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军校

        半晌,才听到皇帝压抑的语气缓缓地道:“以文教佐天下,以武功戡祸乱,文有科举,武是否也有武举?”

    “公子所言甚是”我微微一笑,“武科举是科举制中冠以‘武’事的特殊门类,考试的内容与‘文’相对,主要是关于军事和技击的内容唐国的武举考试只重武艺,不问文章,但宋国的武举考试,开创了武举殿试之先河,注重考察武举人的军事理论素养,选拔出才兼文武之儒将,与进士一样,武举也锁试于礼部贡院,考试科目有马射、步射和策文等,既考武艺,也考文才后来甚至有武状元难倒文状元的故事出现”

    “哦?”皇帝感兴趣地道,“说来听听”

    “传说明国有一位叫杨慎的文状元,状元及第之后,在衣锦还乡的路上,他的船正巧与同是衣锦还乡的武状元的船相遇同一条江,行驶两条状元船,虽说是千载难逢的盛事,但是,两条船谁走前谁走后,却遇到麻烦两人都要自己的船先行,并且各说各的理争来争去,两入决定比试一番武状元道:‘文比武比都行’杨慎一听,自己一介书生,与武状元比武显然不行,既然武状元说比文也行,就提出比文武状元道:‘那好,我有一联,你若你对出下联,我甘愿随你尾行否则,你得在我后面而行’”我停下来,喝了口蜂蜜水风清显然对听故事的兴趣比刚刚那些乏味的科举制度感兴趣,催促道:“叶姐姐,后来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笑了笑,接着道:“杨慎听了,大为高兴,心想自己在题联对句上,从未输给任何人,难道还会输给他一介武夫,于是要武状远出上联武状元吟出一联:‘二舟同行,橹哪及帆快’这上联利用谐音,指物喻人鲁肃是他们那里古代的一位文武全才的儒将,传说他作战时也是手不释卷;樊哙是一位骁勇善战、屡立战功开国功臣这上联含有‘文不及武’之意,文思巧妙杨慎虽是文状元,但苦思冥想也无法对出下联,只得忍辱随其后”

    “那他后来对出下联了吗?”平安追问道

    我点点头,笑道:“杨慎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几十年过去了,都未想出满意的下联直到他的儿子成亲时,他才从拜堂时响起的鼓乐声中受到启发,对出下联:‘八音齐奏,笛清怎比萧和’狄青是一名含冤而死的将军,萧何则是一位辅佐了两朝皇帝的丞相不过这些是民间传说,未必真有其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荣华夫人知道的民间传说,总是别人没听过的”皇帝阴飕飕地来了一句,我坦然地迎视他的眼睛,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这人总是喜欢针对我

    “文武全才的人才,总是少数”寂将军似乎是深有感触,微微一叹,“而忠心耿耿的将才则难觅啊”

    “费心去找,即使找得到,效果也不显著”我笑了笑,“如果朝廷真的那么欠缺将才,何不办个军校,专门培养高素质的军事人才呢?”

    “军校?”皇帝和寂惊云同时出声,皇帝看了寂惊云一眼,唇角勾起来寂惊云坐直身子,目光中带着一丝热切和疑惑,望着我道:“荣华夫人有何妙论?不妨赐教”

    “既然文有私塾、县学、府学、州学、国子监等为学子开辟求学的课堂,武为什么不能有军校专门培训军事将领呢?”我缓缓道,“有句俗话说‘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每三年一次大浪淘沙的选拔,所花费的精力财力物力,未必不比一创办一个学校多,朝廷可以把它定位成‘皇家军校’,军校出来的武将也全是天子门生因为门槛高,所以能进入军校学习的学生,一定要进行严格的选拔,不单要能文能武,还要有良好的政治素质军校不单培养学生的理论与实战训练相结合的技击和军事本领,还要抓好政治教育与引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政治教育?”寂惊云蹙了蹙眉,有些不解

    “就如同军队的军纪,但军纪是硬性规定,只能约束人的行为,不能约束人的思想”我简单地解释,“政治教育能培养学生养成爱国家、爱百姓、不怕死、不贪财、严守军纪的军校精神,并把这种军校精神当成每个学生自动遵循的精神信仰,一种光荣无上的荣誉如果军校能成功建立,应该可以解决世家将领拥兵自重的部分问题”

    “哇,这样的军校不是好棒?寂叔叔,我以后可以去‘皇家军校’学习吗?”风清双眼发亮,似乎那军校已经建立起来,就等着他去了寂将军笑起来,抚了抚风清的头,看着我道:“荣华夫人的高论,让惊云汗颜夫人若是男子,定可出入朝堂,为国效力”

    “女子就不可以了吗?”我不以为然地道,似笑非笑地看了皇帝一眼,“将军怎么能以性别来评定人的智慧和能力?当今皇上要是敢于革,让女子也参加科举和武举,给有才能的女子一个发挥的空间,未必就不能在天曌国找出自己的花木兰和杨门女将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说得好”罗裳儿和苏灵激动地一拍手,笑道,“寂将军快将叶姐姐今儿这番高论禀呈皇上,实施这科举制若是皇上当真肯让我们女子参加科举,我们也去考一回试,看看我们到底哪里不如男儿郎”

    寂惊云见两位千金兴高采烈的样子,苦笑着摇摇头,看了皇帝一眼皇帝静静地看着我,唇边浮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平安见气氛热烈起来,笑道:“姐姐今儿说了这么多鲜故事给我们听,真是痛快,不如再唱首歌给我们听”

    “我唱?”我笑了笑,眼睛扫了扫皇帝,“不如你唱,你不是学了一首歌很久了么?现在唱正不错呢”

    平安的脸蓦地一红,瞪了我一眼:“不行,现在练得还不熟呢,姐姐是要让我出丑么?”

    罗裳儿笑道:“叶姐姐,您就唱一首,不过,要比去年唱那首《笑红尘》逍遥自在才行哦,才不枉姐姐今儿讲了这么多巾帼英雄的故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斜瞠了她一眼,嗔道:“你倒会为难我”

    平安已经笑嘻嘻地把吉他递到我手上了比《笑红尘》的歌词还要出色的歌,那只有《沧海一声笑》了,不过我恐怕唱不出歌中那份意境,想了想,想起范文芳的《豪情笑江湖》,拨动琴弦,唱起来:

    滚滚巨浪,红尘纷乱,淘尽英雄汗

    笑里藏刀,人心难料,无奈世态皆炎凉

    知音难寻访,痴心愁断肠,多情总被无情伤

    风云多变幻,缘聚又缘散,浮生若梦一场欢

    人生漫漫漫漫路遥长,看透繁华落尽见真章

    豪情肝胆照,千杯醉难倒,伴我逐浪迎风笑

    人生漫漫漫漫路遥长,看透繁华落尽见真章

    豪情肝胆照,千杯醉难倒,伴我逐浪迎风笑

daocaorenshuwu.com



    明明是这般潇洒的歌,为什么我却有点想哭?多讽刺呵,我不想和皇帝做敌人,但是没有人会相信,我不想算计来算计去,但我仍然这样做了眼角有些微微的湿润,抬眼不经意凝进皇帝清雅似水的眼,他的眼睛仿佛有潺潺的的流水淌过,我在这一刻感觉到他眼里似乎有一丝几乎不可触摸的柔软的弦,被什么东西轻轻触碰一下,有细微的涟漪一圈一圈无声地荡漾开来垂下眼睑,将那柔和的眼神隔绝在眼睫之外,轻轻哼唱完最末一句,吉他的琴音袅袅地散开,淡去,归于平静

    “豪情肝胆照,千杯醉难倒,伴我逐浪迎风笑好词”苏灵站起来,笑道,“叶姐姐的歌每次都让人难忘,小妹敬姐姐一杯”

    我端起蜜糖水,笑道:“我现下只能以水代酒了,妹妹莫怪”

    “小妹还不敢这么不识大体”苏灵笑道,端起酒杯,“认识姐姐真是人生一大快事,以后小妹可以经常上府上叨扰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有我”罗裳儿也端起了酒杯,“叶姐姐可欢迎?”

    “干脆一起来”平安也端起酒杯,“宇叔叔、二叔、风清,一起”

    皇帝和寂惊云闻言,笑了笑,倒也没反对地举了杯,六只酒杯和我的水杯碰在一起,我笑了笑:“荣幸之至”

    下人过来请我们入花厅开席,大家鱼贯走出凉亭,皇帝落在后面,轻声唤住我:“荣华夫人”

    我顿住身子,转过头看他,他的表情温和,似乎有话想跟我说,转眼见寂惊云一行已经步出数米之外,我不自在地退了一步,我还没忘记,我才被太后唤进宫警告了一顿,字字句句,言尤在耳:“公子有什么吩咐?”

    他注意到我的退缩,唇角的线条绷起来:“今儿你说的这些惊世骇俗的治国之策,真是故事里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治国之策?妾身有说么?”我笑了笑,“妾身不过是讲了几个故事罢了”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皇帝不理我装傻,定定地盯着我,追问

    “不是公子让妾身说的么?”我又把问题抛回给他他的唇紧紧一抿,眼神有些冷:“你大可敷衍过去,不必说得如此详尽”

    我幽幽地叹了口气,望着他泛着冷意的双眸,不敢再跟他打太极,正色道:“皇上不想受制于世家,不是么?”你不想受制于世家,我送你一个方法让你去运作,省得你整天费心思把眼睛只盯在云家身上这明里的警告,暗里的动作,云家不止一个皇帝在虎视眈眈,铁山郡的矿难让我知道,背地里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垂涎这块肥肉,天曌国各大世家的势力若再不被分散,云家再怎么低调也难以韬光养晦,出事必定首当其冲皇上,我今日给你播下这棵种子,足够让你心里蠢蠢欲动了?只是,皇上,这法子若实施成功,是可以让你摆脱世家的控制,可是天曌国的世家不止云家,你想实施这样的制度改革,侵犯了贵族们的利益,会引来多少豪门世族的反对?会遇到多大的阻力?又要花费多少时间和精力?自古以来变法革者,下场都不太好,商鞅被车裂、王安石被迫辞官、“六君子”横刀菜市口……你是皇上,自不会有性命之忧,但到那时,你自顾不暇,恐怕会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无暇来理会云家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云家也是世家”皇帝沉下脸,尖锐地道,“你不怕云家的势力被分解么?”

    “云家是世家,但云家也是皇上的臣子”我安静地看着他,坦然地道,“公子,您多虑了”

    “你倒是一心向着云家”皇帝似乎被我淡然的表情激怒了,“云世子若知道你给朝廷出了这么个主意,只怕你难以交待”

    “臣妾是云家的媳妇”我笑了笑,“至于云峥,他一定能理解我”

    他的脸色越发沉得难看,狠狠了盯了我半晌,终是没再说出什么,一甩袖子,阴沉着脸从我身边气冲冲地擦肩而过

    我望着他的背影,摇摇头,说翻脸就翻脸,还真是天威难测啊

    ——2007、1、31

    豪情笑江湖:

    《绾青丝》因为读者的厚爱得以出书,我在这里向所有喜欢《绾》的朋友表示感谢小魔女书店已经开始预订,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回答一些读者的问题:

    1、《绾青丝》全文还没有完成,直到今天我还是写一章贴一章,没有存文期待看全文的朋友,抱歉了

    2、《绾青丝》不会因为出书的关系锁文,目前出版社还没有要求我停止,所以我仍然会继续,直到出版社说不能再为止但因为年关将近,琐事繁多,有时不能及时,也请朋友们能谅解

    3、《绾青丝》2月初出版的是第一卷《青楼篇》第二卷的出版日期出版社还未告知

    另外,有朋友推荐《绾》参加了狂歌文学奖活动,请喜欢《绾》的朋友支持一下我,帮我投投票呵呵

    投票地址:

    注册一个ID就可以投票了,每个ID每天只能投一票大家注册时有时会出现“应用程序中的服务器错误”的提示,但注册出错只是假相,实际上显示“应用程序中的服务器错误”的时候,注册已经成功了这个时候,就直接填写用户名和密码登录,能登陆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最后,再一次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