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计诱

        “我不会让你死,绝不会”失去意识的一刹那,我的耳边仿佛传来冥焰的悲吼我想对他笑,可是我全身僵硬得如同一块冰冷的石头,寒意漫过我的心脏,漫上颈脖,真奇怪啊,为什么我死了,还能感觉到冰冷呢?原来心脏停止跳动之后,脑波还会活动,不会马上消失

    世界在远离,声音在消逝,意识开始混乱,冰冷的身体没有一丝知觉,唇被什么冰冷地封紧,一丝暖暖的热流方喉咙里灌进来,将蔓延至下颌的寒意逼退暖流涌过的地方,越来越热,仿佛被火焰烤裂的冰,皮肤的肌理一层层地破开,灼热而剧痛,像被地狱蔓延出来的烈火焚烧我想挣锢着,唇上的封印紧窒而不容抗拒地将我镇住

    好痛我想低吟,想蜷起身体,每一根神经都被疼痛控制着,那把烈火像流水一般冲下,身体里的寒冰噼噼啪啪地碎裂,疼得瑟瑟发抖难道我不是被冻死,而是活活被痛死吗?寒冰被烈火烤化,化成了温暖的水流,疼痛稍稍一缓,我感到全身发热但只是一个瞬间,又一轮加强烈的疼痛再次爆发,仿佛五脏和皮肉都被撕裂般的巨大痛苦,如同被凌迟一般的折磨我想呻吟,可紧封的唇不能漏出丝毫的声音,我想躬起身子,减低疼痛的侵袭,但一波又一波的热浪如荆棘一般划开皮肉泪涌出眼眶,我疼得浑身颤抖,为什么我要经受这样的痛楚?为什么我死了不宁经受这样的折磨?我做错了什么?我做了错了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脑波快消失,快消失,让我灰飞烟灭,让我灰飞烟灭,我本就不该来到这个时空,这是不是上天对我的惩罚?身体一阵抽搐,好痛……我呜咽着,颤抖着,冷汗像水一样渗出冥焰,你还在不在?给我一个痛快,我让痛痛快快地死,我忍受不了了,我真的忍受不了了……神志恍惚间,我仿佛听到有人在痛苦地低喃:“对不起……我不该一个人来……我该听他的话……”

    是谁?那是谁?救救我,救救我……求你杀了我,求你……这样令人窒息的疼痛,为什么还不停止?我绝望地哭着,为什么我每一根神经都能清楚地感受到那样令人发狂的痛楚?带着荆棘的地狱之火叫嚣着冲到了足底,我全身的冰都化成了水,知觉一寸一寸地回复到身体里剧烈的疼痛缓缓地消失,温暖的水在身体里缓缓流淌,我的身子仿佛被温泉包裹着,渐渐地不再痉挛般地抽搐和颤抖那酷刑终于结束了吗?我轻喘着,唇边的压力缓缓地松驰,仿佛是羽毛温柔地拂弄我的唇瓣,仿佛是小鸟细碎地轻啄,我的耳边响着梦幻般令人心碎的呼唤:“醒过来,叶儿,求你醒过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是谁啊……我想睁眼,可是眼皮重若千金,我怎么也睁不开,身体无法动弹,我感觉那征温柔的羽毛紧紧地压到了唇上:“醒过来,叶儿,再不醒来,你就再也看不到我了……”我终于听清那声音是谁的了,冥焰?怎么我还能听到冥焰的声音?难道我没死吗?冥焰?你在说什么?心中一急,我奋力睁开眼睛,迎上那双喜悦的双眸

    朦胧的月光笼罩在我们身上,他的脸在淡淡的月色下带着圣洁的光芒,笑容缓缓地在他的脸上绽放,冥焰的声音从来没有这样轻柔:“你醒了……”

    “我没死吗?”我仍然蜷在他怀里,身体仍然虚软无力冥焰的脸上浮出幸福的笑容:“你不会死,对不起,我以为我一个人能救你出去,是我太自以为是……”

    “冥焰?”我感觉出一丝异样,他的声音太飘浮,根本不像是从嘴里说出来的,我心中一惊,抓住他的手,“你怎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儿,我不能再陪着你了……”他的身体渐渐地变得透明,我惊惶地抓紧他,“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冥焰……”

    “叶儿,你知道吗……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这样叫你的名字……”他温柔地笑着,那微笑又真实又虚幻,又安详,“这样……我就很满足了……就算是我会魂飞魄散,我也觉得很幸福……”

    “不……冥焰,你在说什么?什么魂飞魄散?你在说什么啊……”我抓紧他的手,却发现我的手径直从他的手中穿出去,巨大的恐惧扼紧了我的呼吸,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滚滚而下冥焰缓缓地伸出手,想抚去我脸上的泪珠,可我分明看到他透明的手指抚上我的脸颊,我却一丝触感都没有“别哭……”冥焰低声道,脸缓缓地凑近我,低喃道,“我不想看到你的眼泪……不想你因为我伤心……所以,别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唇温柔地落到我的唇上,我却没有任何感觉,仿佛只是和空气接触着,没有温度,没有压力、没有触觉他要消失了吗?恐惧代替了一切,巨大的悲痛震动着我的改弦,我呜咽着,泪如雨下,惶恐地、徒劳地想抓紧那越来越淡的身影:“别走……冥焰……不要离开我……”

    “放心,他不会消失”黑暗中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一束蓝光骤然投射到冥焰淡至虚无的身影上我吃了一惊,含泪的双眸转眼看去,见被红叶称作宗主的老头从黑暗中隐现,手中托着那个水晶球正发出蓝光笼罩住冥焰快要消失的身体四围空突跳出无数烛火,将眼前的景象照亮,我才发现我们身处的地方,根本就是之前神社的那个大殿祭坛之上,浑身**的安生仍然被绑在十字架上,红叶和九王站在祭坛两侧,如果不是那宗主的水晶球还照在冥焰快要消失的身影上,我几乎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我和冥焰从来没有逃出这个神殿,一切只是奇门遁甲面出的阵法带来的幻觉我看着那宗主手里的水晶球像之前一样发着闪电般的蓝光射向冥焰,将他包裹起来,想到当初被这光茧包裹时身体不能抵抗的剧痛,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想制止那宗主的行为:“你想做什么……你住手……”

    “云夫人,本尊住手的话,冥子就会魂飞魄散了”那宗主唇角浮起一丝诡异的笑容,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和狂热的光芒

    冥子?我心中悚然一惊,他们要冥焰,是因为知道冥焰是冥子?那他们想干什么?难道也是要冥焰来练什么邪降吗?我喘着粗气地道:“你……你说什么?”

    但那宗主却不再出声,只是专注地看着前方的光茧,冥焰的身影完全被光茧包住了,那光茧裹住冥焰之后,突然离地而起,轻飘飘地从地面上飘浮起来,在空中越变越小,缓缓地移向发射蓝光的水晶球那宗主眼神发亮,脸上闪过一丝狂热的色彩,光茧像被水晶球吸了过去,转眼之前,水晶球也被光茧裹起来,在宗主的手上噼啪作响我吃惊地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突然,蓝色的光茧光芒四射,蓝光中混合着银白和橙划时代的光束,光束中夹杂着赤橙划时代绿紫五彩霞光,只听那宗主欣喜地叫了声:“成功了”随着他地叫声,蓝光、白光和橙光都渐渐地转弱,收回到水晶球里透明的水晶球体内氤氲着一团五彩祥云,不时闪过一道蓝色的电流般的光线,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黄色光团,和一个同样大小的银白色的光团,像发光的萤火虫一样,在水晶球里悠然飘浮,冥焰却不见了踪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骇然地望着那幕,又惊又怒:“你……你把冥焰怎么了?”

    “云夫人不用紧张,冥子将全身的灵力度给夫人,如果本尊不将它的魂魄收入水晶球中,只怕此刻他已经魂飞魄散了”那宗主看了我一眼,笑道:“云夫人应该感谢本尊才是”

    我浑身一颤,不可置信地道:“你说什么?”

    “云夫人还不明白吗?”那宗主走到祭台之上,将水晶球小心翼翼地放到座架上,转身道:“冥子为了解除夫人身上的死亡禁咒,将自身的灵力度给了夫人,否则夫人此际哪里还有命在?”

    我明白过来,惶然地看向自己的双手,双手的皮肤已经恢复了光滑细腻,连手腕上被绳子勒出的伤痕也消失无踪我伸手抚向自己的脸,另一只手抓过肩上的头发,脸上的触感细腻光滑,满头银丝也变得乌黑沾润泽我想起之前身体如同火炙般的剧痛,难道那个时候,就是冥焰在度灵力给我吗?此际才算是明白他之前那些似是而非的话,心中骤然一痛冥焰,你怎么这么傻?明知道将灵力度给我之后,你会魂飞魄散,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做?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们把我抓来设下这个圈套,就是为了引冥焰来,消耗掉他的灵力,好抓住他吗?”我收中悲愤无比,“为什么?就为了复活你们那见鬼的八歧大蛇?”是了,一定是这个原因,冥焰一定是他们复活八歧大蛇的关键人物

    “大胆,竟敢对八歧大神不敬”那武士一脚踢到我的身上,拔出武士刀向我劈来只听得当的一声,武士刀上火星飞溅,被什么东西弹歪,武士刀险险地擦过我的脖子,刀风扫过脸颊一柄金黄色樱花状的飞镖“叮”的一声落到地上,那武士转脸怒瞪着红叶道:“纪香,你做什么?”

    “真一郎,你有什么权利在宗主面前拔刀?”红叶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那武士脸色一变,赶紧跪地道:“属下一时情急,请宗主恕罪”

    “起来”那宗主面无表情地道,那真一郎站起来,接着道:“宗主冥子之魂已经得手,这女子对我们再无用处,还对八歧大神口出恶言,请宗主赐她死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宗主”红叶急忙走到那宗主面前,进言道,“她对八歧大神不敬,一刀杀了她太便宜她了,不如把她作为祭品,等八歧大神复活之后敬献给大神,洗清她的罪孽”

    那宗主的目光落到红叶身上,淡淡地道:“云夫人怎么会知道复活八歧大神的事?”

    红叶脸色一变,急忙跪到地上:“宗主,属下绝没有透露丝毫八歧大神的事给外人知晓,请宗主明察”

    “那可难说了”那叫真一郎的武士冷哼一声,“听闻你与这女子在天曌国的时候私交甚笃,透露了什么秘密给人知道也不稀奇……”

    “真一郎,你不要血口喷人……”红叶柳眉一拧,怒声呵斥

    “不要吵了”一直沉默不语的九王突然出声打断两人的争吵,漠然道:“宗主,冥子之魂已经全部到手,眼下最重要的事是准备复活八歧大神仪式,其他的事等仪式之后再说不迟”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嗯”那宗主点了点头,“明晚是月圆之夜,正是举行复活仪式的最佳时机,千翌,你回去好好准备一下”说完转眼看了我一眼,道,“将她吊起来,明天作为祭品献给八歧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