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虫尸

        玛哈,这个人,不管是棋子,是从犯,还是主谋,我都必然要找到他,才能解开当年云峥中降的真相,才能顺藤摸瓜看来我还要再找傅先生好好谈谈,之前与他交谈时,仅仅是一句云峥当年是中降而非中蛊,已经足以让我心神大乱,无法思考了至于那玛哈的具体情况,却是没顾及细问,傅先生与我一样与他有深仇,这些年又一直在想找到他,肯定是做了不少功课的,能多了解一些情况,总是好的

    思及此处,我立即站起来,决定去找傅先生之前我对他的态度可不太好,现在情绪平复下来,还是亲自去他那里一趟,以示诚意比较好小红扶我出门,走至庭院,却听到前方一阵吵嚷之声,似乎有冥焰的身形,另一个似乎是女子,却不知道是谁倒是小红在一旁道:“咦,冥少爷怎么和一个番邦女子在一起?”

    “番邦?”我怔了怔,仔细看远处的人影,那衣饰果真有些不同,像是曜月国的袍服正准备上前去看看,却听到那女子大声道:“你们天曌国人太过分了,为什么总是把我三哥送的礼物退回去?我三哥是王子,你姐姐凭什么不见我三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我来着,我退了一步,倒不好出去了我想起这丫头是谁了,曜月国送来和亲的那朵草原之花,这会子已经换了女装,这丫头怎么会跑来纠缠冥焰?之前乌雷送来的那些礼物,我都让人退了回去,后来他再送的东西,家人也不敢再收这几日我东奔西跑,乌雷据说也上门找过我几次,可不巧的是我都不在府中,落到他眼里,大概是认为我有意躲避,不肯见他想来这位其其格公主以为我是有心给他三哥难看,所以上门兴师问罪来了?我摇头苦笑,真不知道该拿这位贵客怎么办,这位公主上次被冥焰弄了个哑巴亏吃,那时候冥焰不知道她是女子,还不会被她缠死?

    “你们送礼我们就要收吗?”冥焰冷哼一声态度可不怎么好,大概已经被这位公主缠烦了,“你们曜月国人的礼物是轻易收得的?上次我姐姐收了你们一把金刀,差点把命赔在曜月国了你们的礼物都是催命符,谁敢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差点忍不住笑,这个冥焰,说话也太不留情面了,这位小公主受得了气才怪果然,那小公主跳了起来,指着冥焰气愤地道:“你……你胡说我三哥赠的金刀,是无上的荣誉,咱们草原上的姑娘做梦都想要……”

    “别拿那些人和我姐姐比”冥焰不耐烦地转过身想走,嘴里嘀咕了一句,“笨蛋真烦人”

    “你骂谁是笨蛋?你才是笨蛋”小公主气急败坏,骄横的脾气又上来了,扬手伴着风声过来我抚住额,上帝,你那鞭子又抽不住冥焰,老拿来耍什么啊?

    果真,那鞭子被冥焰牢牢地抓在手上小公主使劲抽了几下,没抽出,又气又急地道:“放手”

    冥焰哼了哼,仍是楸着鞭子不放,小公主想是从来没有遇到人敢忤逆她,怒道:“你大胆放手你放不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拼命想抽回鞭子,冥焰摇了摇头,突然松了手,那小公主本就在抽鞭子,未料到他突然松手,猝不及防地跌坐到地上,一下子怔住了冥焰斜着眼看了她一眼,转头走开,嘴里又嘀咕了一句:“笨蛋”

    “你才是笨蛋,你才是你才是”小公主撇了撇嘴,打又打不过冥焰,她的尊贵身份也不被人当回事儿,小公主大概还从来没有人敢给她受这种窝囊气,眼见着就要哭出来了

    “真烦人”冥焰转过身把她拉起来,气哼哼地道,“你说你不是笨蛋我就出题考考你,你若答错了,就给我回去,别再来侯府闹事”

    “我才不是笨蛋”小公主撅着嘴娇嗔道,“我才不怕,你放马过来”怎么听,她的语气都有股子爱娇的味道我蓦地心中一动,这小姑娘别不是喜欢上冥焰了?

    “你输了可别哭鼻子,也不准耍赖”冥焰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算计,狡猾地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才不会我们草原的人说一不二”小公主哼道,语气颇为自豪,“你考”

    冥焰伸出食指竖到小公主面前:“这是什么?”

    我赶紧捂住嘴,怕自己笑出声,小红却是轻“噗”出声,我赶紧示意她掩嘴,小红捂着嘴偷笑,脸都憋红了冥焰这小子,竟然拿我上次逗他的脑筋急转弯来戏弄人家小姑娘,以这小公主这么一根筋的性子,肯定又要吃亏

    果然,小公主错愕地看着冥焰,想是没猜到冥焰会出这么简单的题目给她,气呼呼地道:“一”

    “错”冥焰耍人成功,得意地笑了,“这是手指头,我问你这是一是二了吗?”

    小公主张口结舌地瞪着冥焰,气结道:“你,你……”

    “我什么我?”冥焰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继续举着他的手指头,“我再问你,你哥为什么不用这个手指头握缰绳?”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小公主明显又是一愣,大概没想明白,冥焰怎么知道她哥是怎么握缰绳的?只听她哼了一声,得意地道:“我哥是草原勇士,就算不用这个手指头握缰绳也能把马骑好”我听到小公主的答案,也快憋不住笑了,看来这小公主也不清楚她哥到底是怎么握缰绳的,她哪能想到这根本是冥焰整的陷阱,随便她怎么回答都会中计

    “错”冥焰大声道,“因为这根手指头是我的”看到小公主目瞪口呆的样子,冥焰得意地道:“你还说你不是笨蛋,笨死了”

    “你,你……你耍诈”小公主跺了跺脚,指着冥焰气急败坏地道

    “什么耍诈,明明就是你自己笨”冥焰扬起脸,嗤道,“你两个问题都答错了,愿赌服输,以后别来烦我”

    “你,你欺负人……”小公主终于成功被冥焰气哭了,掉头呜咽着跑了我叹了口气,从树影下走出来,见冥焰耸耸肩,满不在乎地转过身他看到我,先是一怔,随即笑开:“姐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轻笑着摇了摇头,叹道:“冥焰,你是男孩子,怎么能欺负人家小姑娘呢?”

    “我欺负他?她不欺负人就好了”冥焰皱了皱鼻子,不以为然地道,“这些刁蛮任性的金枝玉叶,真烦人”

    “再怎么人家也是客人,又是外国来使,你也知道说人家是金枝玉叶是不是该显示一下男子汉的风度,和咱们天曌国的容人气度?”我斜了他一眼冥焰不好意思地笑道:“好了姐姐,我认错还不行?我下次不捉弄她了”

    我笑了笑,继续往前走,冥焰跟在我身后道:“姐姐去哪儿?”

    “我找傅先生”我脚步没停,随口跟他聊着

    “师傅不在,我刚从他那里过来”冥焰赶紧道

    “不在?”我停下脚步,转头看他,“傅先生出去了吗?几时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知道”冥焰摇摇头,蹙起了眉,“昨天师傅见过你之后,把自己关在屋里,晚饭也没吃,今天一大早我就去看他,结果他屋里根本没人”

    “哦”我点点头,“既然傅先生不在,那我就不过去了,冥焰,等先生回来了,我过来告诉我”

    “姐姐”见我转身想走,冥焰赶紧叫住我,“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怎么?”我诧异地看着他冥焰眉头轻拧着,沉声道:“我今儿早上去见师傅的时候,发现他将房间收拾得特别干净,他的那些秘书也全部都收在一个箱子里,还留了信,说这些书全部送给我,感觉好像他不会再回来似的”

    “竟有这事?”我大惑不解,难道是因为我昨天对他的态度不好,让他心生离意?即使是这样,也不用留书出走,不辞而别呀?

www.daocaorenshuwu.com



    “是可师傅的衣物行李都好好地放在屋内,财物也未带走我有些担心,师傅到底是去了哪里,不会有什么意外?”冥焰舔了舔唇,又道,“而且,我在他屋里闻到了很浓的通心草香的味道,是担心,本想出去找找师傅的,没想到被刚刚那个番女缠上了”

    “通心草香?”我不解地道,“那是什么?”

    “啊,那是师傅用来养蛊的一种香,那香是用通心草制成的,发出来的味道,是给师傅养的‘五瘟蛊’吸一次通心草香,那香吸得过多,蛊虫就会精神亢奋,好斗师傅每次都是在月亏之夜,在蛊室燃一支香,给蛊虫吸饱之后,再放出其它的恶蛊与‘五瘟蛊’厮斗,‘五瘟蛊’每吸一次香,功力都会升一级,师傅这蛊养了二十年,据说非常厉害,我平时想看一下,师傅都不准,说万一他控制不好,可能救不了我可是昨天不是十五,师傅却给‘五瘟蛊’吸香,而且屋内余香味道特别重,恐怕吸的香也是平时的好几倍我去养蛊房看过,封‘五瘟蛊’的坛子也不见了”
daocaorenshuwu.com


    我想起傅先生说过,“五瘟蛊”正是他们部族的族长授予他接掌族长之位的蛊术,想来定是蛊中最厉害的一种傅先生怎么会突然把这么重要的蛊带出去?他养了二十年的蛊,必是有大用处的,说不定是用来对付那个玛哈……我悚然一惊,脑子里灵光闪过,莫非他知道玛哈的下落?他昨日告诉我那些事时,提到玛哈,脸色总有些异样,我当时只当他是心中愤恨,根本没有深思,现在想来,应是他心中有事,可恨我当时竟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

    我一把抓住冥焰的手臂:“冥焰,我们得快找到傅先生,我怕迟了就会出事……”转头对小红道:“小红,让铁卫来见我,我要多让些人出去找”

    “姐姐想找师傅,不用那么多人的”冥焰见我脸色大变,脸色严肃起来,“我可以通过搜魂引感应到师傅的气场只要师傅没有离开京师,我都能找到他”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瞪大眼:“那你还等什么?赶快感应啊”

    冥焰闻言立即盘腿坐地,闭上双眼,双手结扣,半晌没有一丝反应,倒是脸色越来越严肃,眉头也越拧越紧我焦急地看着他,差不多过了半盏茶功夫冥焰猛地睁开眼睛:“不好”

    “怎么了?”我赶紧道冥焰从地上站起来,脸上也带上一丝焦灼,“师傅的气场很微弱,时断时续,想是随时都会消失的样子”

    “他在哪里?”我一听是着急,冥焰举步往外走:“我是从东南面感觉到气场的,如果没有错,应该是在东郊”

    我跟着他往外走,迎面赶来的铁卫见我们过来,抱拳道:“少夫人,马车准备好了”

    我点点头,脚不停步地吩咐道:“云乾,云巽,云坎,云兑,你们四个跟我们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马车在大道上疾驰,飞快地出了城,奔上了乡间土道,心底的焦灼令我们毫不在意道路的颠簸,驰出十来里远,前方连稍微宽敞的土道都快消失了窗外已是一片荒野,人迹罕至,天快黑了傍晚的天空中盘旋着黑漆漆的乌鸦,发出令人心悸的惨叫声马车停了下来云乾在窗外沉声道:“少夫人,前面有两条小路,马车都过不去了”

    我和冥焰下了车,前面果真有两条小道,我看向冥焰:“应该怎么走?”

    冥焰闭目片刻,睁开双眼,指着右边的小路果断地道:“这边”

    “我们快走”马车既然过不去,只好走路了云乾拦住我:“少夫人……”

    “怎么?”我诧异地看着他,云乾垂首道:“少夫人,这条路过去就是京郊有名的乱葬岗,少夫人还是要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乱葬岗?他这样说的时候,正好一阵阴风吹过来,我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配合着乌鸦的惨叫声,还真有些心里发毛我强自镇定道:“我不怕鬼……”

    云乾赶紧道:“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少夫人,您可能不知道,葬在这里的人只是草草掩埋,有些早夭的孩子甚至是随意丢在这里,经常有尸首被野狗掏出来吃,我怕遇到这种情况,吓着夫人……”

    他还真吓着我了我忍不住抓紧了冥焰的手,冥焰见状,赶紧道:“姐姐,不如你就呆在车里,我一个人过去看看就行”

    “不,我要去”与其留在这里担心,还不如跟着一起,而且铁卫如果分成两组,真遇到什么危险我怕左右不及,“我的眼神又不好,看不清楚的大家一起去”

    这条路越走越是荒凉,四处杂草丛生,渐渐地,果然开始看到一些孤坟,越往前走,坟场越清晰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天色也越来越暗,我紧紧抓着冥焰的手,心里直打鼓,忍不住开口说话,想令自己不去刻意感受坟场恐怖气氛 稻草人书屋

    “冥焰,你这搜魂引是法术么?可以用来找人?”我低头看着脚下的路,轻声道

    “不是法术,姐姐”冥焰笑了笑,解释道,“其实是师傅教的一种比较特别的内功心法,运行这种心法的时候,能够感受到相似或相同的一些气场,因为师傅也练过,所以我能感应到他的气场”

    “哦……”我恍然,又有些失望,“这么说,如果用来找其他人是不行的了?”

    安生失踪了这么久,一直没有消息,我本来还以为这搜魂引可以帮忙把他找出来呢,看来还是不行,也不知道安生现在到底是生是死?我叹了口气,冥焰大概猜到我在想什么,握住我的手紧了紧,轻声道:“姐姐,别太担心,安生吉人天相,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我无奈地笑了笑,也就是一句宽慰人的话,这么久没有消息,真的能平安回来吗?这当儿,脖子上的黑龙玉突然有些发热,我怔了怔,摸了摸黑龙玉,确定我没有感觉错误,那玉的确开始渐渐变热,奇怪,黑龙玉为何会突然对我示警,难道这地方有什么诡异不成?正胡思乱想间,一阵腥风吹过,我掩住口鼻,什么味道这么恶心?前面的云巽和云乾停下来:“少夫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我抬起眼云乾和云巽指了指前面,向来镇定自苦的脸上露出一丝骇色我举目一望,脸色一白,恶心的感受顿时强忍不住,张口就吐出一口水冥焰扶住我,面露忧色:“姐姐,没事?”

    “我……”我想说我没事,一开口,一口酸水又冒了出来,吐得昏天黑地,冥焰抚着我的背,给我顺气,等我好不容易吐干净了,他递了一颗药丸过来:“吃下去”

    我连拒绝的力气都没有,就被他强塞进嘴里,逼我吞下肚然后冥焰站起来,给每个铁卫都发了一颗药丸,大声道:“都吃下去,就没那么难受”

    他这样说了之后,我果然觉得好多了,甚至觉得空气中地腥臭淡了很多,胸口也不再觉得恶心我舒了口气,抚着胸口道:“这是什么药?”

    “是辟毒虫蛇鼠的,吃了这药之后,毒虫蛇鼠不会近身,又可解毒”冥焰看了看前方,脸色严肃,“我怕那些虫蛇尸身里还有没死绝的,所以先让你们吃颗药防身”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原来如此我抬眼看看前方恐怖的场景,眼前一个广阔的坟场,黑压压,密密麻麻,铺满了各种各样的虫尸:蜈蚣,蝎子,蜘蛛,毒蛇,蟾蜍……只是没有一只是完整的,那些虫子全都是七零八落的,像是被人五马分尸蜘蛛和蟾蜍破碎的身体上带着彩色的毒浆,蝎子的蜇刺硬绑绑地回散着,毒蛇和蜈蚣断线一截一截,有的断截还有缓慢地蠕动……这些丑陋的毒虫,如果只是一两只,倒还不至今人恐惧成这样,但是一大片坟场,铺满了这些东西,腥臭冲天,就算不会脊背发麻被吓死,也会被恶心死,怪不得黑龙玉要对我示警了

    “姐姐,你别过去了”冥焰见我脸色发青,再看四个铁卫也不太好看,握紧我的手,“我进去看看,这里有这么多毒虫,我怕还有什么其它的毒物,你们去了反而不易对付,就留在这里等我”

    我再也无法坚持己见,点了点头:“你小心一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晓得,姐姐放心”冥焰松开我的手,提了口气,身形一跃,飞入那满地虫尸中,起纵之间,已得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