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3章 狠手

施启顺从夏想自信满满的笑容之中忽然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难不成夏想还敢和吴司令动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听外面杂乱而急切的脚步声已经来到了门口,吴晓阳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夏书记,酒大伤身,适可而止。不过非要喝酒的话,我也讨几杯酒喝,怎么样?” daocaorenshuwu.com

吴晓阳的声音一传来,施启顺就感觉如同注入了强心剂一样,顿时焕发了神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公子听到吴晓阳的声音,皱了皱眉,想说什么,还没开口,就被夏想抢了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笑问吴公子:“吴公子,施司令背着你请来了吴司令,你现在有两个长辈照看,这酒,肯定是拼不成了。不过也得算你输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没输!”吐了半天之后,吴公子精神又好了几分,斗红眼的他被夏想一激,大吼一声,伸手又拿了一瓶酒,递给了施启顺,“施叔,你现在喝下这瓶酒,你请我爸过来的事情就算过去了,要不,我说不定会乱说一气……”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施启顺终于气得骂娘了,真是一个混帐王八蛋、不识好歹的东西,都什么时候了,还自己人整自己人,嫌夏想下手不够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施启顺不喝:“公子,你喝醉了,别闹了。” 稻草人书屋

“我没醉!”吴公子再次将酒瓶向前一推,“施叔,你喝不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施司令不喝就不要勉强他了。”夏想火上浇油,“喝酒是面子事儿,别人喝不喝全在自己面子够不够,吴公子,要不你认输算了。”

daocaorenshuwu.com

吴公子火大了,一把推开施启顺,一仰头,咚咚咚地自己猛灌白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施启顺大急,伸手去抢,却又被吴公子推开。夏想还在一边鼓掌,赞叹:“好样子,够劲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施启顺怒道:“夏想,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够了?”夏想冷冷反问,“施司令,吴公子绑走了古老的孙女,绑走了许冠华的妻子,绑走了京城明星企业家肖佳,才喝了几斤白酒就够了?还差得远!”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施启顺脸露狠色:“你到底想怎么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是对手,要打得到服软为止。是朋友,喝酒也要喝到吐血为止。”夏想一拍桌子,“我说过,今天酒席没散之前,谁也别想离开这个房间一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许冠华“呼”地站了起来:“施司令,谁想离开房间,我拿命跟他换!” daocaorenshuwu.com

施启顺一下坐回了座位,见夏想一脸坚毅,许冠华一脸狠绝,知道今天再耍狠绝对讨不了好了,再看衙内充耳不闻,牟源海呼呼大睡,知道一切都在夏想的掌控之中,就只能嘴硬地说道:“吴司令来了,我看谁敢威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一出口才觉得不对,怎么半天没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就算外面有许冠华的大头兵站岗,也不敢拦一名中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按说吴司令现在已经推门而入了才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愣神的工夫,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吴晓阳微带恭敬微露惊讶的声音:“古……老,您老怎么也在?”

daocaorenshuwu.com

“这么说,你不希望我在了?”老古的声音淡然而冷漠,“吴司令,你又来这里做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吴晓阳一时语塞,迟疑片刻又说,“我来接我那不成气的儿子,听说他和夏书记拼酒,年轻人,太气盛了不是好事。再说酒大伤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年轻人的事情,就由年轻人自己处理好了,你就不要事事操心了。”老古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www.daocaorenshuwu.com

“古老,麻烦您让一让,我把臭小子弄走。”吴晓阳面对老古,不敢有丝毫不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挡了你的路了?”老古正正站在门口,丝毫不动,“想进去,就从我身上踩过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晓阳恨得牙关紧咬,却动也不敢动老古一根手指,他就知道,今天夏想在里面吃定了吴公子,老古在外面吃定了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止如此,许冠华还吃定了施启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房间内,施启顺已经脸如土灰,完了,又被夏想算计得死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冠华满脸狠绝:“施司令,我敬你一杯。喝,就是证明你的清白,证明你给我面子。不喝,我也许会酒后发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夏想也举起了酒杯,等吴公子喝了一半的时候,也一口喝干:“好,吴公子,我再陪你半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声音很大,故意向外面的吴晓阳听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夏想话刚说完,吴公子被酒呛着了,“噗”的一声又吐了一地,很不幸,这一次吐在了衙内身上。 稻草人书屋

施启顺目光一扫,大惊失色:“不能再喝了,都吐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喝,怕什么,男人流血流汗不流泪,吐点血,也不能认输。”夏想不依不饶。

稻草人书屋

吴晓阳在外面听得真切,心急如焚,见老古威严地挡在门口,摆明了就是不让进门,他急急地说道:“古老,犬子有得罪您的地方,您多担待,但人命关天,万一喝得胃出血说不定就要了小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儿子是宝,我的孙女就不是宝了?他绑了我的孙女,我只请他喝几壶酒,已经对他够客气了。吴晓阳,要是十年前,你肯定见不到你的儿子了!”老古怒不可遏地说道,“今天,就让他长个教训,也让你记在心上,养不教,父不过,我孙女现在被你儿子关在哪里,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在我孙女平安之前,你儿子,先请他喝酒而不是喝尿,你该谢谢我才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晓阳大吃一惊:“他,他,他真绑了古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何止古玉!”老古重重地一柱拐杖,“还有冠华的新婚妻子丛枫儿!吴晓阳,你养的好儿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晓阳终于知道后怕了,后退一步,差点没有摔倒,他虽然知道自己的儿子现在性格已经养成,小时过于纵容,现在再管教也来不及,已经长歪了,但还不至于胆大包天到连古玉和丛枫儿也敢绑架的地步。充其量绑了肖佳就算了不起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没想到……万万没想到,吴公子给他捅了天大的篓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吴晓阳终于知道害怕了,后背渗出了冷汗:“古老,请让我进去,让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畜生。我不打断他的腿,我没法向您老交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古冷冷说道:“不急,先让夏想和冠华出出气,你再教训不迟。不过你放心,夏想和冠华不会动粗,顶多就是让他长长见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晓阳无话可说了,老老实实地站在门外,心里翻江倒海,既痛恨儿子的胡作非为,又痛恨夏想和许冠华摆他一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仅仅一门之隔,堂堂的中将竟然不能破门而入,只能任由儿子在里面被人摆弄,对,还有施启顺。 daocaorenshuwu.com

印象中,吴晓阳自晋升为少将后,就从来没如今天一样狼狈和难堪过,他恭敬地站在老古的对面,走不得,进不得,耳中却清晰地传来吴公子的嚷嚷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拼……拼了。再来一瓶……”吴公子的声音已经不成声调了。

稻草人书屋

“好,舍命陪公子了。”夏想的声音镇静而自信,没有一丝醉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深知吴公子酒量的吴晓阳心里清楚,吴公子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刚才就已经喝吐血了,再喝下去,非得胃出血不可。谁说喝酒不会死人?胃出血一样能死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急得后背已经冒汗了,却还不能有丝毫异动,古老就如一座高山站在他的面前,正正挡在门口,虽然古老没带警卫,就孤身一人,但在他眼中,就如一座巍峨的高峰一样高不可攀。他要是敢碰古老一下,说不定今天就会血流当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谁知道旁边的房间中有没有古老的警卫?谁又知道哪个房间会有军委领导坐镇?在听说了上次付家事件之后,吴晓阳对夏想的手腕已经有了初步的认识和深刻的体会,他就知道,在和夏想交手时,每一件事情都不能孤立地看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听到里面又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声音,象是酒瓶摔碎的声音,随后又是一声“扑通”的巨响,明显是一个人摔倒在地,似乎是静了片刻之后,就听到施启顺狂呼乱叫的声音:“吴公子,你醒醒?夏想,你干的好事,都喝得人事不省了。啊,又吐血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吴晓阳心痛如刀,心乱如麻,再次恳求老古:“古老,求您老高抬贵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老古依然不为所动:“死不了!他要是死了,拿我这把老骨头赔给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死了,再赔一命又有何用?吴晓阳几乎要发疯了,他就这一个宝贵儿子,而且还没有抱上孙子,万一吴公子有一个三长两短,他一辈子辛苦又有何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听里面吴公子还有气无力地说道:“夏想,我没输,我还要和你拼一瓶,就算喝死了,我也不能输给你。你算老几,还想赢我?”明显已经不行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随即又传来了一阵哐当乱响的声音,肯定是吴公子又摔了一跤。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吴晓阳终于服软了,冲里面高喊:“夏想,我替吴公子向你赔礼道歉了,请你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堂堂的羊城军区司令员、曾经逼迫数名岭南省委领导败退的中将吴晓阳,终于在夏想面前低下了高贵的头,低头认错!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吴晓阳话一说完,房门一下就打开了,施启顺和衙内架着已经不省人事的吴公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吴公子已经成了一摊烂泥,嘴角和身上挂着点点血迹,触目惊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