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探花

        “皇上早就有定夺了不是吗?”我悲哀地看着他,觉得心很累很累,“即使今天皇上杀了蔚大哥,那些官兵,也一样要死,不是吗?”

    他根本没准备放过他们,杀了蔚家大哥,只能堵住蔚相残党企图劫狱的嘴荣华夫人半夜私会劫匪,扬言蔚相有假,这件事成了他们的催命符,皇上,若是以前,我会自以为是地认为你是在保护我,可是现在我不敢这么自大了,你是要遮掩这件事,但不是为我,是怕流言传出去惹来大的麻烦但我叶海花一个人,背不起这么多条人命

    皇帝沉默地看着我,我凄然一笑:“皇上,请处置臣妾荣华夫人半夜私会劫匪,口出妄言,请皇上赐罪”

    “你……”皇帝目光森冷,狠狠地盯着我,双手紧握成拳,寒声道,“你别逼我”

    是你在逼我呵,皇上我根本没有办法选择,我根本不能选择屋子如同一个灌满煤气的罐子,只要有一颗细微的火星立即就会被引爆我觉得胸口闷得有些难受,紧张得透不过气,恰在此时,门外传来寂惊云的声音:“皇上”

稻草人书屋



    压力顿时被外界的力量释放开来,我松了口气,皇帝的语气也平静了:“什么事?”

    “云世子来了,想见皇上”寂惊云在门外道我怔了怔,云峥来了?一时心里百味杂陈,云峥醒来没见到我,肯定让他担心了皇帝看了我一眼,淡淡地道:“让他进来”

    门开了,云峥踏进房,匆匆看了我一眼,我还来不及看清他的表情,他已经向皇帝跪地行礼:“臣云峥参见皇上”

    “平身”皇帝见云峥站起身,微微笑了笑,“前阵儿听说云世子身体不适,现下如何?”

    “谢皇上关心,是臣的老毛病,已经习惯了”云峥的表情淡定,看着皇帝,不卑不亢地道,“皇上,臣妻有孕在身,不宜长时间逗留在外,请皇上恩准,让臣接她回去”

    “嗯,朕正要说你,你也太不应该了,让妻子大着个肚子半夜乱跑”皇帝一脸和善,用关切的语气责备云峥,“万一她出了什么事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上,不关云峥的事……”我赶紧辩解云峥看了我一眼,笑了笑:“皇上责备得是,臣以后会注意的”

    “嗯,你就把她带回去,好好看着”皇帝看了看我,笑道,“荣华夫人先出去,我同云世子说几句话”

    我看向云峥,他微笑着对我点点头起身向皇帝施了礼,我忐忑不安地走出去,寂惊云见我出来,点头道:“云夫人”

    “寂将军……”我欠了欠身,走了两步,顿住身子,转头看他,“将军……”

    “夫人有话请讲”寂惊云见我的表情,往屋子看了一眼,上前两步我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将军,蔚大哥真的一定得死吗?”

    寂惊云诧异地扬了扬眉,却不开口我见他不开口,知道他不会回答我这个问题,咬了咬唇,轻声道:“将军,我能见一见蔚大哥吗?”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寂惊云为难地看着我,摇了摇头,“云夫人,恐怕不行”

    眼泪涌出来,在眼眶里打转儿,我死死地憋着眼泪,不让它滑下来:“那……,请将军代为照顾,让他在牢里好过一点儿……”

    “夫人请放心,惊云力所能及的事,一定尽力”寂惊云见我快哭出来了,有些手足无措我吸了口气,颤声道:“谢谢将军”

    寂惊云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转头对我道:“云夫人,深露重,请到侧厢小坐,等云世子出来”

    皇帝并没有跟云峥说太久,过了一会儿就放他出来了云峥走进侧厢,见我坐着发呆,走到我面前,轻声唤我:“叶儿……”

    “云峥……”我抱住他的腰,眼泪滑出来,“对不起,云峥,对不起……”

    “傻瓜,没事了,没事了……”他轻轻拍着我的背,柔声道,“别哭了,我们回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温柔地擦干我脸上的泪,牵起我的手我站起来,跟着他走出房去,寂惊云已经不在房外了,我见正厅仍透着烛光,想必被皇帝召进屋去了四个铁卫被放了出来,在院子里候着,见我们出来,赶紧护到我们身边,出了刑部

    马车缓缓启动,我倚在云峥怀里,又疲又困,沉默了半晌,我轻声道:“皇上留你下来,说了什么?”

    我本不想让云峥烦恼太多杂事,可是到最后还是要他来帮我处理善后,云峥与皇帝之间,是不是达成了某些协议,皇上会不会用今晚的事,对云峥提一些过份的要求?心里又是心痛又是内疚云峥握着我的手,柔声道:“也没什么,你别想太多……”

    “真的没什么?”我不放心地追问云峥笑了笑:“傻瓜,有事我一定会告诉你的累了?先睡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我闭上眼睛,本以为又累又困,很容易睡着的,可是心里被事情堵着,根本没办法入睡皇上审讯假相和蔚家大哥的时候,会不会又出状况?蔚家大哥一定要死吗?还有那些官兵,真的会全部被杀掉吗?我回忆着皇帝当时的表情,越想心越寒,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感觉到云峥的手臂拥紧了我,似乎感觉到我身子发冷,他的披风覆到了我身上,我紧闭着双眼,忍住想滑出眼眶的泪,将身子往他怀里缩了缩,云峥,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的怀抱是安全的

    这一晚睡得极不安稳,我一直在做梦,奇怪的、压抑的、纷乱的梦境,如同满地的碎片,梦到楚殇冰厉的眼神,冥焰灿烂的笑脸,凤歌如霜的银丝,安远兮决绝的背影……,像走马灯一眼在我的脑中打转,我挣扎着、喘息着、哭喊着,想挣脱这沉重的梦魇,可是我怎么都挣不脱,那些碎片旋转得越来越快,像呼啸的猛兽,我听到尖锐的儿啼,在我耳边惨烈地啼哭,宝宝,不要,宝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儿,醒醒,醒醒”有人轻轻拍打我的脸颊,我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大口气地喘气,冷汗潸潸云峥侧坐在我身边,见我醒来,舒了口气:“叶儿,你做噩梦了?”

    我回过神,反射性地伸手抚上小腹,神经质地道:“我的宝宝,我的宝宝……”手触到圆滚滚的肚子,温润柔软,我心头一松,舒了口气云峥紧张地道:“叶儿,你觉得不舒服吗?”

    我感到有一丝明显的胎动,不知道是宝宝在肚子里伸手还是踢腿,将手放在肚子上,甚至能想像到它伸着懒腰张着小嘴打呵欠的样子,不由得微笑起来,抬眼看着云峥,轻声道:“没事,是宝宝在肚子里踢我呢……”

    “真的?”云峥用衣袖擦着我额上的汗,欣喜地道我点点头,拉他凑拢肚子:“你听一听,他好像玩得挺开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云峥小心翼翼地将耳朵贴到我肚子上,宝宝恰在此时动了一下,他“呀”了一声,抬头瞪着我的肚子,又小心翼翼地将耳朵贴上去,感受到宝宝的胎动,唇角渐渐咧开,欣喜地道:“真的,真的在动,呀,他踢了一下腿……”

    我笑起来,云峥鲜少露出这样的表情,我相信他以后一定会是个很疼孩子的父亲云峥的手温柔地放在我的肚子上,抬起头,表情是难以言喻的满足我迎上他的眼睛,他的眼里带着感动,甚至,还有一丝脆弱,我的心不由一颤他缓缓俯下头,温柔地吻了吻我的额头,轻声低喃:“叶儿,谢谢你……”

    “傻瓜……”他的情绪感染了我,我的心顿时也变得又酸又软,蜷到他温暖的怀里去,我闭上眼睛,云峥,我才要谢谢你,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谢谢你对我的包容,谢谢你肯爱我这样的女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夜的折腾惊倦,第二天直睡到下午我才起床不知道是不是夜里受了凉,云峥有些不舒服傅先生来给云峥看过之后,开了些药让下人去煎我帮云峥盖好被子,待他睡熟了,去厨房看了看给云峥煎的药,云峥的贴身小厮云泽守在药炉边看着火见一切都按部就班地做着,我退出厨房,想了想,径直去找傅先生

    他见我来了,也不惊讶,请我坐下后才道:“少夫人是否想问峥少爷的病情?”

    “是”我点点头,蹙眉道,“云峥自从上次毒发之后,身体差了好多,稍不注意就会受凉,又比以前怕冷,傅先生,云峥这毒,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已经不好控制了?”

    “少夫人多虑了,峥少爷只是夜里受了点寒,与中的毒并无关联”傅先生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带着一丝责备我顿时无言以对,心里仍觉得有丝不妥,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只得欠身道:“那劳烦傅先生多费心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淡淡地点头,我转身出了院子,想回去守着云峥,在前院碰到匆匆行来的云义,见了我,欠身道:“少夫人,寂将军来了,在花厅候着呢”

    我微微一怔,赶紧道:“我马上过去”

    匆匆行至花厅,踏进门,见寂惊云坐在椅子上喝茶,见我进来,站起来抱拳道:“云夫人”

    “将军来有何事?”我有些紧张,难道是蔚家大哥有事?皇上已经要处置他了么?寂惊云笑了笑:“云夫人,皇上让我来带周福生走”

    “福生?”我怔了怔,“皇上想……”

    “昨天夫人跟皇上说的那些,皇上要秘审,所以让我来带周福生”寂惊云解释我的心乱成一团:“寂将军,福生并不知道蔚相就是他父亲,让他去有用吗?”让福生去面对他父亲被审讯,让他知道他父亲不但抛弃了他们母子,还是个大坏蛋,甚至有可能是他父亲逼死了他母亲,光想想就觉得不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皇上自有定夺”寂惊云顿了顿,轻声道,“我们做臣子的不好违逆”

    这我明白,我叹了口气,吩咐云义去带福生过来,想了想,对寂惊云道:“寂将军,福生就拜托你照顾了”

    “夫人放心”寂惊云点点头,想了想,又道,“夫人其实多虑了,皇上不会为难一个孩子”

    我怔了怔,我对皇帝的防备和不信任,竟然这么明显么?沉默地垂着头,听到寂惊云道:“夫人,皇上……”

    “阿花姐姐”福生和金莎跑进来,打断了寂惊云我瞪了金莎一眼:“我只说让福生过来,你跑来做什么?又偷懒不念书?”

    金莎委屈地噘着嘴,福生赶紧道:“叶姐姐,先生让我们休息呢”

    “福生,你过来”我微微一叹,拉起他的手,“福生,这位是寂将军,他一会儿要带你去一个地方,可能你会见到一些不开心的事……”我想把蔚相的事告诉他,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可是如果不说,我又担心他突然面对打击,会受了刺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花姐姐,福生要去哪里?”金莎一听要带福生走,立即忘了才被我责备了,紧张地拉住我的手臂,“不要嘛,人家要福生陪我,不要让福生走”

    “叶姐姐,我要去很久吗?”福生倒是一点也不关心去哪里,看了金莎一眼,看来他只担心能不能回来我笑了笑:“不会很久,最多几天”

    福生点点头,也不再问了这孩子本来就特别敏感,如今寄人篱下,懂得看人眼色,从来不提什么要求,不多言多语,懂事得让人心疼寂惊云起身道:“云夫人请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那拜托将军了”我起身相送寂惊云道:“夫人身子不便,不必送了”他牵了周福生出去,金莎听福生只走几天,也不闹了,对我道:“阿花姐姐,我去送福生”话音刚落,人已经追了出去

    回房去看云峥,他刚好醒了,我坐到床边去,握住他的手,他的手冰凉,我微微一惊正想开口让宁儿再拿床被子出来,却听到云峥低声道:“叶儿,你冷么,多加件衣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怔住,心中涌出无边的恐慌,面上却不动声色,让宁儿给云峥加了被子云泽把药煎好了端进房来,云峥喝了药,晚膳只喝了一点粥粥,一会儿又睡沉了我让下人烧了两个火炉摆到屋内,提高室内的温度去傅先生那里问不出什么,能不能找别的大夫问问,不知道怎么的,蓦地想起易沉谙,云峥不是说他精通医术么?以云峥和他的交情,不知道有没有让他替自己诊治过?难道他也没有办法?

    心思浮动间,我再也坐不住,走到书房,写了一封信我在信上详细写了云峥毒发的症状,傅先生的诊治方法,还有近期云峥的身体状况,写了十几页,然后将厚厚的一叠信纸塞进信封封好,让云泽送去给易沉谙如果不是被皇帝禁足,我会亲自去找易沉谙的他是个怪人,从来不上侯府的门,每次都是云峥去见他,我也不好强请他入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已黑尽我拨了拨烛台上“滋滋”作响的烛心,笼上灯罩窗外有风贯进房,有些冷我行至窗前,看到窗外的树木花草都掉尽残叶,天地间一片萧瑟的景象微微叹了口气,我伸手准备关上窗户,冷不防窗口突然冒出一个人,手肘放在窗台上,托腮望着我,狭长的凤眼微微一眨,笑眯眯地道:“姑娘何事烦恼?”

    ——2007、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