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 切磋

乌郡王轻叹一声,接着说道:“神域之地,目前实力最强的,怕也就是那人了,我的家族,之所以被称为神王家族,正是因为曾经出过很多位神王,出过两个帝王还有一个不死真神……”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秦立微微一惊,想不到自己这个老师竟然来头如此之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乌郡王轻笑着道:“不死真神,已经是几百万年前的事情了,我们现在所在的世界,被成为界下,神域之地,为界上,紫瞳一族所在的地方,为域外和域内,这些加在一起,为一个界我的家族那位不死真神的先祖,冲出这个界之前,为七重帝王境界,只有冲出这个界,才能成为真正的不死真神。后来家族里面那两个帝王,一个三重,一个五重,活了无数年,最终还是坐化了。到后来,家族再也没出过帝王,倒是出过不少神王,而到了我父亲那一代,曾经无比辉煌显赫的神王家族,也已经开始衰落了,神域之地之所以会封印神庙,就是因为神域之地里面的源,已经不够神域之地自己用的了,若是再让界下的武者进入神域之地,怕是用不了多少年,神域之地就会完全衰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源?”秦立皱着眉头,一脸不解的咕哝了一句:“那是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像这个世界的灵石,源是天地间最为精纯的能量,不可以再生,到了圣主级别,灵石已经完全没有作用了,只有源,才能让实力提升。神域之地的九天十地,但凡有源的地方,都已经被人占据,当年我的家族,占据了最好的两天一地,可惜,后来被人攻破,直至灭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竟有人能灭掉神王家族?”秦立不敢置信。

稻草人书屋

“当然,不然的话,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乌郡王自嘲的一笑,然后说道:“当年那个大成的神王,原本是神王家族的一个附属家族子弟,天资卓绝,修炼到神王五重的境界,当时一只脚已经踏入到帝王境界,这么多年过去,很有可能已经完全进入帝王境界,所以我说,那人的实力,应该是整个神域之地的最强者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唯我独尊战技,是老师的家传战技?”秦立问出心中最大的疑问。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乌郡王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苦笑道:“说起来,我很羡慕你,你竟然能够修炼成九天十地唯我独尊战技,你知道吗,这战技,正是我乌家那位不死真神的老祖传下来的然而,却从未有一个人,能够真正的将其修炼成功当然,神域之地的人修炼它,不会死亡,但却也不可能修炼出太高的境界来,更不可能像你一样,从中演化出唯我九剑这样的绝世招式,所以,九天十地唯我独尊战技,在神域之地,也是一个传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竟然是这样,我还以为,它在神域之地,很多人都可以修炼成功呢!”秦立叹息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你现在知道你的价值了吧?那本战技,并不是什么稀罕的神秘东西,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任其流传出去。倒是那本丹方,是真正的好东西,也是我家那位不死真神的老祖留下的,饮血剑,也是当年我家那位先祖用过的武器。这些东西,在神域之地,都被奉为神物,现在却被你一人得到,并且还能将其发扬光大,所以,你这应运之人,气运真的是无比强大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既然老师的家族出过不死真神,那些人为什么还敢灭掉你的家族?”秦立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死真神,是不可能存在于界上的,出了这个界之后,天知道他们会去向何方?也许,是进入了一个我们完全没办法了解的世界,也许,是周游宇宙,参悟真正的天道,总之,回来的可能性,是最小的。”乌郡王有些哀伤的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老师,就从来都没有想过报仇雪恨吗?”秦立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报仇,自然是想的,当年我家族几千口人,被那恶人给屠戮殆尽,十几个圣主,两个神王四重境界的强者,全都惨死在那人手上,仅剩下我一人,被两位神王四重的老祖,封印在一块偌大的源中,连同家族圣物饮血剑和那本丹方,以及九天十地唯我独尊战技一起,送入到界下来。”乌郡王说到这,那双平静的眼眸中,露出一抹痛恨之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长出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吸收了那块源,成长的很快,但却卡在了圣主第三重的境界上,至今没能突破到神王境界,这种实力,就算回到神域之地,又能怎样?” 稻草人书屋

秦立一脸惊讶的望着乌郡王,他终于在这个世界,见到超越地仙境界的人了,忍不住说道:“老师,圣主第三阶段的境界,比之绝顶地仙大能,相差多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挥手可灭之!”乌郡王淡淡的一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立张了张嘴,目瞪口呆,有心不信,却又觉得乌郡王不像是在骗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不信?”乌郡王笑眯眯的看着秦立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