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卖歌

        歌鼓燕赵儿,魏姝弄鸣丝粉色艳日彩,舞袖拂花枝

    把酒顾美人,请歌邯郸词清筝何缭绕,度曲绿云垂

    ……

    李白的《邯郸南亭观妓》,歌尽青楼风流青楼的夜,莺声燕语、浅唱低吟、脂粉成行、锦帐千重,不管是在京师还是沧都,都没有什么不同才方踏入烟花巷,已觉无边的***气息袭来立于沧都最大的青楼“***楼”门前,我觉得有一丝讽刺,这个我当初一心想逃离的地方,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我居然会主动踏进门去

    已有龟奴迎了上来:“这位公子眼生得很,可是第一次来找姑娘?”

    我淡笑不语,那龟奴也是懂看眼色的,见我不欲多说,笑着将我迎进堂子:“公子爷,我们***楼的姑娘,个个貌美如花,善解人意,公子若没有相熟的姑娘,小人给你介绍两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先寻一个小厢”我淡淡地道,“今儿有什么节目?”

    龟奴听我这么说,当我是个经常出入勾栏院的纨绔子弟,眼睛一亮:“公子爷可来得巧了,今儿咱们***楼有一位清倌人初次登台,歌舞那是一绝,皆是京城最盛行的曲子……”

    我笑了笑,入了小厢,倚到榻上:“那敢情好,我倒有兴趣瞧瞧”

    那龟奴见我不咸不淡的,摸不清我的底细,赔笑道:“公子可要叫两位姑娘进来赔酒?”

    “不用了,我需要的时候再叫”我淡淡地道,我又不是来**的甩了一两银子给他,面上虽然不动声色,心却痛得抽搐,见那龟奴笑开了花,一脸媚笑:“那小人不打扰爷的兴致,有有什么需要再吩咐小的”

    待他出去,扮作小厮的小红才出声道:“姑娘今儿到这里来,是想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迟疑了一下,语声顿住我抬眼瞥了她一眼,轻笑:“你当我想重操旧业么?”

    她见我似嘲非嘲的表情,蹙眉道:“姑娘……”

    “小红,好不容易才摆脱倚门卖笑的生活,你当我真的会回来么?”我打开窗,垂下竹帘,看着大堂的动静

    “姑娘……”小红怔怔地看我着,我莞尔道,“今儿我们也做一回爷,你只当出来寻乐子”

    小红的脸上飞起红霞,跺脚道:“姑娘好没正经”

    大堂热闹起来,之前龟奴说的那位清倌出来登台了,却见一个衣着艳丽的盛妆女子抱着琴登上表演台,虽然半垂着脸,仍能看出面容姣好,神情楚楚动人,可算得上是一位美人她弹起琴,唱了一首小曲儿,我听那曲子,觉得曲风有些怪异,又似乎有些熟悉,待她唱出歌词,才觉得哪里不对,原来那词曲隐约有我之前在京城唱那几首歌的影子,歌词也很白,不是按律填的词,而是模仿着流行歌曲风格写的歌,听着让人啼笑皆非,觉得不伦不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微笑着,听她唱完,抬眼看小红:“小红觉得她唱得怎么样?”

    “没姑娘唱得好”小红笑着拍我马屁,我又好气又好笑地白她一眼外间已经开始竞价了,那个清倌被一个瘦瘦的老头以两百两拍去我淡淡地笑道:“小红,开门跟那龟奴说,帮我请老鸨进来”

    ***楼的老鸨柳如月是个风韵尤存的半老徐娘,妆扮得风流妖娆,之前玉蝶儿在铺子里当掌柜的时候,还挺爱缠他的,借着做衣服找过他数次,不过我却没见过她的面,此际才算是看清她的长相那老鸨进门,看到我和小红,神情一诧,笑道:“哟,这位公子是初次来?可看上哪位姑娘?如月让她过来招呼……”

    我笑道:“柳妈妈请坐刚刚那位姑娘登台那曲儿,倒有些别致,不知是哪位乐师作的?”

    “公子客气了,这可是如今京师最盛行的词曲儿,据传是当年‘倚红楼’的艳妓卡门姑娘所创的,深受客人欢迎,公子也喜欢这曲儿?”柳如月坐下来,笑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卡门姑娘?”我扬了扬眉,淡淡地道,“卡门姑娘的歌我听过,这词曲儿可不太像”

    柳如月怔了怔,脸色颇有些尴尬:“原来公子是从京里来的,我也不瞒公子,卡门姑娘词曲无双,京城盛行,自然有人效仿”

    原来我当初唱那些歌已经传到沧都来了,还成为青楼的时尚,青楼女子竞相模仿,希望藉此抬高身价么?

    “这么说,这些歌曲儿是柳妈妈专程让人模仿着卡门姑娘的歌曲儿写的?”我噙起一抹浅笑,轻道

    柳如月的脸上有些尴尬:“如今这沧都城里,哪家青楼都是如此……”

    “可惜了”我淡淡地道

    “可惜?”柳如月怔了怔,“公子这话怎么说?”

    “刚刚那位姑娘,唱的那首歌不适合她的气质,若换上一首,她今晚的竞拍价应不止两百两”我望着那老鸨,“柳妈妈觉得若是换上这首歌如何?”说着,不等她有所反应,我轻轻哼唱起一首《月满西楼》,刚刚我觉得那清倌的嗓子,唱这首歌应该极为动听那柳如月听我哼唱了几句,眼睛一亮,却弄不明白我到底想什么,忐忑地道:“公子这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今儿来,就是跟柳妈妈谈生意的”我唇角噙起一抹浅笑:“既然柳妈妈横竖要找人买歌,不如跟我买,我保证我给你的歌,绝对是柳妈妈想要的”

    “我就说怎么有客人包了小厢,却不叫姑娘,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柳如月看着我,面色与刚才的谨慎小心已有不同,似笑非笑看着我:“原来姑娘是来找如月谈生意”

    我挑了挑眉,淡淡一笑,她明明进门就看出我是女子了,却在弄明了我的来意才挑破,果然是八面玲珑的主儿我不以她态度的骤变为忤,只浅笑盈盈地望着她,轻道:“柳妈妈真是个玲珑人,不知对小女子这笔生意可感兴趣?”

    “姑娘刚才唱的曲儿,倒是动听,不过,与卡门姑娘的曲风不太相似”柳如月笑道,“姑娘可还有什么曲儿?”

    “刚刚那曲儿是衬那位姑娘的”我菀尔道:“柳妈妈是想要卡门姑娘那种艳曲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青楼姑娘唱的无非是逗客人的开心的曲子”柳如月笑道,“姑娘有么?”

    我笑了笑,再胜过《卡门》那词的惊世骇俗怕是少了,你既然要俗曲,便给你来俗的,我张口唱起了黄安的《君莫攀》,这首歌调子忒俗,我所喜欢的《君莫攀》的词也被改得俗不可耐,初听时一度有撞墙的冲动,但唱得寻欢的男人听,还是讨好的

    柳如月静静地听我唱完,眼里有忍俊不禁的笑意:“姑娘这两首歌,倒是完全不同的曲风,如月真是好奇,这些歌都是姑娘作的?”

    “是我家乡的人所作”我菀尔一笑,“柳妈妈,刚刚那首是跟你开玩笑来着,我再唱首给你如何?”

    既然是卖东西,当然要注重货品的质量,我收了玩笑之心,认认真真地唱了一遍《流光飞舞》,我不信这首歌唱出来,你还不会动心果然,柳如月听到这首歌,面色发怔,等我唱完,半晌没有说话,我笑了笑,轻道:“柳妈妈,这曲儿可还听得?” daocaorenshuwu.com

    “听得,听得”柳如月回过神来,面带喜色地看着我道,“姑娘这生意想怎么做?”

    “白银五千两”我报了个价,我本是想说四千两,想想我东山再起还要本钱,反正这青楼的钱来得容易,索性多要点

    “姑娘,你这价钱可是狮子大开口”柳如月也是个见过风浪的,听我如此叫价也不动怒,不动声色地道,“你这三首歌就想卖到五千两,你当我柳如月是冤大头吗?我让人写歌,也不过五两银子的润笔费”

    “这自然不是三首歌的价钱”我暗赞一声,笑了笑,轻道:“我也不瞒柳妈妈,我急需这笔钱,若柳妈妈同意一次性付给我这笔钱,我可以在一年内随时给你提供歌曲五千两银子说少不少,但说多也不多,我的歌若能让柳妈妈顾客盈门,五千两很容易赚回来”

    “说是这么说,但姑娘的歌能不能盈利还是未知数,何况我并不知道姑娘的底细,姑娘若是拿着钱一走了之,我岂不是亏大了?”柳如月想得极周全,我倒忘了这一点,就是——她凭什么相信我?
daocaorenshuwu.com


    “那柳妈妈想怎么做?”在商言商,我自然不能就凭嘴巴说说就消除她的顾虑

    “还是一首一首地付账,货银两迄,不拖不欠”柳如月道,“我照市价付账,如何?”

    “一首五两银子?”我微微一笑,站起来,“柳妈妈,这笔生意看来谈不成了”这沧都城可不止一间青楼,我换家再卖就是

    “姑娘别急”柳如是见我想走,笑道:“姑娘不满意这价钱,你报个价如何?”

    “一百两一首”我张口便道,“柳妈妈,这个价一分都不能少”

    她轻笑一声道:“姑娘,我们楼里的姑娘,接一个客人也未必能有一百两银子,你这个价,实在是太高了”

    我淡淡一笑:“柳妈妈,同样的东西用在不同的人身上,效果都会不同你是个明白人,知道怎么把好东西用到刀刃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定定地看着我,唇角噙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姑娘也是个聪明人好,就冲姑娘这句话,一百两银子一首,我要了”

    我淡淡一笑,一百两银子一首,算不少了,不过这几日要筹够四千两,得卖掉四十首歌,***楼不会有这么大的需求量的,看来还需多跑几家青楼真是幽默啊,我好不容易才脱离了青楼,没想到头来还要靠青楼来救命也许卖歌并不能完全筹够那笔欠款,但总归来说,今天这个头开得还算不错我微笑着对柳如月道:“如此,我便写下歌词,请柳妈妈让乐师来记一记曲谱”

    ——2006、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