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46 分

顾奇南这一下午的英语课上得有点心不在焉的,被老师提问了好几次。

休息的时候,齐一修问他怎么了,顾奇南摇摇头。等到补课结束,跟老师说了再见,下楼梯的时候,齐一修跟顾奇南说,过了暑假他就不再来补习英语了。

“等下学期进入高三,我们学校一周只放半天假了,高三生必须参加晚自习,到时也没什么时间补课了。”齐一修说。

顾奇南点头:“我也得想想,下学期还来不来。”

齐一修不断叹气:“太惨了,太惨了,我们暑假只放半个月,你们呢?”

“一个月。”

“天啊!”齐一修喊,“你们怎么有那么长的假期?!”

“我又不是在一中。”顾奇南说。

齐一修闭了嘴,他忘了顾奇南早已转学到七中了。

顾奇南问:“这次全市统考,你们成绩出来了吗?”

齐一修点头,说了自己的成绩,年级排名六十三。

下午的时候,张鸣在班级群里发了期末考成绩总分排名,顾奇南又是年级第一,分数跟齐一修的差不多。

差不多的成绩,在七中是年级第一,在实验中学是六十几名,差距太大了。

齐一修又叹气:“我们偏科太厉害了。唉,你太可惜了,你数学那么好,要是能在一中的奥数班上课,说不定今年九月能拿到保送B大数学系的名额。一中的奥数辅导特别强,听说今年又从全国各地请了好几个名师去上课,不惜血本啊。”

“有什么好可惜的。”顾奇南说,“做数学题,最重要的是为了攀登真理的高峰,不是为了拿保送名额。没有参加他们的奥数辅导,我也能自己去参赛,拿不拿奖都无所谓。B大数学系,我可以自己考。”

齐一修:“……虽然你的话真的很使人感动,但你看看你现在的分,你觉得能考得上B大吗……”

说了大话的顾奇南:“……”

两个人一起下了楼,展铭做题做得头痛,看见顾奇南下来了,从椅子上站起来。

齐一修小小声对顾奇南说:“你快看那位大哥,好高啊。有点可怕,好凶的样子。”

顾奇南转头看他,认真解释:“展哥不凶,只是脸臭,他脾气很好的。”

齐一修:“……”

齐一修万万没想到,跟顾奇南关系那么好的展哥会是这样的一位……大哥。一米九的大个子,肌肉结实,寸头,面无表情,超凶。看上去,就是在学校里谁也不敢惹的类型,说不定惹到他还会被他打。

顾奇南像是根本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还一本正经给齐一修跟展哥做介绍,说这是他英语班的同学齐一修,这是他的同桌展哥。

齐一修战战兢兢:“展哥你好。”

差点鞠躬。

展哥点了点头,也说了一声“你好”。

齐一修赶紧说了拜拜。

顾奇南跟展铭一起出了培训机构的大楼,顾奇南不安地在门口张望,确认林士达那个恶心的家伙不在。

展铭跟着顾奇南慢慢往地铁站走,顾奇南突然想起展铭还要打工,忙问:“你六点不是要打工吗?”

展铭低头看他:“来得及。”

“可你还要吃饭啊。”

“十分钟就能解决。”

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展铭问:“他是不是来找过你好几次了?”

顾奇南抓紧书包的带子,闷声回答:“这是第三次。”

“他找你干吗?”展铭问。

顾奇南摇头:“不知道,他就跟神经病一样的。”

“为什么这么怕他?”展铭问。

这不是在学校那个封闭的小社会里,而是在大街上,在光天化日之下。就算那个眼镜小子再能打,他也不敢在大街上打人。言语威胁?展铭想不出这个年纪的学生,有什么言语可以威胁到人,特别顾奇南还已经转学了。

可顾奇南答不出来。

他脸色铁青,眼眶发红,又回到了四月份的那个顾奇南。

开开心心的小南仔不见了。

展铭不敢再问他,停了下来,两手抓住他肩膀,认真地说:“小南仔,不想说就不用说。但是你这样不行,跟你爸妈说一下这个人吧。”

顾奇南疯了似的摇头,吓得展铭连连叫他冷静。

好一会顾奇南才冷静下来,哑声道:“不行,说了我爸爸妈妈会很担心的。我妈妈最近睡眠才好一点,她为了我的事,失眠了好久……如果让她知道以前欺负我的人还来找我,她又会哭得睡不着觉。”

展铭越听越惊心,实在想不出顾奇南到底遭遇了多么过分的事,这一家人才会被折磨成这样。

但是顾奇南不想说。

展铭摸了摸顾奇南的头,说:“以后我陪你来补课。”

顾奇南抬头愣愣看他,好像没听清楚。

展铭又说了一遍。

顾奇南的眼泪突然滚了出来,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一下冲上前抱住了展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