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遇狼

        身子一会儿冷得像掉进冰窟,一会儿又热得如置身蒸笼,我昏昏沉沉地睡着,做了一个怪梦梦见自己被蝎子蜇了一下,然后不知道是谁,帮我杀了那只蝎子,剥开它的肚子,把它肚子里的蝎子卵敷到我的伤口上,那毒便清了但是这一幕却被另一只蝎子看到了,于是便有成群结队的蝎子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密密麻麻地向我们涌来,我们吓得一路狂奔,最后奔到一处山潭中那潭水表面上看来清幽冰冷,可是一入了水,我们才发现那是一处沸腾的温泉立即就有腾腾的热气冒出来,倒也吓阻了一帮蝎子

    我热得直流汗,口中也干渴难耐,男人和我一起泡在温泉里,我看不清他的脸,温泉氤氲的热气模糊着我的视线,我伸手抚摸他的脸,想辨清他的模样,可是我怎么也辨不清正急得无法可想,唇上突然有些清凉,仿佛有人在耳边轻声唤我的名字,我忽地清醒过来,看到一脸焦灼之色的安远兮正用一块湿布片轻轻点拭着我干裂的嘴唇他见我醒过来,松了口气,脸上带上喜色:“叶姑娘,你觉得怎么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已经亮了,火堆熄了,清晨的空气像露珠一样清我望着安远兮浮肿的脸上挂上两个熊猫眼,怔了怔:“你一晚上没睡吗?”

    他只着了里衣,外袍和我的袍子一起,覆在裹着我身子的羊毛破毯上他手里的湿布继续拭着我额上的汗:“你发了一晚上的烧,我怕你有事”这么说,他这一晚上除了烤干衣物,就是为我降温了?明明昏睡过去的时候觉得冷得不得了,怎么又发起烧来?我动了动,身子绵软无力,伸手往额上一摸,果真烫手安远兮缩回手替我拭汗的手,别过脸,我疑惑地望着他脸上的红晕,看到自己的手臂才恍然,我毛毯下的身子还未着寸缕这呆子,我失笑,不过就是看了下光手臂就别扭成这样,我那时空的女人,夏天敢穿着吊带热裤上街呢,要是安远兮一不小心穿到我前世的年代,不知道会吓成什么样子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起来:“安远兮,我要穿衣服,你不准偷看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的脸顿时红成一只醉虾,尴尬地站起来,躲开我的视线,站到我看不到他的地方我撑起身子,一阵天眩地转,差点又软倒,咬咬牙,勉强将衣服穿好,发现那张破旧的羊毛毯子已经被我身上的汗浸得润湿

    我把安远兮叫过来,将他的外袍递给他,想到他穿着里衣露天冻了一夜,心里着实有些感动他笨手笨脚地穿上他的宫女装,那套宫女装穿在他身上实在太滑稽了,我仍不住又笑起来他听到我的笑声,本来已经白回去的脸色又泛起红云,扭过头站到离我老远的地方系腰带

    我捡起木棚里那两块火石,放进衣兜里,这东西路上用得着,又在棚子里翻了翻,实在是没什么可以带走的东西了,我卷起那块破毛毯,安远兮穿好衣服走过来:“这个要带走吗?”

    “路上用得着的,万一晚上又得露宿呢?”我抱着毛毯想站起来,一阵脚软,全身又酸又痛,两条腿一点力也使不上,安远兮赶紧扶住我,蹙眉道:“你这样子,还能走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能走也要走,万一被那些混蛋知道我们还没有死,就糟了”我吃力地站起来,软软地迈出脚步,大腿和小腿的肌肉酸痛得令人无法忍受安远兮接过我手里的毛毯卷儿,蹒跚着走了两步,突然停下来,将毛毯抖开,披到我身上我诧异地看他:“你干嘛……”还没说完,他已经蹲到我身前:“上来,我背你”

    我怔怔地看他,他应该比我好不到哪里去?我好歹还睡了一觉,他可是一晚上没睡迟疑地望着他,我犹豫道:“你不累么?你行不行……”

    “别废话了,上来”他打断我,“你不想早点离开这鬼地方吗?”

    他还从来没用过这种强硬的语气跟我说话,我愣了愣,拉紧身上的羊毛毯子,俯到他的背上他站起来的时候身子晃了晃,把我耸高一点,背着我向前走去我抓紧毛毯,抱着他的脖子,才发现安远兮的肩膀竟然很宽,背很结实,我一直以为他是纤瘦文弱的,看来他的书生外表欺骗了很多人的眼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身子紧贴在他宽阔的背上,我昏昏沉沉地把脑袋耷拉在他颈后,他的皮肤好冰,我贪慕地把烫得灼人的脸贴到那冰凉的皮肤上,他的身子微微一僵,灼热的鼻息洒在他的脖子上,感觉他的皮肤变得柔软、温暖、潮湿,他紧绷的皮肤慢慢松弛下来,我安心地闭上眼睛,又陷入昏睡当中

    意识浮浮沉沉,不知道是醒着还是梦着,半梦半醒之间,竟断断续续地接上了昨晚的梦,那个用蝎子卵帮我解毒的男人,原来竟是个什么堡的二公子,据说那堡势力非常之大,所以这位公子也算得上是位权倾朝野的人物他不知道为何,非常爱我,一意娶我为妻我懵懵懂懂地应了,却不知道自己到底爱不爱他而在梦里,我却有段不堪的身世,嫁与他算是高攀了,因为他要娶我,似乎还要与朝廷抗争的关于我们的婚事,最初他的兄长,也就是那什么堡中的大公子,是不同意的,但二公子的态度十分激烈强硬,并用大公子自己的感情把他说服了那位二公子说要为我建一座凤英楼给我居住,不能让我觉得受了委屈可是偏偏在一切似乎已成定局的时候,我却死活不同意与他的婚事,不但双亲无法劝服我,我甚至不愿见那二公子,从那什么堡中逃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躲到了一棵树上,上下那树,却是要乘坐电梯的我最初不知道怎么上去,这时候我遇到一个男人,说可以带我上去的奇怪的是,他明明就是那位二公子,我在梦中却像从来没有见过他似的,十分高兴地跟他上去了他似乎也不奇怪我的失忆,只一心一意地想着怎么让我再次回到他的身边,带我上了树之后,他吻我,跟我**我紧紧的抱住他,没有感到疼痛,却流了很多血我看不清他的脸,只是在**的时候很奇怪地想,这样做对不对呢?第一次应该是跟二公子做的?可是我马上又想,跟谁做不一样呢?反正最后都是同样的结局

    身子似乎震了一下,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安远兮停了下来,前面有条小河,河边竟然长着茂盛的芦苇,他蹲下身,把我放到地上,我怔怔地看着他:“怎么了?”

    “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安远兮的脸有些红,大概是没有力气了,“我去喝点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回过神来,才想起我们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根本没有吃过东西,他大概是饿得没力了,我发烧烧得糊里糊涂,根本忘了吃饭这回事儿,现在一想起来,立即觉得肚子开始闹革命了我舔了舔嘴唇,看着这广袤的草原,我们上哪儿去找吃的?即使遇上牧民,也没钱买食物,这样下去,我们就算没淹死在那湖里,也会饿死在草原上

    脑袋又昏,肚子又饿,我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像这样狼狈过,眼前有一些小星星跳来跳去,干脆晕过去好了,晕过去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我没志气地想安远兮突然从芦苇丛里牵着袍子兴冲冲地跑出来:“叶姑娘,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他跑到我面前,蹲下来,袍子上竟然摊着十几个白花花的长圆型的野鸭蛋,有一个已经磕破了,蛋壳上裂了口子,金黄色的汁液从蛋壳的缝隙里渗出来我眼都直了,立即抓起那个破蛋,掰开蛋壳,将蛋清蛋黄已经混在一起了的蛋汁倒进嘴里,还没有觉出那蛋的腥味,已经吞下肚去舔了舔流在手上的蛋汁,我抬眼看到安远兮傻傻地看着我,顿时醒悟过来,脸上顿时有些发烫,“我……”
稻草人书屋


    他什么也没说,赶紧又递了一个到我手上,我尴尬地接过来,悻悻地道:“你不吃么?”

    他笑了笑:“我去找点柴,把它们烤熟”

    我“嗤”地笑出来:“蛋哪里能用火烤,会炸的,你想吃蛋壳吗?”这个书呆子,一点儿生活常识都没有

    “会炸?”他为难地看着袍子里的鸭蛋,“可是……”

    我看着他为难的表情,揣测道:“你不会是不敢吃生的?”

    他的脸一红,不承认也不否认,我磕破手里的野鸭蛋,掰开把蛋汁倒进嘴里,“骨碌”一声吞下去,舔了舔唇道:“就当是在喝药,捏着鼻子一口吞下去”看来我这只鸭子在精神上已经成为了驴子

    他皱着眉头,学着我的样子喝了一个鸭蛋,费力地吞下去,表情怪异地咳嗽了几声我笑道:“是不是也没那么难吞?再来一个”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每人吞了四个野鸭蛋,剩下的用破毛毯包起来,今天的食物算是解决了安远兮背着我继续往前走,我填饱了肚子,觉得头也没那么重了,伏在他背上,突然想起什么:“对了,安远兮,你怎么会挣开绳子的?乌雷那混蛋绑得那么紧”

    “是王子殿下救了我们”安远兮低声道:“他绑绳子的手法很特别,看上去绑得很紧,其实将手腕往外一翻,那绳子就脱出来了你还记得王子殿下绑我之前在我耳边说过话吗,他就是告诉我下水之后就把手腕翻过来我当时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下水之后想起他的话,照着一做,绳子就脱开了”

    原来是乌雷作了手脚我冷冷地哼了哼:“他以为这样做我就会感谢他么?在绳子上做了手脚,我们就一定能自救么?万一我们俩都是不识水性的人呢?解了绳子还不是一样要丧命,那个死沙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沙猪?”安远兮在前面诧异地道我顿了顿,没好气地道:“我的意思是反正那家伙是个自以为是的臭东西”

    安远兮低低地笑起来,我丧气地伏在他背上,一时也无话可说在草原上走了一天,担心行踪被人发现,我们故意躲开那些放牧的牧民,远远看到前面有羊群,我们就绕开,尽量不与曜月国人作接触天黑的时候,我们找到一个背风的小山坡,坡上有些沙棘林,我和安远兮决定在这里休息

    点了一堆火,我们凑到火堆前取暖又吃了几个鸭蛋,我见安远兮疲惫地耷拉着眼睑,知道他肯定困极了我把剩下的几个鸭蛋小心地放到一边,牵开破毯子,铺到地上道:“今晚你盖毯子睡,我看火”

    “那怎么行,你还病着,你得好好休息”安远兮睁开眼,断然拒绝我瞪了他一眼:“你昨晚上都没怎么睡,再这样下去,铁打的人也受不了,两个人都病了怎么办?何况我现在已经好多了”

daocaorenshuwu.com



    “不行”他摇摇头,还是拒绝我气结地瞪地着,想了想,抓过毯子,走到他身边挨着他坐下来,安远兮愣愣地看着我:“叶姑娘……”我把毯子披在我俩的身上裹起来,才道:“那两个人一人一半,该没话说了”

    “嗷……呜……”

    他张口欲言,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悠长凄厉的狼嚎,“呜”声刚刚响完,第二声又紧接着响起“嗷……呜……”我吃了一惊,难道这里有狼?黑暗中似乎听到了某种野兽的喘息声,几点绿光一闪即逝我和安远兮都紧张起来,我抓紧身上的羊毛毯子,颤声道:“把火再烧旺一些,野兽不敢靠近火”

    我们加旺了火堆,却再也没有了睡意,恐惧抓紧了我们如果真的遇到狼该怎么办?我和安远兮根本不可能对付得了这种草原上最凶狠的动物远处有两点绿光,幽幽地闪动着,向我们移过来,野兽的喘息声重了,清晰得仿佛就响在我们耳边我的汗毛竖了起来,那两点绿光又移近了些,火光映出动物的形状,一头全身灰色夹杂着黑毛的大灰狼,正不动声色地移过来,站在不远处看着我们,他的背毛竖了起来,眼里闪着警戒的光,像是要随时扑向我们似的蓄势待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2006、11、3

    明天要去上海出差,大概要走七八天,这段时间不会有了,对不起大家,先通告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