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内情

        从侯府别院出来,我松了口气,这件事终于算给富大康办妥了,如果不出意外,富大康夺魁应无问题,不过,即使出了意外,责任也不在我身上,富大康想来也不会找我的麻烦才是怀里揣着五百两银子的银票,我本想趁着单独出门的机会,去找林老板先谈谈赎回火锅店的事,结果到了客栈林老板居然不在,我寻思了一下,反正还差一千五百两才能把铺子全赎回来,还是不要那么费事了,干脆把钱找齐了再说

    无事一身轻,我难得有闲地逛了逛街市,路过一个摆摊卖风筝的小贩那里,我见那摊儿上的蝴蝶风筝扎得漂亮,一时兴起买了一个,拿着边逛边走,不经意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转过街角,安远兮?我赶紧加快脚步,他怎么进城了?

    “安……”我张口欲喊他,他已经拐进左街的巷子里,我只得追上前去,巷子里却已没了人影,难道我看错了?我明明看到书呆子转进这条巷子,往巷子深处走进去,发现右边还有一个支胡同,我随意地往里看了一眼,赫然见到安远兮正立于一户人家门口,我心中一喜,正欲唤他,却突然听到门内有人骂道:“五十两怎么够?我说了那孤本值五百两,就算你拿了五百两来,我那孤本就能换回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赶紧躲到巷角,悄悄探出头去,见安远兮一脸抱歉地赔笑道:“舒先生,我知道五十两不够赔那孤本,但是现在我只能筹到五十两银子,你先拿着,其它的我一定再想办法,只希望你不要将此事告诉我的家人……”

    “我不管那么多,总之三日之内你还还不出钱,我就上官府告你去,你快走快走,我看到你就晦气”门“砰”地一声就关上了,安远兮咬了咬唇,掉头往回走,我心中一慌,左右看了下,赶紧躲到巷子角一些破竹篓后面蹲下,安远兮心事重重地从我眼前走过,没有看到我

    待他走远了,我才站起来,安远兮到这里来做什么?刚刚那户人家说什么孤本,什么赔五百两,又是怎么回事?我想了想,转进胡同,站到刚刚那户人家门口,轻轻敲门

    “叫你走你怎么还不走?”门内响起一个恼怒的声音,门“吱呀”一声开了半扇,一个老头儿探出头来骂道,见到是我,愣了愣:“你找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先生,打扰您了,你想问一下,刚刚那个安远兮,到这里来做什么?”我赔笑道

    “你是他什么人?”老头儿一听到安远兮的名字,脸色沉了下来

    “我是他朋友”我赶紧道,“老先生对他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是个老实人……”

    “我没说他不老实”老头哼了哼道,“老实人就不会做错事了?”

    “是是……”我赶紧顺着他的语气应道,“老先生不如说说是什么事,我刚刚听到老先生说要把他告上官府,不知道安远兮怎么得罪了先生?”

    “他烧坏了我的书,我那本《神武年志》可是一本传了三百年的孤本,我本来见他老实勤快,他又急需钱用,给他抄我那孤本,让他赚点钱,没想到他抄到半夜,居然睡着了,还打翻了烛台,把我那孤本烧坏了,气死老夫了……”老头儿喋喋不休地道,一脸的痛心疾首,我明白过来,原来那天安远兮清早回来,不仅仅是衣服烧破了,手烧伤了,还把别人的东西烧坏了

稻草人书屋



    这书呆子,怎么不说呢?他做事是极有分寸的,想必是这段时间累极了,才会在抄书的时候睡着?我心中一酸,不知道这书呆子这两天为了筹这笔赔款,又跑去做什么傻事了?我见那老头气极败坏的样子,心知他必定爱极那本书,赶紧赔笑道:“老先生,安远兮烧坏你的书,是他不对,在下愿意帮他把书款赔给先生,请先生大人大量,原谅他”

    “赔钱?赔了钱我那孤本就能回来么?你就算拿着钱,也再也买不到我那本书……”老头儿气哼哼地道我赶紧顺他的气道:“是是是,先生那本书那么珍贵,就算是赔钱给先生也补偿不了先生的损失,不过那本书不烧也已经烧坏了,我只是想让先生的损失没有那么严重,先生是个知书识礼的人,一定也能体谅我们”

    那老头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阵,才道:“你这小子倒会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就是我们不对,先生宽宏大谅,在下一定铭记于心”我见那老头儿的语气有些松动了,赶紧道

    “嗯,我本也不是这么小气的人,我之前也是这么跟他说,这书烧了也回不来了,让他拿五百两作赔书款,他也拿不出,我才动了怒你刚刚说要帮他还债,可是当真?”老头儿道

    “当真当真”我赶紧从怀里掏出五百两银票,递到老头儿手上,老头儿将信将疑地接过银票,数了数,确认无误,脸上带上了一点笑容,拉开门道:“既然这样,你进来拿债据”

    我随那老头儿进屋,他翻出一张单子给我,我仔细一看,果然是安远兮写下的欠账单,赶紧收好那老头儿笑道:“你这人倒是挺够朋友”

    我微微一笑:“是先生宽宏大谅才是”想了想,又道:“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先生帮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事?”老头儿怔了怔

    “请先生不要将在下帮他还钱的事告诉安远兮”我思忖了一下,安远兮不想我知道这事儿,还是不要让他知道,免得伤他的自尊

    “那我怎么说?”老头儿道

    我想了想,笑道:“请先生帮忙,就说那个孤本是个仿本,你也是才发现的,根本值不了这么多钱还有就是请先生尽快差人知会他,省得他再东跑西跑地去筹钱”

    那老头儿怔怔地看着我道:“那书呆子交了你这么个朋友,真是他的运气”

    我听他这样说,知道他已经应承下来,笑了笑,躬身道:“在下谢过老先生,告辞”

    只身回家,进门就听到小红在大声嚷嚷,我踏进院子,见莫修齐主仆站在院内,地上放着两人的行李小红涨红了脸,一脸怒气,指着莫修齐道:“敢情我家姑娘就喂了你们这群白眼儿狼,现在见着我家姑娘落魄了,就一个个拣着高枝飞了……”福爷爷和福祥一脸无奈地看着他们,见我踏进门,脸色一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红”我的脸沉下来,“你嚷嚷什么?成什么样子?”

    “姑娘……”小红气结地跑到我面前,“你知道么,这位莫公子,要到‘云裳坊’去做账房先生了,我们锦绣庄没亏他没……”

    “闭嘴”我厉声打断小红,“你进屋去”

    小红眼眶一红,委屈地咬着唇,跑回房了,我转过身,对莫修齐欠身道:“对不起,莫公子,小红太不懂事儿了”

    “不是不是,是在下对不起姑娘,姑娘对在下有恩,在下本不该在锦绣庄有难时离开,在下实在愧对姑娘……”莫修齐惶恐地道,我摆了摆手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如今我们绣庄抵了债,本就不能再帮公子什么,莫公子若是去‘云裳坊’做事能有好的前途,小女子绝不会拦阻公子,反倒替公子高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姑娘……”莫修齐脸涨得通红,我转头看了一眼莫桑,见他垂着睫,脸上是惯常的没有表情我笑了笑,转眼望着地上收拾好的行李道:“莫公子是要搬走吗?”

    “‘云裳坊’给在下安排了住处,既然不在锦绣庄做事了,在下也不好再叨扰姑娘……”莫修齐忐忑地道,不敢抬头看我我笑了笑,也罢,该走的,终是要走,谁也不能强求

    “也好,住在城郊到底也不是那么方便”我点点头,淡淡一笑,“我送你们出去”

    “不敢劳烦姑娘……”莫修齐拘束地道,我笑了笑,“麻烦什么,不过是走几步路罢,走”

    将莫家主仆送出门,莫桑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我倚在门边,望着他们的背影,手缓缓摸上脖子,捏住那块黑玉冥焰,是不是真的要我今生走完了,才能去到冥界见你?莫家主仆走出数米远,莫桑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看我,他的眼里有些复杂的神色,我静静地望着他,冥焰,他不是你,我执念了那么久,强迫自己把他当成你,可是,他到底不是,纵然,他跟你长得那么相似“莫桑?”莫修齐转头唤了他一声,他咬了咬唇,看了我一眼,转过头跟上莫修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淡淡一笑,转身踏进院子,锁上门福爷爷和福祥担心地看着我,我笑了笑:“没事了,我去看看小红”

    推门进去,小红伏在桌上,听到门响,赶紧坐直身子,袖子在脸上擦了擦,我笑着走过去,抽出手绢,擦她脸上的泪,打趣道:“脸哭花了可不漂亮了”

    “谁哭了”小红撇了撇嘴,轻哼道

    “好了好了,是我不好,我不该骂你”我轻声哄她,她咬了咬唇,委屈地道,“我只是替姑娘不值,当初要不是姑娘帮他们,他们早死在客栈了,现在姑娘落了难,他们马上就撇得远远的,真不是东西……”

    “我知道小红是最为我着想的,不过,他们的心既然没在我这儿,我强留住人家也没意思,是不是?”我笑道

    “姑娘就是太好说话了,所以他们才欺着你”小红恨道,“就是骂他们出顿气也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有什么用,我让他们走,自然有我的道理”我的目光寒下来,“不让他们走,怎么能钓出背后的大鱼?”

    “姑娘?”小红没明白我的话,愣愣地看着我我笑了笑,拍拍她的脸:“去帮我请安总管过来,我有些事想跟他商量”

    这次绣庄出事,虽然我知道是有人设计,在绣庄里安排了内鬼,但因为急着找钱还债,让我无暇去查证我本来还没有怀疑到莫家主仆身上,之前我最怀疑的人是秀姐,但莫修齐这么短的时间,就在“云裳坊”找到事做,让我不得不对他起了疑心我仔细回想了与林老板做这两桩生意的每一个细节,特别是他骂“云裳坊”店大欺客的那一幕,我当时被这单“云裳坊”放弃掉的生意冲昏了头脑,没去深想,现在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莫非,设计陷害锦绣庄的黑手,便是“云裳坊”?我的眼睛眯起来,很好,顺着这条线查下去,就知道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2006、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