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心病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捂着耳朵,抬起泪眼,怒瞪着月娘,“你到底想怎么样?”

    “心痛吗?”月娘轻轻笑了笑,目光带上了一丝冷意

    “如果你今天是来谴责我的,那我只能让你失望了”我吸了口气,站直身子,抹去脸上的泪痕,“我不否认,你讲的故事,很悲惨,很可怜,很让人同情,或者你还觉得我很无情,认为我不能体会他的苦痛,你会这样想,因为你是月晚池,不是我”

    “你……”月娘微微一怔

    “月晚池是什么人呢?是受过他恩惠,脱离了苦海,得以再世为人的人,或者你还把他当成神一样膜拜和信仰,他做的一切,你都认为是对的,他对别人的伤害,都可以归结为是有苦衷的”我嗤笑起来,语气越来越冷,“可我不是你,月娘你能想像当一个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一觉醒来竟然发现自己正在被人强暴,被人逼着杀了自己的父亲,被人用恶毒的话羞辱,被人囚禁在青楼卖身是什么感觉吗?你知道我当时的恐惧吗?你知道那些耻辱带给我的伤害有多深吗?我没去寻死,努力地活下去,难道是为了留着命任他羞辱吗?你觉得他可以以复仇的名义名正言顺地做坏事,而我就该任人宰割吗?还是你觉得因为他放弃仇恨爱上我,我就应该感激涕零地谢谢他的爱吗?”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父债子偿,天经地义”月娘咬了咬牙,别过脸

    “呵……”我笑起来,看来我们真是没有办法勾通呵我受的是二十一世纪的教育,现代人的法律里,可没有父债子偿这一说,讲的是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摇摇头,叹道:“我想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了”

    转身准备离开,月娘在背后寒声道:“你真的这么恨他?”

    我顿住身子,没有回头:“月娘,你何苦这么执着,他既然已经放下仇恨了,何不早日让他入土为安”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他?”月娘的声音里带上一丝怒意

    沉默半晌,我轻轻一笑:“我从来没有爱过他”转过头,望着月娘怒瞪的双眼,我吸了口气:“但我也不再恨他”

    她的眸光一闪,我淡淡地道:“我不会像他一样,在仇恨中过一辈子月娘,人要为自己活着,这个世上,谁也救不了谁,我们只能自己救自己”算是我给她的忠告,月娘这一生,算是为楚殇活着,至于她愿不愿意明白,就不关我的事了 稻草人书屋

    她的表情复杂起来,我转身想走,又被她唤住:“等一等”

    我转过头,她的眸光闪了闪,挂上冷漠的表情:“请你以后不要再去找凤歌”

    我扬了扬眉,有些啼笑皆非:“这是凤歌的意思吗?”

    “是我的意思”她冷冷地看着我,“你接近他,只会伤害他,我绝不允许你带给他痛苦”

    “我自问从来没有做过伤害凤歌的事”我平静地道

    “你的存在,就会给他带来痛苦”月娘的眼中带上一丝悲怆,“你知道他的头发为什么会变白吗?”

    “为什么?”我心中一紧凤歌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听闻楚殇的死讯……”月娘的表情带着凄凉和苦涩,“一夜白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心中的弦“嘣”地一下断开,我震惊地退了一步,不敢置信地瞪着她:“你说什么?凤歌他……”

    “他爱楚殇,从他第一次见他,他就爱他”月娘咬紧了唇,脸色一丝一丝变得苍白起来,“这么多年,一直爱着他”

    “不……”我的心抽痛起来,“这不可能……”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这世上谁能接受男人爱男人”月娘轻嘲,语气却带着对凤歌的悲悯,“所以,他把对他的爱埋在心里,不让任何人知道,但他怎么能瞒过我,他是我一手带大的弟弟他爱楚殇,所以他也爱你,因为楚殇爱你,你不会明白他爱得有多么深,多么绝望……”

    我像被人扼住了脖子,只觉得胸口又胀又痛,压得我喘不过气月娘定定地望着我,一字一字地道:“不要再去找凤歌了,你明白当你站在他面前时,他心里的痛苦吗?你只会让他想起楚殇,让他不得安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夺门而出,不能再听下去了,再听下去我会窒息了“少夫人?”云巽云坤见我奔出来,赶紧跟上来我钻上马车:“回家,我要回家……”

    抱着双臂坐在车内,我仍是止不住身体的颤抖,这个世界怎么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这个世界是不是疯了?

    你的存在就会带给他痛苦

    你的存在就会带给他痛苦

    月娘的话像刀子一样,戳得我的心血肉模糊如果我不来到这个世界会怎么样?如果我不来到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平衡不会被我打破,与我有纠缠的人命运根本不会是这样,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因为我的出现,让一切都改变了如果我继续存在于这个时空,会不会还有人的命运因我而改变,会不会还有人再受伤害?

    我捂紧唇,让呜咽卡在喉咙里,不让它发出声马车刚刚停稳在侯府门口,我立即冲下马车,飞快地奔进去:“云峥,云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听到我的呼唤,从房里行出来,微微一怔:“叶儿?”

    “云峥……”我扑进他怀里,眼泪肆无忌惮地流了下来他温柔地拍着我的肩膀,柔声道:“怎么了?叶儿?”

    “我很害怕……”我是真的害怕,对打破这世界平衡的后果的恐惧,对未知的命运的恐惧,像巨石压在我心里,让我从心里感到害怕

    “你怕什么?”云峥温和地拥住我,我轻声道:“我怕……”

    却怔了怔,我怕什么?却发现不能将自己心中的恐惧倾述给他,云峥无法理解我的恐惧,我能说我其实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是一抹来自异时空的幽魂吗?为什么即使是对云峥,我也不能全然地放开胸怀,把我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他?或者我对云峥,也不是有那么确切的认知,也或许,我根本就是一个从来不肯把真心交给任何人的女人,除了自己,我从来没有信任过任何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呵我的颤抖奇异地平复下来,顿时觉得身软无力云峥扶住我,蹙起眉:“叶儿,你累了,我扶你进去进说”

    顺从地任他搀我进了卧房,他扶我躺到床上,坐到床边握住我的手:“你遇到什么事了?”

    我静静地看着他,想到刚才的顿悟,心中一片悲凉前世的经历,今生的际遇,我的心病已入膏肓,无关任何人的事,由始至终,都是我自己的问题,而我无法从这种心魔的束缚中挣脱出来,是无力,也无心我望着他眼中那丝忧虑,微微笑道:“没事,是我自己太情绪化了”

    他的忧虑并未散去,我叹了口气,轻声道:“我去看了以前的朋友,想到一些不开心的事,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傻丫头,我是你的丈夫,我答应过让你过得快乐,如果你遇到什么事让你觉得害怕,只会让我觉得是我无能,我不能保护你,才让你感到不安”云峥微笑着,温柔地道,“叶儿,相信我,相信我能保护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相信”我握紧他的手,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云峥的能力拖着一副病躯治理云家诺大的家业,朝廷、商家或者还有江湖,哪一方面的势力都要打点照顾,云峥绝不是没有心机的孱弱公子,或者他还比其他人狠厉可是那又如何,我所识得的,看到的,是他良善的一面就够了,他如今对我好,我便对他好,若有朝一日他对我不好,我便把对他那份好收回便是我从来,都是自私的人,我何需,去顾及天下苍生月娘,你今日,来错了,你没能勾出我心底的愧疚,让我日日夜夜倍受折磨;却也来对了,你让我认清自己,我看到我心里有一颗毒瘤,而我割不掉,只能漠视

    “峥少爷”宁儿走进来,“义管事有事要见您”

    “你好生歇着,我去看看”云峥替我盖上被子,轻轻走出去,只一会儿,又进来了我轻声道:“什么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景王府传出话,说回暖郡主病重不治,今日殡天了”云峥的目光闪了闪,轻声道

    “殡天?”我坐起来,讶道,“你是说景王放出消息,说回暖死了?”

    “嗯”云峥又坐回我床边,“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什么?”

    “云峥,你答应了景王什么?”我蹙起眉,握住他的手

    他定定地看着我,笑了笑我急起来:“云峥”

    “那日景王夫妇对我们说的话,我就觉得奇怪,听起来不着边不着际的”我蹙眉道,“他堂堂一个王爷,知道我们阻了郡主一门好亲事,不但只字不提,还刻意亲热,像在示好似的你后来又说这事儿解决了,我今儿听了这消息才算明白过来,定是你允诺了他们什么好处,比与寂将军结亲大的好处,才让他们宁可犯这欺君之罪”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儿……”云峥笑起来,“你为何这般聪明?”

    “云峥”我又急又气,“你还笑?”我本想等安顿下来,去见见寂将军,他是个明理的人,必不会在此事上为难回暖,以他和皇帝的亲厚关系,这件事也许并非无转寰的余地,若云峥答应了景王什么无理的要求,已不是我的初衷

    “叶儿,你这般聪明,该知道我不会做让云家吃大亏的事”云峥拍拍我的手,柔声道:“那日你也听到了,景王殿下不过是要一个保证,日后有难处的时候求一个凭依,我们云家也需要王爷在京中的关系”

    事情会如此简单吗?我蹙紧眉:“他是王爷,不缺权势,若是有难,必是难为的大事他都难为的事,云家能办好吗?”

    “叶儿,你想得太复杂了”云峥笑道,“云家的能力,也比你想象中大得多” 稻草人书屋

    “我……”我刚想开口,云峥轻声哄我,“叶儿,我答应你,绝不会让人在这件事上钻空子,你也不要过于紧张,好不好?”

    我望着他,叹了口气:“罢了,这件事是我揽回来的,我还能说什么我让云义准备一份奠仪”

    ——2007、1、8

    这两天的思绪有点乱,可能读者的意见对我也产生了一些影响,我自己也在想,是不是女主的性格真的那么讨人厌,过于理智、自私、凉薄读者,总希望看到美好的东西,善良的东西,让人充满希望的东西可我想,我写的是人,不是神,人性都是两面的,每个人心里有良善的一面,也都有阴暗的一面,女主只是一个普通人,自私也是人的本性,她没有大智慧,只是有点小聪明,有女子的虚荣,她的经历让她理智和凉薄,既然一开始就决定了赋予她这种性格,就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虽然只是虚构的人物,我也希望能尽量真实让读者感到不满意,我感到非常报歉,今天只补完半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