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7章 回家之路

屈指一算,夏想有将近一年没有回单城了,再次踏上单城熟悉的土地,他心中微微激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凡回家者,不外乎衣锦还乡或是近乡情怯,夏想却是另有一番心情。

www.daocaorenshuwu.com

本来他已经决定要悄无声息地回家,既没有通知燕省省委方面,也没有知会单城市委,而且他还特意没有确定具体哪一天回去,就怕走漏了消息,被单城市委方面得知…… 稻草人书屋

谁知,夏想头天晚上通知了家里明天一早回去,结果第二天他从燕市出发,一下高速就惊呆了——在单城出站口已经站满了黑压压的人群,还有一个大大的条幅高高挂起,上写几个大字:

daocaorenshuwu.com

热烈欢迎夏省长回家省亲!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夏想哭笑不得,闹什么闹这是,他回家是和家人团聚,不是指导工作,单城市委方面也太热情过度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止单城人,燕省人的共同特征都是热情好客,而在对上级领导的热情欢迎上,单城人尤甚。

www.daocaorenshuwu.com

现在的单城市委班子,已经没有了夏想的嫡系,但夏想的嫡系曾经先后在单城担任过市长、市委书记,并且前后长达数年之久,尤其是彭云枫曾经担任过一届单城市委书记,基本上可以说,现在的单城市委班子,虽然一二把手不是夏想的嫡系,但除了一二把手之外,几乎整个班子都是夏想嫡系近十年来培植的势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不止这些……现任单城市委书记王端杰和市长武爱周,都是高晋周的亲信。

www.daocaorenshuwu.com

夏想准备回家的消息早早就传到了单城市委,王端杰和武爱周一合计,就决定广泛发动各方力量,一定要打听清楚夏省长回家的确切日期,也好在高速路口迎接。作为单城的骄傲,夏省长是单城走出去的最高级别的高官,而且夏省长上升的势头势不可挡,能和夏省长攀上关系,说不定是一辈子的大事! www.daocaorenshuwu.com

费了不小的力气,王端杰和武爱周几乎发动了全部的关系,终于打听到了夏想回来的确切日期,早早就准备好了迎接仪式,并且连夜制做了条幅,就是要让夏省长感受到宾至如归的热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本来王端杰想出动单城市委班子全体成员迎接,但武爱周听说夏省长不喜欢大张声势,就怕拍马不成拍到了马蹄上就麻烦了,谁不知道夏省长以后前程似锦,虽然夏省长不是燕省的省长,但夏省长对燕省的影响力,怕是不比现任的燕省省长差多少,关键是,夏省长现在已经初步显示出作为接班人的迹象,别说燕省省长了,就是省委书记也比不了夏省长的光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官场之上历来就是花花桥子众人抬,夏想的走势越好,向心力就越强,就越有形形色色的官场人物围绕在他身边,以各种理由接近他并且试图博得他的好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回家,带了曹殊黧和夏东,另外还有司机和唐天云——唐天云是夏想秘书之中,唯一一个陪同夏想回到单城老家的一人,主要也是夏想现在身份不同了,即使他是私事出行,也要有警卫随行,有唐天云随同,许多事情也好处理一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一行一共两辆汽车,就是普通的奥迪,而且还是燕市的一般牌照,很不显眼,但一下高速还是被热情的单城市委书记和市长等个正着,就证明官场人物的智慧是无穷的,眼力是超人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换了别的地市,夏想可以不理会对方的盛情,上车走人,但单城毕竟是他的家乡,家乡的父母官,三分薄面还必须给,尽管他心中不快,还是下车和王端杰、武爱周客套了几句。

稻草人书屋

“端杰、爱周同志,我只是回家探亲,你们弄这么大的阵势做什么?是不想我清静,不让我和家人团聚?”夏想脸色微微一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端杰和武爱周对视一眼,心中一阵乱跳,眼前的夏省长比他们还要年轻好几岁,但上位者的威势迸发出来,还是让人不由自主地屈服于权威。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夏省长,您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作为单城的父母官,我和爱周不出面接待一下,实在是心里过意不去。您是单城的骄傲,请允许我和爱周代表单城1000万父老乡亲,欢迎夏省长回家省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迎接的队伍并不庞大,只有四五辆车,但由于是返乡高峰,还是引得过往车辆纷纷围观,夏想心中愈加不满,他最不喜欢公事私事混为一谈,但他又不好当面冷落王端杰和武爱周,就冷冷说道:“我谢谢端杰和爱周两位同志的好意,既然你们接到我了,就请回吧,就不必再麻烦你们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说完,夏想上车而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端杰和武爱周面面相觑,知道还真是拍到马蹄上了,不由又悔又怕,二人碰头商议了半天,最后没有办法,一致决定不管夏省长是不是反对,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硬着头皮也要上了,就一挥手上了车,带上车队直奔夏天成的小区而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车上,曹殊黧还埋怨夏想:“乡里乡亲的,别让王端杰和武爱周太难堪了,毕竟也是一番好心。”

www.daocaorenshuwu.com

“好心未必就办好事。”夏想哼了一声,“官场上的迎来送往太多了,过个节都不让人清静,回家探亲也要走走过场,摆摆官面文章?你还嫌我不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瞧你,吃了火药了?说你一句你还三句,行了,你说什么是什么好了,我是管不了你了。”曹殊黧嗔怪一句。

daocaorenshuwu.com

“老爸刚才好威风,眼睛一眯,吓得两个叔叔都立刻矮了一头。”夏东观察得倒得细致,“我长大后也要当官,让别人都怕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夏想笑了:“都怕你有什么好?古代的皇帝号称天子,就是说天下他最大,结果呢,结果他又最孤独,没有一个朋友。一个人活在世上,不是要别人都怕你,而是你要对别人都有用,人人都需要你,你才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明白了。”夏东也不知是真明白还是假明白,反正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我长大后不当官了,我要当一个对所有人都有用的人,我要让所有人都明白我讲的道理,都听到我说的话。” www.daocaorenshuwu.com

曹殊黧好奇地问道:“那你想当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一个可以影响许多人的想法的人。”

稻草人书屋

夏东圆了夏想曾经的文学梦,他也圆了许多中国文人的梦,无数年后,夏东飞往了瑞典,在斯德歌尔摩接受了一项重要的文学奖项,并且发表了足以载入中国文学史的讲话。

daocaorenshuwu.com

夏想此时却并未深思夏东一个小孩子的梦想,他的目光穿透车窗,已经望见了站在小区门口等候的父母。 稻草人书屋

父亲老了,头发已经花白,但却依然站得笔直。母亲也老了,满脸皱纹,穿着干净利索,虽然朴素却十分得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多少年了,从夏想留在省城不名一文时起,到夏想担任区长、市长乃至省长,夏天成夫妇一直住在一建小区,没有搬到更大更豪华的房子去住,也没有汽车,只有一辆电动车,而且家里的家具和家电,也和十几年前一样,朴实得一如当年,从未因儿子位居高位而有丝毫忘乎所以。 稻草人书屋

夏天成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夏想和夏安剩下的衣服,他从来不买新衣服穿,即使夏想买来送他,他也不穿,说是穿新衣服不自在。张兰的衣服,是曹殊黧时常买上几件,送她什么,她就穿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位老人一生养育了两个儿子,一个儿子身居省长高位,一个儿子现在也是市长在坐,但如果不说出去的话,谁也不会相信打扮得如平民百姓一样的夏天成和张兰,会是国内炙手可热的夏想夏大省长的父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正是夏天成始终不变的朴实,才让夏想在一步步走向高位时,始终保持了清静,也没有受到太多远亲近邻提出种种无理要求的困扰,保持了一颗公正之心,迈步前进在仕途大路之上。

daocaorenshuwu.com

对于父母始终保持了诚恳低调的本分,夏想怀有深深的敬意。

稻草人书屋

一下车,夏东就扑入了张兰的怀中,甜甜地叫了一声奶奶,叫得张兰心花怒放,笑得合不拢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夏想下车,和曹殊黧一起来到夏天成面前,轻轻地说了一声:“爸,我回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大回来了……”夏天成的声音也很轻,他伸出一只手拍了拍夏想的肩膀,“回来就好,再忙,也要回家看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管夏想是市长还是省长,不管他是20岁的小年轻还是36岁的中青年,他在夏天成眼中,都是夏家的长子,是父母眼中的老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句老大让夏想的心境一下平和了许多,体会到父亲浓浓的爱子之心,心中默然,父爱如山果然不假,父爱不如母爱的唠叨,却一直就如沉稳的大山,始终给人以力量和信心。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夏天成经过多年迎来送往的历练,虽不是官场中人,也胜似官场中人,一眼就看到了远远跟在后面的市委一号二号的专车,就猜到了什么,淡然地说道:“官场上的事情,本来就是来来往往,别人是好心,但不管是不是称你的心,你也不用拒人于千里之外。”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句话点醒了夏想,夏想欣慰地笑了,朝远处招了招手…… www.daocaorensh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