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偷袭

        “住手”脖子上的黑气凝结成一团,带着我疾冲了出去青袍人跨进太庙大门门槛的腿缩回来,转身看我我忌惮这人的恐怖,不敢离他太近,所以看不清他的五官和表情那人轻哼了一声:“终于忍不住出来了么?你是何人?”

    原来我隐藏在铜鼎后面,早就被他发现了我沉住气,不答反问:“你是否是玛哈?”

    “嗯?本王的姓名,有二十多年未被人提起了,你这小女子是如何得知的?”青袍人一甩衣袖,负手而立,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地望着我我双手紧握成拳,一步一步地向他走过去:“你果然是玛哈”

    这个,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害死了云峥我睚眦欲裂,几乎将牙咬碎:“为什么,与云家有什么仇恨?为什么要下手加害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

    “云家?”他似乎怔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不为然地轻哼了一声,“你云家的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是你当年加害那个婴孩的妻子,云峥的未亡人”我步步走近他,立于石阶之下,终是把他那张脸看清那玛哈两鬓染霜,脸却不太老,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正当壮年的样子,宽鼻阔嘴,脸长着异常粗长的眉,铜铃般的眼睛下生着浮肿的大眼袋,泛着青影他怪笑一声道:“原来你就是那病痨子的老婆,云家找到你,怕是费了些功夫”

    原来他当真知道云峥未死,情蛊的事,也必然清楚我狠狠地盯着他,咬牙切齿地道:“玛哈,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你为云峥偿命”

    “就凭你?”他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怪笑起来,“别以为你带着一只怨灵就能把我怎么样,你身上的祥气完全被怨灵压制住了,想必身怀的神器也不过尔尔,本王是降神的门徒,普通神器还伤不到我想报仇?下辈子”

    脖子上缭绕的黑气已经浓黑如墨,黑龙玉完全隐在黑气里,也感受不到它的一丝热气我不禁有些心惊以玛哈的功力,能一眼看出黑气的来历并不奇怪他与傅先生同出一族,知道中了情蛊之人想娶妻生子需要神器相助,也不奇怪而黑龙玉到底是什么品级的神器,我却一无所知,它真能对付眼前这个强到变态的人吗?若它真是冥焰的觉魂,那与变态斗法的时候,会不会有所损伤?
稻草人书屋


    “你背后的人是谁?”我不理他的嘲讽,”指使你加害云峥的人是谁?”

    “本王为何要告诉你?”玛哈冷哼一声,“你既来到这里,想必是想阻止我杀这小皇帝儿的,那本王就先解决了你”

    话音刚落,罡风拂面,杀气袭来,我还来不及往后退,黑气已经转瞬之间将玛哈团团包围我赶紧退到一旁却见那黑气将玛哈包裹起来,那玛哈就像被裹在一个黑布袋里,不停地拉扯挣扎,跌下了台阶黑气之中,若隐若现的五瘟蛊图腾渐渐显现出来白赤青蓝紫五团荧光在黑气中偶尔闪耀,玛哈在黑气里闷声道:“原来这怨灵是克列夏召唤的,本王倒是小瞧了”

    他似乎被困住了,一时无法脱身我抬眼见太庙大门被玛哈击碎,大门洞开赶紧向上跑去,上了石阶我踏进太庙大门:“皇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来干什么?还不快走”太庙里的光线比室外暗,我眼前一黑,一时看不清屋内的情况,只听到皇帝气怒的声音从前方传来,“你来送死吗?快走”

    待眼睛稍稍适应了室内的光线,我分辨着他话音的方向,小心往前走只听到皇帝气急败坏的声音震怒道:“朕叫你快滚你听不懂吗?”

    我终于能看清室内的情形,室内正中,有个数级台阶的平台,平台上面,平躺着一人,盘腿坐着一个人平台的半空中,悬着数根铁链,下端系着个镏金莲花座,座子上面,放着一个鼎,那鼎并不大,只比庙里的香炉略大一些那平台下的地面上,似乎是有个巨大的圆形图案,有点像太极八卦的样子,但却比太极八卦图多分了两份出来将那圆一分为四每份的圆点的位置,都摆了一个样式奇特的玉制法器圆型图案外围的八方,各立了一尊黑木人俑,雕的却是我从未见过的神像,凶神恶煞,面目狰狞,各带着一只我同样没有见过的怪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起来,这似乎是一个阵法的样子我不理皇帝的咆哮,径直走入阵中,没见什么怪异的情况出现,心中一定,径直踏上石阶,步上平台,在暴怒的皇帝面前跪下来:“皇上息怒”

    “你……你好得很竟然敢不听朕的命令……”皇帝怒极,抓起身侧的黑刀,架到我脖子上,气得身子轻颤,“信不信朕杀了你”

    那似乎是寂惊云的冰魄刀,刀锋的寒气逼得我皮肤上的鸡皮疙瘩一个个弹起我平静地看着他,他只穿了件白色的丝袍,胸口浸出鲜红的血迹,我蹙了蹙眉:“皇上受伤了?”想起刚才玛哈所言,启动神鼎需真龙天子的心头血作引,站立起来,“皇上要处罚臣妾,等离开了太庙再说,这里很危险,那个玛哈随时都可能进来”

    “你也知道说这里很危险,还跑来做什么?”皇帝轻咳道我抓住刀背,将刀轻轻从我脖子上移开:“那人是皇上敌人,也是臣妾的仇人,臣妾一定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送死么?”皇帝将刀丢到身侧,神情有一丝无奈,“朕走不了,也不能走,你自己快走”

    “为什么?”我看向躺在身侧的寂惊云,他的脸色红润,平静,就像是睡着了似的,“寂将军已经没事了吗?”

    “没有大碍,醒过来就好了”皇帝疲倦地闭了闭眼睛,我才注意到他脸白如纸“朕根本动不了,解除惊云的那邪降耗尽了护国神鼎的祥瑞之气,朕必须呆这个阵法里,以心头血和精气祭养神鼎,七七四十九天之内都不能出去,直到神鼎恢复原状,否则……”

    他停下不再说,我却已知道那个否则的后果可能我无法想象的严重我抬眼看向悬在头顶上方不远处的神鼎那材质非铁非铜非玉非石,有些像七彩琉璃,这神鼎要天子血和精气来祭养,到底是神器还是魔器?我轻声道:“可是外面保护皇上的人都不在了,万一那玛哈冲进来,你和寂将军……”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在这阵里,他没那么容易伤到我”皇帝淡淡地道“太庙神龛的香炉,先左后右各转三圈,地上就会打开一个地道口,你从那里出去,那个人不会伤到你的,快走”

    叫我走,丢下昏迷不醒的寂惊云和全身无力的皇帝,独自逃命真亏他想得出来我抓紧了他身侧的冰魄刀,欠身道:“地道凶险未知,臣妾想借寂将军的刀一用”

    “嗯”皇帝看了我一眼,想也不想就同意了我抓了冰魄刀,步下平台向太庙大门走去,皇帝在身后急道:“不是那边”

    “谁说不是?”我微微一笑,抓紧了冰魄刀,头也不回地走出太庙,将皇帝一声震怒的“荣华夫人”抛在身后太庙外,怨灵仍在和玛哈纠缠,这一会儿功夫,又不知从哪里爬来那五种毒虫,将玛哈包围起来,我知道这五瘟蛊阵是傅先生召唤的怨灵所施,倒没有刚开始那么害怕,只是那一地毒虫阻在前面,要冲进去确实需要一些勇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闭了闭眼,深深地吸了口气,我拔出冰魄刀,双手紧紧握住刀柄那玛哈与怨灵纠缠着,此际正是下杀手的好时机,只有杀了他,才能保障太庙里皇帝和寂将军的安全此念一动,我当即不再犹豫,咬紧牙,不看地上那一地的毒蛇毒虫,只死死地瞪着那个被怨灵缠住人,握刀冲上去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嗤”那把刀插进黑雾当中,我清楚地听到了锐器插入血肉时发出的沉闷的响声,刺中了心中一喜,是毫不迟疑,狠狠将那刀往前送去,直至那刀被刀柄阻住,再也无法深入黑雾中传出一声痛哼,骤然一股大力向我击来,将我弹飞出去,我跌进毒虫堆里,眼冒金星,胸口一阵闷痛,一口血已经从嘴里喷出来,溅了满胸

    好痛,这种痛楚,像是身体骤然被四分五裂一般玛哈在怨灵黑气里发出一声怒吼,那团黑气越胀越大,黑气中仿佛有个黑洞,形成一个漩涡,正源源不断地将黑气吸进去,毒虫们惊慌失措地逃窜,黑气被漩涡越吸越少,渐渐显出一个人形,我瞪大了眼,那漩涡原来是玛哈的嘴造成,黑气被他一口不剩地吸进了肚子里怨灵似乎在他的身体里挣扎,他的皮肤下,一会儿脸上冒出一个包,一会儿额上冒出一个包,像是岩浆冒出的热泡,在他的皮肤下沸腾,说不出的诡异和恐怖,但这恐怖的场景并没有维持多久,只听到“啵”,“啵”数声短促地破碎声从他的皮肤下传来,那些来及逃走的毒虫,纷纷炸开,像是在身体里装了炸弹似,被炸开了花,一时之间,破碎的虫尸和恶心的浆液此起彼伏将这片地方染得花花绿绿,玛哈的脸却恢复如常,我不敢置信地瞪着他,眼前这一幕,不用花脑子想,也知道他已经收伏了怨灵却见他右手握着插在他腹上的刀柄,左手指着我,恶狠狠地道:“你这贱人,竟敢偷袭本王,你以为把刀能耐何得了本王吗?” daocaorenshuwu.com

    说话间,他已经将冰魄刀从腹中拔出来,抛到地上,那刀上竟然一丝血迹也不见,玛哈冷笑道:“本王原想逗克列夏多耍一阵,既然你这贱人这般不知死活,本王也不与你们再玩游戏……”说话间,他指着的手臂源源不断地伸长手爪向我脖子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