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追究

        回了侯府,踏进大门,义管事迎上来:“少夫人、二少爷,你们回来了”

    “嗯”我淡淡地应了声,见他似乎还有话要说的样子,“什么事?”

    “曜月国的使臣乌雷王子差人送了份礼给少夫人”义管事低声道,“我送到少夫人房里去了”

    “礼?”我皱了皱眉,心中叹了口气,这乌雷,看来是要展开他的追求攻势了,“知道了”

    转头看了安远兮一眼,我垂睫道:“昨晚谢谢小叔帮忙,小叔累了一晚,早些回房休息”

    他静静地看着我,静了片刻,才道:“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大嫂尽管吩咐”

    我抬眼看他,一时无语当年在沧都,我事事皆会与他商量,无论我想到些什么奇点子,最后将它们付诸实施的人,却是他,现在想来,其实当年并不是我给了安远兮一份工作,反而是我事事都在依赖他,那时候,我或许有看不顺眼他的迂腐,但交给他办的事情,我总是放心的,因为我心里其实是信任他的而现在,我们之间那份信任还存在吗?从他莫名其妙地离开我那一刻起,他有了自己的秘密,绝不想我知道的秘密,而我自己,也有太多难言之隐是不足为外人道的,两个背负着各自秘密的人,相处都是小心翼翼,谈什么信任?安远兮,你想如何呢?你明知道,就算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也不可能毫无芥蒂地回到从前那样的亲近和信任,我们,其实只是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陌路人而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似乎从我的眼神中看懂了什么,垂下眼睑,将眼中一抹莫测的神色掩没,低声道:“我先回房了,大嫂……”

    “小叔慢走”我欠了欠身,他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我叹了口气,对身后的铁卫道:“云乾,你跟我过来”

    行至书房,却见云兌立于门外,见了我微微欠身:“少夫人”

    “进来再说”我先踏进书房,难道沉谙和赛卡门那里有什么变化?我让云兌安排人去盯着他们两人,此际云兌在这里,必然是他们有什么事

    留了云乾在屋内,我支退了其他人,待我坐下,云兌才对我道:“少夫人,昨天皇上让人请了寂夫人进宫”

    “昨天?昨天什么时候?”我蹙眉,皇上放出寂将军受重伤的消息,派人请赛卡门进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只是,皇上为什么要放出寂将军受伤的消息呢?这种时候,放出这种消息,朝堂之上必定多加揣测,若是落到政敌耳里,岂不是不妙?或者,皇帝是有意放出这样的消息,那寂将军受重伤的事,莫非有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昨日傍晚,寂夫人只身一人雇了马车想出城,结果被皇上的人截住,请进宫了”云兌道

    “她想出城?她想去哪里?”我淡淡地道,毫不怀疑云兌能给我答案

    “寂夫人称是想去观音寺上香”云兌道

    “那易沉谙呢?”我垂下眼睑,轻声道

    “易公子昨日清晨就出城了,去了城郊的十里亭,一直坐到天亮,今晨才回家”云兌回答得很详细我抬眼看他:“易公子可带了行李?”

    “是”云兌点头,“易公子随身带了一个包袱,是骑马去的十里亭”

    我点了点头:“知道了,你继续让人盯着他们,先出去”

    赛卡门出城,是去见沉谙?是为了话别?还是想一起离开?恐怕后一个可能居多,若只是话别,沉谙既已决定离开,今晨又为何回来?必是因为昨日没有等到赛卡门,心知事情有变,才回来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赛卡门对寂惊云下降,还得在他身边催眠,才能达到不露声色地控制寂惊云的目的,她的任务没完成,怎么就急着想走?莫非是真的舍不得易沉谙?她花了那么多心思,还赔上自己的清白才得以接近寂惊云,又怎会为了儿女私情坏了这么久以来的部署?莫非这当中有什么变化?所以赛卡门才会想走?

    云兌退出房,我看着云乾,道:“你告诉我,那道伤口有什么异样”

    我昨日见他验尸时的表情,已知蔚彤枫受的伤不是那么简单云乾道:“昨天那位大内侍卫身上的刀伤,伤口处有明显的冻伤痕迹,江湖上只有一把刀,伤人之后会造成这样的伤口”

    “是什么刀?”其实我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一丝预感,在昨天云乾说到江湖上用刀的高手几乎没有人胜得过寂将军的时候,我就产生了一点怀疑,不过,我不敢推想下去,如果我怀疑的是真的,那这件事就太复杂,太可怕了莫非,这就是赛卡门知道会发生的变化?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是寂将军的冰魄刀”云乾的话证实了我的预感,我闭了闭眼睛,果然,果然是……我果然没有猜错

    “你的意思是,昨天那个大内侍卫身上的伤,是寂将军造成的?会不会是别人也有类似的兵器?”我追问了一句,其实心中已经肯定云乾摇头道:“寂将军的冰魄刀是天下奇兵,别的兵器很难仿照它制造的伤口,而且冰魄刀有‘镇魂刀’之称,是指寂家列代祖先用冰魄刀征战沙场,杀敌无数,立下数不清的汗马功劳,皇上恩准他佩刀上殿,所以向来刀不离身”

    所以根本也不会有其他人拿了他的刀去杀人,难道我大哥真是被寂将军杀死的吗?为什么?这当中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若我大哥真是被寂将军所杀,我该怎么办?我还能信誓旦旦地发誓一定要为他报仇吗?

    我庆幸蔚蓝雪此刻已经走了,若她的灵魂还与我同住在这具身体里,只怕我难抉择我疲惫地揉了揉额头:“云乾,你出去,我想静一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想起皇帝今天还要我带段知仪进宫,我揉额头的手停下来看来我的疑惑,只有一个人才能解答了,如果蔚大哥的死真的与寂将军有关,他总要给我一个说法

    我唤了小红进来,扶我回房沐浴衣,又让人通知段知仪,让他穿戴整齐准备跟我进宫洗完澡出来,坐在妆台前让宁儿帮我梳头,我才无意间瞥到搁在一旁桌上的礼盒:“那是乌雷王子送来的东西?”

    “是的,少夫人”宁儿见我皱了皱眉,笑道,“少夫人,要打开看看吗?”

    “不用了”我转过眼,淡淡地道,“帮我梳头”

    我的发髻一向梳得简单,自从眼睛不方便之后,就简单了,常常只是用一支簪绾了头发了事就算是进宫,也只是比平时稍稍梳得齐整些,省下了盘那些繁琐的发髻的数个时辰的时间宁儿很快弄好了我的头发,馨儿进来道:“少夫人,段公子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站起来,扶着宁儿的手出去,行了几步,转头对馨儿道:“馨儿,把桌上那礼盒给义管事,让他差人送回乌雷王子的使臣行馆去,另外,以后他送来的礼,都不要再收了”

    “是,少夫人”馨儿闻言去桌前抱起了礼盒,我行出房,见段知仪穿上了我让家仆送去的衫,他是进宫见皇帝,总要讲些礼仪,想到他昨天那身装束,我微微一笑,若着了那身行头进宫,我真怕皇帝以为我是为了逗他开心给他送去一个小丑

    他见我出来,微微欠身道:“云夫人”

    “段公子知道我今天请你去哪里吗?”我笑道

    “我刚刚在房里卜了一卦,稍有分晓”段知仪淡淡地笑了笑,我点点头,“公子明白就好,宫里规矩多,公子请谨言慎行”

    相对昨日,我今天进宫的心情要沉重得多,一夜之间,我失去了大哥,被皇帝知道了这具身体的身份,加上疑心是寂将军杀了蔚大哥,不知道这宫闱之中还隐藏着多少秘密?宫禁似乎还没有取消,皇宫内外的禁军只见多不见少大概是得了皇帝的吩咐,今天守宫门的禁军没有留难我,只稍作检查便让我的马车进了宫前来迎接的太监将我和段知仪带到御书房,进了屋,带着段知仪给皇帝行了礼,皇帝望着我身侧的段知仪,波澜不惊地道:“荣华夫人,这位便是你昨日给朕提过的段公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回皇上,正是”我微微颔首,抬眼望他,隔得有点远,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感觉皇帝的目光落在段知仪身上,打量颇久,才道,“段公子是平遥散人的高徒,如此人才,理当为朝廷效力,即日起去司天台任监副一职”

    我怔了怔,没想到皇帝什么话都没问,就给段知仪安排了个官职司天台是朝廷的天文机构,掌天时、星历,每近岁末,奏年历,所属有明堂丞、灵台丞及治历、龟卜、请雨、候星、候晷等,主官称令或监,监副一职,已算是高位了段知仪倒也不跟皇帝客气,欣然谢恩,皇帝便叫了双喜领他出去

    待他出去,房内只剩了我和皇帝两个人,他从书桌后起身,坐到软榻上,看了我一眼:“过来坐”

    那语气,是熟稔而随意的,我怔了怔,想了想,走过去,我无法毫无理由地反抗他的命令,何况近些便于观察他的表情近了才看到他的气色不怎么好,眼下有些阴影,眼中布满血丝,他昨晚没睡觉吗?他见我抬眼打量他,唇角勾了勾:“我封段知仪做司天台监副,很诧异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啊?”我回过神,见皇帝的目光中带着一点审视审视……无端端地,心里就有些别扭,他还在怀疑什么?我已经承认了身份,为什么他似乎对我还是不放心?我咬了咬唇:“皇上的决定,自然是有原因的”

    “你认为朕有什么原因?”他唇角动了动,似乎带上一丝讥诮,转瞬又消逝,快得让人来不及捕捉

    “臣妾愚钝”我垂了眼睑,不安地道,“不敢妄自揣测圣意”

    “愚钝……”他轻声哼了哼,淡淡地道,“是够愚钝的”

    我心中越发忐忑,不明白皇帝是什么意思,早先准好想问皇帝的那些事,也不好贸然开口了,沉默了片刻,皇帝又开口了:“你大哥的事办好了?”

    “啊?”我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是”

    “你心里是不是有很多疑问?”皇帝看了我一眼,端起茶,蹙了蹙眉,又搁了茶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点点头:“是”我猜他那杯茶凉了,但他似乎无意让奉茶宫女进来,说话便是小心翼翼

    “不问朕吗?”他的手指在茶杯上轻抚

    我抬眼看他,心里那些疑问堵着,总是要弄清楚的,索性把心一横,咬唇道:“寂将军的伤如何了?臣妾可以看看他么?”

    我知道寂惊云没有出宫,如果能够见到他,就能解开我心中的疑惑皇帝抬眼看我,唇角带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你对别人的事情,倒是上心”

    “寂将军怎么是别人呢?”我心中有些不快,“他是皇上的得力助手,皇上难道不关心他吗?”

    “听你这话,倒像是在为朕担心似的”皇帝淡淡地笑了笑,神情却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落寞

    我莫名地有些不安,嗫嚅道:“他是平安的二叔,又是臣妾的朋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只有朕是外人,是吗?”他抿紧了唇,“对惊云,对平安,对你身边的人,你都这么上心,独独朕……是外人”

    “皇上……”我不知道怎么回应,他此刻的语气和表情都有点怪,眼神里有一点灰色我莫名地觉得心慌,他的声音传进耳朵里,显得空洞遥远:“昨天你走了,我一宿没睡我想了一整晚,想得最多的是你在落英树下,抬眼看我样子,那时候你的眼睛里,没有旁人……”

    当他对我用“我”自称的时候,我知道他是以“宇公子”的身份在与我对话我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当年,落英树下,他将亲手雕出的木簪别到我的脑后,曾经,我的眼睛里只有他,事实上,即便是如今,只要回想起当年那个瞬间,我心里还是会有温暖的感觉,那一瞬间被他触动到心底最柔软的部分的悸动和甜蜜,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每当想起那个时刻,我会忘了他的身份,忘了他深沉莫测,只记得他是那个曾经打动我心的宇公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想了很久很久,想我是不是做错了,我想,我是真的做错了……”他望着我的眼睛,灰暗的眼神渐渐亮起来,“丫头……”

    我有一丝迷惘,似乎又回到了落英树下,他懒洋洋地唤我“丫头”,我曾经那样喜欢他如此亲昵地唤我,仿佛带着无尽的宠溺他的眼神渐渐热切起来,猝不及防地抓住我的手,一不小心,衣袖将矮几上的茶杯带到地上,茶杯在地上裂成碎瓷的刹那,发出清脆的响声,我像是从梦中惊醒过来,蓦地甩开他的手没错,我感激他曾经带给我一段美好的回忆,但回忆毕竟只是回忆,我没有否定我当初的感情,但感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环境的变化和际遇的跌宕而改变,我到底不再是当初落英树下那个眼中只有他的女子他的表情僵住,我查觉到自己的失礼,垂睫嗫嚅道:“臣妾失仪,皇上恕罪”

    他的脸色渐渐泛青,片刻,声音像是从牙缝里蹦出来:“朕今天,赐死了德贵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心中一惊,仓皇地抬头:“皇上……”假蔚相获罪之时,他已知德贵妃是假扮的,却一直没有动她,仅是将她打入了冷宫,此际赐死他,无疑跟获知了我的身份有关

    “你怕么?”他逼近我,脸色森寒,眼中燃着一团怒焰,声音里有压抑的暴戾之气我瑟缩了一下,情不自禁地将身子往后一躲,这举动似乎越发激怒了他,他蓦地抓紧我的双肩,寒声道:“你怕我?躲我?就因为当初我犯的错,你就完全把我从心里排挤出去?你对我公平一点,难道你就没有错吗?你明明可以跟我解释,你有很多机会可以告诉我真相,为什么不说?就因为我不对你坦言,你就这样报复我吗?”

    狂怒之下,他又用了“我”自称我心中害怕,想挣开他,他的手却像铁箍一样,箍紧了我的身子,我摇头,眼泪忍不住涌出来:“皇上,事到如今,过去的事,你又何必再追究……” 稻草人书屋

    “过去?没有过去”他怒声道,唇角浮起冷酷的笑容,“没人知道我赐德贵妃饮了鸠酒,我随便想个办法,就可以让你顶了她的位置……”

    “皇上”我大惊失色,心底发寒,连背上的寒毛都竖起来了,“皇上,我现在是云家的媳妇,是臣妻,皇上怎么能……”

    “我怎么不能?”他寒声打断我的话,“你本来就是我的人,那个位置本来就是你的,我只是让一切恢复原状我倒要叫你看看,我能不能……”

    他像个任性的孩子般叫着,死死地瞪着我,眼睛里仿佛有一把火轰地窜上来,灼得我五脏六腑火辣辣地疼他嘴里狂燥地说着威胁的话,身体却微微地颤抖,莫名的忧伤无法言道地漫延,将他整个人笼罩包裹我的心颤了颤,我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子,这样完全地表露自己的情绪,孩子般无助他是皇帝啊,他向来是深藏不露的,自五岁起便被这个宫闱培养出来的心机、手段、城府,让人忘了他是皇帝的同时,还是一个人,一样有人脆弱的一面胸口有细密的疼痛,我伸出手,抚上他的脸,不为别的,只为能体会他心中那份难言的痛楚手触到他脸颊的一刻,他的身子微微一僵,他松了一只手,搭到我手背上,将我的手紧紧按在他的脸上,眼神有一丝迷乱,身体却渐渐放松下来,箍着我肩旁的那只手不再死紧,身子也不再颤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泪水滑落到唇角,我嘴里有咸咸的味道,抿了抿唇,将那抹苦涩融开,我安静地看着他,放低了声音,温和地道:“你不能,皇上,你不是昏庸无道的暴君,你是胸怀天下的圣明天子,你心中自有一片丘壑,不会为儿女情长所累皇上,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我不是没有爱过你,只是那是以前的事了,宇,执着未必就是好的,放手

    他的瞳孔蓦地收缩,迷乱的眼光顿时暗淡,敏锐如他,必然已懂得我不用说出口的意思,他咬紧了唇,语气森寒,一字一字地道:“你明明是我的人,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下一秒,唇已被他覆上,火热的呼吸扑面而来,他粗暴地吻我,惩罚似地啃咬我的唇我又激怒他了,我知道,被动地咬紧牙,不让他的舌侵入,他在我唇上用力一咬,我吃痛地倒抽一口气,他像蛮牛一样不由分说地趁机撬开了我的牙齿,火热的舌头长驱直入,舌根被他狠狠搅住,几乎是要将我啃噬殆尽般地粗暴地吮咬我的身子被他禁锢在怀里,仿佛就要被他揉进他的身体里,融成一团我吃痛地挣扎,用尽力气地往他唇上咬去,血味在口腔里四散,他毫不在意,舌头在我口中狂暴地翻卷着,似乎在警告我的顽抗不过是白费力气我尝到血腥的咸味,感受到他粗暴的动作下隐藏的无助和心慌,心中一软,闭上眼睛,停止挣扎,默默地承受他粗鲁激烈的蹂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感觉到我的顺从,怒气慢慢平复下来,唇舌也渐渐变得温柔,他灼烫火热的唇温柔地在我的唇上辗转碾压,舌尖轻轻地来回抚弄刚刚被他咬过的地方,含着一丝怜惜和歉意,我的泪软软地滑落下来泪粘到他的脸上,他的身子僵了僵,停下动作,半晌,唇缓缓地从我的唇上离开,我感觉到一只手温柔地拭过我的脸颊,擦去我眼角的泪水睁开眼,他眼光暗淡,面色惨白:“你真的要这样?”

    那语气,隐含着绝望,我的身子不自觉地战栗起来,脑中一片空白,什么意识和想法都消失无踪,只是怔怔地看着他他凝视着我,想辨认我的神色,然我最终还是一片木然他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眼睛里射出锋利的光芒,语气带着一丝绝决:“朕成全你”

    他猛地松开我,转身,语气淡漠:“来,朕带你去见寂惊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2007、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