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星空

        安远兮跟我别扭了一天,到晚上扎营的时候,仍是不肯理睬我,我也不当回事儿昨晚醉酒之后,没有机会看这草原的夜空,以前听到过草原的朋友说,到了草原上,一定要去看看草原的星空今日好不容易盼到天黑,我提着马灯,钻出营帐,抬眼见满天的星星,兴奋起来,前世的夜空,星星是奢侈品,到了这个时空,似乎又没有一日得消停,让我能安安静静地看星星,而这草原上的星星,似乎比天曌国的星空,加明亮和清晰

    我仰着脑袋往外走,不留神撞进一个人怀里,差点跌倒,被他稳稳地扶住,低沉的笑声传来:“当心”

    我抬眼看向来人,赶紧从他手里挣脱出来,有些尴尬:“枢密使大人”

    “叶老板在看什么?这么投入?”枢密使感兴趣地抬眼望了一下星空,笑道他牵着一匹黑色的骏马,看来刚从外面逛了一圈儿回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看星星”我笑了笑,“草原上的星星,真美”

    “哦?”他低声笑道,“叶老板喜欢吗?”

    “喜欢呀”我笑起来,认真地道,“对于美好的事物,我一直抱着一种神圣景仰的态度咏歌之不足,不如手之舞之,足之蹈之”

    他眯起眼,低低地笑起来:“如此,本使带叶老板去一个地方”

    说着,不由分说地拉过我,将我顺势一带,扶到马上,马儿不安地躁动了一下,我惊喘一声,紧紧抓住缰绳:“大人,我不会骑马”

    他的唇边浮出一个惬意的笑容:“我会”说着,翻身跃上马来,从身后环住我的身子,抓起我的手,抖了抖缰绳,马儿转过头,立即“哒哒”地向营地外冲出去

    我全身僵硬地坐在马鞍上,被这男人雄壮的肌肉包围着,他的身子紧紧地贴着我的身子,温热的男性气息隔着衣料暖昧地撩拔我的神经这男人要是脱光了,身材一定很壮我的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脸莫名地烫了起来男人握着我的手,驾马向草原上驰骋而去,我的手动了动,想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却被他捉得紧,握着我的手甩了一下缰绳,“驾”那马跑得快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人带草民去哪里?”我被那马儿颠得有些想吐,抬头大声道

    “到了就知道了”他似乎在笑,但风声在耳边呼啸,我听不太真切策马急驰了一段路程,男人的马放慢了,马儿渐渐地停下来我抬眼打量此处,前边是一片白桦林,一条蜿蜒的小溪在草地上迤逦铺开,孱孱的溪水在明亮的月下闪着细碎的粼光

    “到了”身后的男人轻声道,却不下马我动了动身子,准备翻下马,却被他紧紧拥住,我吃了一惊,这才考虑起孤身一人和陌生男人相处的后果,心里顿时有点发毛:“大人……”

    “你看上面”他伸手往夜空一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我倒抽一口气,忍不住惊叹道:“好美”

    朔月的夜,没了灯光的干扰,没了污染的空气,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星星,撒在夜空里我看到真的北斗七星,甚至看到了银河我一直以为银河是一条带状的星星集中的区域,此刻才知道,原来能够被我们看到的银河是天上一条比较亮的带,有点像云的样子,组成银河的星星根本不可能被看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痴迷地望着银河边上的三颗亮闪闪的小星星,不知道那是不是牛郎和他的两个孩子,那织女又在哪里?目光在天空中搜寻,没有找到织女,却看到东南方向那颗亮得发红的星星,惊喜地叫起来:“火星?”不知道马丁叔叔回去了没有?不知道是哪个充满想像力的人把这么多星星分成了星座?

    “火星?”身后的男人语气里含了一丝好奇我笑着转头看了他一眼,指向那颗红星,兴奋地道:“就是那颗,红色的,那上面住着火星人哦”

    “火星人?”男人的声音里带起了笑意我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道:“是我家乡的传说,我家乡把那颗星星叫做火星,传说那上面住着火星人,他们有一种神奇的飞船,可以乘坐着从这颗星星飞到那颗星星,他们的头上长着触角,听得懂各种各样的话,很有趣?”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很有趣”男人笑起来,看着我的眼睛充满了趣味,“你家乡的传说真有意思”

    “当然啦”我兴致来了,指着牛郎星道,“那星叫牛郎星,旁边两颗是他的孩子,传说天上住着一群织女……”

    我滔滔不绝地讲起牛郎织女的故事,他微笑着聆听,我被这满天的星星迷惑了,兴奋得有点忘乎所以老狮子王曾经告诉辛巴,每一颗星星上都有一位死去的王,他们都在天上看着你,我深信它;小王子说他的星球上有一朵玫瑰王,他爱那朵花,我也相信;人的养父母说人来自氪星,不知道他在天上飞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过小王子?那么多星星,把我的眼睛都耀花了,我听到星星的笑声,看到了木法沙的眼睛那些星星,不动声色地,就这样安静地在夜空中等你,等着你的目光不由自地在它们身上停留

    康德说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让他感受到深深的震撼,一是头顶灿烂的星空,一是人们心里崇高的道德准则可是直到今天这个夜晚之前,我无数次的为这句话感到奇怪为什么不是道德和大海呢?为什么不是道德和生命呢?为什么不是道德和德沃夏克或是道德和贝多芬呢?此时此地,我再也没了类似的疑惑,因为,那种震撼我终于了解我满足地叹了一口气,这一刻,真的有想掉眼泪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要是能见到流星,这个夜晚就完美了”我低叹道,从小到大,我还从来没见过流星呢

    “流星?”男人疑惑地轻问呵,我今晚是在扫盲么?我轻笑道:“就是你们视为不祥之兆的扫帚星,在我家乡却有一种说法,对着流星许愿,愿望一定会实现”

    “你有要许的愿望吗?”男人轻笑道,“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的愿望……”我歪起头,想了想,笑道,“这一辈子,过得快快乐乐、自由自在”

    “火星人、牛郎织女、狮子王、小王子、人、流星……”男人低低的语声中带着笑意,我回头望进他闪光的眼睛,他的蓝眼睛在夜色中带上一抹深沉的暮色男人轻笑道:“我真好奇,你的小脑袋瓜里到底装了多少让人惊奇的东西……”

    不等我回答,他的脸慢慢地凑近我,他想吻我吗?我有些慌乱,不知道该不该拒绝,也不知道想不想拒绝,在这样的美丽的夜色和温柔的氛围里,我的意志有些薄弱迷乱的念头瞬间在心头转了千百转,待他的唇蓦然覆到我的唇上,顿时像小女孩儿的初吻时似的浑身发颤起来“枢……”我轻呼出声,他的舌趁机潜入我的嘴里,挑逗我的舌尖颤抖地闭上眼睛,任这强壮的男人温柔地侵占、品尝、抚慰我的唇舌,渐渐地竟有些迷醉,身子仿佛被人抽掉了骨头,一寸寸地酥软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待他放过我的唇,我已浑身无力,偎在他胸前轻喘,他静静地拥住我,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下巴轻轻地磨蹭着我的头顶,我缓过气,脸上有些作烧见鬼的怎么竟会如此意乱情迷、不由自己?原来张宇那首歌没有唱错,“都是月亮惹的祸,那样的月色太美丽太温柔”今儿也全是星星惹的祸,我推了推他:“大人,我们出来很久了,该回去了”

    “嗯”他调转马头往回走,我有些尴尬,没再出声,他也不说什么回程他没有放马狂奔,只是让马儿慢慢地踱回去,竟是一路无话地回了营地

    远远地看到安远兮提着马灯在营地外等着,见到我们回来,他吁了口气,紧张的面色一松,随即见到我与枢密使共骑一马,面色沉下来身后的男人翻身下马,把我从马背上接下来,我脚一沾地,匆忙地抬眼看了他一眼,轻声道:“谢谢大人今儿带我去那么美的地方,草民先回营帐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待他出声,我赶紧往营地里走,安远兮跟上来,语气不善地道:“你去哪里了?”

    “看星星去了”我随口答他,这男人跟我别扭一天也不说话,这会子还跑来干嘛?

    “你……”他语气有些不高兴,“出去怎么不说一声?你怎么会跟枢密使大人一起出去?”

    “安总管,你管得太多了?”我转过头看他,失笑道,“我与什么人出去,去干什么,好像不需要向你汇报”

    他被我一阵抢白,脸色越发难看:“你是姑娘家,怎么随随便便就和陌生男子单独出去,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声誉”

    “这好像跟你没关系?”我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安总管,我是你的老板,不是你的老婆”

    “你……”他脸色一窘,气结地瞪了我一眼,拂袖回他的营帐去了我望向头顶的夜空,温柔地笑起来,这书呆子,有这么美的星空不去欣赏,就知道跟我斗气要是有相机能拍下它们就好了,可以拿回去给玉蝶儿和小红他们炫耀,语言和文字永远无法形容美好如星夜一般的东西,可惜这份快乐与幸福没有办法与他们分享,这幸福只属于看过它的我们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2006、10、25

    今天这章再晚也给大家出来,25-27日又要外审,这三天不能了,我会尽量抽时间写,通知大家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