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炮灰

        安远兮和四名铁卫在码头和沙滩上搜寻乌篷渡船将我越载越远,我咬紧下唇,死死地盯着安远兮,望着他们越来越远的身影,心中只剩下绝望,难道今日我依然要和你们擦肩而过吗?

    安远兮的目光向着我的方向扫过来,他似乎看到我了,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唇张了张,想大声呼救,可我忘了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但他的目光只在我的脸上稍微顿了一下,便转向了别处,我如同被人浇了一桶冷水,浑身凉透他也认不出我?红叶的易容术当真如此高明吗?易容能把人的眼神也改掉吗?我以为我跟他之间经历过这么多事,已经培养出无须言道的默契,以前在处理家族生意的时候,很多时候仅仅是一个眼神,双方便能心领神会,知道对方的意图可原来不是这样,他认得的,不过是我这具皮囊

    眼里热起来,不明白为什么,喉咙发堵,心里难过得想哭冥焰没有认出我,我只觉得焦急气恼,可为什么当我发现安远兮也认不出我的时候,心里居然这样难受?我怔怔地看着他伫立于海岸上四下搜寻的身影,眼泪缓缓地从眼眶里涌出来,尽管我知道他们是在找我,心却一点点凉透,缓缓堕入深潭,觉得自己仿佛被全世界遗弃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安远兮在岸上搜寻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又看向海面上的渔船和商船,我看到他指着海面在问一个补渔网的村妇什么,那渔妇不知道答了什么,安远兮的目光又看向载着我的渡船,匆匆扫过我的脸,看向旁边的几条渡船我已不再抱任何希望,乌篷渡船离商船越来越近,我木然地看着他,任泪水从脸颊滑落已经看向别处的安远兮似乎怔了一下,猛地转过头,目光紧紧地锁在我的脸上他的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惊疑,眉头紧紧地蹙起来,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我的心微微一动,他发现我了吗?沉寂冰凉的心似乎又开始隐隐地暖起来,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滚滚而下,我定定地凝望他的眼睛,他眉头舒展开来又立即蹙起,眸子里带着惊喜又立即被怒意冲淡我的眼泪掉得快急,唇边却浮起笑意他是谁?楚殇?安远兮?云崎?或者那都是他,又或者那都不是他,那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他认出我了,在我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在别人都认不出我的时候,他认出我了,只有他认出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远兮向着码头冲过来,铁卫见他突然飞奔而去,怔了一下,立即也跟上前安远兮……我的心跳快起来,仿佛长了翅膀跟着他的脚步一起飞奔,重获自由的希望就在眼前,巨大的喜悦令我忍不住颤抖突听红叶在身后道:“忍六,背她上”我心中一惊,见背我上渡船的男人过来扛起我,才发现渡船已经靠在大商船旁边了,我心中大急,商船离码头已经很远了,安远兮的身影站在码头的长堤之上就像蚂蚁一般藐小,关键是码头那儿已经没有渡船了,他怎么过来?这么远的距离,就算轻功再好,也飞不过来的

    只见安远兮一掌劈断了码头上拴渡船的木桩子,木桩凌空飞出,“砰”的一声落到远处的海面上,溅起雪白的浪花同时脚下用力一跺,铺在长堤上的木板像被炸开的爆米花似的,一块块噼噼啪啪地弹跳起来他用脚将一块块弹起来的木块挑离地面,飞快而连贯地将它们夹到腋下,身子凌空一跃,已经站到刚才被他击到海面漂浮着的木桩上,同时将手上的木板丢出一块,身子又跃起,点在被他抛出的木板之上,成为他水中前行的借力之物一块又一块的木板相继飞出,安远兮迅在海面跃进,追向乌篷渡船,跟在他身后的铁卫有样学样,踩着他踏过的木板追上来红叶大声道:“忍三、忍七,带人截住他”
稻草人书屋


    忍六背着我迅攀上商船,将我丢到甲板上,我身子软成一团,已经无法看到海面上的情况,抬眼见红叶也攀上船,我怔怔地看着她,红叶看了我一眼,对忍六道:“准备开船”

    忍六转头对甲板上的一些水手迅说了一串我听不懂的话,应该是红日国的语言,听起来有一点点像我那时空的日语水手们迅行动起来,有的起锚,有的升帆我观察着那些水手,全都长得不高,心知他们全都是红日国人,这根本就不是正经的商船,而是红日国的间谍船眼见风帆已经升满,商船似乎也有了一些波动,我心中大急,看不到海面上的情况,我不知道安远兮到底追上来了没有,是被那些拦截他的红日国奸细绊住了了吗?

    红叶见我眼神焦虑,伸手点开我的哑穴:“担心他吗?”

    我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红叶淡淡一笑:“他救不走你的,你劝他回去,否则枉送性命”说完,抓住我的手臂,将我扶起来,让我倚到船舷上我赶紧往码头方向看过去,见安远兮和铁卫们正在海面上惊险万状地避开乌篷渡船上那些红日国奸细发射的劲弩,在翻腾、跳跃的同时还要不断地抛出木板继续追赶那两艘乌篷渡船向着安远兮他们划过去,密织的弩箭一支接一支地射向他们,安远兮和铁卫本就是依靠漂浮在海面上的木板追赶渡船,这种方法极耗内力,再加上要留神躲避射来的弩箭,是险象环生海面上刮起了风,商船的帆完全涨满,我感觉商船行进得很快,不一会儿工夫,我们与海面上那几艘乌篷渡船拉开了距离安远兮他们虽然快追上乌篷渡船,但离大船远了弩箭的破空声和着海浪风声,听起来异常凶险,风浪大起来,漂浮在海面上的木板左摇右晃,云兑险险地避过一支弩箭,弩箭擦着他的肩膀飞过去,他身子一颤,下落时却没有踩到木板上,跌到了海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我失声叫起来,见云兑从水里冒出来,抱住了漂在海面上的木板,才松了口气这一眨眼工夫,又一支弩箭射中了刚刚从一块木板上起跃的云坎,他身子一翻,直直掉入海中“云坎——”我惊呼一声,见他蓦地沉入水中,消失在海面上,知道他已经凶多吉少,呼吸一窒,心中又痛又怒只听到红叶道:“妹妹还不出声吗?你想看着他们白白送死?”

    “你——”我费力地偏过头,瞪着红叶,“你最好向老天祈祷不要落到我手上,否则我一定会让你下地狱”

    “地狱吗?”红叶的眼中没有一丝温度,唇微微一抿,唇角浮起冰冷的笑容,“你怎么知道我现在不是身在地狱?”

    我心中愤恨,不愿再看她那张面目可憎的脸,转眼看向海面上的情况,见安远兮离那乌篷渡船越来越近,另两名铁卫落得稍远,而掉在水中抱着木板的云兑却一动不动,我心中暗惊:“那弩箭上有毒”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聪明”红叶平静地道我气得身子轻颤,拼命地大声叫出声:“箭上有毒,大家小心”

    隔得较远,我不知道安远兮他们听不听得见我的喊话,只见他敏捷地躲避着弩箭,终于接近了乌篷渡船,闪电般地跃上其中一艘船,船上顿时展开了激烈血腥的厮杀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安远兮这样肆意杀人,袖中剑已出鞘,矫若神龙,剑尖泛起银光,没有任何花巧的动作和诡奇的招式,劈、刺、斩、划、挑,一连五个动作一气呵成,血雾喷溅中,船上五名红日国奸细顿时变成五具没有生命的死尸,有的跌入深海,有的扑倒船舷另一艘乌篷渡船上的红日国奸细慌了神,顾不上攻击海面上追过来的云巽和云艮,纷纷将弩机调头对准安远兮,慌乱地将弩箭向他射去

    安远兮的身子腾空跃起,长剑挥洒中,将那些弩箭一支支砍飞,银剑在阳光下暴出耀眼的反光,剑气如潮浪般将弩箭震飞出去精芒一闪,其中一支弩箭被一剑弹开,以奇快奇强的劲道反反射回去,“嗖”的一声,贯入一名红日国奸细的喉咙,那奸细不可置信地瞪大眼,喉头鲜血直冒,“咚”的一声倒在船舷上,当场暴毙安远兮趁这眨眼的工夫,已经落到另一艘船上,一篷又急又密的剑雨倾盆而下,剑气丝丝,那剩余几个红日国奸细被这漫天剑雨笼罩,哪里还有命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安远兮仿佛一头杀红了眼的野兽般,干净利落地结束了另外几个奸细的性命那一连串圆转自如的杀人手法,把我看得心惊肉跳,那是他身为楚殇时自小学来的杀人技法,快、准确、一击即中,令敌人来不及抵挡便毙命剑下,仿佛他的剑本来就在那里,是那些奸细自动将心脏喉咙送上我咬紧了唇,紧紧地看着他,第一次血淋淋地切身感受到他幼时是怎样拼命挣扎着,从那样残酷、凶险、血腥、黑暗的环境中生存下来的,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心中仿佛被人用力一抓,骤然痛得一阵阵抽搐

    “没想到这位侯府二公子这么厉害”红叶的声音带上几分诧异没有人发射弩箭制造障碍,云巽和云艮稍顷也冲到了乌篷渡船上安远兮的目光调回来,落到离他们已经很远的大商船上,目光中带着一团燃烧的火焰,望向站在船舷边的我和红叶云巽和云艮将船上的死人推到海里,拿了桨开始摇船,想追赶大船红叶冷冷一笑,蓦地扬声道,“云崎公子,我们将云夫人请来并无恶意,只是想让冥焰公子到我们红日国明神岛做客,我佩服阁下的身手,不愿你丧身此间,请回去转告冥焰公子,只要他肯来,我们立即将云夫人送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借着内力将这番话送出去,声音十分清亮悠远我心中一跳,红叶抓我的目的果真是为了冥焰?安远兮只是冷冷地看着她,一言不发云巽和云艮快地划动船桨,根本不理红叶说的话红叶叹了口气,轻声道:“妹妹当真不劝劝云崎公子吗?”

    我定定地望着站在乌篷渡船上的安远兮,沉默不语“罢了……”红叶幽幽一叹,蓦地扬声道:“忍六明神大炮准备”

    我吃了一惊明神大炮?正狐疑间,见船舷下方的船体内,缓缓伸出一个黑糊糊的圆铁柱子,对准了远处的乌篷渡船我大骇,那东西有七分像我前世所见的大炮,转脸看向红叶:“你,你竟想用这个对付他们”

    怪不得她有恃无恐,看着十来个同伙被杀死也这么镇定,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原来她有这个东西给她撑腰我抽了一口气,蓦地看向安远兮,拼命地道:“你们快回去快——”我没有内力可以把声音送得很远,只能拼尽全力用最大的声音嘶吼,声带不能承受骤然而来的拔高音调,声音顿时被撕破我不知道安远兮听不听得到我的叫喊声,见他们的乌篷渡船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只得继续拼命地嘶叫:“快回去快躲开——” www.daocaorenshuwu.com

    话音未落,我却听到了红叶冷酷的命令:“放”随着她的命令,一声巨响从炮筒里传来,船体突然狠狠震了一下,炮弹射出,乌篷渡船在海面上轰然炸开我身子无力,差点被震倒在甲板上,紧紧地抓住船舷,我死死地瞪着远方在顷刻之间化为乌有的乌篷渡船,海面上漂浮着翻着白肚皮的死鱼和破船带着火焰的残片,冒着滚滚黑烟,天空中不时有带着黑烟且燃烧着的船体残片掉下来,空气里满是硫磺和硝烟的气味,而安远兮和铁卫都不见了踪迹

    “安远兮……”我骇然大叫,死死地盯着前方那一片被炮火摧残过的海域,不敢相信刚刚还活生生站在我前面的人,被炸得连一丝残片都找寻不到不会的,不会有事的,他的武功那么高,他不会有事,我没看到他的尸体,说不定他早就跳入海中躲过了爆炸,他一定不会有事,一定不会……我在心里不断地安慰自己,目光落在一块船体碎片旁边的海面上,全身蓦地变得僵硬那里,从海底缓缓冒出一片嫣红的血迹,在碧蓝的海水中氤氲四散,像一朵妖艳的恶之花,在海面上徐徐盛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安远兮……”我喃喃地唤了一声,眼前一黑,瘫倒在了甲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