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图腾

        出了宫门,乘上马车,还没来得及说话,突感马车一阵剧烈的摇晃,马儿嘶叫一声,狂躁不安地跺着蹄,我和小红在车厢里被荡得东倒西歪,勉强抓住车窗,撩开车帘,见几个铁卫正在合力拉紧躁动不安的骏马,地面仍在摇晃,铁卫们有些稳不住身形

    “怎么回事?”我大声道

    “少夫人,好像是地震”云乾立即道

    地震?我立即道:“快避到广场开阔的地方,避开那些华表高柱,离得远一点”

    这震动的水平摇晃的,说明离震源中心比较远,古代没有那么多高层建筑,再加上在这开阔无异物的朝圣广庭,只要离那些高柱子远一点,不会被它们倒下来砸到,就相对安全

    不过奇怪的是,京师自天曌开国建都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地震,怎么会突然地震呢?好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地震震动并不太强烈,也没有持续多久,待地面不再晃动我立即对小红道:“小红,你回府跟爷爷说,请他筹笔钱送到户部,是用来平南方粮盐价的,详细情况等我回家再跟他呈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姐姐不回去吗?”小红怔了怔,我摇摇头:“我要立即赶去太庙,没有时间再回府耽搁”而且太庙那里不知道有什么危险,我有黑龙玉护着,铁卫又有武功,小红手无缚鸡之力,还是把她支走的好

    小红见我表情严肃,不敢再问,我转头铁卫道:“云乾,去太庙”

    不知道皇帝是否已经启动神鼎救寂惊云,我十分担心玛哈趁乱而出,抢在我到达之前下手,让傅先生一番心血白流地震之后京师的街道上聚满了人心惶惶的百姓,虽然只是轻微地震,大家的房屋都稳如磐石,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但对于从未经历过地震的京师百姓来说这已经足够令他们感到恐慌人群聚集在一起,都在问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大地震怒?我看着车窗外的些百姓们仓皇愚昧的表情心中一紧这个时候,如果被有心之人乘机散布一点儿不利的谣言,整个京师都会乱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我却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太庙那边的事比这里紧急得多,街道上的人太多,马车无法快前行,好容易才驶出城云乾立即纵马在官道上疾驰,我忧心如焚,不断撩开窗帘看行到了哪里,却见到城郊的情况比城内糟糕得多,田野间的农舍大多是土坯泥屋,刚才那场地震,让许多农家的房屋或多或少地受损,有些房屋甚至完全塌了有百姓聚在房前失声痛哭,好不凄惨

    马车奔驰了近一个时辰,渐渐地,进入了太庙的范围,居民是早就看不到了行道也拓宽了,道路两旁植满了高大的松柏植物再驰了一段路,道路两边渐渐出现一些高大肃穆的石人石马,再行一段,应该就到太庙的第一道牌坊了越往前走,车窗外的天色越发阴沉,天空流卷着阴暗的乌云像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样子,无端端就刮起了凌厉的寒风,卷着地上的落叶漫天飞舞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风沙扑面而来,车帘被风卷得直往车厢里扑飞,我放下窗帘,抓住扑在脸上的车帘,索性撩到一旁,用勾子束了,露出前方的风景来冷风直往车厢里灌,云乾回头道:“少夫人,您……”

    “我没事,继续往前走”我不理被风吹得纷乱的头发,大声道脖子上的黑龙玉蓦地一烫,又蓦地冰凉我吃了一惊,低头一看,却见原来萦绕在黑龙玉上若有似无的黑气,蓦地浓烈起来黑气如冰,黑玉在黑气里烫如火石,我心中一紧,扬声道:“云乾,前面可能不太对劲儿,大家小心”

    “是!少夫人”铁卫在外面齐声回答前方隐隐可见太庙第一道牌坊的轮廓,空气里夹杂着湿气,冷风裹着腥臭向我们扑来,我吃了一惊,这味道,这恶心的味道,太像昨天晚上在东郊乱葬岗里,那一地虫尸的味道马儿开始躁动不安,黑龙玉也在我的脖了上躁动不安,我吸了口气,那股腥臭味深,令我几乎又要吐出来我捂住口鼻,难道那玛哈已经来了吗?心中焦灼如焚,我大声道:“再快一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马儿却不肯听话了,停下脚步在原地不安地嘶叫,云乾狠狠地抽着鞭子,那些马儿就是不肯往前,连铁卫身下的马也开始躁动着不肯往前冲动物的直觉是最灵敏的,前方一定有古怪,我当机立断:“下马,我们走过去”

    云乾将我从车里扶下来,无人驾乘的马儿们嘶叫着惊恐地往后退,我们无心去管那些受惊的马,顶着强风往前疾走腥臭味越来越浓,前方的天气越来越暗,厚重的乌云低得仿佛直压在我们头顶,前面的牌坊越来越近,耸立在高大的石阶之上,仿佛高耸入云行在前面的云乾突然停下来:“少夫人你看……”

    我向前望去,硬生生抽了一口凉气,眼前所见的,可不正是我昨晚见过修罗地狱?连刚才那狂躁的冷风在这里也安静下来,化成一阵阵微微的阴风前方数步,各种毒虫密密麻麻地铺满一地,只需看一眼满背的鸡毛疙瘩就会瞬间迸起只是,与昨日不同的是,那些残败的虫尸之间,还东一个西一个倒着许多禁军的尸体虫尸与人尸之间仍有许多活的毒虫:五颜六色的毒蛇在里面蜿蜒地游走,有些一堆堆地纠结在一起,有些竖着高高的身子,吞吐着殷红的蛇信;蝎子举着高高的尾刺,在同伴尸身上快地爬行;又胖又肥的毒蜘蛛正从禁军的尸体里破体而出;粗长的蜈蜙从死去的禁军的鼻孔里爬进去,又从耳朵里爬出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天”我骇得倒退几步,眼前这诡异的一幕不禁令我又惊又惧,连几个铁卫的脸色也变得惨白若是只有几只毒虫,他们或许还能应付,可是这里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的毒虫,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谁能从这里穿出去,通过一层层关口,进入到太庙?

    一只丑肥的毒蟾蜍冷不丁跳到我脚边,向我身上蹦来,满背的脓疮喷出雪白的毒浆“少夫人小心”云乾拨剑欲挑开那毒物,谁知还不等那剑落到它身上,那毒物却像是撞到什么东西似的弹飞出去,“咯……”的一声,跌到地上,翻起雪白的肚皮,瞬间便得**

    我们都吃了一惊,这才发现,我脖子上的黑龙玉,不知何时开始,正缓缓地流淌着一股黑气,那黑气似乎极沉,像水一般流淌到地上,再似烟一般升腾到半空,在我们面前形成一道淡黑色的屏障这边的动静似乎惊扰到那修罗场里还活着的毒物,那些毒虫全都停止了动作,我似乎能感觉到那些毒的眼神,全都像箭一样冷冰冰地落到了我身上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暗叫不好,惊动了这些低等生物,连偷偷逃跑都不再可能几个铁卫也如临大敌,全都拔出剑,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那些一动不动的毒虫严阵以待眼前的黑色屏障似水如烟在半空中流动,似乎流转成一个巨大而模糊的圆形图案,图案中有五团若隐若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那些毒虫在静静地“瞪”着我们半晌之后,突然开始动了,却没有蜂涌而至地向我们奔涌过来,反而像见了鬼似的,开始往后退我吃了一惊,和铁卫们面面相觑,若所思地打量着眼前这道黑气屏障,难道是这东西吓住了它们?我咬了咬唇,试探着往前走了一步前面的黑色雾屏蔽也跟着往前推去,似乎被微风带动了一下,图案怪异地扭曲了一下,就是这微弱的弹动,却令到前方的毒物们像疯了似的,拼命地往后退,往后挤我心中一亮,莫非这些毒虫怕这怪异的东西?我壮了壮胆,又向前迈出一步那黑幕又向前飘了两步,那些毒虫就像退潮的洪水一般,争先恐后,车仰马翻地拼命往后退,唯恐跑慢了一步,转瞬之间,便退得干干净净地上只余了死去的人和死去的毒虫,少了那些活物,那些死去的毒虫没有昨晚在乱葬岗看到的那样多了,起码有部分地面露了出来,勉强可以行人,这才看清,死在这牌坊附近的禁军,怕有五六十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若不是有黑龙玉相护,只怕我和几个铁卫今晚得死在这里我暗暗舒了口气,看着前方的黑雾屏障,却不知护我的到底是这玉,还是玉上那股怨气?我端详着眼前这团黑雾,却见它的图案越显清晰,圆圈里那五团看不清的黑雾也渐渐显开了形,形成一个的镂空图案的图腾,那镂空的五个形状,正是蛇,蝎子,蜈蚣,蟾蜍和蜘蛛阴暗的天气中,那个巨大的黑雾图腾,随着阴风飘然浮动,这原本令人心惧,异常诡异的画面,却使我惊魂不定的心,略为一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