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穿帮

        夜凉如水

    我静静地坐到院子里,想着下午与安远兮谈这件事的情形,安远兮对我的怀疑没有多言,只按我的吩咐去查我让他打探的事情去了我见他神情之间的焦虑之色已消,心知大概那位老先生已经知会过他无需再赔钱了,心中略为一安

    在心里理着这件事的一些细微的线索,莫家主仆当初与我的偶遇,应不是作戏,毕竟我那时候也是初到沧都,不识得这里的任何人如果是锦绣庄的生意红火起来,才有人在绣庄里找到一个内奸,为什么会找上莫修齐?要说服一个知晓礼义廉耻的书生见利忘义,背叛有恩于他的人,肯定比说服一个普通伙计见利忘义要难得多,除非,他能允诺一些莫修齐非常想得到的东西那么是什么?名?利?皆有可能,只要能让他在沧都扬眉吐气,让曾经悔婚的岳家后悔不迭,甚至还有可能,是挽回他那桩指腹为婚的亲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个女子叫什么?想容是?很好,查一查整个沧都城,有多少家适龄的女子叫这个名字,查一查她到底是什么身家背景,查一查“云裳坊”的底,答案在心里蠢蠢欲动,呼之欲出,我觉得我几乎就能抓住了

    我端过藤桌上的香茶,轻轻抿了一口,回想了莫桑临去前那复杂的眼神莫桑,这件事,你是知情的?不管你是选择帮你的公子,还是知情不报替他隐瞒,无论哪一种,都已经足够伤我我苦笑,放下茶杯,闭上眼睛,心中一痛

    突然,有人急促地敲着前院的院门,“乒乒乓乓”的敲门声把屋子里的人全吵醒了,福祥出去开门,一会儿,一个人心急火缭地冲进来,福祥“哎哎”地在后面追着拦也拦不住,那人一边大步冲进内院,一边抹着汗嚷嚷着:“叶贤弟叶贤弟你快出来,出,出大事儿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望着他,怔住了老天,半夜三的,这富大康怎么跑来了?我第一个反应是想躲,但他已经看到我了,尴尬地笑了笑:“我是来找叶贤弟的,叶贤弟……”他猛地收声,像见了鬼似的瞪着我,指着我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叶贤弟?”

    身份被揭穿啦,我索性大大方方地站起来,笑道:“富兄这么晚来,有何要事?”

    “你……,你是女的?”富大康怪叫一声,一脸的震惊

    “让富兄见笑了”我欠了欠身,微微一笑

    他完完全全地呆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惨叫道:“天啊……,天啊……,你怎么会是女人?这下我要怎么跟侯爷交待……”

    跟侯爷交待?我摇摇头,唉了口气,看来富大少作弊的事被揭穿了,不知道我走了之后,这位大少爷又经历了些什么,不会是又出丑了?难道他这么晚跑来,是找我还银子的?那银子我可抵了债了,想我还他,没门一边想着该怎么打发他走,一边淡淡地道:“请富兄移驾花厅再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跟我进了花厅,我请他落座,小红上了杯茶给他他看了一眼小红,认出她就是那日跟在我身后那小厮,仍是一脸的不可置信,瞪着我半天也说不出话我微微一笑:“让富兄受惊了,小女子深感惭愧”

    他瞪了我半晌,才一拍大腿,大声道:“我就觉得你这小子怎么有点娘娘腔,敢情你真是个娘们儿”

    我笑起来:“民女叶海花,为了出门办事方便,才易妆而行,并非有意欺瞒富兄”

    “你这丫头倒是胆子大,居然敢易装上青楼,你也不怕有损名声”富大康似乎接受了我是女子的事实,上上下下地打量我,表情颇为稀奇

    “名声?”我轻笑起来,“我只求问心无愧,世人怎么看我,并不重要”

    “说得好”富大康一拍手道,“我就喜欢叶贤弟这种,呃……,叶姑娘这种豪爽的性子,你是男人我交你这个朋友,是女人我一样交你这个朋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笑起来,这富大康倒是个直性人儿:“富兄不以小妹女子身份为恶,小妹也很愿意与富兄交朋友”

    富大康听我这样上路,眉开眼笑:“好,我今儿认了个妹子,可比男人都厉害,连侯爷都对你感兴趣”

    我想起他是有事而来,笑道:“富兄这么晚来找小妹,可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呃……”他的神情顿时尴尬起来,“小妹啊,我们今儿串着作弊这事儿,被侯爷知道了?”

    “怎么知道的?”我心中已经猜到了,并不吃惊

    “呃……,今儿饮宴结束之后,侯爷宣布此次赛诗会的头魁是我,我一时高兴,就多喝了两杯……”富大康嗫嚅道我又好气又好笑:“敢情你喝醉了就全说出去了?”

    “不是不是……”富大康急忙摆手道,“是侯爷单独见了我,问起那几首诗的含义,我,妹子你知道为兄肚子里那点墨水,我哪里知道啊……,侯爷就,就猜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叹了口气,以永乐侯的威势,就算你不喝酒,问你几句你也全招了:“侯爷恼你了?”

    他赶紧摇摇头,一脸纳闷地道:“侯爷倒没恼我,只是详细地问了你的一些情况,我就把我们怎么认识的,怎么作弊的,全说了……”

    “那侯爷怎么说?”我在心中思忖起来,只怕在赛场上,永乐侯已经发现了异状?何以他不当场揭穿富大康?难道……,他认出我了?

    “侯爷说妹子高才捷足,很想结识你这个人才,说让我带你去见他,便不怪罪我作弊之事,而且不把这事儿说出去,照旧让我当头魁”富大康喜滋滋地道,看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蓦地又愁起了脸,“原本我以为侯爷惜才,一定会赏识你,把你引荐给侯爷,可是如今……”

    “如今你知道我是女儿身,怕侯爷怪罪?”我笑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富大康苦着脸点点头,我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只要侯爷不怪罪富大康作弊之事,我还怕去见他么?我可一点儿没把永乐侯的权势放在眼里,何况,好说歹说,我对他还有救命之恩呢

    “富兄不必担心,侯爷要见我,我便去见见他老人家”我见富大康仍旧苦着脸,笑道,“我保证侯爷不会怪罪富兄”

    “真的?”富大康眼睛一亮,我笑着点头,“小妹答应富兄的事,什么时候没办到了?”

    “那倒是……”富大康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道,“这会儿穿帮了,不怪小妹,都怪为兄自己没本事”

    我忍不住笑起来,富大康这人倒是十分讨喜富大康见事情办妥,站起来道:“那我不打扰妹子休息了,明儿我跟侯爷回了话,看侯爷啥时有空,就来接妹子过府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我点点头,送富大康出去小红关好门,诧异地问我:“姑娘,发生什么事儿了?”

    我摇摇头,微微一笑:“小红啊,你听说过永乐侯么?”

    “永乐侯?听说过呀,咱们天曌国的人哪个不知道永乐侯呀”小红点头道

    原来永乐侯真的这么有名啊?幸好当初没把那玉板指拿去当了,否则还真不好交待我笑了笑:“小红啊,知道我们来沧都时,救那位云老爷是谁吗?”

    小红眼珠一转,脸上带上讶异的神色:“该不会就是……”

    “就是”我点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测,见她蓦然睁大了眼,笑着调侃道:“小红啊,看来我们真是遇到贵人了呢”

    虽然得了这个消息,我也没想太多,我没准备开口求他帮忙赎铺子,之前我最犯难的时候没用上那玉板指,此际我已经有筹钱的法子,不会用了我的唇边浮出奸诈的笑容,那玉板指的作用,只是赎回几间铺子,太委屈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次日安远兮来找我,说我让他查的事有了眉目我见他满脸倦容,诧道:“你昨儿没睡么?就去查这事儿了?”

    “嗯”他傻乎乎地点头,“我想快点帮你查清楚这件事儿”

    “你这傻瓜,我又不急这一时半会儿的”我拉他坐下,倒了杯茶给他,“你自己手上还有伤,也不顾息自个儿,伤口换药了吗?”

    “忘了”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埋怨地瞪了他一眼,“手给我瞧瞧”

    他乖乖地伸出手,我解开他手上的纱布,见最里层的纱布紧紧地贴着创面,渗出些黄水,也不敢去揭,只找出白药,将药末抖在纱布上,看着药面儿浸下去,再用纱布包好抬头见他静静地看着我,轻声道:“安大娘没发现你受伤?”

    “没”他笑了笑,望着我的眼神极柔和,我脸一红,坐到他对面,“你查到些什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安远兮脸色一正道:“我按你说的,去查了户籍司查了沧都名叫‘想容’的女子,真是好运气,只有一个女子叫这个名字,名叫云想容?”

    “云想容?”我的眉头一紧,“她姓云?”

    “是”安远兮点头,我心中莫名地有些不安,“这云想容和永乐侯云家,有什么关系?”

    安远兮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我正要说这个,这位云小姐是永乐侯的堂弟云崇岭的孙女儿,算起来,是永乐侯的孙侄女辈”

    “那这‘云裳坊’,与这位云小姐有关吗?”我皱了皱眉

    “也算有些关系,这‘云裳坊’的执事,是这位云小姐的姨丈”安远兮道

    我笑起来,原来如此原来这“云裳坊”根本就是永乐侯云家的家族生意,怪不得“云裳坊”可以多年掌着“贡品绣庄”的招牌了也怪我以前当惯甩手老板,对同行不太上心,哪里知道这个“云裳坊”的高老板与云家拐弯抹角的关系这件事,牵涉到云家,只怕不是我开始想的那么简单了,我当初只以为是同行竞争使阴招,利用了莫修齐与想容小姐的婚约关系,如今看来,那莫修齐与云想容之间的门第差别,又岂是能拿来随便利用利用,打击我一个小小的绣庄的?那么这幕后的黑手……,我在心底冷冷一笑,云老爷子,你玩这么大的游戏,到底想做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2006、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