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 惊闻

门口那两个威严的护卫一听见这声音,立马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满脸带笑,其中一个恭敬的说道:“小姐,您怎么出来了?又要去逛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偏门里,出来一个十八九岁,明眸皓齿的漂亮少女,没有理会这两个门卫,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秦立,看了半天,才猛然间喊了一嗓子:“祖师爷来啦!”转过身飞快的向里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喊:“爷爷,祖师爷来了,祖师爷来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秦立和老厨头相互对视了一眼,秦立苦笑着微微摇摇头,没想到几年过去,这欧阳府上,还有人认识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两个门卫再傻也知道眼前这两人身份地位不一般,不免心中忐忑起来,其中一个门卫忽然间想起一个关于欧阳家的传说:说欧阳海老爷子本来已经寿元不多,又无法突破天级壁垒,每天在府上养花种草,安享晚年,说白了也就是过几年平静日子然后静静的等着死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几年前的一天,一个年轻人找上欧阳家的府上,要老爷子出海一趟,老爷子自然是不答应,后来不知为什么就答应了下来。再后来,等老爷子回来之后,就有传说,老爷子已经突破了天级武者的壁垒,再次增加寿元一百多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在世俗人的眼中,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了,简直就是神仙才有的手段! 稻草人书屋

当然,这些事情,都只是传说,欧阳海老爷子这些年一直都是深居简出,平日很难看到一面,所以这些事情,也都是传说,究竟是不是真的,外人也很难知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欧阳家的家世,比过去更强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起那个传说的门卫,就感觉到浑身有些发冷,声音有些哆嗦的冲着秦立道:“先生,小人有眼无珠,罪该万死,还请先生恕罪!”

daocaorenshuwu.com

秦立微微一怔,心中一叹:这就是世俗中底层人的悲哀,得势时趾高气扬,欺压起别人毫不犹豫;失势时立马换上一副面孔,低声下气装孙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立没有理会这门卫,让他忐忑一会也好,免得总这样狗眼看人低。

daocaorenshuwu.com

片刻功夫,整个欧阳府都沸腾起来,里面不知有多少人同时在往外赶,还能听见欧阳老爷子那洪亮的声音:“小敏,你没骗爷爷吧?我师父真的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清脆的少女声音十分肯定:“当然没骗爷爷,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下,就连那个没听说过那个传说的门卫,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不由面如土色,吓得不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吱呀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欧阳家不知多久没开过的正门,被缓缓打开,因为太久没有开过,以至于开启的时候,还发出一些刺耳的声响。

daocaorenshuwu.com

欧阳海身后跟着一大群欧阳家族的人,一眼看见站在门口的秦立,欧阳海眼圈一红,脚步踉跄着往前抢了几步,来到秦立近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知师父大驾光临,劣徒有失远迎,还请师父恕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哗啦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欧阳海身后一大群人,全都跪在那里,周围有过往人群,都看得目瞪口呆,站在那里,都像是傻了一般。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什么人,能让这座城乃至是这个国家最具权势的欧阳家这样?跪在最前面那个,是欧阳家的家主,老神仙欧阳海老爷子?他……他叫那个年轻人什么来着?师父?天呐那个传说是真的!

daocaorenshuwu.com

那些围观人群当中,有听说过当年那个传说的,此刻都一脸震撼的看着这一幕,心中无比的羡慕,他们是多希望那年轻的神仙,能收他们为徒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增寿百年,这在世俗中,简直就是逆天改命的手段! daocaorenshuwu.com

老厨头看得有些吃惊,没想到秦立的影响力,从极西之地,一直到中州的最东部从最上层的修炼家族,到最底层的世俗世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果然不愧被称为是中州的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立把欧阳海扶起来,看着后面黑压压,一直跪倒院子里的人群说道:“都起来吧。”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秦立说着,扫了一眼欧阳海,有些惊讶的道:“短短几年的时间,你竟然已经冲到了合天之境,真是不错!” www.daocaorenshuwu.com

欧阳海微微一怔,不禁为师父的神仙手段感到惊叹,一眼就能看穿自己的修为,而师父的境界,自己却怎么都无法看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恭敬的点点头,然后说道:“师父,咱们进里面说话吧!”说着冲跟在秦立身旁的老厨头也施了一礼:“这位先生也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厨头笑着还了一礼,他是秦立的老仆,不过,只是秦立一个人的老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秦立点点头,在欧阳海的陪同下,进入欧阳家的院子,到了会客正厅之后,欧阳海立即让人准备酒席宴,欧阳海的小孙女欧阳敏敏一脸恭敬和好奇的站在欧阳海的身旁,不住偷偷瞧着秦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师父这次东来,可是又要出海?”欧阳海还没认为自己的面子大到可以让师父专程赶来的地步,但不管怎么说,这师父对自己可谓恩重如山,恩同再造,所以,欧阳海十分认真的说道:“师父若有什么需要,弟子万死不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