个坏孩子,你答应过来接我,你说话不算话……”我号淘大哭,泣不成声,一时不知道是委屈、是伤心、是辛酸,还是喜悦,所有的人都傻住了,我哭了好半天,怀中的人回过神来,想把我推开,我抱着他不松手,他轻声道:“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

    “冥焰?”我怔了怔,手臂一松,他赶紧从我怀里挣脱出来,一张俊脸涨得通红小红赶紧拉开我,递上手绢,涨红了脸轻声道:“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daocaorenshuwu.com



    “冥焰……”我轻声唤他,那少年有些惶恐地看我一眼,我的心一凉,那眼神,全然陌生的眼神,仿佛根本不认识我,少年摇了摇头:“我不叫冥焰,我叫莫桑”

    为什么?他明明就是冥焰,他长着跟冥焰一模一样的脸,拥有和冥焰一模一样的纯净气息,还有和冥焰一样的头发……,我伸手一把扯下他的布冠:“你明明就是冥焰,为什么……”我的话噎在喉咙里,我本以为会见到冥焰独一无二的蓝发,可是那少年冠下的头发,却是满头银丝,如同闪着寒光的银霜

    “你……”少年涨红了脸,勃然大怒,一把夺过我手里的布冠,“砰”地一声关上房门,我又急又慌地拍门:“冥焰,为什么你的头发白了?我……,我不是有心的……,冥焰,你开开门……”

    “咳”身边有人咳了一声,客栈的老板凑过来,“姑娘,你认识这间房里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是我弟弟”我回过头,没好气地轻吼,看到小红和蔚彤枫一脸诧色,才醒悟过来自己有多么失仪,我从未在他们面前如此情绪失常过

    “哦?既然认识那就好办,这间房的客人欠了我们大半个月的房钱……”客栈老板赔着笑脸道,我不耐烦地打断他:“他欠多少钱都记到我的账上”

    “那就好那就好……”老板一听有人肯付欠账,顿时喜笑颜开,“那我们就不打扰姑娘了”说着,他招呼伙计下楼,我冷静下来,立即唤住他:“老板”

    客栈老板停下脚步,回头紧张地望着我:“姑娘难道想反悔……”

    我摆了摆手:“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我只想问你几个问题”

    客栈老板吁了口气,笑道:“姑娘请说”

    “这房间的客人,在这里住了多久了?”我只在这客栈住了几天,又天天出去瞎逛,根本没留意过这客栈的客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间房的客人是一位公子,刚才那个是他的书僮,他们在小店住了有三个月了”客栈老板倒也精明,回答详细

    “三个月……”我怔怔地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又道:“你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吗?为什么来沧都?”

    住了三个月,总会知道点东西?老板皱了皱眉,道:“听说这主仆二人是从铁山郡来的,家道中落,来沧都是准备和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成亲的,可是女方见主仆二人落魄,有悔婚之意,这公子受不了打击,一病不起,折腾了几个月了,盘缠都用光了,所以……”

    所以欠下客栈的房钱付不起我心下了然,客栈老板带着伙计下楼了,我转头对小红道:“小红,你去城里请个大夫回来”

    小红点点头,也不多问,径直去了我心里堵得慌,转头看着紧闭的房门,心乱如麻蔚家大哥道:“叶儿,先回房,等小红把大夫请回来了,再过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摇头,我宁肯在这里守着,我担心我一离开,这间屋里的人就会不见,冥焰就会不见,不管冥焰遇到了什么使他不再记得我,但他就是冥焰,我绝不会认错我欠冥焰的太多,我不能再离开他

    “你不累么?你在这里守着又有什么用?他们又不会走先回去休息”蔚家大哥有些恼怒,语气也强硬起来,过来拖我的手

    “你别管我”我任性地甩开他,怒嚷,“他是我弟弟,是我弟弟,我好不容易才找着他,我不能离开他”

    “你……”蔚家大哥定定地望着我,眼中有一丝悲哀我回过神来,心中有些歉疚,眼前的情形,和两月前是多么相似他认定我是蔚蓝雪,我却偏不承认而今我认定这房间的少年是冥焰,他却不识得我当初蔚家大哥的心情,肯定与我现在一般难受,我到今时今日,有了切肤之痛,才能体谅他的心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哥……”我咬着唇,拉起他的手,“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发脾气”

    “叶儿……”他捋了捋我额上的乱发,叹道,“罢了,我陪你在这里等”

    “不,我们回房去,等小红请回大夫再过来”我勉强地笑了笑,转头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往自己的房间行去

    回了房间,蜷到椅子上,才知道蔚家大哥是正确的,我累得全身都融掉了,心又累又沉自从上次滑胎之后,我的身子比以前弱,很容易疲累,而且,我常常会有一种,这身子不再是我的那种感觉,我的灵魂与这具身体貌合神离,仿佛跌一跤,灵魂就会从这具身体里抽离出去

    闭目养了会儿神,小红请了大夫回来,我赶紧起来,带着大夫到刚才那间客房门前咬了咬唇,我轻轻拍门:“冥焰冥焰”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房里没人应我,我有些急,拍门的声音便重了些:“冥焰,你在里面吗?你回答我,冥焰”

    房门猛地打开,少年瞪着眼睛怒目而视:“我说了我不是冥焰,我叫莫桑,你别在这里嚷嚷,吵扰我家公子休息”说着,就准备关门,我心急地赶紧抓住门,被他关下的门夹住手掌,顿时痛得一阵钻心,“唉呀”一声叫起来少年赶紧松开门,怔住了,“你……”

    “姑娘”“叶儿”蔚家大哥和小红赶紧捉起我被门夹伤的手,手被夹破皮了,显出一道深褐色的淤血印子,我痛得手轻颤,眼泪花花乱转蔚家大哥气得浑身发抖,我在他发怒前赶紧抓住他的手,摇着头哀求地看了他一眼他咬了咬唇,深吸了口气,扭头不看门内的少年,只把眼睛放在我被夹伤的手上小红含着眼泪瞪了门内的少年一眼:“我家姑娘好心请了大夫给你家公子看病,你不领情就算了,还把我家姑娘的手伤成这样子,你……,你这坏小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红,不碍事”我忍住痛,挤出笑容,对门内的少年道,“我听说你家公子病得很厉害,所以请了大夫过来,你不想见我没关系,让大夫进去看看你家公子可好?”

    却听到小红请来的大夫道:“我看姑娘手上的伤倒要马上上药包扎才是”

    “我没事”我忍住痛,继续对少年哀求道,“让大夫进去,好吗?”

    少年沉默地看了我一眼,咬了咬唇,将门拉开,“你们都进来,不要太吵,我家公子……”

    “不会不会”我心中一喜,转头对大夫道,“大夫,快请进去”

    进到房间里,左侧的床上躺了个人,少年将大夫带到床到,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咬了咬唇,走过来,拂了拂屋中那张圆桌的凳子:“姑娘请坐”

    “谢谢”我受宠若惊,让蔚家大哥和小红也坐下来少年看着我手上的伤慢慢浸出血来,迟疑地道:“你的手……” 稻草人书屋

    “没事没事,一会儿等大夫看过你家公子,再帮我上药就行了”我笑着安抚他,他心里肯定也有些不安?少年嗫嚅着住了嘴,咬了咬唇,也不再与我多言,走到床边看着他家公子去了我痴痴地看着他,冥焰,冥焰,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为什么你的头发会变白?为什么你对我没有一丝记忆?为何你会出现在人间?难道,这就是冥王对你的惩罚吗?冥焰,你当初,究竟做了些什么呀?

    ——2006、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