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一口道出天机

那边的禁军,都看得傻眼了,这么多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着那几个人,他们竟然完全无视,还敢公然杀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却没有一个人,敢出言阻止! daocaorenshuwu.com

周无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无锋大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个名字,尽管过去了几百年,但却依旧流传在整个大周国民当中,尤其是在这个民不聊生的时候,更多人想起当年的无锋大帝,都在惋惜:如果无锋大帝还在,大周国肯定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且,当年的无锋大帝,据说是个实力超强的高手,若不是醉心于修炼,把大权都交给弟弟周无情掌握,又怎么会在宫廷剧变中失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一个传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大周国近千年来的一个传奇人物,这样的人,哪怕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里,也不是这些普通的禁军可以招惹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几个女子一开始还满心欢喜,眼看着有人来救自己了,欢喜的不行,心里已经在想,等会如何折磨文绣那小贱人和周童那小孽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出乎了她们的预料,向着她们从来没有想过的方向发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几个人身不能动口不能言,那被周无锋狠狠抽了一巴掌的中年妇女,见周童第一个向自己走来,一开始用无比凶恶的眼神瞪着他,妄图吓退这个小男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却没想到,周童脸色虽然十分苍白,但眼中却没有丝毫惧意,就这样,一步步,走到她的面前。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而满脸横肉无比凶恶的中年妇女,这会的眼神,已经换成哀求之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呸!

稻草人书屋

一口吐沫,直接吐在这中年妇女的脸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贱货”小男孩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带着稚嫩同音的字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颤抖着,扬起手中的短剑,一咬牙,朝着这中年妇女的心脏,狠狠的刺了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满脸横肉的中年妇女眼睛瞪得老大,眼睛里充满惊恐,嘴巴也张得大大的,仿佛想要嘶吼什么,但却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就连那些围着的禁军,有不少人都忍不住在这一瞬间,闭上眼睛。 www.daocaorenshuwu.com

太可怕了,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举着一把锋利的短剑,毫不犹豫的刺向一个活生生的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周童的身体里,存留着老厨头渡进去的一股庞大的力量,这一剑,很轻松的将中年妇女刺穿,没有将心脏完全刺穿,所以一时半会的,这女人还死不了。

稻草人书屋

鲜血,顺着短剑上的血槽喷了出来,喷了周童一脸一身,那热乎乎,还带着一股腥味的鲜血,让周童终于忍不住,松开短剑,蹲在那里哇哇的呕吐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少妇文绣大急,就想过去安慰儿子,周无锋轻咳一声:“让他自己来想做皇帝,必须要挺过这一关他要挺不过去,我就带你们母子离开去过安定日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文绣强忍着心中的悲伤和恐惧,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步云烟过去,轻轻拉着文绣的手,轻声说道:“你不恨那些人吗?来,我们聊聊天,不要担心,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稻草人书屋

或许是步云烟和秦立等人的镇定,感染了文绣,或许是那股仇恨的火焰,终于在文绣身体里燃烧起来,文绣的情绪,竟很快的平静下来,向着步云烟嫣然一笑,柔柔说道:“我没事的,谢谢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整个场面,出奇的安静,静得甚至让人感到有些难受,有些诡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童吐够了,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血液,又是一阵干呕,然后站起身,朝着依旧在抽搐的中年妇女走去,冷冷的道:“贱女人你欺负我母子这么多年,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的报应吧?”

daocaorenshuwu.com

说着,一伸手,将中年女人胸口的短剑一把拔了出来,又有几股鲜血汩汩喷出,中年妇女喉咙里发出一阵嗬嗬的声音,一双眼渐渐失去神采,身体也停止了抽搐,这回彻底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童的一双眼,渐渐变得坚定起来,握着短剑的手,也不再哆嗦,走向另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子,那女人脸色惨白,用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周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童稚嫩的童音响起:“容嬷嬷,你怕了吗?你忘了你是怎么折磨我娘的了吗?那时候你威风的很呢三年前,我四岁的时候,清楚的记得,你把竹签,插到我娘的指甲里,让我娘疼到昏过去,你说是误伤,然后还很开心的笑,两年前的冬天,你把我娘推到火盆里,让我娘身上烧伤多处,你拿来上好的金疮药,说这药不会留下疤痕,但你却当着我娘的面,把这些药扔到火盆里烧了,我娘的身上,现在还有很多伤疤。一年前,我娘坐在池塘边洗衣服,你一脚把我娘踹进水中,然后站在那拍手大笑,说看着人垂死挣扎最好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男孩越说越是愤怒,看着其他那几个同样一脸惊恐的女人说道:“你……你……还有你们这些事情,你们都是一起做下的,这些年,你们一共做过多少这样的事情,你们可还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