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面摊

        京城

    已近黄昏,侯府的马车缓缓驶进城门,我撩开窗帘,向外望去,阔别近一年的京城,仍是那么繁华、喧闹、繁荣昌盛,谁知道在这繁华下面,曾经掩藏过什么样的丑恶?

    果真如我所料,我们抵京,已是深秋我脚上的扭伤已经养好了,云德的伤也已经痊愈,当日铁山郡的矿难处理完后,我和云峥继续上船,沿途察看了一些云家的产业,也顺带了解了漕运一些事务经过铁山郡一事之后,我发现不管是云天常还是后来见到我的云天海,对我的态度都有一些转变,少了一些不以为然,多了几分尊重,对我提出的一些经营上的问题,无不详尽解答,而我提出的一些建议,他们也欣然接受

    “在看什么?”云峥握住我的手,我回过头,倚进他怀里,笑着摇摇头云峥轻声道,“累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累”我靠在他的肩上,握着他的手,“云峥,我们今儿就要进宫面圣么……”

    “倒不用那么急,总要安顿两天的”云峥笑了笑,轻声道,“叶儿,不用紧张……”

    紧张么?倒未必我淡淡一笑,闭上眼睛

    马车停下来,我们已经到家了府里的管事云义早早就等在码头接我们,下了车,见府门大开,门口站了一排下人京城永乐侯府反倒没有沧都的府邸那么大,可能在天子脚下要藏避其锋芒云峥牵着我的手走进去,下人们目不斜视,我笑了笑,永乐侯府的下人,到底是见过世面的

    “阿花姐姐……”金莎从另一辆马车上下来,扑到我身前,我笑着牵起她的手她在沧都云府住过一段时间,倒也不像初到沧都时对什么都奇不已云峥牵着我,我牵着她,一起往里走的时候,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什么时候,我和云峥要是有一个像金莎这样可爱的孩子,就好了这样想着,脸莫名地有些烫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进了府,坐到主厅去,云峥让下人们都来见我,我说了几句客气话,让宁儿把准备好的打赏派下去,折腾半天,这见面才算是搞完了打发下人散了,云峥笑着对我道:“可要在府里逛逛?”

    “你怕我迷路么?”我的脸有些窘,之前在沧都永乐侯府,我就曾迷过路,云峥知道了,没有取笑我,却陪着我在府里走了几天,才算是把路记住了

    他只是笑,我心中一烫,起身走到他面前:“不用了,刚刚到急什么,以后有的是时间逛”

    “那我让馨儿准备热水沐浴”云峥握住我的手,我眨了眨眼,他赶紧道,“我让馨儿带云泽去准备”

    我“噗哧”一声笑出来见站在一边的云泽和馨儿脸上也带上一丝笑意云泽是我们在凤阳府视察产业时,买下的一个卖身葬父的少年,只有十四岁,本名李元,云峥给他取了云泽这个名字我见那孩子生得俊秀,做事细心,性格也沉稳,便让他给云峥做个贴身的小厮之前云峥是没有小厮的,他的一切事情,都是丫鬟们打点,说是他身子弱,男孩子粗心大意,粗手粗脚,怕服侍不精心不过后来我知道连洗澡都是丫鬟打点的时候,便转起了心思,不过一时也找不到合意的人选,直到遇到云泽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将唇附到他耳边,用只有他才能听见的声音道:“老公,你不要我帮你洗么?”

    之前我可是把宁儿馨儿的工作都抢过来了,只要是涉及到洗澡这一类的工作,一律不准她们插手,害得下人们都偷偷笑我是个醋坛子

    云峥失笑,脸上难得带上一丝粉色我捉狭地一笑,拉起金莎的手:“逗你呢,我要和金莎打水仗,你自便了哈”

    见云峥又好气又好笑地瞪着我,我“哈哈”地牵着金莎跑出去侯府每个独院的浴房都建有浴池,比我曾经在倚红楼后院见过的楚殇的专用浴池大气派,完全可以当个小游泳池用每次洗澡的时候我都觉得真是浪费水资源啊,可是又不得不承认这真的很享受,叶海花啊你这个虚荣的伪环保者云峥是享受不了这样的浴池的,他每次沐浴都是在木桶里,泡傅先生给他配的药浴每次他洗完澡,身上都有股淡淡的中药味,好在味道不浓,让我这闻到中药就想吐的人也渐渐习惯了那股味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和金莎在浴池里玩了半天,小家伙玩累了,我让馨儿帮她收拾好,带她去房间休息自己则继续泡在浴池里,热水泡得很舒服,倦意一点点袭来,我闭上眼睛,倚在池边睡过去竟做起了梦,梦到自己变成了一条美人鱼,在海里优雅地游,我的全身发着淡淡的莹光,五彩缤纷的热带鱼围着我嬉戏玩耍,突然,一条鲨鱼静无声息地游过来,张开血盆大口,我“呀”地惊呼出声,猛地睁开眼睛一口水灌进嘴里,我才发现自己的身子已经滑到水里,淹没了头顶我一惊,赶紧坐直身子,破水而出

    都不知道淹了多久,要不是被梦惊醒了,淹死了都不知道我一阵后怕,拍了拍胸口,低头喘了口气

    却怔了怔,发现胸前闪着一团莹光,蓝蓝的,像梦里的美人鱼身上的莹光一样淡手抚上脖子,触到黑龙玉,发现光芒正是黑龙玉发出来的我的心一紧,复又狂喜,怎么会发光?这块玉戴在身上这么久,从来没有出现过异状,除了那次在牢里被龙婆的符咒弄出一点奇怪的动静难道,难道冥焰有消息了?我捏着玉,在心里轻声念着冥焰的名字,冥焰,是不是你,你有消息了吗?那你……,今晚会不会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光芒渐渐淡下去,黑龙玉又恢复了原状我再也无心泡澡,起身擦干身子,披上浴袍,步出浴房浴房紧连着我和云峥的卧房,云峥早已在房里了,拿着本书倚在软榻上,看来我睡了有一会儿了他见我出来,放下书:“怎么了?脸色这么怪?”

    “是吗?”我摸了摸脸,笑了笑,“大概是泡久了”

    “头发怎么不擦干?”云峥站起来,拿了毛巾,拉我坐到妆台前,帮我揉头发我任他摆弄,像只猫儿一样闭起眼睛他换了几张毛巾,才把头发擦得半干,然后拿起梳台上的梳子帮我梳头,动作很轻柔,小心翼翼地,先理顺发梢,再理中段,最后才从头顶上理下来,把头发理顺

    我喜欢这个时候,他温柔的手指穿过我的黑发,每每让我想起张学友那首《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不过那歌词的后词的后半段我不喜欢云峥和我,会天长地久,我相信,直到我们的头发都白了,他还是会为我梳头、绾发、别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在哼什么?”云峥放下梳子,在镜子里看我我回了神,才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哼起了这首歌,从凳子上转过身,望着他:“哼歌,我唱给你听好不好”

    他笑着蹲下来,我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轻声哼唱了前面几句:

    穿过我的黑发的你的手,

    穿过我的心情的你的眼,

    如此这般的深情若飘逝转眼成云烟,

    搞不懂为什么沧海会变成桑田

    牵着我无助的双手的你的手,

    照亮我灰暗的双眼的你的眼,

    如果我们生存的冰冷的世界依然难改变,

    至少我还拥有你化解冰雪的容颜……

    云峥微笑着凝望我,眼神澄澈得像一泓清泉,我唱完这两段,望着他的眼睛,轻声唤道:“云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傻丫头……”他轻叹一声,吻住我的唇,“不要怕,不要担心……”

    我眼中一热,云峥,其实什么明白?我怕什么,担心什么,我怕我太幸福,老天爷会妒忌,我怕自己没有能力抓住幸福,让它一再离我而去

    他松开我的唇:“不要胡思乱想,我们去吃东西”

    这才想起晚膳时间到了我赶紧走到屏风后换下浴袍,头发还有些湿润,我抓着发丝走出来:“云峥,头发还没干”

    他走过来,帮我理了理头发:“就散着,我喜欢看你披着头发的样子”

    我笑起来,他牵着我的手出去,走了一段路,发现是往大门外的方向,诧异地道:“云峥,我不是在家里用膳么?”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吃”云峥牵着我出了大门,门外候着马车,云乾云巽云坤云艮护在马车四周自从发生铁山郡的遇刺事件后,十八铁卫们都加谨慎小心,跟得寸步不离 稻草人书屋

    天已经黑了,马车在街上行走了一段时间,停了下来下车之后,发现是一条不算繁华的街道,云峥吩咐马车留在原处等,却牵着我往街旁一条小巷走去,四个铁卫也跟上来,但保持了一段距离,想来也是云峥吩咐的

    “我们去什么地方?”我好奇地道,什么酒楼会藏在这样的陋巷里?云峥笑了笑,抬头示意,我才在前方街角,看到一个热闹的面摊儿,老板的生意似乎很好,几张桌子都坐满了人我讶道:“你带我来吃面么?”

    “嗯”云峥看到我讶异的表情,却不急着我为解惑,只牵着我走过去我讶异地打量着这个面摊,看起来是个最最普通不过的面摊儿呀,撑着雨棚子,棚子下摆了一个下面的锅和一个熬着面汤的大瓦罐,旁边一条长案上,有揉好的面团和几样简单的调料侧头摆了五张桌子,有四张都座无虚席雨棚下立着一个年青男子,寻常百姓的装束,长得很普通,是那种一丢到人群里就会立即找不着的长相他见到云峥和我走过来,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眼中似乎带上一丝温和的笑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来了”男子的眼神落在云峥牵着我的手上,唇着淡淡地一勾

    “嗯两碗阳春面”云峥也不多言,牵着我径直坐到最里面的那张空桌边那男子开始揉起面团,甩、拧、抖,一团面团很快变成龙须一样的细面条,我出神地望着他的表演,心中疑惑不已云峥跟他似乎是认识的,看来也不止一次到这里来吃面了,可是云峥怎么会认识他呢?想一想都觉得怪异,从小锦衣玉食的永乐侯府世子,竟会跑到一个小巷子里的简陋面摊儿去吃面从这一刻开始,我觉得京城也有好玩的东西了

    ——2006、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