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8章 巧夺天工的一撞

汪青城当即吓得脸色大变。

叶天南也无法保持镇静了,说话都结巴了:“夏,夏书记,怎么吴晓阳这么嚣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叹息一声:“天南兄刚来,有些情况不太了解,算了,先不说了,我去一下,双蓬同志一个人还真应付不过来。不过也是怪事,吴公子明明知道车上坐的是汪部长,还就是不让开,太不懂事了……” daocaorenshuwu.com

夏想下车而去,汪青城目光阴冷:“天南,吴晓阳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公子没有家教,不止羊城,连京城不少人都知道。不过……”叶天南眼睛望向了窗外,夏想匆匆离去的身影毅然决然,让他心中甚至产生了错觉,不过还是稳定了心神,说道,“吴公子可能也不是故意和我们过不去,而是想要夏想难堪。”

daocaorenshuwu.com

“我不管他出于什么想法,拦了我的车就是不行。”汪青城何曾受过如此屈辱,气愤地说道,“天南,你要重新审视你和吴家的关系了,有吴公子这样一个货色,你早晚会当了冤大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汪青城为了叶天南的重新启用,在中组部下了不少力气,他和叶天南的私人关系也很是不错,叶天南平常最有主见,但有两个人的话对他影响最大,一是总理,另一个就是汪青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汪青城的话,直接为叶天南在岭南任上和吴晓阳之间有可能的合作关系,挖了一道巨大的鸿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再看夏想下车之后,迎着蜂拥而来的军队走了过去,当前两人,依次向夏想敬礼,夏想分别和二人握手,也不知说了几句什么,二人再次敬礼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人带来的士兵有近百人,分列两旁,整齐地站在路边,为车队撑起一条光明大道。显然,新来的军人和闹事的军人不是同一阵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汪青城的心情一下舒展了许多,说道:“夏想同志到底比林双蓬更有手腕,对付军人,还是军人最有力量。天南,你要学习夏想雷厉风行的作风,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天南默然点头,心想好一个夏想,翻云覆雨,刚刚汪青城还对他极为不满,转眼又对他赞誉有加了,真是败也夏想成也夏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转念一想,如果今天的事情是夏想一手策划的话,不但让林双蓬和吴晓阳反目,又让汪青城和他对吴晓阳记恨在心,同时又让他必须和夏想同仇敌忾,今日之局,不但处处杀机,又一举数得,可以用天衣无缝来形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叶天南虽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测,还是心中不安。今日是上任之初,官场人物也讲究运气,却先是遇到挖坑,又遇到绕行,再有又被拦路拦截,他心中着实十分不快,对吴家父子怨气渐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林双蓬出现之后,叶天南就知道吴公子肯定就知道了车内是谁,却依然摆出不肯让步的姿态,分明不将他放在眼里。想想也是,原先他还抱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想法要和吴晓阳联手,现在深入一想,汪部长说得也对,有吴公子这样一个废物点心,他和吴晓阳之间的合作,早晚会被夏想反手利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要重新审视一下在岭南的立场了……叶天南深吸了一口气,以为夏想出面,又有军队保护,车队肯定可以安然通行了,不料车队才一提速,突然就再起变故!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本来吴公子在许冠华和木风带兵出现的一刻,就已经决定收手了。他也清楚不能太得罪林双蓬了,羊城军区毕竟在羊城的地面上,他也有许多生意需要林双蓬高抬贵手,如果真的完全惹怒了林双蓬,林双蓬处处刁难他的话,他在羊城也很难活得滋润。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主要还有一点,许冠华和木风出现的时机太准时了,带来的兵又都是他们的嫡系,只听他们的号令,就是说,现在在人数上已经不占上风了,没有必胜的把握,不如见好就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夏想一露面,吴公子瞬间又改变了主意。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夏想迈着从容坚定的步伐,每一步都如同踩在他的心上,让他胸中积蓄许久的怒火无可抑制地熊熊燃烧了,想起在省委被夏想当众打耳光的耻辱,想起在京城被夏想灌得胃出血的痛苦,直到现在脸上还隐隐发烧,身体还暗暗作痛,他的眼睛就蓦然通红了。 稻草人书屋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正是此刻吴公子的写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正好夏想和许冠华、木风寒喧完毕,转身要走的时候,离吴公子只有几米远,他就突然发作了——如一头愤怒的公牛,发疯一样冲夏想撞了过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其实上次在付家门口,吴公子和衙内商议的针对夏想的围堵计划之中,就有吴公子当众打夏想一个耳光的一环,要的就是让夏想丢人丢大发。不过当时吴公子一时脑子短路,被夏想的气势震住,没敢出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今天……占据了本场优势,身边又有大兵无数,打夏想一个耳光还可以从容脱身,大好时机不容错过。 www.daocaorenshuwu.com

吴公子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平常也没少干过偷鸡摸狗的坏事,偷袭对他来说是拿手好戏,因此他一出手,眨眼间就冲到了夏想身边。

稻草人书屋

林双蓬惊呆了。

daocaorenshuwu.com

木风震怒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只有许冠华微一诧异之后,却一动不动,并不出手替夏想挡下吴公子,反而津津有味地袖手旁观了起来。

www.daocaorenshuwu.com

眼见吴公子就要扑到了夏想身上,似乎一无所知的夏想却突然脚步加快,猛然向前一闪——就差了半米,吴公子就扑了一个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吴公子以为志在必得,见夏想没有防范,就用出了全力,却在即将得手之际扑空,他哪里还收得住脚步,余势不减,一下就冲向了维护秩序的士兵。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士兵是许冠华的兵,极有默契地向两旁一闪,没有一人伸手扶吴公子一把,结果吴公子就继续向前飞奔,正好撞在了汪青城和叶天南乘坐的专车的右侧。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专车刚刚提速,吴公子正好撞在车头一侧,先是身子被汽车的惯例转动,然后后视镜就重重地撞击在吴公子的左臂之上,也没听到什么骨头断裂的声音,只是听到吴公子很不甘心并且痛苦地一声嚎叫,夏想也好,许冠华也好,包括木风在内,都立刻断定,吴公子的胳膊断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是巧夺天工的一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连夏想也暗暗叫好,该,真是活该,要不是吴公子最后的发疯之举,还不会达到最佳效果和最大收益——这一撞,汪青城伤害了吴公子。这一撞,叶天南得罪了吴晓阳。这一撞,为岭南的局势埋下了深远的伏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是平常,即使汪青城贵为中组部副部长,自己的车撞了人,也必定要下车亲自搀扶,但今天,车却连犹豫一下也没有,就迅速加速离去,只剩下吴公子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跟随吴公子前来的大兵不干了,吴公子是吴司令的命根,撞了吴公子,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就都呼啸一声,十几人一起向前冲来。 daocaorenshuwu.com

其实大兵向前冲锋是为了救下吴公子还是为了拦截专车,已经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许冠华也好,林双蓬也好,必须将大兵的冲击当成袭击事件!于是,林双蓬和许冠华同时下令:“保护领导安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许冠华的大兵和林双蓬带来的特警一起动手,毫不客气并且下了狠手,将冲过来的十几名大兵制服四五名,又将剩下的人围在中间,甚至亮出了武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几个不安分的士兵的脑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木风更是亲自出手,手脚利落地放倒三名大兵。动手的时候,他满脸杀气,让剩下几名试图反抗的士兵都被震慑当场,不再敢有所异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到车队完全通过之后,林双蓬一挥手,特警才闪到一边。随后许冠华微一点头,他的手下也让开了路,几名大兵才跑过去将一直在地上翻滚的吴公子扶起,狼狈地送往了医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公子一走,大兵们也作鸟兽散,现场就只剩下了林双蓬、许冠华和木风——夏想不知何时也随车队离去,没有再多停留片刻。 daocaorenshuwu.com

林双蓬和许冠华、木风握手,感谢他们的及时出手解围。许冠华和木风客气几句,也送走了林双蓬。等现场恢复了平静之后,许冠华才一脸深意地悄然向远处看了一眼,对木风说道:“刚才你大显身手,正好让吴司令看得正着。你算是扬眉吐气了,吴司令可要气得睡不着觉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木风一惊:“吴司令在哪里?我怎么没发现他?”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许冠华暗自一笑,别说木风没有发现吴晓阳藏身远处没有露面,就连林双蓬也没有察觉,不用想,坐在车内的汪青城和叶天南也不会知道,刚才最后吴公子被撞的一幕,被躲在远处的一辆汽车之内的吴晓阳看个正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其实许冠华一开始也没有注意到异常,是夏想临走之时暗中提醒了他,他才有所察觉,暗中一观察,还真是如此,不由他不佩服夏想比他这个职业军人还观察入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错,在远处的一辆毫不起眼的普通汽车之中,吴晓阳和宋刚坐在车内,刚刚放下望远镜的吴晓阳直气得浑身发抖,眼睁睁看着儿子被撞倒却不能出面相救,他平生还没有如此憋屈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心疼吴公子之余,吴晓阳也为夏想和许冠华、木风的联手行动而暗暗佩服,夏想不但狠狠踩了他一脚,不但让林双蓬对他仇恨,也完全关上了叶天南和他联手的大门。 稻草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