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8章 除草也是为国为民

先前陈皓天以省委暂时没有合适的秘书人选为由,提议米纪火过一段时间再更换秘书,其实是委婉的说法,省委之中最不缺少的就是随时替补的秘书,秘书处排队等候希望能担任主要省委领导秘书的年轻人,多得是。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夏想明白陈皓天的深思熟虑,许多事情陈皓天不明说,但他心里清楚得很。此时正在紧要关头,不宜再节外生枝更换秘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如果秘书是别人也没什么,随时可以更换,但米纪火的秘书偏偏就是张力。而张力,和吴晓阳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现在更换,不是将张力彻底推到吴晓阳的一方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相信米纪火提了一提之后,在陈皓天的暗示下,也明白了其中的环节,应该也不会再提此事了,不料转身他就对刘金南正式提出要更换张力,夏想就不由纳闷,米纪火一向沉稳有度,却不顾陈皓天的暗示和现在的紧张气氛,依然坚持要换掉张力,那么原因只有一个——张力让米纪火忍无可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来属于省长的个人事情,又是政府方面的事务,夏想没有必要插手,但他还是对唐天云吩咐了一声:“天云,你先去食堂吃饭,我和米省长碰个头。” 稻草人书屋

来到米纪火的办公室,张力竟然不在,夏想也是心中一沉,身为秘书经常不在领导身边,到底想怎么样?张力真是扶不起来的阿斗,他暗暗摇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米纪火见夏想来到,余怒未消地说道:“夏书记,我实在受不了张力了,必须换,马上换。前两天,心神不安,也不知道天天心思在哪里。昨天时常不见人影,今天倒好,干脆半天都不见人影,只说他去复印资料,然后就消失半天。你说,他是我的秘书,还是我的领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米纪火平常温文尔雅,说话都不大声,更不用提直接指责别人了,今天确实是气着了,说话时也犹自愤愤不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是,米纪火的秘书不好干,他本身就是秘书出身,如果说陈皓天的秘书夏生楠算是岭南第一秘的话,那么米纪火当年可是全国第一秘。谁想不被米纪火挑理,谁就得是一个事事做到满分的好秘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既如此,夏想也不好再劝米纪火什么,他本想开口相劝,让米纪火再等上两三天,现在看来,不是米纪火不想等,是张力不想干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力……到底想干什么? 稻草人书屋

夏想现在对张力已经没有失望了,对一个人不抱希望时,也就不会对他失望,不过夏想毕竟比米纪火想得深远,因为在吴晓阳事件之上,以及张力和季如兰之间复杂的关系,米纪火并不是十分了解,他就委婉地说了一句:“可以等确定好人选之后,再正式通知张力。” 稻草人书屋

言外之意就是先隐瞒两天,让张力有一个缓冲期,更深层的想法是,最好不要因为此事让张力破罐子破摔,彻底倒向吴晓阳就不好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倒不是说张力彻底倒向吴晓阳会造成多大的破坏力,而是夏想心中对张力多少还留了余地,不想张力真的走到无路可退的悬崖边上。 稻草人书屋

米纪火知道夏想轻易不会开口,一开口,事情必定十分重要,他微微一想,就想明白了什么,问道:“难道说,张力的桥梁作用,还很重要?”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也不好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夏想很不客气地下了定论。 稻草人书屋

“好,好。”米纪火连连点头,“是我太急躁了,不应该,真不应该。夏书记,你也知道我凡事讲究细致到位,主要也是以前张力每件事情都做得很不错,最近连连失误,反差太大,让人无法接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理解米纪火的心思:“一定要精心挑选一个让米省长满意的秘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音刚落,有人直接推门进来,一时门就愣住了——正是张力!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张力突如其来地回来,连门也没有敲一下——也是,他是米纪火的秘书,用不着敲门——直直就闯了进来,如果说他一点也没有听到夏想和米纪火的对话,谁也不会相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张力就算偷听到了夏想和米纪米的对话,完全可以晚一些再进来,也好掩饰过去,不料张力就施施然进来了,仿佛一点儿也不担心夏想和米纪火对他有所防范一样,难不成他真打算破摔到底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和米纪火对视一眼,二人眼中同时闪出浓浓的失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实夏想和米纪火误会了张力,张力再胆大,也不敢明目张胆地直接推门进来用行动来挑衅夏想和米纪火对他的定论,他也确实在门口听到了夏想和米纪火的谈话,本想避让,但正好见夏生楠从远处过来,如果不推门进去,反而会被夏生楠误会他在门口偷听,传了出去更不好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与其如此,还不如大大方方地进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张力也知道他最近确实表现一般,不,不是一般,是极差,没办法,他就是放不开季如兰。季如兰让他向东,他不会向西。也不知道是哪根劲不对,反正在季如兰面前,他没有一点抵抗力,什么党性什么原则什么前途,统统不管了,只要季如兰开心就好。

稻草人书屋

结果他就越滑越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望着夏想转身离去的背影,想起夏想刚才和米纪火之间的对话,张力的心越沉越重,猛然间,他心中一个犹豫不定的念头瞬间坚定了立场,拿起手机偷偷向季如兰发了一个短信:“如兰,我已经无路可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片刻之后,季如兰回信了:“有我在,就永远有路可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力的心安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www.daocaorenshuwu.com

下午一下班,季如兰派来的专车就停在了省委楼下,等候夏想上车。夏想却没有上,而是坐上了自己的专车。而且不是一辆汽车出动,还有两辆汽车随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非常时期,安全措施必须到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了湖边别墅的时候,已经暮色四合了,周围一片安静,空气中若有若无的花香让人沉醉,夏想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心中一片寂静,尽管他知道,今天和季如兰的见面,将是一次艰难的讨价还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如兰必将亮出她的底牌,而他,不管耐烦或不耐烦,必须耐心应对,不仅仅事关吴晓阳在背后的手段,还事关曹永国的副国级待遇的大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夏想的警卫下车之后,迅速消失在别墅的四周,借夜色的掩护,在一个个至高点或隐蔽点隐匿了身影,每一个死角都不会放过,草丛、大树,都有人一一细心查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唐天云的带领下,警卫还检查了别墅之内,季如兰也不恼,很配合地让警卫在别墅里面检查一遍,还极有礼貌要请唐天云喝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唐天云就暗暗称奇,早就听说过季如兰极其傲慢,又极爱整洁,寻常别说让警卫到她的别墅安全检查了,就是他也未必能进得来。难得今天如此大方,为了恭迎夏书记大驾,还真是诚意十足,也不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切检查完毕,夏想才前呼后拥地迈进了别墅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如兰降阶相迎,打趣说道:“夏书记,以后我觉得你轻车简从,很有品味,现在你出门,前呼后拥,警卫成群,比大牌明星还明星,我就觉得很好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夏想很严肃地说道:“没什么好笑的,在事关切身生命安全的问题上,开不得半点玩笑。有些社会败类,死就死了,正好为国家节省资源,让百姓活得更美好。我不能死,我死了,社会上的败类就会如杂草一样,生长得更茂盛了。根除杂草,也是为国为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如兰咯咯一笑:“这么说,夏书记是除草剂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是……”夏想斩钉截铁地说道,“除草剂除草太慢了,我是除草机,而且还是斩草除根的除草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夏想说话时的表情,严肃、认真,并且流露出一股义无反顾的决绝,就让季如兰心头一颤,第一次对夏想心生敬仰之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过念头只是一闪即逝,随即又端正了姿态,等唐天云等人退下之后,她才又挽起纤纤素手,为夏想素手泡茶。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只不过季如兰如花和香气如兰的优雅,此时在夏想眼中毫无优雅可言,他只想和季如兰谈及正事,不想闲来品茶坐享风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耐着性子等季如兰一泡二泡三泡出茶之后,夏想接过季如兰递来的茶杯,轻尝一口:“好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季如兰晒然一笑:“夏书记心事太重了,心思……根本就没在茶上。今天的茶,是次茶,并非什么好茶,我只是拿来试探一下,不想,你还真上当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话时,她还掩嘴一笑,露出俏丽调皮的一面,再加上她明眸酷齿的秀色和优雅诱人的坐姿,当真是娇美不可方物。只是……她的小小心思终究不合时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轻轻放回了茶杯:“茶好茶坏,全因心情而定。季小姐,我来,是有事情要谈,不是为了品茶,也不是为了闲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正当夏想和季如兰在房间之中初次过招之时,离别墅十几米外的湖水之中,突然冒出了几个类似潜水员换气时的气泡,如果不注意观察,肯定不会发现异常,何况现在又是晚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过了少许,气泡不见了,水面起了一阵涟漪,随后,一个一身黑衣的黑影人悄无声息地露出了水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