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私召

        我没有与云峥一起去景王府上走形式,吊唁“死去”的回暖,景王丧女,朝中必定不少大臣要前去吊唁问候的,我怕碰见那个假的蔚丞相,引来事端虽然以后肯定免不了碰面的机会,但能避一日则避一日,到了避无可避之时,再作打算

    但进宫受训的日子,却是躲不过了这日一早,云峥送我进宫,他是外臣,没有宣诏不得入宫,只送我到宫门我拉着他的手,心里惶恐不安,内廷礼仪,我就算了解不多,至少也看过电视剧,当初小燕子可被容嬷嬷整治得挺惨那些嬷嬷们若想整你,绝对可以在她的职权范围内让你吃个大哑巴亏,有苦也说不出而且,我也不知道皇帝要我进宫半月的真正用意,心中越发忐忑

    云峥握着我的手,柔声道:“叶儿,司仪监我打点过了,你不用太担心,自己再谨慎些,半个月时间很快就过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我只得点头,笑了笑,也不想因为忧虑情绪让云峥担心,“你自己也要当心身子,这月的例诊又要快到了”

    云峥笑着点头,目送我跟着太监进了宫门坐上小轿,我被送到司仪监早有一位嬷嬷带着两名宫女等在宫门,见我下了轿,对我屈身行礼:“见过荣华夫人,奴婢是司仪监的秦嬷嬷,负责夫人这半月的礼仪训练”

    “嬷嬷不必多礼”我赶紧扶她,“嬷嬷是宫里的老人,不用这么客气”说着,从手上脱下一只白玉镯子,递到她手上,“嬷嬷,我不懂宫里的规矩,以后全靠嬷嬷费心指点了”

    云峥早给我说过,这位秦嬷嬷从先帝起就是负责教导内命妇、公主、王妃的内廷礼仪的,在宫里也算是很有资历了虽然云峥已经给司仪监上下打点了不少银子,但这位秦嬷嬷是主要负责教导我的,我想让她对我好点儿,自然要对她格外客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嬷嬷脸上倒是平静得很,她大大方方地收下镯子,笑了笑:“夫人太客气了,这是奴婢的本份”

    接下来的礼仪训练的确繁琐严格,坐要有坐相,站要有站相,睡要有睡相,就连笑,也是严格地规定要展唇几分,怎么行礼,怎么屈膝,都有严格的讲究但也没我想像中那么严苛,应该是云峥送出去的银子起了作用,我想少受点罪,也学得认真,通常做个三四次,秦嬷嬷便放我过关了尽管如此,第一天下来,我仍是累得全身酸痛

    司仪监安排了两个宫女服侍,我送了两样小首饰贿赂她们,两人的定力显然比不过秦嬷嬷,眼中露出喜色,侍候得无比周到第一天有惊无险地过去了,我心里的惶恐稍安了些第二天与第一天也没什么不同,训练没有苛责我,但认真做完规定动作,仍是出了一身汗训练结束,我让宫女给我准备热水沐浴,洗了个澡出来,才觉得一身的酸痛舒缓了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刚换了衫,宫女带了个太监进来:“奴才见过荣华夫人”

    “公公请起”我赶紧道,“公公有何事?”

    “夫人,太后娘娘想见夫人,请夫人跟奴才走一趟”太监笑道

    “太后要见我?”我心中诧异,太后为什么要见我?我赶紧拿了赏银给他,笑道:“谢谢公公,谢公公带路”

    他带我出去,我一路犹疑着,终是忍不住轻声询问:“公公知道太后娘娘为什么要见我吗?”

    他笑得恭敬:“夫人,咱们做奴才的不敢揣测主子的意图,夫人去了就知道了”

    他把我带到一处院落,院外有侍卫看守,院子里不见多余的人,格外清静,再往里走了不远,有处殿阁,门外没有太监宫女守着带路的太监把我领到门边,扬声道:“启禀主子,荣华夫人带到”然后转过头对我笑道:“荣华夫人,您自个儿进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忐忑地踏进房中,门掩了起来屋内的布置像是书房,一个人坐在右侧的书桌后面,见我进来,淡淡地抬起眼我看到他,微微一怔,心中叹了口气,跪到地上行礼:“臣妾参见皇上”

    屋内再无他人,我跪在地上皇帝没有正当的理由召见臣妻,于礼不合,怪不得要假借太后之名了,不知道他有什么用意,我心中却是暗自警惕起来他没出声让我起来,我也不敢起身,只得按这两天秦嬷嬷教的礼仪,老老实实跪着,低头不语

    半晌,才听到他听不出喜怒的声音:“你的礼仪倒学得有模有样”

    “臣妾不敢辜负皇上的好意,自当尽心尽力”我低眉顺目地答他

    “是么?”他轻轻哼了哼,又沉默下去过于安静的气氛令人不安,我忐忑地咬紧下唇,半晌,才听到他淡淡地道:“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谢皇上”我站起来,膝盖有些微微发麻,又不好当着皇帝的面儿去揉,只得强自忍着,让那股酸痛慢慢退去

    站着不动,垂头不语他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面对着眼前这个深沉难测的男人,沉默是最好的以不变应万变的方式了

    “为何一直垂着头?”他淡淡地道,“你不敢看朕么?”

    “皇上天威赫赫,臣妾不敢直面龙颜”我小心地应着官方问答,“有违君臣之礼”

    “少跟朕来那一套”皇帝的语气带着隐忍的怒意,“你现在倒知道知礼了,给朕抬起头来说话”

    我无奈地暗自叹了口气,抬头看他他面无表情,只是眸中闪过一丝怒色,转瞬即逝我小心地道:“不知皇上传臣妾来有何事?”

    他看了我一眼,站起来,走到一边的软榻上坐下:“过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迟疑了一下,上前两步又停住,他抬眼看了我一眼:“坐下来,陪朕下盘棋”

    “皇上,臣妾不会下围棋”我见他的目光凌厉地扫过来,赶紧道,“这您是知道的”

    他眼中的神色缓了缓,我忆起当初在将军府,落英树下,我曾用五子棋解了不会下棋的围,看来他也想起来了,“坐下来,我们不下围棋”

    我走上前去,坐到他对面,目光落到矮内上,微微一怔,心中顿时一紧那矮几上摆着一副棋,不是围棋,却是我在沧都请福爷爷做的珠子跳棋,当然不是福爷爷做的那几副,但样式是一样的,看来老爷子说得没错,我在沧都的一举一动皇上都盯着

    他看着我的反应,见我表情怔忡,唇角勾了勾:“听说这玩艺儿是你发明的”

    我回过神来,见皇帝定定地看着我,笑了笑:“臣妾也只会弄些唬弄孩子的小玩艺儿,让皇上见笑了”

稻草人书屋



    “唬弄孩子的玩艺儿?倒未必,永乐侯和云世子不都夸它能拓展思维么?”皇帝眯起眼睛,意有所指

    我越发心惊,却又释然,皇帝盯着的自然不只我一人我看着他,淡淡地笑了笑:“那些不过是家人宠我,逗我开心的话,皇上岂能当真”

    “是么?”他的目光一闪,“看来云家待你不错”

    “是”我点点头,“他们给了我一个家”

    “家?”他默默地看着我,“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有一个瞬间,我觉得他是柔和的,这一刻他不再是皇帝,而是曾经那个坐在落英树下的宇公子,让我能敞开胸怀的人我静静地看着他,微笑起来:“是的,这一直都是我想要的”望着他敛去了厉色的眼睛,我轻声道:“小时候,母亲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她说男人和女人婚后同寝,发丝纠缠在一起,便有了结发夫妻于是,我从小便有一个梦想,留着这头长发,找到那个帮我绾发的人,厮守一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的目光里泛起一丝奇异的光采,带着惊讶、恍然、震动,和一丝丝欣喜我看着他的眼睛,知道他已经明白了当初他替我绾发时带给我的触动和惊喜他启唇欲言,我不待他出声,接着道:“可是后来,我发现这其实是我的一种偏执是绾发的形式重要,还是那个人重要?我不应该是通过绾发来确定什么,只要找到可以厮守一生的人,他便可以为我绾发”

    他的目光沉下去,默默地看着我,柔和的气氛渐渐变得冷硬我心中一叹,宇公子走了,皇帝又回来了“既然你现在过得不错,就要惜福”皇帝的语气含着一丝意味不明的情绪,“云世子身子一向不好,这些日子人来客往的,也难为他了,你要好好照顾他”我怔了怔,随即明白过来,这是他对我和云家的警告,他不容云家有二心这些日子,云府与人来往的情形,只怕都看在了皇帝的眼里,蔚家大哥住在九爷府上,他自然把他归为九爷的人,我们去过景王府上,没准回暖那件事,他也知晓得七七八八在他的眼中看来,只会觉得云峥一回京就四处联络京中的势力,他现在给予警告,是要我把他的意思传达给云家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上,外子体弱,看淡世事,臣妾一个女人,也没什么远大的报负,只求一生平平安安,余愿已足”我镇定地道,迎视着他的眼睛,坚定地透露着一个信息,担忧云家是杞人忧天,是你自己太多心

    他淡淡一笑,显然并不相信我:“叶海花,是你的本名?”

    我心中一凛,终于要来了么?盘问我的身世云家报给朝廷的通碟,我的资料只寥寥数字,语焉不详,“云门叶氏海花,年十八,京城人氏,贤良慧敏,品性端庄”无亲、无故、无过往,任谁都觉得奇怪,当初嫁给云峥,时间仓促,是事后才报的通碟,大概老爷子也是怕这通碟通不过皇帝那关,才先斩后奏了,皇帝能忍到现在才追究,也算不容易了

    “可以这么说”我抬眼看他,终于还是要把编那套鬼话拿来诓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以这么说?”他不满意地看我一眼,“什么意思?”

    “皇上知道我以前的事,我也不瞒皇上,我不知道我以前发生过什么,我的所有记忆,是从倚红楼开始的,之前的事,我一点都不记得了”我平静地说着谎话,心却怦怦直跳,幸好古代没有什么测谎仪之类的东西,否则我就当场现形了,“卡门那名字是沦落青楼的花名,自从脱离青楼,我便给自己改了这个名字,皇上说它是我的本名,也没有什么不恰当,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以前到底叫什么了”

    “不记得以前的事?”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这句话却说得极缓慢,似乎压抑着怒气,“我怎知是真是假?”

    我听他动了怒,心中一惊,赶紧起身,跪到地上:“皇上,臣妾说的都是真话,绝无一字虚言,皇上不信,可以着人调查,其实我比您想知道我以前到底是什么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调查?”皇帝的手一拂,将矮几上的珠子跳棋拂到地上,“哗啦”一片响声,珠子弹跳着蹦了一地,他恨声道,“你真当我查不出你的底细?”

    “皇上……”我抬起头,睁大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一会儿,眼中浮起了泪,我咬了咬唇,硬是不让泪水从眼眶中滑出来,就这样哀戚地看着他的眼睛皇帝的眼中闪过几丝复杂的情绪,他转过头,压着怒气:“罢了,你跪安”

    我行了礼出来,踏出房门,才轻轻吐出一口气这一算总算暂时过了,我只不过是赌了赌运气,赌皇帝对我还会不会有一点心软,很幸运,我赌赢了眼中的泪已无踪,幸好我知道长时间睁大眼睛,眼睛一酸就会起泪,否则刚刚那表情还真差几分说服力默默地走出庭院,秋风拂到身上,有些冷墙角,一朵孤伶伶的小白菊,在秋风中瑟缩着,绽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2007、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