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冥界

        身体轻飘飘的,四周一片黑暗混沌,我仿佛失重一般,飘浮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这场景我并不陌生,我前世死亡之时,便见识过一次我闭了闭眼睛,这么说,我又死了吗?

    前方出现一点光亮,我望过去,等那团光亮越来越近,我才看清是一个戴着马头面具的人,提着一个白灯笼,飘到我面前,朗声道:“叶海花,我来为你引路”

    见到他,我是真的确定自己又死了,我笑了笑,欠身道:“有劳了”

    马面人转身,飘在前面,我跟在他身后,奈何桥上,无数魂排队等候,马面人领着我径直往前走,我看到那些惨白着脸的魂又羡又妒的目光,低声问道:“我不用排队吗?”

    “不用”马面人淡淡地道,“你跟他们不同”

    我心中狐疑,见他不愿多讲,也不多问经过奈何桥,渡过望川河,无数的冤鬼怨灵在望川河里哀哭,河岸盛开的曼珠沙华鲜艳如火,远远望去就像是鲜血铺就的地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幽暗的冥界唯一的色彩,我踏上这条长长的“火照之路”,顺着它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狱云峥……我在心里低唤,举目左右张望,你在哪里等我?

    一只披着红衣的厉鬼扑上前来,尖笑道:“瞧我发现了什么,一只生魂,好久没尝过生魂的味道了……”多的厉鬼围了过来,垂涎三尺地望着我,但似乎忌惮着领路的马面人,不敢一拥而上,只是用不怀好意的目光阴森森跟着我,阴风如触角般向我拂来

    “孽障”马面人怒喝一声,“冥王的客人也敢无礼,还不闪开”

    他随手一挥,那红衣厉鬼便燃烧起来,在惨呼中化成一团灰烬,余下的厉鬼不敢再上前,只用怨毒的目光跟踪我的背影我脊背发寒,为刚刚那厉鬼的话心惊不已,生魂?难道我还没有死吗?又觉得不太可能,我被那支光箭当胸穿透,又不是大罗金刚,哪里还能活命?
daocaorenshuwu.com


    我被领到巍峨壮观的冥王殿,上次在这里,我见到了婴孩模样的冥焰,这次却不知道会见着谁?早有人等在光线昏黄幽暗的殿中,高不见顶的冥王殿里,正前方

    端坐着高如乐山大佛一般的冥王我抬头,仰望不到他的面容,感觉自身如蝼蚁一般藐小不愧于冥界之主,那种威慑的气势,任何人见了都会不由自主地匍匐在他脚下,我跪地行礼:“叶海花拜见冥王大人”

    “叶海花”冥王声如洪钟,问道,“你可知你为何在此?”

    “来到冥界,自是寿缘已尽”我恭敬地道冥王低低一笑,,温和地道:“非也,你寿缘未尽,是本王请你来此起来说话”

    冥王似乎没有我想象中恐怖可怕我站起身,微感诧异:“大人请我来,所为何事?”

    “你助犬子度过天劫,本王一是为了聊表谢意,二是想亲眼看看,能让犬子等人抛去性命也要维护的女子,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冥王微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冥焰没事了?”我心中一喜,我昏死前见他的身形出现在白光中,就知道他应该已经三魂合体,不过听到冥王亲口说出来,才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你如此关心冥焰,他也算得其所哉”冥王低声一叹我仰望着他看不清的面容,知道自己终于能搞清这一切事件的起源,经历了这么多事,我不再相信自己的穿越只是冥焰一时心血来潮的偶然事件:“请冥王大人告之事实真相”

    “凡人活在世上各有劫难,神仙同凡人一样,也要度天劫,冥焰是神子,本王一早就推算出他在三百岁修成肉身之时有一次天劫,却不知道是应什么劫”冥王的声音幽幽地回旋在大殿上,“没想到他第一次应天劫,就是应世上最苦最难的情劫”

    “我是冥焰的天劫?”我心中一颤,咬紧了唇冥王叹道:“不错,从他决定保留你的记忆,送你去异时空借尸还魂开始,他的天劫就开始启动了借尸还魂需要灵魂与肉身的磁场完全吻合,才不会产生排异反应,所以他将你送到蔚蓝雪身体内还魂,但你原本不属于那个世界,他扰乱了异时空的秩序,犯下大错原本也不是无可补救,但他看你因楚殇受苦,私自篡改了楚殇的生死簿,就注定劫数难逃”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篡改了楚殇的生死簿?”我倒抽了一口气,瞪大眼,想起那次在梦中见到牛面人,说冥焰篡改了凡人的生死簿,被冥王责罚,原来竟是篡改了楚殇的生死簿吗?

    “不错三界皆有各自的规则,生死天注定,神仙不得插手改变凡人的生死,本来你到了异时空,虽然会让那个世界的秩序产生一些变化,但影响还没有大到改变结果而冥焰私自篡改楚殇的生死簿,中止了寿缘未尽者的命数,罪犯天条,不得不罚”冥王将个中详情娓娓道来我蹙紧了眉,他指的是我的出现让与我有接触的人的命运发生了改变,但改变的只是中间的过程,而不是结局,只有楚殇是被强改了结局,是这个意思吗?细细思索,似乎真的是这样,这些年我遇到的事,即使没有我的存在,结局似乎也不会有多大的改变,我参与到其中,并没有改变最终的结果冥王说得不公平,不是我影响了这个世界,而是我被动地卷入他们的恩怨纷争之中,我不是他们的因,根本无法影响他们各自命运运行的轨道只有楚殇,是因为我与冥焰的关系,导致了直接的因果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所以,大人才将冥焰罚到人间?”我怔怔地道,“让他灵魂分离,也是应劫吗?”

    “不错”冥王道,“他送你还魂,因你篡改楚殇的生死簿,你和楚殇都是他应劫的关键,缺一不可所以我将他的魂魄分离,一魂两魄化为安生,跟在楚殇身边,一魂五魄化为莫桑,跟在你身边,如果他能修正自己的错误,就能成功度劫,三魂合一,回归冥府”

    “是因为他的魂魄分归三处,所以才没有记忆”我喃喃地问冥王“嗯”了一声,我咬了咬下唇,怔道:“我不明白,冥焰失了记忆,我们又不知道这些内情,你用这么,凶险的法子,就不怕他度不过这个劫吗?你知道他落入凡世,受到多少妖人魔物的觊觎吗?”

    “度不过,亦是他命中注定了”冥王叹了一声,语带欣慰地道,“他篡改生死簿,破坏了你与楚殇的情缘,只要重接你二人的情缘,修正错误,度劫就成功了一半而他为了与你保持感应,将觉魂化为蟠龙墨玉赠给你,他能为你献出魂魄,除非你肯为他献出性命,否则三魂无法合一所幸冥焰没有看错你,你是值得他用魂魄相交的女子”
daocaorenshuwu.com


    我张口结舌,被他说的话震得发懵,半晌,喃喃地道:“我与楚殇的纠葛能说是情缘吗?是孽缘?”

    “现在呢?也是孽缘吗?”冥王语气温和,“是情是孽,你心自知”

    我无言以对,如今我对顶着安远兮皮囊的楚殇,心情是复杂的,是情是孽,我早已分不清我转开这个令我失措的话题:“是大人让楚殇在安远兮体内还魂的’就是为了能让冥焰度劫?”

    “逝其一,其二是楚殇是被冥焰强改了生死,他本身寿缘未尽,所以我让他在与他同一时间死亡的安远兮体内还魂,弥补他的寿缘”冥王道我蹙眉道:“这么说,安远兮被年少荣打死的时候,楚殇就已经借他的身体还魂了,可为什么我遇到他时,他根本没有以前的记忆?”

    “本王不是说过,借尸还魂需灵魂与**的磁场完全一致才不会产生排异反应吗?”冥王解释道,“他自己的身体破得不能再用,而在那个世界那个时间里,没有与他磁场相吻合的尸身,安远兮已经是本王能为他挑选到的最好的一具身体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有他没有记忆,性格大变,是排异反应的表现?”我怔怔地道,“不是与安远兮的灵魂共存一体?”这是我一直不敢深想的疑惑,今天终于能弄清楚了,我当初爱上的书呆子,到底是安远兮的灵魂,还是楚殇的?

    “当然不是,安远兮的寿缘只得二十一年,被年少荣打死时就已经完结了”冥王道,“没有记忆、性格大变只是排异反应中较轻微的一种,且比较容易恢复,所以他被货柜砸中便完全恢复了记忆很多灵魂与**不相适合的还魂者,最后会变成疯子或白痴楚殇的性格刚毅、意志力强,所以才能熬过排异反应的痛苦,若不是他自己答应这么做,说他一定扛得住……”

    “他自己答应?”我怔了一下,瞪大眼,“大人是说,是他自己愿意借尸还魂的?”

    “自然是他愿意的”冥王道,“否则本王也不敢拿他的灵魂涉险若他不清楚自己还魂的事,清醒过来可能会吓疯,这时空的人不像你那时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么说,他也知道这些前因后果了?”我抽了口气,打断冥王的话,怔怔地道,“他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知道冥焰要度劫?知道……我也是借尸还魂的人?”

    “是他知道”冥王肯定地道,“就是因为他知道,所以他才同意还魂,本来,他是想以一死偿还欠你的债的本王告诉他前因后果之后,他才明白,他欠你的,还没有还清”

    我心中百味杂陈,他选择复生,就是为了还债吗?他清醒之后,面对设计害过他的我、面对改了他生死的冥焰,是怀着怎样一种复杂难言的心情?我与他,到底是谁欠了谁,如今哪里还能说得清?一时之间心乱如麻,想到昏迷前他还为我和冥焰在明神岛涉险,心中一抽,急忙道:“冥王大人,他们与八歧大蛇的骸骨斗法,可平安无事?”

    “冥焰三魂合一,恢复神力,什么魔物能挡?便是那八歧大蛇复活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何况只是残魂”冥王傲然道,“那魔物的残魂已经魂飞魄散,以后休想再祸害人间今次冥焰平安度过天劫,还为凡间铲除了魔物,消弭一场灾祸,其修行簿上已记上一功,随时可以重返冥府你们此次参与铲除魔物的每个人,日后皆有福报叶海花,本王十分感谢你,所以向你道明此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知道他们平安无事,我的心一安拾眼仰望冥王,从踏足冥界就盘旋在心头的愿望冉也憋小住,我下定决心,跪倒地上,恳切地道:“冥王大人,妾身有一事相求,请大人恩准”

    “何事?”冥王温和地道,“你且道来”

    “我想知道,我的夫君云峥现在如何了?我能否见他一面”我咬了咬唇,终是将心中最深的牵挂道出冥王似乎怔了一下,叹道:“痴儿,你二人缘分已尽,何苦执著?”

    缘分已尽?我眼中一热,垂睫道:“妾身没有非分之想,只想知道他如今的情况,请大人成全”

    冥王轻叹道:“他已经投胎转世了”

    不是没有想过这个结局,可此刻听到他这样说,心中仍是疼痛不已云峥,你没有等我,为什么?是不是这一生令你觉得太孤苦,所以你不愿意孤零零地一个人在黑暗的地府等待数十年?闭上眼睛,忍住眼中的微热,我伏首道:“大人能否让妾身知道他转世到哪里去了?他过得……好不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唉……他承载你这份痴情转世,来生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冥王幽幽地道,“叶海花,你且抬头一看”

    我含泪抬头,见殿内半空中,浮现出一幅影像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坐在树荫下的草坪上,手里拿着一块画板,正在专心地涂抹着什么,脚边凌乱地散着一地彩色蜡笔我怔怔地看着他,他的表情恬静,眉眼和诺儿如出一辙,但我知道他不是诺儿,因为他身上穿的是21世纪的衣服,背景远处的湖边还有欧式别墅

    我心中微讶,迟疑道:“他是……”

    “他便是云峥,已转世到你来的那个时空”冥王道我摇了摇头,死死地盯着半空中的影像,仍是不相信云峥会抛下对我的承诺转世:“可是,云峥才去世两年,这孩子……”明显不止两岁

    冥王笑了笑:“时空与时空之间存在时间错位,这种情况是很正常的叶海花,他转世之前,有些话托本王告诉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猛地转头看向冥王,语气带着掩饰不住的颤抖:‘‘他说什么?”

    冥王伸手往我面前一指,在距离我眼前一尺处的半空中,出现一团晶莹的红光,红光里伸出火红的触须,鲜艳的花瓣缓缓展开,一朵艳丽的曼珠沙华盛开在光影之中我静静地看着这朵在黑暗中盛开的彼岸花,听到那熟悉的清雅温和的声音自花蕊中悠悠回荡:“我的妻子是这世上最美好的女子……,,

    我睁大眼,喉咙一哽,猛地捂住嘴,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潸潸而下云峥……

    伸手去触摸那朵娇艳的红花,那花的触须害羞地一躲,继续道:“……若我能活着,我愿意倾尽所有去爱护她,给她幸福,可是上天没有给我这样的机会我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她我是一个很自私的男人,明知道自己不能陪她一生,仍然瞒着她、娶了她,我为了自己的余生能获得幸福,毁了她的幸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云峥……咬紧唇,摇着头,我的喉咙哽咽着,眼泪像洪水一般涌出伸手托住那朵散发着淡淡荧光的红花,它还在我的手心低语:“……所以,我希望她以后的人生能过得幸福,我的妻子,值得比我好的男人去爱她……她那样聪慧,会明白我选择转世,不是想违背对她的承诺,而是想让她知道,我不愿意做她的牵挂,不愿意用我留给她短短一年时间的回忆,去束缚她的心,禁锢她的下半生……”

    云峥……我再也控制不住呜咽的声音,号啕大哭,云峥,云峥……为什么这样对我?我怎么可能不想你?我怎么可能不牵挂你?你这样狠心,用转世来*我放手,你选择不等我,我就能把你忘了吗?

    曼珠沙华在我的手心里闪烁着,化成无数荧红的光点,渐渐消失我的手徒劳地抓紧,光点从我的指缝间溜出去,我伏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冥王幽幽一叹:“叶海花,他请本王在你助冥焰三魂合一之后,将这些话带给你,不是想让你如此伤心,希望你能明白他的苦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明白,没有人会比我了解云峥,懂他的心,就如他同样了解我一样只是,心依然会痛,泪依然会奔涌,这由不得我来控制云峥呵,你明不明白?你斩断我们的缘分,可抹不去我的回忆,斩不断我的思念,割不掉我的感情啊

    “峥哥哥,你在画什么呀?”大殿里突然响起一个娇嫩的声音,我泪眼婆娑地抬头,见半空中的影像里跑进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手里拿着一块饼干,高高兴兴地跑到作画的男孩身边

    “我在画今天看到的喜车上的小人儿”男孩头也不抬地道

    “哦……”女孩儿笑眯眯地将手里的饼干递到男孩面前,“峥哥哥,我妈妈把饼干做好啦,给你吃”

    男孩丢开手中的画板和蜡笔,接过饼干塞到嘴里,眼神发亮:“真好吃”

    女孩儿闻言开心地道:“我家还有好多,峥哥哥去我家玩好不好?我拿给你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男孩兴奋地站起来,牵起女孩儿的手,“我们走”

    两个孩子天真烂漫地手牵手,跑进不远处那幢漂亮的花园洋房里画面渐渐推近,镜头在树荫下的画板上放大,素净的白纸上用简单而稚嫩的笔触,涂鸦着两个手牵手的结婚娃娃,男孩儿西装革履,女孩儿婚纱捧花我的喉咙一哽,瞬时间又泪如雨

    影像渐渐淡去,半空中只剩一团闪烁的金屑我知道,这是真正的永别,这一生我将再也见不到云峥,如同曼珠沙华的花与叶,生生相错,花叶两不相见,花开不见叶,有叶不见花

    “叶海花,你是生魂,不可在地府待太久”冥王的声音幽幽地响起,“你心愿已了,回去”

    “谢谢冥王大人”我喃喃地道,从地上站起来,抹去腮边的泪水我答应你,云峥,我会让自己幸福知道你的生命能在另一个时空延续下去,我已经很满足了你不用再受今世的病苦,能享受健康快乐的童年,一定会过得比今世幸福马面人出现在我面前,我跟着他往殿外走去,到门口时,回头望了一眼影像已经彻底消失的半空,我转过头,闭上眼睛别了,我的云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