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回府

        这个山洞真是隐蔽,等我们跑出来,我才发现山洞的出口竟然是在一处悬崖的峭壁上,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身后不断传来轰隆巨响,段知仪抓住峭壁上方悬落的绳梯道:“云夫人腿受了伤,冥少爷背着云夫人先上去”想来他们这之前就是用这架绳梯垂到洞口的冥焰点了下头,放我到他背上,抓住了强梯我转过头,眼睛看向鬼面人左肩人不断冒血的伤口,蹙眉道:“你们呢?”

    段知仪看了鬼面一眼,笑道:“云夫人放心,我们随后就上去”

    又是一阵地动山摇,几个人都被颠得有点儿站立不稳,冥焰赶紧抓住绳梯,如猿猴一般灵巧地向上攀去,稍时便已立在悬崖顶端,站在崖顶,仍是能感到地面隐隐晃动,想必那山洞坍榻十分剧烈冥焰背着我转身,见段知仪和鬼面人陆续攀爬上来,我才松了口气,虽然脚下的地面仍在微颤,但在山岩之巅持到落日白云,感觉到丝丝凉风,至此才真正有了逃出生天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现在在哪里?”我轻声问不知道这山岩离京城远不远?我们该怎么回去呢?

    “这里是四经山主峰,离京师尚有一百八十余里路程”段知仪答道

    我吃了一惊:“一百八十余里?”这么远?这古代的路可不比得我前世的大马路,何况是这样崎岖难行的山道,我蹙眉道:“你们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找到我们?我们怎么回去?”

    “我们怎么找到夫人的,一言难尽,等回了京师再仔细告诉夫人至于我们怎么回去……”段知仪说完,指了指前方,我转头一看,立即大喜:“小黑小白?”

    “侯爷知道夫人去了太庙,借给我们用的”段知仪微微一笑,“若非侯府这两匹神驹,只怕我们也不太容易能迅赶到这里”

    段知仪虽然被皇帝封了个司天台监副的官儿,却因为在京师没有落脚处,我仍让他留在侯府居住,所以此次才能带着小黑小白来救我们说话间,两匹神驹已经奔至我们面前,小白亲昵地用头蹭了蹭我我摸着小白的脸见小黑不耐地轻声喷气,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不过话说回来,小黑那厮野性难驯,一向不太让人近它的身,这次怎么会让他们骑来?我好奇地道:“小黑能让段先生近身,倒是难得”
www.daocaorenshuwu.com


    段知仪但笑不语,却见小黑凑到鬼面人面前,盯着他的伤口,轻轻嘶叫了一声,又碰了碰他没有受伤的肩,神情似乎极为关切我大为惊奇,还未及细想小黑怎么会对这个陌生人这样亲近,只听冥焰道:“姐姐,天快黑了,先离开这里再说”

    我点点头,却听鬼面人嘶声道:“在下还有事,就此告辞”

    我怔了怔,见鬼面人已经转身要走,赶紧道:“恩公留步”

    他的身子一顿,我关切地道:“恩公为何不与我们一齐下山?你受了伤,应及早下山诊治才是”

    鬼面人没有转身,背对我道:“这点伤我自己能处理,云夫人不用挂心告辞”话音刚落,鬼面人便径直往前奔去

    “恩公……”我失措地唤了一声,那鬼面人却不停下来身影很快消失在树林当中,我转头看向段知仪:“段先生,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夫人,我师弟脾气古怪,一向独来独往,不善与人打交道,你不必介意”段知仪笑了笑,“夫人还是尽快赶回京师,省得侯爷挂念”

    也是,等回了侯府,再找段知仪问个明白,这个一再救我的鬼面人到底是谁?段知仪这般轻松的表情,看来他是笃定他这位师弟的伤没有大碍冥焰将我小心地放到小白的背上,再跃上马背段知仪抓住小黑的缰绳,也跃到它背上小黑在原地微微踏了几步,倒也不怎么抗拒,就任他骑上了背,随后,两匹神驱便载着我们风驰电掣般飞而归

    抵达京城,已是半夜,城门紧闭奇怪的是,城门之上***通明,守城的官兵比往日多出许多,戒备格外森严云家铁卫守在城门之外,见到我们回来,大喜过望,我也大喜:“云乾,你们是如何从太庙脱困的?”

    “回少夫人,是段先生助我们脱困的”云乾见我平安无事,似乎是大大地松了口气我回头看向段知仪:“段先生,大恩不言谢,先生以后有用得着妾身的地方,妾身一定倾力相助” www.daocaorenshuwu.com

    “云夫人言重了”段知仪神色淡定云乾他们想是早和守城的官兵沟通好了,城门缓缓而开,我们顺利地进了城进了城之后发现城内较往常清静不少,街上根本没有行人,往日街市喧嚣的场面不见了踪影,倒是不时有巡夜的官兵,见到我们的车骑,大声查问,云乾报了永乐侯府的名号,出示了通牒,才被人放过去,并一再警告回府,不得在街上逗留

    “京中发生何事?”待那队官兵走了,我诧异地道

    “回少夫人,前日京中发生地震,京城流言四起,人心惶惶,九王下令全城戒严,不准百姓聚众妄言”云乾四下看了看,低声道

    果真如我那日赶去太庙前所料,我蹙紧眉:“先回府这里不是一个说话的好地方,回了府再说”

    本想不惊动人悄悄回府,不想小红她们根本就没睡,听说我回来,激动地冲了出来段知仪回府后不便再跟过来,自回了房去冥焰把我背回房间,宁儿和馨儿赶紧去帮我准备热水,冥焰把我放到床上,小红看到我的伤腿,眼泪立即滚了出来,我有气无力地看着她们熬得红通通的眼睛,笑了笑,“没事了,都收拾收拾回去睡” 稻草人书屋

    “姐姐的腿伤得赶紧诊治”小红抹了抹眼睛道,“我去请大夫”

    “不用了,我帮姐姐上药包扎小红姐姐去我房里拿我的药箱”冥焰帮我脱掉鞋,卷起裤腿,露出小腿上那条看似狰狞,却早已不再流血的伤口,他接过宁儿拧干的热毛巾,动作轻柔地擦拭我腿上干涸的血渍仔细地避开我的伤口我倒忘了,冥焰跟傅先生学的东西,可不光是道法蛊术,还有医术

    我看着冥焰低垂的脸,他专注地处理着我腿上伤口,神情镇定平静,比起当年在沧都初遇他时,几乎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他的蓝发零乱地垂在额头……蓝发我瞬间僵直了身体,之前遭遇那些事情,太过惊险离奇,让我没有时间去细想,冥焰的头发变回了蓝色,是否有黑龙玉合体有关?我的手抚上脖子,脖子光秃秃的从来到这个时空便一直陪着我的黑龙玉,是真的不在了冥焰,那玉既与你合为一体,是否你也恢复从前的记忆?一时之间,我竟不知道是心慌还是心喜我怔怔地看着他专注的表情:“冥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弄疼你了?”他抬起头,紧张地道我赶紧摇了摇头,迎上冥焰的眼睛,有一丝怔忡,那眼睛里,除了关切,并无多少复杂的情绪,我忐忑地试探:“冥焰,你有没有想起以前的事?”

    “什么事?”他随口问,神情自然地将手中的毛巾递给宁儿小红把药箱拿来了,他赶紧接过来,打开药箱,翻出几个瓶瓶罐罐,拨出塞子,拿出药碗,将几个药瓶里的药末倒在一起,又倒了些不知道什么的药汁调成药泥,用竹片拨到我的伤口上

    他做这些事的时候,一气呵成,似乎一点也没受到我问话的骚扰我蹙了蹙眉,难道冥焰还没有恢复记忆?可是那觉魂不是已经回到他体内了么?莫非黑龙玉并不是让他恢复记忆的关键?我尤在思量,却听到冥焰吃惊地道:“姐姐,你不痛么?”

    “什么?”我回过神,这才觉出敷在腿上的药灼得伤口火辣辣的疼痛,忍不住倒抽一口气冥焰这才松了口气,拍了拍胸口道:“我还道姐姐的腿没有一点反应,吓死我了”他一边说,一边拿了纱布,帮我把腿伤包扎起来小红担忧地道:“冥焰,姐姐的腿伤多久能好?不会留下什么后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皮外伤,虽然伤口看起来很可怕,不过没有伤到筋骨,不会留下后患的”冥焰包好伤口,笑了笑,“等姐姐的伤口好了,我再帮姐姐调去疤的药,保证不让这条疤留下痕迹”

    “那倒无妨”我淡淡一笑,对小红和两个丫鬟道:“行了,你们也累了,去睡”

    “那我也回房去了”冥焰开始收拾药箱,“姐姐好好休息”

    “冥焰……”我看着他,心中尤在疑虑,“你真的什么都没想起来吗?”

    “姐姐又是指我丧失的记忆吗?”冥焰眨了眨眼,一脸坦然,“我真的没有想起什么”

    “可是你怎么突然能对付玛哈了呢?”我咬了咬唇,道出心中的疑惑,“你怎么能破他的妖术呢?”

    他怔了怔,想了想,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笑道:“姐姐还真把我给问住了我其实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从地火池里出来,身体好像变得很奇怪,体内仿佛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涌生出来,当对着那个玛哈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已经冲上去了现在回想起来,好像身体比脑子里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似的,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已经和他斗上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是这样吗?难道只是因为黑龙玉与他合体,令他身体恢复了一些异能,但还没有启动他的记忆?我见他苦恼地思索,叹了口气,也不再逼问,拍了拍他的手道:“知道了,你也累了,回去休息,有什么改天再说”

    等他们全退出房去,我躺在床上回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想到玛哈的恐怖,心中禁不住一阵后怕不知道皇帝和寂将军的情形却是如何?京中这几天的形势又是如何?还有段知仪和那个鬼面人,怎么会突然跑来救我?鬼面人一次又一次地救我,每一次都是在我最危险的时候,绝不可能是巧合,他到底是谁?还有他的伤,也不知道到底如何了?……脑子里想的事越来越多,越来越乱,辗转反侧,竟是越来越清醒,直到过了三,才撑不住疲极的眼皮,沉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