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离别

        晚饭过后,听到院子里有异响,拉开门,见蔚家大哥和玉蝶儿不知道为什么又纠缠在一起我叹了口气,这对冤家从一碰头,就横竖不对眼,一言不和就开始动手动脚拿了个桔子坐到门槛上,我靠着门悠闲地看他两人斗来斗去老实说,蔚家大哥没剑在手上,占不了玉蝶儿多少便宜,他的轻功实在是太好了,躲避蔚家大哥的拳头游刃有余但蔚家大哥胜在内力好,掌风如刀,呼呼作响,只见玉蝶儿随手抓了一个木人挡他的掌风,那厚实的木人竟在蔚家大哥的双拳怒击下裂成数十块,四下飞割木片上贯注了雄浑的内力,木片飞出,无异钢刀,顿时击倒院子里一排花盆,破碎之声此起彼落

    看不下去了,我塞了一片桔子到嘴里,含混不清地道:“住手要打出去打,别把福爷爷的院子砸了”

    蔚家大哥冷哼了一声,愤然收掌,向我走来:“叶儿,这色胚刚刚鬼鬼祟祟地摸进你的院子,肯定没安好心”

daocaorenshuwu.com



    不待我开口,玉蝶儿呼地窜过来,一脸委屈:“喂,你别冤枉我,我是拿糯米糕来给花花吃的你看,都被你砸烂了”玉蝶儿往院子地上一指,地上果然有破碎的碟子和四散的糯米糕

    “还想狡辩,我刚刚问你干什么?你为什么不答?送东西来不过是借口”蔚家大哥怒目一横玉蝶儿翻了翻白眼,冷嗤道:“笑话,我为什么要答你?”

    两人貌似又要动手,我头痛地站起来:“住手你们不烦我都烦了我们借住在别人家里,注意一点影响好不好?别给人家添乱”

    两个对瞪着,相互冷哼一声,扭过头我叹了口气,对蔚家大哥道:“大哥,玉蝶儿是我朋友,他不会对我使坏的”

    “谁叫他有前科让人如何相信?”蔚家大哥冷哼一声,玉蝶儿面色一沉,对他这句话倒是反驳不上来我笑了笑,柔声道:“大哥,他答应过我,不会再做以前那些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在京城的时候我就警告过玉蝶儿,若要我拿他当朋友,他就不能再做采花贼,我不会容忍他继续祸害任何一个良家女子的恶行,没想到玉蝶儿竟真的答应了蔚家大哥仍是一脸鄙色:“我才不会相信一个下流小人的话”

    玉蝶儿面色一变,正欲发作,我赶紧道:“大哥,我信他如果他违背承诺,我便没他这个朋友,到时候要杀要剐,我都不拦你好不好?”

    这算是安抚蔚家大哥,免得他整天和玉蝶儿斗来斗去,也算是给玉蝶儿的一个警告,若是他在沧都乱来,我决不饶他两人都听懂了这个暗示,蔚家大哥冷冷地看了玉蝶儿一眼,不再说什么,转身走了我看向玉蝶儿,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看了我一会儿,他开口道:“花花,你不相信我吗?”

    “我相信你”我拍拍他的手臂,笑道,“所以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对不对?我的朋友很少,我不希望没了你这个朋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唇角浮出轻笑,目光难得地不带一丝邪气,清澈而纯粹:“我的朋友也很少,所以我也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他的语气淡淡的,却异常坚定,仿佛承诺我轻笑了

    他低下头,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递到我面前:“幸好我日有准备,藏了一包,不然你就吃不成了”

    “糯米糕?”我笑着接过来,剥开纸,甜味飘出来,我拿起一块咬了一口:“好香”

    他诱人的凤眼满是笑意,静静地看我吃完点心,才轻声道:“谢谢你相信我”

    “想多了不是?”我笑着摇了摇头,递了一块糯米糕给他:“你也吃”

    他接过,望着我的眼睛,半晌,两人都释然地笑

    次日蔚家大哥和玉蝶儿再会面的情况好了很多,虽然两个还是横眉冷对,至少不会动手动脚了,我舒了口气只要两个不再像斗鸡似的,一句话不对就动手,就给我减少很多麻烦了,我不知道玉蝶儿想在沧都玩多久,要是他二人一直这样下去,我天天劝架,还不累死?想了想,中午特意叫上玉蝶儿与蔚家大哥一起出去吃饭,叫他两人不要一直这样别扭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从铺子出来,找了家食肆,叫了几个沧都特色小菜,我对玉蝶儿道:“你别这间店子又小又不,这里的麻辣鸡块和香酥排骨非常出名,你一定要尝一尝”

    “花花说好的,一定错不了”玉蝶儿笑眯眯地道,蔚家大哥沉着脸一言不发,我转过头笑道:“大哥,我帮你点你最喜欢的清蒸黔鱼,好不好?”

    “嗯”他的脸色好看了一点,我笑着叫过小二点菜,吩付道:“上快一点”

    菜上来了,我食指大动,招呼二人吃饭,一餐饭吃下来,虽不说是其乐融融,气氛倒也不算很差快吃完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一桌有个食客道:“李爷,这次怎么这么急从京城赶回来?你上次不是说想接张大人那笔生意,要在京城呆很久么?”

    坐在他一侧那商贾模样的男子叹了口气道:“别提了,那笔生意没戏了不知道张大人犯了什么事儿,被皇上降罪,关进天牢了我们这些平民百姓,躲都躲不及了,还敢凑上去找死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呀那张玉川可是刑部待郎呀,这么大的官,不知道犯了什么错,会被关进天牢?”那食客满脸讶色

    “官儿再大,能大得过皇帝么?伴君如伴虎,在皇上身边做事,不犯错就荣光,一犯错,哼,下惨比我们这些平民百姓不知道惨多少倍”那商贾摇摇头,一脸不以为然

    真是一语中的、一针见血,群众眼光是雪亮的呀伴君如伴虎……,我心中一叹,唇角浮出嘲弄的笑容抬眼见蔚家大哥脸色有些怪异,怔怔出神,微微一怔,柔声道:“大哥,你不舒服么?”

    他回了神,浮出一个笑容:“没事,吃饱了吗?吃饱了回铺子去”

    我点点头,结账出来,一路上蔚家大哥都没说话,也不与玉蝶儿大眼瞪小眼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从没见过他这副表情,不禁有些担心,忍不住道:“大哥,铺子交待安总管一声就行了,我陪你回家休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愣了愣,转头看我:“不用了,我没事……”

    “可我累了,你陪我回家休息”我笑了笑,没事才怪呢,从刚才在食肆听了那两个食客的对话之后,他便一直有些不对劲,莫非他认识那位获罪的大人?不过认识也正常,他本是丞相公子,认识些京中官员也是常理之中,不过这样的反应,难道与那位大人不止认识,还很熟识?

    他听我这样说,也不坚持了回了老福头家,蔚家大哥便闭门不出,我一直留意他房中的动静,傍晚的时候,他打开房门,往院子外走我赶紧跟上去,见他走到了老福头宅院外面不远处的一处池塘边,顺着池塘岸边似乎没什么目的地往前行去,行到一棵茂盛的青桐树下,他坐了下来,望着天边的夕阳怔怔出神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温厚的夕阳软软地沾在山脊,沟底浸出不易察觉的沁蓝,那就是暮色,只有乡间才有的暮色四周都是树林,冬季里安静得听不见小鸟在枝头欢叫,这时空这年代的空气纯净清,连带那亲切的阳光也温暖无比,让人觉得像只咸蛋黄般“营养丰富”层次丰富的云彩在阳光的映射下呈现各种颜色,精彩异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美我不禁看得有些发呆,原来这里的景色竟然这么美,这些日子身心忙碌,竟然没有发现原来身边也有如此美丽的风景我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向蔚彤枫走过去,无意中踩到一根枯枝,轻脆的响声令蔚彤枫回了神,他转头看了我一眼,笑了笑:“叶儿怎么出来了”

    我笑着走过去,坐到他身边,望着天边的夕阳,嗔道:“大哥找到这么好的地方,竟然躲起来一个人享受”

    他满眼宠溺地笑了,见我只着了外衣出来,摇了摇头道:“怎么不披披风出来,外面风很大的,回去”

    “不要”我见他欲站起来,拉住他:“我要再看一会儿风景,大哥陪陪我”说着,转头看向远处那温暖的太阳,温和的金色洒在池塘上,池塘波光粼粼,像洒了一池的金叶子夕阳渐渐地沉到沟底,光线暗了下了,最后一丝阳光隐入山脊,如同沉入母体我的目光仍然停在远处,没有收回来,沉默半晌,我幽幽一叹:“大哥,你要走了么?”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沉默着,深吸了一口气,半晌才道:“叶儿……”

    “我知道你要走了”我微笑着,眼睛仍是看着远方,“你不知道怎么向我开口,对?”

    “叶儿……”他沉声道,“我有非走不可的理由”

    “我明白”我笑了笑,转过头,柔声道,“人的一生,有些事是一定要去做的,我理解”

    他执意要走,恐怕就是为了那位张大人?也许他们之间有很深厚的交情,这男人这么重情义,必定要回京为他想办法的只是回京之后,恐怕必定会卷入京中的权力争斗之中,再想抽身,只怕就难了

    他温和地笑了笑:“你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你身子弱,不要经常出来吹风,小心着凉”

    “嗯”我转过脸,点头

    “店里的事,交给安总管他们做,你脑子不要想太多事,不够人手就再请人……”他继续唠叨 www.daocaorenshuwu.com

    “嗯”我的心酸酸的,又暖暖的,又满又胀

    “那玉蝶儿,我始终不放心,你自己要小心些”他不放心地交待

    “嗯”我想笑,眼却有些涩

    “我明天一早就走”他顿了顿,似乎不知道再说什么了

    我转过头看他:“大哥,你答应我,一定会回来看我”

    他静静地看着我,脸上浮出温和的笑容:“我会的”

    “你保证”我望着他,在暮色中,他明亮眼睛闪着莫测的光泽

    他的眼神闪了闪,唇边噙起飘浮的笑容:“我保证”

    ——2006、10、19

    20-22日又要上公司的培训课,未必能,有的话也会比较晚先通告大家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