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和我结婚

乔以燃也没有想到,楚峥会开门见山地问出这么直白的问题。

但是短短两天的相处,足以让乔以燃认识到,对方就是一只外硬内软的螃蟹,表面上装得有多凶神恶煞冷酷无情的,一旦自己这会儿真的拒绝了他,之后还不知道他要躲在哪里哭呢。

想到这个恋爱脑的冰山总裁今天早上毫无预兆的眼泪,乔以燃有些头痛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总感觉满脑子都是犯罪纪录片的自己和楚峥好像根本没有活在同一个画风。

楚峥似乎认识到了自己方才的失言,非常笨拙地试图往回找补,反而显得更加欲盖弥彰:“你要是没时间的话,就算了,我就是随便说说,随便说说而已。”

乔以燃本来都要松口答应了,硬生生被他的这句话给堵得说不出话来。

噎了一下,乔以燃有些好笑地反问:“本来吧,我是准备到医院去看看你,既然你只是随便一说,那看来我不用来了?”

楚峥的心情真是在大起大落中反复横跳,硬是等了好一会儿,才消化了乔以燃这句话的意思。

当事人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刚才为什么要强行挽尊!

能够当上总裁的人,心理素质都不同于常人,楚峥凭借自己多年的总裁素养,强行转变了口风:“不是……没有……”

接下来的话,饶是以楚峥这样见过大风大浪的心理素质,也实在有些说不出口。

说我很想你,现在很想见你?

憋了半天,楚铮把心一横,别别扭扭地开口:“我收回我之前的话。”

乔以燃的心情的确不错,他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还有兴致逗着楚峥开玩笑:“你之前说的话可不少,你要收回哪句话?”

被对方步步紧逼到这个份上,楚峥干脆破罐子破摔,索性承认了:“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你,你要是来看我的话,我挺高兴的。”

乔以燃一边聊着,一边已经从沙发上慢腾腾地坐起来,伸手去拿挂在衣帽架上的大衣。

作为娱乐圈公认让粉丝最想睡的明星之一,乔以燃的声线低沉完美,略带沙哑的嗓音反而愈发有种引人犯罪的惑人意味,听得楚峥一阵脸红心跳:“行了,你等着吧,我半小时就到。”

直到挂断了这通电话,楚峥仍然有种不可置信的感觉。

顶着生活秘书惊恐的目光,楚峥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背:挺疼的!这种感觉相当真实。

所以刚才并不是在做梦。这一切也不是自己的凭空幻想。

生活秘书眼睁睁地看着不久前还忙着回邮件的楚总,此刻已经相当有行动力地站到了洗漱间的镜子面前。

一下子精神起来的楚总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匆匆忙忙地开始打电话:“喂?赵秘书?你现在还在公司吧,你把我挂在在办公室衣帽间的那套西装带过来拿来,顺便还有保险柜里的定制腕表。”

“对,就是那块深蓝色的满天星。”

赵秘书一边风风火火地收拾着楚峥的东西,一边在心里暗骂:看楚总这个孔雀开屏的架势,一定是乔以燃这个小妖精又在搞事了!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手段是愈发高明了,倒把自家陷入爱河的总裁给耍得团团转。

当乔以燃裹挟着略带寒意的秋风推开病房的门时,呈现在他面前的就是楚峥在待客的沙发上正襟危坐,两个秘书在一旁面面相觑的情景。

楚峥听到自己期待已久的“咔擦”开门声,装模作样地从电脑前转开目光,试图从容地打个招呼:“你来了,路上冷吗?要不要坐下喝杯咖啡暖暖。”

乔依然有些啼笑皆非地看着面前的状况。

楚峥已经竭尽全力地想要表现得自然得体一点,但是他那打理得一丝不苟的衬衫领带,连哪怕一点点褶皱都被熨得平平整整的黑色西装,以及不合时宜地出现在病房里的两位助理,都仿佛在明晃晃地昭示着他的用力过猛:看这个架势,估计从一放下电话开始,就忙着打理自己的形象了。

这样拙劣的遮掩,让乔以燃简直有点想笑,而且还有点恶劣地心痒痒的:怎么办,看他装得这么辛苦,好想戳穿喔!

乔以燃将自己的大衣脱下,赵秘书相当有眼色地接过他手上的灰色大衣,但在与他擦身而过时,还是忍不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乔以燃对于这种无妄之灾已经能够淡然处之了,甚至对于“红颜祸水”这个设定接受良好——别说,仔细想想还挺带感!

乔以燃从善如流地在沙发的另一侧坐下,回答了楚峥刚刚提出的问题:“不用了,大晚上的,再喝咖啡容易睡不着,给我来一杯红茶就行。”

生活秘书相当有眼色地退出去准备端茶送水。

乔以燃这才有闲心打量一下楚峥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