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最后一个问题

距离帝都十几里的地方,是一片茂盛的树林,秦立把黑衣老者拎下马车,扔到一旁,然后看了看头顶的太阳,已然偏西,将噤若寒蝉的车把式打发走,秦立拎着黑衣老者走向树林里面,边走边道:“老家伙,天还没黑,等天黑了,我就把你挂到帝都的城楼的那根旗杆上去!哈,那是整个帝都最高的地方了吧?我猜你一定没上去过!恩……这次,我满足你这个愿望,你觉得怎么样?” daocaorenshuwu.com

“畜生!你这个畜生!”黑衣老者几乎咬牙切齿的说道:“秦立,你不得好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唉,老家伙,这话,你都已经说了一道,你没说够,我都听腻了。求你了,换个新鲜的说法吧。比如说,我被众多美女围攻,精尽而亡之类的,哈哈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立拎着黑衣老者,走到树林深处,把他扔在那里,收起脸上的笑容,一脸冰冷的说道:“老家伙,你一定非常恨我,我知道,你觉得,我侮辱了你作为一个天级武者的尊严,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一点,你半夜三更,悄悄潜入我的房间,想要暗杀与我的行为,又比我高尚了多少?看你杀人的身手,你这一生,恐怕早就一身血腥了!你杀的人当中,又有多少是别人的儿子,别人的丈夫,别人的父亲?又造成了多少个家庭家破人亡?让多少个母亲哭瞎了双眼,让多少个孩子失去了父母变成孤苦伶仃的可怜虫?别告诉我,这些,你没做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衣老者睁着一只独眼。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嘶哑着嗓子说道:“做过,我都做过,而且,比你想象的还要残忍无数倍!可是,那又怎么样?狮子扑进羊群捕猎,难道还需要在意下羊的想法?笑话!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天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啧啧,老家伙,天级武者就是不一样,都这程度了,还有这么多力气来教训我,真好,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天级的境界呢?”秦立似笑非笑,耸耸肩,摊着双手说道:“所以,你看,你骂了我一路畜生,其实你也是个畜生!不,你是禽兽不如!”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黑衣老者翻了翻白眼,已经懒得理会秦立,这一路上。那种经脉寸断的痛苦,已经达到了人类所能忍受的极限!要不是这个心狠手辣的小畜生施救,自己早就不知疼死了多少回。可越是这样,黑衣老者也就越发痛恨秦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同时对这少年,真正的产生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他现在只求能够快点死,早死早解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一些事情,或许,我能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不会把你挂到那个旗杆上去,毕竟,你也是有尊严的,是吧?”秦立的脸上,忽然露出憨厚的笑容,如同谈心一般,“你放心,我绝对不问你关于太子的事情,那个软骨头,还犯不上老子处心积虑的对付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衣老者本来决心一言不发,随便秦立折磨的,可听秦立说不问他关于太子的事情,那颗独眼,再次睁开,说道:“你说话算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只能求我说话算话了!”秦立脸上挂着一抹嘲弄的笑容:“你没有任何资格跟我讲条件!你信不信,我能做到让你活下去,然后把你扒光挂在旗杆上?你虽然曾经拥有很强的实力,但在这帝都,绝对不会没有仇人吧?我相信。你那些仇人见了你这一幕,一定会非常开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是恶魔!”黑衣老者咆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你怎么说,现在你明白了?怎么处置你,要看我心情,我想问你的东西,你可以不说,不过,肯定不止你一个人知道!我早晚会知道的事情,你说,我犯得着对你承诺什么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问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一刻,黑衣老者彻底明白,再怎么歇斯底里,也无法改变眼前这个少年是恶魔的事实,恶魔,什么事情都做得出。跟恶魔讲道理,根本就是对牛弹琴,夏虫不可语冰!

稻草人书屋

“恩,这才乖。”秦立笑了笑,道:“跟我讲讲,天元大陆吧,我去过的地方太少,没见过什么世面,你不用说的太详细。大概说一下,让我脑袋里,有个概念就行。”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黑衣老者一愣,没想到秦立问的问题居然这么简单,随便哪个上过学,学习过大陆通史的人,都能说上一大套吧?不过接着想到秦立的身份,是个从来没上过学的私生子,不知为何,黑衣老者的心里,竟然闪过了一丝同情。但这丝同情。很快就被愤怒所取代,妈的,老子怎么会同情这个恶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咳咳,您老……该不会也跟我一样,没上过学吧?”看着沉默不语的黑衣老者,秦立有些郁闷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才没上过学!老子是在思考怎么回答你这种弱智的问题!”黑衣老者破口大骂,看着秦立摸着鼻子苦笑的模样,不知为何,心中竟有一丝快感:这个小畜生,终究也被我摆了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