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脸很臭

顾奇南的酒彻底醒了。

吴渊在他旁边睡得死死的,根本没动静。

顾奇南也不知道躺了多久,先是觉得有点委屈,接着有点伤心,再后来,难受起来了。

绵绵密密的难受,铺天盖地。

从他发现自己喜欢展哥之后,他第一次思考一个问题:展哥真的喜欢他吗?

就算展哥真的有点喜欢他,展哥是否愿意跟他谈恋爱?

他突然意识到,展哥不歧视同性恋,不代表他愿意当同性恋。

顾奇南翻来覆去,睡不着。大概酒喝多了,口干舌燥,实在忍不了,摸黑爬起来,想倒杯水喝。

怕吵醒吴渊,他慢慢挪动,想从床尾下去。

“怎么了?”一片黑中,传来展铭压低的声音。

顾奇南小声回:“口渴。”

展铭从地上起来,说了一声“别动”,就去帮他倒水,沉默着递给他。

顾奇南接过,喝完了,又递回展铭手上。

展铭将杯子放好,躺了回去。

顾奇南有点气闷。

要是不喜欢他,干吗对他这么好?

难道他自己不会倒水吗?!

第二天,顾奇南是被手机吵醒的。他爸妈给他打电话,问他中午回不回家吃饭,他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

吴渊跟林小斌还在睡,展铭已经起来了,背对着他,坐在书桌前,好像在看书。

顾奇南猛地想起昨晚的事,那种郁闷又充斥胸口,就说等下回去。

展铭没回头看他。

顾奇南下床洗漱,换好衣服。想起展铭不让自己来小出租屋了,又不想让展铭洗他的睡衣,愤愤地把自己的睡衣卷吧卷吧都塞进书包里。

展铭这才站起来,打开门,自己先走了出去。

顾奇南出了门,见展铭走在自己前面,语气有点冲地问:“干吗?!”

好像昨晚不是他强吻展铭,而是展铭强吻他一样。

出租屋的楼道很挤,展哥都没法跟他并排走,听见他问话了,停下脚步转过头低声解释:“我带你出去,你不认得路。”

好像确实是他做错了事,而不是顾奇南。

顾奇南一听他的语气,就有点气不起来了。只好闭上嘴,安安静静跟在展铭身后。

到了一楼,展铭还去牵了小电摩,一直把他送到地铁站,还给他在早点摊买了紫米糕跟豆浆。

顾奇南下了车,头也不回地挥手,硬邦邦地说:“拜拜。”

直到坐上地铁,顾奇南才想起来,今天的纸玫瑰没有送出去。他昨天怕玫瑰被压扁,把整包彩纸都放进书包里了。本来打算今天跟展哥一起吃午饭,折好纸玫瑰送他再回家的。可惜一生气,都给忘了。

可他生气什么呢?

是他说要追人的,怎么能遇到一点挫折就退缩?

顾奇南拿出手机,想跟展哥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抱着手机冥思苦想。

这时班级群突然热闹了起来,顾奇南点进去一看,原来是成绩排名已经出来了。年级第一又是他,领先第二名三十分。群里开始艾特他,求学霸光辉笼罩自己。

顾奇南顾不上理会这些人,赶紧点开,想看看展哥考得怎么样。

班级第30名,年段第658名。

进步了!

七中高三年段共有八百人左右,去年高考,上了本科线的有492人,因为本省去年的本一线是全国最低,所以上本一线的人还挺多,有189个人。但这一百多个人能上985、211的也就是二三十个而已。

上次期末考,展哥在年段七百多名,进步了快一百名了!

顾奇南默默在心里算着,如果展哥能进步到五百名以内,就很有希望上本科!就展哥现在来看,也不是不可能嘛!

顾奇南算了一会,心里不那么难受了,接着去看吴渊跟林小斌,发现都进步了。林小斌前进了一个考室,吴渊从班级21名进步到16名,年段406进步到307,是进步最大的。

他们两个大概还没起床,小弟群都没动静。

顾奇南这下有点后悔了,早上不该对展哥甩脸色,不该闹脾气先走,不然中午就可以庆祝大家进步了。

现在想给展哥发条消息祝贺他,又有点不好意思。

唉。

展哥还送他来地铁站,还给他买了早餐,买了他很喜欢吃的紫米糕,吃的时候,紫米糕还是热的,香甜软糯。

怕他拿不了那么多东西,他吃的时候,展哥就在一边帮他拿着豆浆,时不时给他喝一口,任劳任怨。

顾奇南正懊悔着,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赶紧解锁手机,是展哥!

摇啊摇:对不起,昨晚不该推你

摇啊摇:撞疼了没?

摇啊摇:你昨晚喝了酒,今天要是难受,回去喝点蜂蜜水。

展哥先认错,但是顾奇南却不好受。明明错的人是他,闹脾气的人也是他,展哥却先道歉。

说要追人的是他,在对方没有给出回复的情况下强吻对方的也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