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述情

        工匠给平安做的琴送来了,我让人去寂将军府上送了个信儿,让平安有空的时候过来学琴德贵妃生下皇女,我打点了一批礼物让人送进宫去,连带太后和皇帝的三宫六院全都送去了“天锦绣”上好的绣品服饰打点完这些,天色已黑尽,下人送了晚膳过来,我却没什么胃口,吩咐厨房送了碗清粥,侯府什么好东西都有,却没有咸菜这些东西,我突发奇想,叫了厨子过来告诉他泡菜的做法,让他试着做一坛,然后突然想起周大婶儿家的豆腐乳来,吩咐宁儿明天去买折腾半天,云峥从蔚相府中回来了,进房便问我:“听说你晚上没吃东西?”

    我赶紧摇头:“我有吃,喝了粥的”

    “光喝粥怎么行”云峥不赞同地道,“来,我陪你去吃东西”

    “你不是刚刚才赴宴回来,还吃得下么?”我笑道,“我真的不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赴宴才真是吃不到什么,那种官场上的宴席让人觉得烦”云峥拉起我的手,“我没吃什么,你陪我吃点儿好不好?”

    我笑着点头,让人送了吃食过来,云峥身子只适宜吃清淡的饮食,我的重口味也跟着变了不少他夹了菜到我碗里,我轻声道:“蔚相为何宴请你?”

    “只是普通的宴请,没什么的”云峥道

    “那我没去,蔚相没说什么?”我迟疑地道

    “能说什么?”云峥又夹了一块香菇给我,“来,多吃点儿,你在宫里瘦了些,脸色也不太好”

    我不再问了看来蔚相见我没去,不想打草惊蛇以我这种深宅贵妇的身份,他也不是那么容易见得着的,我不由安下心来哪知第二日一大早,义管事来报,说蔚相差人送了名贵药品过来,还请了宫中御医来为我诊病我和云峥面面相觑,心中不免有几分恼恨,看来这蔚相是不达目的誓不休的了,语气也不由僵硬起来:“他才有病,让太医去诊他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峥从未见我如此生气,知我不悦,握了握我的手:“别恼,我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一会儿云峥回来,见我仍闷闷不快,笑道:“蔚相昨儿听说你身子不适,请了宫中的冯老太医来给你瞧瞧,冯太医是给太后诊病的专职太医,在宫中也有几分人望,你最近脸色不太好,就让冯太医给你看看”

    “我们云家请不起大夫么?要他来费这个心”我心里无端端就冒出一股邪火,冲着云峥嚷云峥微微一怔:“叶儿……”

    我顿时语塞,我冲云峥发什么火?说来说去这其实都是我自己的问题,深吸了口气,抑制住心头的焦燥:“罢了,让他来”

    见云峥出去,我躺到床上去,吩咐宁儿道:“宁儿,给我把床帘放下来,织锦屏风移到床前,再找根红绳听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见我?偏不让你如意我咬牙切齿地在心里诅咒着,现在觉得大户人家的女眷也有好处,对不想见的人就可以拉着帘子不见,你总不能强闯进来?一会儿,房里似乎进来了人,我听到云峥轻声道:“冯太医,请”

    绳子那头大概已经交到太医手上,我感觉手上的红绳动了动,绷紧半晌,红绳松开,云峥笑道:“冯太医,内子何恙?”

    却听到一个老者笑了两声,朗声道:“恭喜云世子,荣华夫人不是有恙,是有喜了”

    有喜?我立即从床上坐起来,一颗心“卟卟”乱跳,心头一阵狂喜,观音寺的菩萨真的灵啊,才拜一拜就有了只听到云峥惊喜的确问:“真的?”

    “绝对不假”冯太医大声道,“荣华夫人已经有两个月身孕了”

    云峥冲了进来,一把撩开床帘,抱住我:“叶儿,你听到没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了”我抱紧他,微笑道,“云峥,我好开心”

    他的身子轻颤起来,没想到一贯云淡风清的云峥,听到这个消息,比我还要激动,宁儿和馨儿在屏风外面笑道:“恭喜少爷、少夫人”

    “去账房领赏”云峥松开我,想起冯太医等人还在外面,一脸掩饰不住的笑意,走出去,“今儿全府上下都有赏,每人去账房支十两银子”

    外面是一片欣喜道谢声,然后听到云峥对太医道:“谢谢冯太医,云峥定备厚礼送至府上”

    “云世子太客气了”太医道,“从现在起要注意夫人的膳食,避免过于劳累,我等会儿开些安胎补身的药方给世子,让人煎给夫人服用”

    “谢谢冯太医”云峥语气激动,外间一阵忙乱,云峥送走太医,吩咐下人按太医给的方子去准备药品,好半天才清静下来待人走光了,云峥掩了门,奔至床前,揽紧我:“叶儿,谢谢你,谢谢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倚进他怀里,轻笑道:“他们个个都有赏,我呢?你赏我什么?”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云峥的手落到我的小腹,表情无比欣喜

    “云峥……”我幸福得想掉眼泪,我的人生从来没有如此完整,身边是我的丈夫,腹中有我的孩子,为了这一刻的幸福,无论我吃多少苦都值得

    “等会儿,让傅先生来帮我诊诊脉,那位太医开的方子,也给傅先生看一看,我才放心”我倚在云峥怀里,想到这太医是蔚相请来的人,心中不免有几分质疑云峥听我这样说,低头看我:“你好像不信任冯太医?”

    “我是不信任蔚相”我淡淡地笑了笑,心中已作出决定,“云峥,你难道不奇怪,为什么蔚相会无缘无故地宴请我们?为什么我不肯去赴宴?为什么因为我不去赴宴,蔚相就遣了人过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不想去,总有你的原因,你不想告诉我,也有你的原因”云峥温和地道,“告不告诉我并不重要,不管你做什么,我都相信你”

    “云峥……”我的眼泪流出来,“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是我妻子”云峥轻柔地抹去我的眼泪,“因为……,我爱你”

    我全身一震,怔怔地望着他的眼睛,成亲半载,云峥对我温柔、体贴、宠溺、包容,却从来没有说过这三个字,一直以为他这样成熟深沉的男人是不会说这种幼稚话的,我只要能感受到他那份爱意就可以了,不曾想真正听到这三个字时,那种震动仍是无与伦比,让我想哭、想笑,想放声欢叫

    “云峥……”泪如烈酒在我眼中作烧,我闭上眼,将脸贴到他胸前,努力平息心中那份悸动,“我想给你讲一个故事,也许它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我从来没有讲给别人听,但我现在想告诉你,好不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从前世手术失败开始说起,到进入冥府,到同意冥焰送我转世,到与楚殇的恩怨纠葛,到解决蔚蓝雪这副皮相留给我的种种后遗症,一件一件,讲给云峥听,讲了整整一个上午,讲到离京赴沧都开始的生活,在赴沧都的官道上遇到云老爷子,我停下来云峥静静地拥着我,一直认真地听着,纵使最初眼中盛满惊诧,亦没有出声,只是拥着我的手臂越来越紧我抬起睫,望着云峥:“后面的事,老爷子应该都查清楚了,我就不赘述了”

    云峥定定地看着我,眼中满盛着温柔的怜惜:“我素知你有自己的过往,从来不愿逼迫你做你不愿做的事,但我今天有些后悔叶儿,我是你的丈夫,你早该说出来,让我替你承担,你连我都不信任么?你心里装着这么多心事,是如何忍耐下来的?你到底,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

    我怔怔地看着他,一时竟说不出话,半晌,才迟疑地道:“你相信我说的?不以为我是在怪力乱神、胡言乱语?你不害怕么……”

稻草人书屋



    “我为何不信?为何要怕?”云峥拥紧我,望着我的眼睛柔情似水,“云峥何其有幸,竟能拥有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灵魂”

    我的泪溢满眼睫,滑出眼眶:“云峥……”

    “初次见你,便觉得惊讶,何以一个如花年纪的女子,眼中却盛满百世千生的沧桑,像是看透世情,带着莫名的疏离”云峥的手温柔地拭过我颊上的眼,低声叹道,“到今天我才明白,你何尝不是经历了百世千生,以前不知原因,只觉得遇到你是上天对我的厚待,如今知晓原因,我才明白,上天对我云峥眷顾到了何种地步”

    我由此真正释然,云峥,是真的不介意我的过往,不介意我只是一抹来自异时空的幽魂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下来,他温柔深邃的眸中却映出我如花般的笑靥云峥,你只说遇到我是上天对你的眷顾,其实遇到你,能嫁给你,又何尝不是上天对我的厚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上午,那是我与云峥真正心灵相依的时刻,我们相互化成滋润对方心间的那泓泉水,我的孤独,他的寂寞,至此才真正融在一起,缱绻相依,尘埃落定,这一生无论前路如何,我的生命都不会再有遗憾

    ——2007、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