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雅王

        红叶的酒肆,装饰得舒适雅致不是当街若市的布局,而是长街深巷的一处宅院,宅院不大,进门便是庭院,小桥流水、曲径通幽、花影重叠、奇石屹立围着庭院四周,是一个个单独的小包厢,有数十个多之,外面是连着美人靠的行廊廊顶挂着精致华丽的灯笼,靠院子的一方垂着粉色的轻纱,随风曼舞看来红叶的酒肆,是吸引那些仕子豪客的高档场所

    我有些讶异:“没想到姐姐的酒肆开得这么别致”

    “妹妹都说好,那我才真的放心了”红叶拍拍胸口,笑道

    “姐姐这儿生意这么好,还需得着我的一句好么?”我笑了笑,“能到这里光顾的客人,只怕非富即贵,姐姐好能耐,这么多贵客捧场”

    “你当是看我的面子么?”红叶淡淡一笑,“这酒肆,多亏了九爷关照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是么?我转头看向红叶红叶对九爷,还是那样情深吗?前次玉蝶儿对红叶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不知道有没有展开行动,这阵子也没他消息,不知道又跑到哪里风流快活了

    我不好说什么,只听到红叶又道:“其实像我们这种出身的女人,说不依靠男人过活,谁信?当年倚红楼的几个头牌,我算是最没出息的妹妹命好,嫁进永乐侯府,就连玉竹,也被景王殿下纳进王府做了如夫人,虽说是做妾,也总算是有了归宿,哪像我到现在还得过这种迎来送往的日子不过我也看透了,我呀,要我安安分分相夫教子,我也做不来,所以这辈子,我也不想嫁人了”

    “姐姐这是什么话,姐姐人这么好,总会遇到真心待你的人的”我好言劝慰,倒是对她刚刚那番话里透露出的一个信息有些微讶,原来玉竹竟然嫁进了景王府,我竟是现在才知,“玉竹姑娘终是跟了景王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你还不知道?”红叶挑了挑眉,笑道,“不过这事儿知道的也没几个,景王殿下也不是用大红花轿把她迎进门的,当初她性子那么傲,没想到竟然会答应嫁给景王作妾”

    红叶的语气里有一丝不知道是惋惜还是别的什么,我一直知道红叶是把玉竹当成自己的对手在攀比的,想起那个仿佛如月下仙子般的玉竹姑娘,心里也有一丝意外,随即又释然在这个世界上求生存,谁都不容易,为了生计所迫,不管谁都得放下自尊,将就着过日子

    “不说这些没意思的了”红叶拉着我的手,笑道:“我给妹妹留了间贵宾房,是妹妹专用的,咱们看看去”

    “姐姐有心了”我笑着跟着她走,红叶的酒肆并不是单纯的酒肆,豪华大厅可以供人开席饮宴,不但有精致美食搭配美酒,店中还有乐伎歌女,歌舞助兴虽然我并不爱出入这种场合,不过这个地方,却摆明了是个谈生意的好地方,既然这酒肆以贵姿态出现在豪门巨贾面前,以云家的门第,不留个单间也说不过去,权当支持红叶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厢跟红叶行在走廊上,前方的左侧包厢内,走出一个曜月国服饰的男子,转脸看到我,蓦地冲过来:“咦,你是那个叶姑娘?”

    我怔了怔,从他的服饰语气,想起他是那日在宫中陪在乌雷身边那男子他上上下下地打量我片刻,蓦地拉起我的手:“看到你太好了,我三……,我们三殿下一直想见你,过来一起坐”

    我还未做出反应,身后的冥焰已经抓起他的手腕:“放肆竟敢对我姐姐无礼”他不知道怎么一拧,就把那男子的手从我手上抓出去甩开那男子被冥焰推出数步,握着手腕尖叫一声:“好痛好痛……,浑蛋,你是谁?竟敢弄伤本……,本大爷的手……”说着,那男子已经迅抽出腰上的马鞭,扬手就给冥焰甩过来:“浑蛋,你去死……”

    冥焰左手敏捷地抓住他挥来的马鞭,那男子甩了几下,都抽不回鞭子,是大怒:“浑蛋放开……”冥焰冷笑一声,左手蓦然一抖,那鞭子就飞起来,那男子那头抓鞭抓得死紧,猝不及防就被鞭子的惯力带离地面,在惊叫声中被抛上半空这一切都是在数秒之中发生,快得让人来不及阻止,眼见那男子被他甩在空中,我和红叶都失声叫起来:“冥焰,住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冥焰一听,扬手甩了鞭子,那男子从半空中跌下来,吓得尖叫,声音又尖又细我有丝恍然,这哪里是个男人?明明是女子“快救她”眼见那女子就要摔到地面,我刚一出声,一道白影闪过,我的话音还未落,那女子便被一个男人抱住,稳稳地落下来

    “九爷”红叶刚刚一直揪着胸口,眼见那女子没事了,才舒了口气,赶紧跑到两人面我急步跟上去,看清那男人正是九王爷君千翌却见他怀中的女子吓得脸色煞白,眼泪含在眼眶里,眼见着就要滚下来,在看到我身后的冥焰之后,硬生生地把泪逼回去,恶狠狠地瞪着他,嘴唇哆嗦着,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九王爷把那女子松开:“这位兄弟没事?”

    这番响动已经惊动了包厢里的不少客人,刚刚那女子的包厢里,也走出两个人,见状立即走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三殿下,这浑蛋刚刚用鞭子抽我,把我甩到天上去,你快帮我出气”那女子见厢里的人出来,赶紧扑上前,拉住男人的胳膊不松手我抬眼一看,心中叹了口气:“王子殿下,是舍弟莽撞,吓着这位……小兄弟,望殿下海量汪涵”

    乌雷转脸看向那个着男装的女子,脸微微一沉:“你是冒失在先,我刚刚已经看到了,休要再胡闹”

    那女子瞪大眼:“我哪里有胡闹?他们天曌国人这样对待我们曜月国使臣,分明不把我们看在眼里,我要进宫去见他们皇帝,找他讨个说法……”

    这女子如此理所当然的口气,我心里已经有些恍然她的身份了,莫非她就是曜月国国王送来有意和亲的其其格公主,最美丽的草原之花?

    我转脸对冥焰道:“冥焰,快给人家道歉”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冥焰有些不服气,蹙眉道:“他对姐姐无礼……”

    “冥焰”我打断他的话,附唇到他耳边,轻声道,“人家是姑娘,是你冒失了”

    冥焰一听,眼睛蓦地瞪大了,诧异地看了那愤怒难平的女子一眼,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欠身抱拳道:“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对”

    “一句对不起就算了?”那女子仍是一脸恼怒,“你刚才把我甩到天上去,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没门”

    “宝儿,人家已经道歉了,别再闹了”乌雷看来也是拿他这宝贝妹妹没办法,有些歉意地看了看我,喝斥着这位娇纵公主

    “那我把他甩到天上去,再跟他道歉行不行?”小公主不服气地看着她哥哥,一副不肯善罢干休的模样冥焰知道对方是女子之后,倒是没再被她的刁难激怒,好声好气地接嘴道:“行,你把我甩到天上去好了,我不用你道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取笑我?”小公主一听这话,气怒了我正想开口,却听到九爷温雅地笑道:“这位贵客,咱们天曌国有一句俗话,‘大国之人量大,小国之人量小’,这位小兄弟已经道歉了,曜月国乃大量之国,四海皆闻,必不会再与他一般计较”

    他的话绵里藏针,叫人不好作答,可是语气却诚挚温和,让人觉得无法抗拒这位九爷倒是机智,我不再开口,打量着这位让红叶倾心不已的王爷虽然他与蔚家大哥的交情好,但我与他并不熟,总过见面也不过五次因为蔚大哥行刺皇帝的旧事,让我对这位九爷产生过怀疑,可是,眼前这位九爷,一双眼睛清澈见底,如同夜空的明星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会是心机深沉的人么?想起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总觉得他哪里让我感觉似曾相识,其实他面如美玉的五官与皇帝长得颇为相似,只是他的眼神过于清澈,气质模糊了长相,当时竟没有将他与宇公子想到一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那……,那倒是”小公主瞪大眼,看着九爷,怎么也不愿承认曜月国是小国的,心不甘情不愿地道,“我们曜月国当然是大量之国,罢了,刚刚那事就算了”

    “贵客雅量,小王多谢”九王爷笑了笑,美玉似的脸庞灿烂生动,看向乌雷,“今日小王能在此遇到王子殿下,也算有缘,不如大家交个朋友,坐到一起喝几杯”

    “素闻天曌国的九王爷,有‘雅王’之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从刚刚九爷开口时起,乌雷就没说话,只是用若有所思的眼神静静地打量他,此时听他开口相邀,才笑道,“世人言王爷‘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对照今日三言两语便化解干戈之慧敏,乌雷好生佩服,能交王爷这个朋友,是乌雷的荣幸”

    “王子殿下谬赞,小王惭愧”九王爷微笑道,转头看我,“荣华夫人,未知小王能否有这个荣幸,请夫人赏面一起饮宴”
daocaorenshuwu.com


    “王爷今日仗义相助,妾身不胜感谢”他刚刚才帮了我的忙,拒绝他的邀请似乎有些不近人情,我笑了笑,“只是妾身酒量浅,只能浅尝即止”

    “那是自然”九王爷点头,风度翩翩地伸手道:“两位,请”

    ——2007、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