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丧亲

        官媒进屋给我见礼,我请她坐下,打量了她一眼,前世在电视上看到的媒婆,大都打扮成一个德性,头上包个抹额,穿得花花绿绿,腮红和唇角的黑痣是必不可少的故作多情缀但这位嬷嬷却打扮得极为端庄,看上去像小户人家的夫人,也不像电视里见到那些媒婆一样一见面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心下反倒生了些好感,笑道:“嬷嬷怎么称呼?”

    “妾身夫家姓刘”官媒有礼地道,接过馨儿奉上的茶,道了声谢我笑了笑:“今儿请刘嬷嬷来,是想请嬷嬷给咱们侯府的二少爷作个大媒嬷嬷回去替咱们留意一下京中的在家闺秀,选个德容兼备的好姑娘这事儿办成了,云家一定重谢刘嬷嬷“

    刘嬷嬷笑道:“荣华夫人,侯府这样的豪门望族,结亲自然也要选个门当户对的,只是皇上刚刚进行了选秀,京中名门望族的姑娘,多进了宫,现下倒不好选呢”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倒忘了这一茬,想了想,笑道:“云家这样的门楣,倒不一定要豪门望族来锦上添花,只要姑娘德行好,就是小家碧玉也成的”

    刘嬷嬷点头道:“有夫人这句话,妾身一定尽力帮夫人将这件事儿办得漂漂亮亮的”

    我笑了笑,示意小红将准备好的红包递过去:“那一切拜托刘嬷嬷了”

    刘嬷嬷坦然地收下红包,笑道:“那过两天妾身就将画像拿到府上给夫人挑选妾身不打扰夫人,先行告辞”

    等她出去,我的笑容淡下来刚刚段知仪说那番话又浮上心头,这件事要不要先同安远兮说一声呢?思量片刻,想到他的伤,终是决定等官媒的画像送来了,再和他谈我抬起头,叫过宁儿:“宁儿,你跟厨房说一声,这段时间给二少爷准备些补血养气的药膳和补品,先让厨子安排个膳食单子给我看看,你一会儿把前些日子老爷子送来的人参和血燕拿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宁儿应声出去,我让馨儿把吉他收起来,突然想到什么:“对了,小红,冥焰今儿怎么没过来?”

    平日里他每天都要到我这里来看我的是不是昨天精力消耗太多,太累了?也不知道觉魂和他合体之后,他有没有什么不适?

    小红笑道:“冥焰一早就出去了,说是去给姐姐寻药,姐姐莫担心”

    我笑了笑,这孩子真是个急性子觉魂已经和他合体,他仍是没有以前的记忆,不知道冥王对他的惩罚要到什么时候才结束其实我心里,对冥焰没有恢复记忆,既忧又怕,还隐隐的仿佛松了口气,不是我不想他恢复记忆,而是我怕他恢复了记忆,面对现在的我会伤心他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我却负了他,心里不是没有愧疚的可如今我无心也无力对他的付出做出任何回应我欠冥焰的,只能等下辈子还他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还有安远兮,老爷子竟然把整个隐势力交给他执掌,如今老爷子既然知道景王极可能是那个幕后黑手肯定会对他的一举一动上心,相信过不了多久会有多的情报传回来我如今最关心的,是安远兮从景王身边那个暗桩那里会了解到什么资料楚殇之死的真相,还有无极门的那些错踪复杂关系,想到当初铁山郡暴乱我遇到那些无极门的杀手,如果景王是无极门的掌控人那说明铁山郡的事是他一手策划的,景王一直没有放弃过对云家出手,看来是真的觑觎云家这份家财,有了云家的钱做后盾,他谋位就有了保障我冷笑,景王,好个景王我若让你轻轻松松就如了愿,我就不叫叶海花

    在房里查看了这几日的帐簿,发现太后要的钱爷爷还没有支出去,而有本帐薄也透着些古怪心中正在疑惑,宁儿来推我去主厅用膳老爷子身体越发不好,每日除了晚膳,坚持一家人一起吃之外,其余时间都呆在房里我让奶娘抱着诺儿,随我去到主厅,见厅里除了老爷子,安远兮和云德,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精壮老头,老爷子正拉着他亲热地聊着话,见我进来,笑道:“叶丫头,你来得正好,来见见修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修叔?我有些诧异地看向那个陌生男子,那男子见我进来,赶紧站起来:“云修见过少夫人”

    云修?我望着那张与云德有着七八分相似的脸,再看云德一脸喜悦之情,蓦地想起他是谁了,他是云德的父亲,云府的大总管云修这人据说是老爷子的心腹,对老爷子忠心不二,十几年前为了老爷子和云峥的病,带了些人出海寻仙,只望能找到灵丹妙药帮主子治病,却一去没了消息很多人都猜测他可能已经死在海上了,没想到这会子突然冒了出来

    我赶紧道:“修叔免礼,妾身腿上有伤,不能给您见礼了”这云修虽然是家仆,但是云家的地位不比二房的那几位执事低,我对他也得客客气气

    “少夫人客气了”云修仔细看了我一眼,眼神一黯,“云修离府数年,走时峥少爷还拖着我的手让我早日回来,没想到等我回来时,峥少爷已经……”说着,两行热泪已经从眼眶里涌了出来听他提起云峥,屋子里顿时一阵沉默,老爷子幽幽一叹,脸上也带上一抹痛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听云峥说过,这位大总管以前很疼他,心中也是一酸,强笑道:“修叔别太难过,云峥泉下有知,也不希望你为他如此伤心”

    云修擦了擦眼泪,见到我身后奶娘抱着的诺儿,迟疑了一下,道:“这……是不是小少爷?”

    我赶紧让奶娘把诺儿抱到他身边去,柔声道:“诺儿,叫修爷爷”

    “修爷爷”诺儿乖巧地扑到他身上去,“诺儿……抱抱……”

    “嗳,小少爷”云修手忙脚乱地抱起诺儿,看着诺儿清秀的小脸,老泪又滚出来,“小少爷长得跟峥少爷小时候一模一样……”

    我眼眶微红,任何人在我面前提到云峥,我都忍不住想要落泪

    老爷子见我泫然若泣的表情,赶紧道:“云修啊,好不容易才回来,别提那些伤心的事,咱们老哥俩好好喝一杯云德,你爹今天回来真是难得,你也坐下来一块儿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围桌而坐,桌上已经摆满佳肴,老爷子和安远兮面前分别还摆了两道药膳老爷子平日里就是吃着药膳的,安远兮见他面前也摆了两道,怔了怔,抬眼看了看我,又垂了眼睑这一顿饭我和安远兮都没说话,桌上只听到老爷子和云修聊天的声音,云修讲他这些年在海外的奇见闻,我听得心不在焉,老爷却感兴趣地听着听得兴起,云德偶尔也插嘴问上几个问题,一顿饭倒不因我和安远兮的沉默吃得冷场

    饭毕,老爷子拉着云修回他房里,说要与他秉烛夜谈我见老爷子兴致勃勃的样子,也不好破坏他的兴致,只唤住云德,交待他不可让老爷子太过劳累云德点头去了,我抬眼见安远兮也站了起来,他看了我一眼,低声道:“谢谢大嫂”

    我见他面前的药膳盘子都空了,扯了扯唇角:“小叔客气了,这本是我应该做的”比起你为我做的,我做的这些实在算不得什么安远兮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欠了欠身:“那我先走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点了点头,安远兮踏出厅去,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我怔忡片刻,对小红道:“小红,推我去院子里走走”

    坐在荷塘边,感受着温暖的阳光,看到荷塘池长出一茎嫩嫩的花苞,才恍然已是初夏,我来到这个时空,不知不觉,已有四年时光才四年呵为什么我觉得仿佛已经经历了一生这么漫长?我的身体,我的情感,都垂垂老矣,再没有初入异世的锋芒想到四年前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己,我唇角一动,泛起一丝苦笑那样的桀骜不驯,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姐姐”远远似来一声呼唤,我抬起眼,见冥焰急冲冲地奔过来,不由笑了笑:“什么事跑得这么急?你刚回府吗?用了晚膳没有?”

    “姐姐,不好了”冥焰不理我一连声的问话,跑到我身边,蹲下身道:“我刚刚在街上听到这个消息,寂将军他……他……”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怎么了?”我诧异地道冥焰吸了口气,沉声道:“寂将军他死了”

    “什么?”我惊得站起来,腿上骤然一痛,又跌坐到轮椅上我不敢置信抓住他的手腕,“你从哪里听来的?会不会听错了?寂将军怎么会死了?”

    皇上明明用护国神鼎解了寂惊云身中的邪降,虽然那天我离开之前寂将军还没有醒,可是皇上也说过他已无大碍,怎么突然就死了?冷汗潸潸,寂将军在朝堂局势如此混乱的节骨眼儿上出事,那皇上会不会也出事了?

    “我没听错,我一早起来去各大药铺给姐姐配药,听到街上好多人都这么说,还说将军府已经挂了白绫出来,寂将军的灵柩已经运到将军府了”冥焰赶紧道,“我还听人说,是宫里传来的消息寂将军前几日被闯入皇宫行刺皇上的刺客重伤,今日不治身亡九王爷向皇上请旨,追封寂将军为忠勇王,秉笔尚仪寂平安加封加承恩郡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心中大乱,昭书怎么写寂将军的死因,都是表面说辞寂将军难道是真的死了?强自镇定了思绪,我立即道:“冥焰,你让铁卫备车,随我去将军府,我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完,让小红把安远兮请来:“小叔,麻烦你让人查查太庙那边的消息,看看有什么异状,还有宫里也不要忘了打听一下”

    安远兮点头应了铁卫护着我出门,匆忙赶到将军府将军府果然一片素缟,我看到大门外结的白绫和悬挂的白灯笼,只觉得眼睛一花,身子忍不住晃了晃老管家林伯见到我,忍不住跪到的上哭起来:“荣华夫,我家将军,我家将军他……您帮我去劝劝我家小姐,将军的灵柩一运回来,她就像傻了似的呀……”

    “平安在哪里?”我扶起他,沉声道

    “在……在灵堂……”林后用袖管擦着眼泪,抽泣道我打量了一下四周,已经有收到消息前来吊唁的朝官和武将了,沉声道:“林伯,你是将军府的老人了,将军府现在不比寻常,平安还小,遇到这种事一定心神大乱,下人们是手足无措,你可要帮她撑着,这会儿可不能没了主意,让人看笑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伯听了,赶紧点头:“夫人说得是,老奴失礼了,老奴带夫人去见小小姐”

    去了灵堂,入目即见黑色的棺椁摆在房间上首,平安身着孝服,正跪在棺椁右侧,她身后是平日里侍候她和寂将军的丫鬟小厮,也跟着跪了一地,她的贴身丫鬟正在旁边哭着劝慰道:“小姐,您别这样,你心里难受就哭出来……”

    冥焰赶紧推我过去,我看到平安眼神空洞,面无表情地跪在地上,像一具死气沉沉的木偶娃娃,心中一酸:“平安”

    她仿佛根本听不到我叫他,没有应声,也没有任何反应她身边的丫鬟哭道:“荣华夫人,小姐她……”

    我试探着将手放到平安的肩上,放缓了语,温和地道:“平安,我是叶姐姐,你抬眼看看我”

    她眨了眨眼,眼睛迷茫地转向我,我赶紧唤她,“平安,好姑娘,不要怕,姐姐在这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失去焦距的眼睛渐渐有了一些神采,眼睛望了我半晌,突然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撕心裂肺地哭起来:“姐姐,我二叔死了呀姐姐,我没有二叔了我再也没有亲人了,姐姐呀……”她扑倒在我双膝上,嚎啕大哭,眼泪浸湿了我的较裙

    我的眼泪掉下来,轻柔地拍着她的背,哽咽道:“哭,哭,把你的伤心和难过都哭出来,不要憋着……”

    她哭得像只失牯的小兽,破碎的哭声一声未完一声又起稍时,撕裂的哭声戛然而止,平安伏在我的膝头一动不动我赶紧抬起她的脸,她的脸上犹带着泪痕,已是生生哭晕过去

    “平安”我心中一紧,赶紧招过两个丫鬟,“快把你家小姐扶回房去,再让人去太医署请位太医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