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5章 坑

在宣布了齐省和岭南的人事调整之后,燕市市委的人事调整也由燕省省委正式宣布,一切平顺有序地交接完成,章国伟如愿以偿被任命为燕市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在经历过数年的官场低谷之后,终于再见曙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章国伟对夏想的感激之情就无以言表。一个人在最没落的时候,有人拉上一把,雪中送炭的情义重逾千钧。

daocaorenshuwu.com

燕市的局势,岭南并无几人关心,岭南省委关心的是叶天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让一些人知道叶天南此来岭南是夏想在背后一手推动的结果,他们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就算相信,无论如何也猜测不到夏想为何非要将一个昔日的强劲对手拉到身边!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夏想此举,有三个用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其一,叶天南的重新启用势在必行,既然无法阻挡,不如顺势而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二,与其让叶天南到齐省担任常务副省长,破坏他精心在齐省经营的大计,几乎不用怀疑的是,如果叶天南真的去了齐省,势必会和何江海联手。以叶天南的智慧再加上何江海的势力,必定会将齐省的大好局面毁于一旦,还不如将其绑在身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三,综合以上两点所述,正好岭南有了空缺,叶天南同志的政治智慧很高,为人又善于见风使舵,既如此,不如请他前来岭南,或许可以让叶天南同志的聪明才智得以大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夏想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期待着叶天南的上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午4点左右,林双蓬又来到了夏想的办公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木风事件有了新的进展,特来向夏书记汇报一下。”林双蓬最近积极主动性高了许多,和以前对夏想淡然而疏远完全不同的是,他明显有和夏想走近的趋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近,并不代表靠近,是两个概念,但却是实实在在释放了善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不愿猜测林双蓬热情的背后是季家的暗示,还是他个人的意愿,对于季家内部过于复杂的人事,他也不会过多地发表看法。至少有一点他心里清楚,最近季如兰消停了许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据严小时的反馈,季如兰近来就是养花种草,游泳瑜珈,或是读书,俨然一下又恢复了空谷幽兰的雅静,就让夏想暗暗好笑,好笑之余,也不得不佩服季如兰一动一静收放自如的境界,也非常人可比。

daocaorenshuwu.com

“情况怎么样?”夏想随口问了一句,示意林双蓬坐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双蓬未坐,继续说道:“几个人承认和木风有个人恩怨,就买通了木风聚会酒店的服务员,知道了木风的出行时间,就想让木风丢人,所以才准备好了摄像机,并且第一时间就传到了网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结果在夏想的意料之中,几名交警最后成为替罪羊,保下了通风报信的军中内线,又掩盖了居中策应整个行动的地方上的一个关键人物,等于还是和了稀泥,尽管和得水平不高,但和大部分政治事件一样,该不明不白的地方,绝对不会清清楚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夏想也不点破,说道:“就请市委方面酌情处理。”言外之意就是此事就此揭过,不会再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林双蓬心中暗喜,总算成功遮掩过去,要是夏想非要再深入调查,季如兰露出身影不足为虑,想都不用想夏想也清楚背后有季如兰的推动,张力现出真身就麻烦了。以夏想和米纪火之间的关系,如果夏想在米纪火面前上话,米纪火说不定会换了张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身为省长秘书如果被换,就等于是被判了官场死刑,以后再无可能担任省委领导的秘书了。林双蓬虽然并不十分喜欢张力,但还是不得不尽可能暗中照应一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了,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他也心情大好,感觉最近和夏想之间的走动,或许也会让夏想对季家的印象有所改观,想想也是无奈,季如兰坏事,他来事后弥补,却未必最后落好,难道仅仅是因为他是外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埋怨归埋怨,林双蓬在和夏想的几次接触中,也慢慢觉得夏想虽然有时强势得让人无法接受,但大部分时候为人处世极有分寸,也好打交道,就是说,如果都照规矩来,夏想也不失为一个公正并且很有原则的领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双蓬就进一步表示了友好:“夏书记,前段时间一直忙得分不开身,今晚正好有了空闲,想请夏书记吃顿饭,尽尽地主之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饭就先不吃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夏想轻轻摆手,语气很和善,“双蓬,蓝天大道修补工程,什么时候完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林双蓬不解其意,夏书记堂堂的省委副书记,怎么对羊城一条道路的施工大感兴趣了?又一想,以夏书记的级别,断然不会无的放矢,难道夏书记想插手工程?也不对,蓝天大道的修补工程一共才1个亿,夏书记眼皮会这么浅?再说早就承包出去了,也不可能再临时更换施工队伍。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瞬间,林双蓬的心思就转了十几个弯。也不怪他,换了陈皓天问他,他也不会胡思乱想,但夏想就不同了,他已经初步领教了夏想事事用心高深的手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估计还得一个月。”林双蓬想了一气不得要领,就只好如实回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还来得及。”夏想点头说道,一脸微笑,留给林双蓬无限想象的空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

稻草人书屋

当天晚上,蓝天大道的施工出现问题,已经埋好的管道突然爆裂,不得不重新挖坑。经过一夜的抢修,蓝天大道几乎完全断交,挖了一个大大的深坑没有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次日,在中组部副部长汪青城陪同下,叶天南正式上任岭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按说以叶天南的级别不够中组部副部长陪同的资格,值得中组部副部长亲自出马,一般是中央空降到地方上的大员,至少也是省委副书记以上的重量级人物。而叶天南不过是担任省委统战部长,又是重新启用,本应低调行事,却出人意料由中组部副部长亲自出京送行,个中意味,就是很有看点的政治暗示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或许也是为了弥补叶天南没能担任齐省常务副省长的遗憾,由中组部副部长亲自陪同,叶天南此来岭南,相当于顶着光环空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组部副部长亲临,陈皓天不到机场迎接可以理解,米纪火也没有出面就有点耐人寻味了。当汪青城和叶天南看到迎接的人群之中,站在最前面的一人是夏想时,叶天南还保持了镇静,汪青城的脸色当时就阴了一阴。 daocaorenshuwu.com

尽管汪青城心里清楚,他在陈皓天面前没资格摆谱,在米纪火面前也没资格见官大一级,甚至在夏想面前也拿不出高高在上的中组部副部长的架子,但还是心里不太痛快,至少米纪火出面也让他感觉上好上一些。

daocaorenshuwu.com

汪青城热情地夏想握手:“夏书记,辛苦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夏想也热情十分:“汪部长一路辛苦了。米省长本来说好要来接机,半路上出了点变故,临时回去了,特意嘱托我解释一下。我代表陈书记、米省长,热烈欢迎汪部长来岭南指导工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汪青城的笑脸才热切了几分:“我是参观学习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后又和叶天南握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南兄,欢迎来岭南工作。我可是一直盼望你能早一天来到岭南,今天,终于等到你了。”夏想用力握紧了叶天南的手。

www.daocaorenshuwu.com

叶天南有无限感慨,有许多话要说,最终只化成了一句话:“再和夏书记共事,以后在夏书记的领导下工作,我会少走许多弯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天南的话可是真的有感而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车队启动,浩浩荡荡朝省委进发。出发之前,夏想让唐天云向省委通报了接机情况,以便省委随时准备好迎接仪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开始一切顺利,下了机场高速,进入了市区之中,也一路畅通无阻。路线早就敲定好了,沿路已经戒严,前有警车开道,后有警车护送,闲杂人等,一律绕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走到蓝天大道路口的时候,突然出现了状况,管道破裂导致道路断交,原定的路线已经此路不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请示了夏想之后,夏想要求临时更改路线,务必保证畅通。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车队就临时左转,执行了第二方案的备用路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谁知行进不久,车队再次停车,因为又有管道迸裂,水漫道路,无法通行,必须再次绕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绕就绕,不绕又有什么办法?夏想冲唐天云发了火,要求务必做好接待工作,不能再有差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天南在车队第一次停车的时候,还没有察觉到异常,第二次停车时,他正心不在焉地欣赏两旁的景色,忽然目光落在蓝色的施工铁牌上面。坐在他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不远处的道路,被挖开了一个大坑,坑很深,里面露出黝黑的管道,正向外喷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蓦然,叶天南心中闪过强烈的不安,感觉如同一下掉进了路边的大坑一样,他心中大跳,不好,难道夏想为了迎接他的到来,特意挖了一个大坑等他来跳?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等车队再次启动之后,一路不停,然后路边的大坑消失不见,叶天南一直紧绷的心情才稍微放松下来,或许是他多虑了,夏想不至于非要迫不及待在他上任的当天就挖坑埋他。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但……叶天南忽然又感觉汽车第三次缓慢地停了下来,目光不经意看向了窗外,顿时眼皮乱跳,外面又在修路,而且又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