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5章 下一阶段

也得承认,刘平行的做法很是高明,而且理由十分充足,陈艳确实是市委的干部,由晋阳市委出面,也合乎常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谁出面谁就得担责,就得承担全部的后果。而陈艳事件最终的结果如何,现在谁都心里没底,因为雷治学一方要捂,夏想一方要闹大,到底谁笑到最后,还不好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是夏想胜利了,再如果陈艳事情引发了西省的官场地震,承担责任者说不定会丢官免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官场上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小事也能变成大事,所以,谁都不想身上有一丁点责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刘平行的高明之处在于,如果张平少担了责任,就不怕夏想继续闹大,反正现在已经确定张平少是夏想的人,闹得越大,张平少越倒霉,夏想就等于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不少人的目光就立刻落到了张平少的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平少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开口说道:“平行同志的说法,逻辑上有问题。陈艳是市委的干部不假,但陈艳是市政协副主席,是省管干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省管干部、市委干部,能有多大区别?平少同志不要忘了,陈艳一直就在市里担任党政职务,也有一个外号叫晋阳一姐。”刘平行继续不遗余力地将陈艳推到晋阳市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也请平行同志不要忘了,陈艳的历次提拔,都是个别省委领导干涉的结果。”张平少寸步不让,在事关切身利益面前,谁也不会退让。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好了,不要争了。”夏想终于发话了,“我谈一下我的看法。”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众人的目光都又落到了夏想的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给舆论一个交待不行,但现在不是责任不明的问题,而是由谁承担的问题。我认为,既然陈艳是市委的干部,还是由晋阳市委出面解释一下为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的话引起了会议室一阵议论之声,夏想将球踢到张平少脚下,张平少又是夏想的人,岂不是说,夏想不会再继续推动陈艳事件发酵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过……”夏想又转折说道,“向前同志还是有必要向省委表个态,要认识到错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平少眼中闪过不解之意,对夏想突然出面提出要求市委担责微感疑惑,只好不再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雷治学见状,忙顺势接下:“我认为夏想同志的建议可行。”不管夏想是出于什么考虑,反正由市委出面承担用人不明的过错,总好过让王向前名声大损。王向前向省委检讨是内部处理,不会公开,就是说保全了名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应该是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案了,雷治学头疼的症状大为减轻,忽然觉得夏想也有可爱的一面,至少他也一心为了省委排忧解难。

稻草人书屋

会议最后达成了共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

www.daocaorenshuwu.com

会后,雷治学和夏想碰了个头,交流了一下对外公布的措辞和细节问题,按说碰头会一般要有省委副书记在场,也不知是雷治学疏忽了,还是张维照有事,反正张维照不在,夏想也没多问原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耐人寻味的是,既然市委出面当了冤大头,东方晓就不必进京做疏通工作,不料东方晓当天下午还是飞往了京城。省委宣传部长进京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和东方晓同行的一人却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杨任海。

稻草人书屋

杨任海进京是参加中组部的一个会议,但和东方晓正好同行,还是引发了不少人的猜测,以前杨任海和东方晓之间并无交往,更无交情,怎么就突然走近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现在西省的局势很微妙——不微妙不行,省委书记和省长任何一人上任之时,必然会引发权力的交接和震荡——要是以前杨任海和东方晓同行,也不会有人乱猜测什么,只当成是一次巧合,但现在,谁也不会认为真的只是巧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关键还有一点,东方晓和杨任海刚走,省委组织部就召开了一次研讨会,学习吴才洋的讲话精神。组织部召开会议很正常,不正常的是,宣传部不遗余力地在省内各种媒体上宣扬,将组织部开会一事,放到了许多媒体版面的重要位置。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再由此联想到杨任海和东方晓的同时出差,个中意味就更浓了,不少人怵然而惊——难道说夏省长同时掌控了宣传部和组织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再一想,掌控一说显然过于夸张了,但至少表明了一点,夏省长的手已经同时伸进了宣传部和组织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对于省委的各种猜测,夏想一概充耳不闻,到了高位,就要拥有对种种议论免疫的能力,他不但有免疫力,还因为心中有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东方晓进京是接受耳提面命去了,正好叶天南也进京了,相信东方晓和叶天南之间会有一次深谈。而杨任海进京,是和付伯举见面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错,杨任海是付家的嫡系,他进京面见付伯举付副总理,是为了付先锋进军西省的掌控能源大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基本上西省的一切进展都在有条不紊地推进之中,就连夏想提出让晋阳市委先扛下陈艳事件的黑锅,也是整个计划的一部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艳出国,让夏想改变了主意,并敏锐地把握了时机,他不但要将陈艳事件缓上一缓,还要为陈艳争取一个继续漫天要价的机会。

daocaorenshuwu.com

因为他从陈艳和江安的较量之中,发现了另外一个绝佳的切入点——安达矿业的股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尽管哦呢陈手中拥有安达矿业百分之五的股份,但由于安达矿业的股权结构太复杂,一时半会无法打开安达矿业严密的大门。如果江安在和陈艳的对峙之中退让一步,拿出百分之五的安达矿业股份转让给陈艳的话,那么江刚手中的股份将会被进一步稀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陈艳是谁?陈艳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一个唯利是图的漂亮女人,夏想从一开始利用她的事件打压王向前的威望,到现在及时收手,将事情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自始至终掌控了事件的节奏,以图达到收益最大化的效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由晋阳市委出面担下责任——也不能算是责任,只是出面解释一下,事件最终认定的结果还在悬空,正是因此,陈艳事件就如始终悬在王向前头上的一把利剑,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斩落——王向前向省委做出检讨,表面上晋阳市委背了黑锅,实际上,王向前才是威望大损的唯一一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晋阳是以市委的名义出面解释,又不是具体责任到人,而王向前向省委检讨,等同是承认了在陈艳事件之中犯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只不过没有正式对外公开罢了。只要时机合适的时候,夏想完全可以再将此事点燃!

daocaorenshuwu.com

现在,为了助陈艳一臂之力,让陈艳能够顺利从安达矿业拿到百分之五的股份,就暂时让陈艳事件告一段落,反正夏想打压王向前的目的已经达到,而陈艳多领的工资在她出国之前,已经如数上交,有关免去陈艳市政协副主席一职,已经启动了相关程序,事情,都得了顺利的解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以说,夏想上任西省以来,各项事务进展良好,比初到齐省时顺利了许多,也是夏想未雨绸缪,提前筹划的结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相信经此一事,王向前会老实一段时间。如果他还充当雷治学在政府班子的钉子的话,夏想有的是办法再次点燃陈艳事件,然后让王向前引火自焚。

www.daocaorenshuwu.com

王向前的气势不打压下去,他在政府班子的工作就无法开展,权威就树立不起来,那么他心中的大计想要实现,就是一厢情愿的梦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坐在办公室内,望着窗外春意盎然的绿树和鲜花,夏想忽然发现,晋阳的春天,也有美丽的一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电话就及时响了。是许冠华来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最近许冠华比较忙,在整顿了羊城军区之后,中央军委召开了一次内部会议,许冠华和木风被记二等功,通报表彰。为什么表彰,许冠华和木风又立了什么功,没有说法,也没有解释,反正就是奖赏就是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立功表彰之后,许冠华升任中将,木风升任少将,同时许冠华被任命为羊城军区司令员,木风被任命为岭南军区政委,原来传闻木风将会替代施启顺担任岭南军区司令的说法,被证实为假。但木风虽然没有担任岭南军区司令,却成功晋升为少将并且担任了政委,可谓迈出了跨度极大的一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而许冠华更是一举成名,在少将阶段拼搏了近十年之后,终于迈进了中将的行列,并且担任了七大军区之一的羊城军区的司令,也是人生之中无比关键的一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古的嫡系终于有一人执掌了七大军区之一,也是因吴晓阳事件之后,得夏想之助,借季老和郑家之势,否则以老古一人之力,就算能推许冠华上位,至少也要晚上五六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至于施启顺,依然担任了岭南军区司令,但军委内部的说法是,施启顺的政治生命已经完结,最多一年半载之后,施启顺就会病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许冠华和木风被公开表彰并且升职之后,军委正式公布了吴晓阳的死讯。吴晓晓死讯的公布意味着军委内部针对吴晓阳的事件已经达成了某种妥协,吴晓阳的善后也得到了妥善处理,更意味着军委之中围绕吴晓阳事件的斗争暂时告一段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随后,在京城和西省同时发生了两件事件,意味着国内局势和西省局势,正式进入了十八大之前的第二阶段。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