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1章 逐渐形成巨大的旋涡

问题复杂了。

在陈皓天提出让夏想将全部精力放到岭南内部事务之上时,夏想就真的以为,外界的风雨会被几座高山挡在外面,他不必再承受不必要的风吹雨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现在看来,他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些人对他耿耿于怀,并不因为他现在合理的收手而放过他,暂时无法直接找到他的漏洞,就间接拿他身边的人下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很不幸,岳父就首当其冲成了牺牲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尽管说来已经达成了让岳父退下的共识,但问题是,顺势退下和被迫退下,意义大不一样,而且有人还想让岳父一世的清名毁于一旦,其心可诛!

稻草人书屋

夏想知道,军中,以吴晓阳为首的一股势力,正在凝聚。地方上,反对一系之中,除了委员长之外,另外的几人也开始了对他的倾扎,换届之前最大的较量,正在以岭南为支点,而逐渐形成巨大的旋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本来岭南和山城之争,夏想在付家事件之后,在和侯康去经过短暂的接触之后,已经跳出了圈外,不再介入其中。倒不是因为他对侯康去印象大为改观,而是因为在新的形势之下,似乎陈皓天和侯康去之间并没有了激烈的冲突,再从大环境来看,也好象风平浪静了许多。 daocaorenshuwu.com

再加上再有不到一个多月就会召开两会,此时高层精力都被本届中央政府最后一次两会牵制了,夏想也自认两会之前,估计不会有太大的意外发生,不想,岭南是风平浪静了,东北却起风了,而且风头很猛,吹伤了岳父。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夏想心中的思路逐渐清晰了起来,他到岭南之后,尽管并没有在陈皓天入常之事上面明确地表明立场,但他成为陈皓天专项行动的总负责人,就等同于向外界宣告了他力挺陈皓天的立场。

daocaorenshuwu.com

换了别人,一个省委副书记的立场,根本无足轻重,无关大局,但夏想不是别人,他是家族势力的核心人物!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如果说上次在付家门口发生的一幕,是反对一系借机试探家族势力之举,当时虽然败退,但现在又借吴晓阳之事卷土重来,终于让对方找到了突破口,拿曹永国开刀了。 稻草人书屋

侯康去……夏想心中默念了三遍这个名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几乎一夜无眠,尽管古秋实为他安排的地方格外僻静和舒适,他却难以入睡。多年的官场风浪让他养成了钢铁般的韧性,不管对方有多阴险狡诈,他都能睡得安稳,但此次却是针对岳父,向来对身边人爱惜如性命的他,总觉得愧对岳父。 daocaorenshuwu.com

天一亮,曹永国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夏想,我到京城了。”从声音上听不出来曹永国有任何不满或沮丧的情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小时后,在夏想下榻的地方,夏想接到了曹永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和夏想担心中不同的是,曹永国神采奕奕,脚步轻松,丝毫未受攻击事件的影响,似乎卸下了心头重担一样,倒让夏想略微放宽了心。 稻草人书屋

古秋实安排的是一处别墅区,没有名字,偏远而宁静。初春的京城的清晨,春寒料峭,微风习习,夏想再和曹永国见面,不由感慨万千。 daocaorenshuwu.com

今年,必将是一个不平静的年份,会发生许多在历史上值得铭记的事件,甚至是……大事件。

daocaorenshuwu.com

曹永国反倒先开口说道:“夏想,多少年了,我没有用我的官场经验来指导你做过什么,不过今天我希望你听我一句,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我退下,你进京,过个一年半载,你扶正之后,再回头看看今天,不过是过眼烟云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心中大发感慨,如岳父一样看得开的官场中人,能有几个?如岳父一样被挤兑掉省委书记之位而毫无怨言者,更是绝无仅有。当然他也清楚,岳父之所以看得开,不据理力争,其实说到底还是为了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岳父的心思,夏想岂能不知?如果曹永国咽下被人挤兑下台的气,或许对方就会收手,不会再对他不利。对方……包括反对一系和军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但夏想不得不说,岳父官场浮沉多年,之所以一直保守有余而进取不足,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太善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身为官场中人,不是说非要害人,但一定要小心谨慎,时刻提防别人。每一个官位都是最宝贵的社会资源,你坐在上面,总会有无数人盼着你一头栽下,他好取而代之。 daocaorenshuwu.com

岳父的出发点是好的,也是本着息事宁人并且保护他的心思,但岳父还是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权力带来的不仅仅是绝对意志,还有高高在上的权威,没有人会因为善良而退让,更不会因为心软而退缩,权力,有时候非要分出胜负,甚至要在刀光剑影之中,各凭真本领大打一场,才能愿赌服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爸,我会向中央提出要求,退下可以,但要解决你的副国级待遇。”夏想没有正面回答曹永国的提议,而是毫不隐瞒地说出了他的真实想法,“最近京城的一系列动作,和岭南有内在的联系,对方不是把我们逼到退让为止,而是要将我们逼到悬崖边上,甚至是……再刮一场大风,让我们坠落悬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曹永国不大相信:“夏想,不要将别人想得太坏了,争来争去,争的不就是一个位子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夏想心中不知是无奈还是悲哀,怪不得上世岳父官至副厅为止,岳父不但性格太温和,心底太善良,目光也确实不够广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争的不仅仅是位子,也是权力,更是路线。”夏想一语点破要点,“到了最高层,谁的指导思想占据了主流,谁才是胜利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曹永国一下想通了什么,蓦然一惊:“你去岭南,也让侯康去看你不顺眼了?” 稻草人书屋

“何止不顺眼。”夏想摇头说道,“或许是宋书记在吉江的动作刺痛了他的眼睛,再加上我在岭南和陈书记走得很近,以我和宋书记、陈书记都十分密切的关系,自然而然我就成了一些人的眼中钉。” www.daocaorenshuwu.com

曹永国正想说什么,忽然,夏想的电话响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夏想一见是宋朝度来电,就立刻接听了电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朝度久违的声音响起,只说了一句话:“夏想,我到京城了,我们见面再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宋朝度也紧急进京,事情……果真不小,还真有点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紧张。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又一个小时后,宋朝度也来到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朝度先是看到了迎出门来的曹永国,不由一愣,随后默然一笑,大步向前和曹永国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永国,我就觉得你应该也在。”

稻草人书屋

“朝度,有你来,我心里就踏实多了。”曹永国和宋朝度认识多年,虽然算不上至交,但毕竟同出燕省,心理上亲近多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永国,什么时候我都会和你站在一起。”宋朝度今天兴致很高,估计有重大消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迎宋朝度入内,夏想上了茶:“宋书记,是古书记电话请你进京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宋朝度摇头:“不是,我专程来和你见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为之一惊,宋朝度向来事事镇静,此次连电话也不事先打上一个,就直接飞来了京城,难道事情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不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天前,我在京城和陈书记、古书记见了一面。”宋朝度也不打埋伏,夏想和曹永国都是他绝对信任的人,他就实言相告,“表面上岭南风平浪静,西南也是相安无事,实际上,新一轮的浪潮正在酝酿之中。”

daocaorenshuwu.com

身为官场中人,每一次浪潮都不可能置身事外,尤其到了省部级高位,想不表态或站队都不行。 daocaorenshuwu.com

……夏想听完宋朝度的话,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因为事情比他想象中还是复杂十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宋朝度赞成夏想的想法,支持夏想继续留在岭南,同时也愿意为曹永国谋求副国级待遇尽一分力量。宋朝度也理解曹永国的想法,对曹永国及时退下表示理解,但也希望曹永国据理力争,必须保住清名,不能造成因名声受损而被迫退下的假象,一世清名毁于一旦,确实让人痛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曹永国也接受了现实,在夏想的劝导和宋朝度的开导下,也对形势多了更清醒的认识。如果说有谁为党为国家辛辛苦苦一辈子从未提过什么过分的要求,全国省部级高官找不到几人,曹永国当居其一。就算他退下的主要考虑是为夏想让步,但也要退得其所,退得光明正大,要将提前退下当成一个机遇或说是前提条件,向中央提出解决副国级待遇的要求。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以曹永国一生的清廉再加上提前退下的情怀,要求并不过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中午,夏想陪宋朝度、曹永国吃了一顿便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下午,接到了古玉的电话,让他过来面见老古。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动身前往老古的宅院的路上,夏想又接到了古秋实的电话,说是总书记要抽时间和他见上一面,请他随时做好准备。刚放下古秋实的电话,叶天南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书记,我刚知道你去了京城,刚和总理通话,总理让我转告你,他想和你见面谈一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此时还并不知道,他恰逢盛会,即将亲身参预一场会改变历史的重大事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