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运气

原本修炼了十几年都未曾有过任何感觉的先天紫气诀,就在他刚刚运行的一瞬间,竟然……有了反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股极其细微的气流,从任脉的会阴穴开始,沿着曲骨、中极、神阙……中庭、天突一直到承浆穴,这股气流,虽然好比发丝一般,有的经络积郁的地方甚至有些断断续续,但却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一路打通了任脉上的所有穴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立的脸色此刻虽然怪异无比,但先天紫气诀却没有半点停滞。这就像一个在沙漠里徘徊了很久,快要渴死的人忽然看见了一眼甘泉,就算心中再怎么惊讶,他的第一个反应也一定是扑上去喝个饱。

www.daocaorenshuwu.com

秦立就是这样,他这会根本不会去考虑,自己这么做,会不会对身体有什么伤害,又或者很狗血的掐一把自己的大腿,看看是不是做梦,总之,我们的秦立同志咧着嘴,一脸开心的笑容,牵引着气机,不知死活的一路往督脉冲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经书说‘顺成人,逆成仙’,即督脉上行而任脉下行。只要练法得要,行功者斡旋人体原气,女子以练任脉为主,盈其血,男子以练督脉为主,盈其气;并从‘调心’、‘入静’着手,河车倒转,而使身形固养,任督两脉气机通畅,所谓性命双修,即此是也。 稻草人书屋

可秦立哪里懂得这些?老道士倒是明白,可老道士从来就没认为自己捡来这个娃是修仙的料,又怎么会费心思给他讲这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所以,秦立一直认为,打通任督二脉之后,就会成为绝顶高手,加上他从小天生胆子就大,心也够细,在明确清楚人体穴位位置的情况下,运行着先天紫气诀,就这样躺在床上,不到两刻钟的时间,竟然让他把任督二脉给全部打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是给人知道,恐怕会大呼妖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秦立这也算误打误撞,运气好到了极致,正常来说,一个真正通了任督二脉的高手,哪个不是上百岁的高龄?不修炼几十年,用尽天材地宝无数,就妄想打通全身经络,那也的确是小说里才能出现的场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元大陆的这个秦立,在秦家有着一个让原本秦立感觉到耻辱的外号:基础大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的,秦立的身体不但外在基础绝佳,内在基础也是极好,这一切都源于秦寒月的那里,有一本很普通的‘基础要诀’,这本功法,说它普通,是因为这上面写的东西浅显到只要认字,就能看懂,并且可以修炼的地步,说它不普通,因为这本书,是秦立那从未见过面的父亲,留给秦母唯一的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是金钗,不是玉镯,几乎不会有人想到,会有男人送这个给自己的恋人,并且还郑重其事的告诉她:如果你有了孩子,就让他修炼这个,不要管别人是怎么说,你只需要做你的,总有一天,我会来接你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是为了这句话,十三年来秦寒月一个人,受尽嘲讽,含辛茹苦的拉扯着秦立,也没有离开秦家,因为秦寒月怕自己离开,那人就再也找不到自己了。 稻草人书屋

很多时候,一个信念,就足以支撑人的一生。对秦寒月来说,就是如此。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本功法当年也曾有秦家人拿去研究过,结果当做垃圾给扔回来,基础?基础要是那么有用,还要高级元力心法干什么?还要高级战技干什么?

稻草人书屋

而秦立被刺激得吐血而亡,也跟这有直接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此秦立非彼秦立,修炼过先天紫气诀的秦立比谁都清楚,自己这具身体,用老道士的话,那简直就是一个绝佳的鼎炉,天生的修炼体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究竟能不能成仙,秦立不知道,但只要自己这样修炼下去,二十岁之前,成为一个绝世强者,那是不会有任何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自己记忆深处那股不甘和悲愤,想到秦寒月十几年来过的那种日子,想到秦家上下这些年对自己母子二人的刻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世态炎凉,亲情淡薄如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立从床上爬起来,忍不住放声大笑! www.daocaorenshuwu.com

从今天起,谁再招惹老子,就打折你们的狗腿!谁再敢辱我父母,就打烂你们的狗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血性这东西,咱从来就不缺!低调隐忍咱也会,谁要是不怕我在背后狼一样的盯着你们,随时准备给你们一口的话,尽管放马来招惹我! 稻草人书屋

院子里做饭的秦母忽然间听见儿子疯狂的笑声,赶忙放下手中的事情,门已经破碎,秦寒月在外面就看见光着脚站在地上傻笑的秦立,忍不住一股巨大的悲伤袭来:难道我就这么命苦,我的儿子他……竟然疯了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小立,告诉娘,你怎么了?”秦寒月柔声问着,丝毫不敢刺激到秦立,生怕儿子那颗敏感脆弱的神经崩溃。 daocaorenshuwu.com

秦寒月这时皱了皱鼻子,作为一个出身高贵的大家闺秀,就算落魄,这寒舍也让她收拾得无比干净,可此时她却闻到一股十分难闻的怪味,就像是一个……从来不洗澡的乞丐身上发出的那种腐朽酸臭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