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9章 来势凶猛

后世史学家将夏想在岭南任上的重大转折称之为岭南事变,也有史学家持不同意见,说是叫羊城事变更贴切。但后来还是岭南事变的说法占据了上风,因为事情虽然发生在羊城,却最终波及了整个岭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许多重大的历史事件,其实起因都是因为一件小事,被后世津津乐道的岭南事变,究竟是源于夏想的S60被砸事件,还是源于叶天南的被坑事件,一直争论不休,其实如果就当事人夏想认为,其实两件事情一开始是孤立的事件,到最后再一分析,还是同一件事情。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先是夏想的S60被砸事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的S60一般都停在省委住宅,他上班和公务期间,自有省委的公车,只有私事出行,他才会自己驾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省委住宅是保安措施非常严格的住宅区,寻常人等别说随意进入了,就是在门口乱转,也会被保安防贼一样防范。也是,省委住宅入住的都是省委领导和领导家属,由不得出半点差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还是有人大摇大摆地通过了门口保安的层层盘查,并且准确地找到了夏想停在楼下的沃尔沃S60,然后毫不客气地一顿狂砸,将夏想的S60砸得稀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也别说,进口车到底是进口车,不是只要国产必定偷工减料的合资车可比,对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只砸坏了玻璃和铁皮,关键的加固部分毫发无伤,A柱在对方刻意地连续地打砸下,没有丝毫变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号称世界第一安全的沃尔沃汽车,果然质量过硬。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对方砸完还不算完,还用喷漆在车身上留下了一行字——颇有古人做事留名的遗风——也不知是狂妄还是想气气夏想,几个大字是:“小心下次砸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被砸的只是夏想的公车,对方留下的话再难听,夏想也不会发火,但砸的是古玉送他的生日礼物,况且他本身也喜欢沃尔沃的低调奢华,他的怒火就被彻底点燃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整个省委住宅全部在严密地监控之下,很容易就调出了监控录像,根据监控录像顺藤摸瓜,向民新迅速出击,将砸车的几人全部抓捕归案。 www.daocaorenshuwu.com

省委秘书长刘金南也是迫案而起,将省委住宅的保安力量全部轮换一遍,一个不留,力度之大,令人震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和民新办案极有手腕,将几个砸车者抓获之后,只用了半天时间就突破了对方的心理防线,交待了事实,挖出了幕后主使正是康志和吴公子。 daocaorenshuwu.com

康志和吴公子似乎并没有躲闪的意思,找的人也不是什么亲信,更不怕落网之后供出自己,说白了,就是明目张胆地向夏想挑衅——就是我砸了你的车,怎么着吧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夏想是不能直接怎么着吴公子,但对方敢欺负到了头上,摆明了是想真刀实枪地上阵,好,他还能怕了不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当然,夏想不会也去砸了吴公子的车,他有的是办法打痛吴公子!对于一身脏水的人来说,还敢大摇大摆地招摇过市,就是故意露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在夏想还没有开始动手,叶天南就又出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当然并不知道吴公子在砸了他的车的同时,又会对叶天南下手,其实说实话,砸他的车的主意是康志出的,一开始吴公子并没有想对付他,只想收拾叶天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康志出来后,不但不老实几天,反而立刻找到了吴公子,提出砸了夏想的S60解气,吴公子是一个从来不怕有事就怕事情不大的主儿,虽然吴晓阳再三交待让他出院后老实一点,但他能老实了才怪?再加上吴晓阳正在陪同军委领导,顾不上盯紧吴公子,吴公子就又如脱缰的野马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叶天南是在河天健康中心被吴公子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和被称为浴都的燕市相比,羊城的洗浴文化也是非常发达。最早燕市的洗浴中心很不含蓄,直接就叫某某洗浴中心,后来过于兴盛引起了极大的社会负面影响,命名就含蓄了许多,比如叫龙世界、天鹅湖,如是等等,单从名字上绝对让人和洗澡无法联系到一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羊城的洗浴中心的名字起得远不如燕市含蓄,半遮半露,多半叫什么什么健康中心——河天健康中心从表面上看干净整洁,没有任何不健康的地方,至于里面有没有不健康的东西,就不得而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天南的优点不多,但缺点也是很不多,不象一般官员一样爱吃爱喝又好色,不过他有一个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泡澡,喜欢让人按摩、捏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或许是用脑过度的原因,叶天南最享受的时刻就是躺在舒服的浴池之中,舒展全身的经络,之后,再在漂亮、柔媚、娇小的女按摩师的轻柔的手法之下,敲打全身酸疼的肌肉,揉捏微微胀疼的脑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当年在湘省,他熟悉湘江市的每一个洗浴健康中心,身为副省级高官,必然要小心行事,注意影响。初来羊城,他忍了几天,不敢冒然走进任何一家健康中心的大门,毕竟人生地不熟,万一出了一点点差错,就有可能酿成政治事件。 daocaorenshuwu.com

忍了一周之后,终于忍不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天南的秘书韩路也是省委指定的秘书,几天的相处之后,他赢得了叶天南的信任。韩路早就将叶天南的喜好打听得一清二楚,见叶天南最近几天多有疲惫之态,他就猜到了什么,就借说闲话的工夫说到了河天健康中心技师水平很高,手法高超,而且安全……安全的说法让叶天南心中一动。 daocaorenshuwu.com

叶天南初来岭南,目前信任的人只有两人——夏想和韩路,按摩的事情总不能开口去问夏想,韩路的话,他就信了大半,但没全信,所以就犹豫了一天才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实在是浑身欠捏,叶天南忍不住了,叫了韩路一起陪他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韩路很是兴奋,能陪领导洗澡,是领导对一个秘书绝对信任的体现。他跑前跑后,先出面帮叶天南办理好了贵宾通道,然后才陪同叶天南从侧门专用通道进入了河天健康中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韩路说得没错,河天健康中心里面的设施一流,服务人员素质也很高,当然,按摩技师的身段和手法都一流,叶天南就很满意。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天南也相信在羊城地面之上,没什么人敢找他的麻烦,再说就是洗澡、按摩,又不是办别的坏事,又能怎样?他就舒服地享受着按摩,见按摩小姐身材火辣,胸涌波涛,不由色心又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叶天南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头上的省委领导的光环掩饰不了人性之中与生俱来的欲望,虽然话说其实叶天南并不是特别好色的领导,也没有珍藏几十条女人内裤的变态嗜好,但房间之中的气氛太过暧昧,而按摩小姐有意无意的摩擦,还是让他欲火焚身。

www.daocaorenshuwu.com

叶天南和韩路一人一个单间,在进单间之前韩路就暗示叶天南,其实在享受按摩小姐的按摩的同时,也可以为按摩小姐按摩。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天南一时意动,好在他到底初来岭南,立足未稳,还是忍了下来。不料按摩小姐却主动宽衣解带,三下两下脱了个精光……暧昧的灯光,旖旎的氛围,主动的挑逗,再加上过于主动的按摩小姐确实肤白貌美,他终于忍无可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天南提枪上马,结果还没有实施犯罪,门被人一下撞开了,冲进来四五个大汉,有人拍照,有人手持铁棍,还有人堵住门口,各有分工,配合默契,一看就是经常打家劫舍的老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天南蒙了……他正骑在按摩小姐的身上,其实还没有进入实质阶段,就被人胡乱拍了一通。在闪光灯的照耀之下,他惊愕的表情、夸张的神态就定格成了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天南惊呆了足足有几秒钟的时间,终于清醒了过来,第一反应就是勃然大怒:“你们是什么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二反应就是糟糕,被人算计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三反应才是,谁这么胆大包天,连堂堂的省委领导都敢算计,难道不想在羊城的地面上混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但叶天南的盛怒没有得到对方的任何回应,对方只是收起了相机,冷冷地把持在门口,既不开口要胁他,也不放他离开,摆出的架势似乎是在等某个人的到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天南此时完全清醒了,他反倒不慌乱了,从按摩小姐的身上下来,不慌不忙地穿上衣服,伸手拿出电话:“我可以打一个电话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方没有回应,叶天南就当对方默认了,直接打给了夏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方并未阻止叶天南通话,或许是没有得到具体指示,又或许是认为叶天南不管打电话给谁,今天都是在劫难逃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天南并未向夏想细说,只简单地一说他出了事情,希望夏书记拉他一把。语气很诚恳,态度很端正,因为叶天南心里清楚,今天的设计绝非夏想的手笔,夏想不会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但不管是谁的设计,能救他出去的,唯有夏想一人而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河天健康中心的一处隐蔽的房间之中,吴公子和康志正盯着电脑屏幕哈哈大笑,电脑屏幕上,清晰地显示出了房间之中叶天南的窘态和羞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天南,你今天插翅难飞,谁也救不了你了!”吴公子和康志对视一眼,再次得意地狂笑,“谁也救不了你,包括狗日的夏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