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救救我儿子

事态并没有象季婉想的那样进展,上官琛带她来到宛城最为奢华法式餐厅,与她共进浪漫的烛光晚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一坐下来就有小提琴手站在他们的身边,演奏悠扬舒缓的乐曲,为本就浪漫的氛围更增添了唯美的意境。

www.daocaorenshuwu.com

季婉暗叹,面对的不是心怡的那个人,再浪漫的情调,再美的意境都是一种煎熬。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脑海中浮现阿龙,想到他与她坐在楼顶望着满天的繁星,对酒当歌时的惬意。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季婉真的非常佩服演员,她只在上官琛面前演这么一会儿,她就觉得好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不懂装懂的乱点食物,想着足够让上官琛厌弃她,然而,他却面带微笑看着她,亦如一位绅士似在欣赏一个完美的杰作,这让季婉无比的郁闷。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长桌上排满了美食,季婉欢喜的品尝着,可再好的食品进到口中都如嚼蜡。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用餐中季婉一直喋喋不休的唱着自己的独角戏,上官琛是极有耐心的看客,她都觉得很想把自己掐死的冲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终于再也吃不下去,她全无形象的打了个饱嗝,不好意思的向上官琛笑了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上官琛看着她笑了,笑得格外的开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累了吧?”上官琛笑对季婉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哦。”季婉应声,她对上上官琛狡黠的凤眸,有些心虚的移开了视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送你回家。”上官琛说着站起走向她,用餐巾轻轻擦拭她的嘴角,拉起她的小手向外走。

daocaorenshuwu.com

回家的路上,季婉安静得似一尊雕像,眸间泛着淡淡的愁绪望着车窗外,脑子里全是阿龙的身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官琛一直看着沉默的季婉,他觉得这个女人不论何时都是那般的美好,就连此时略带忧伤的她,都有种凄婉的美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少爷,到了。”司机停了车说到。 daocaorenshuwu.com

季婉恍然,看到车窗外已是自家楼下,她伸手推开车门就要下车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官琛一把拉住她,在她的额头轻轻印下一吻,说:“好好休息,晚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晚安。”季婉讪然的回答推开车门下了车,一路小跑上了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上官琛看着靓丽的身影消失,唇边的笑意收敛,视线收回说:“走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回到家,悄悄去弟妹的房间看到他们都睡着了,她去浴室很快洗了个澡,走去厨房想拿水喝,打开冰箱看到里面堆满了食盒,里面是做好的炒菜与伴菜,全是她与弟妹爱吃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全是阿龙昨晚做的吗?这么多菜他是一晚没有睡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被她拒绝后,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做了这些菜,这将是他最后为她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心与喉咙间似被硬物塞堵得闷痛,鼻腔中一股辛辣感涌上,泪水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拿了水关上冰箱跑回自己的房间,仰头灌下大半瓶冰冷的水,闷痛的心没有丝毫的缓解。她上床用被将自己包裹着,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睡觉。

daocaorenshuwu.com

可是,这一夜,她失眠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辗转反侧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她给弟妹留了字条让她们自己热早餐吃,她不敢走进厨房,更不敢开冰箱,她怕再看到阿龙精心准备的菜肴,会控制不住自己给阿龙打电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确定自己不爱阿龙,她只是太依赖他给的温暖而已……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坐在小区的公园里,呆呆的看着晨练的大爷大妈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天似映衬着她阴郁的心情,飘起了蒙蒙细雨,她抬头望了望昏暗的天空,站起身走向自己的车子。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来到酒店,就沐浴在同事小心而怪异的目光中,季婉知道,昨晚她上了陌生男人的车,这事自会很快传遍酒店。 www.daocaorenshuwu.com

“哎哟,昨儿无比风光的坐着劳斯莱斯走,今天怎么变成落汤鸡回来的,看来,昨晚没有侍候好主子,被踹下床了吧。”

稻草人书屋

说出尖酸话的是一楼大堂经理高菲,这是个十足的拜金女,昨天季婉在上官琛面前演绎的拜金女就是模仿着高菲平时的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菲出语怼季婉是出于嫉妒,她就是看不得别人比她好,只要让她不舒服,她那张嘴立刻会毒得你体无完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若是平时,季婉定回怼她。可今天她心情极差,没心思与她置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高菲,你个专想怎么抓上有妇之夫床的骚浪贱,你敢再嚼一句小婉的舌根,我撕乱你的嘴。”张娜一走进酒店就看到高菲叉着腰一脸讥讽的呛季婉,她立怒声怒回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说谁骚浪贱,你有胆再说一句试试。”高菲怒气冲冲向张娜而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季婉面有不耐烦,在高菲临近她时,伸出脚挡了下高菲,踩着恨天高的高菲脚下被跘立重心不稳栽倒在地上,痛得她哇呀大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张娜开心大笑走来,挽着季婉走进电梯,将高菲的怒骂声关在电梯外。

daocaorenshuwu.com

“我去,你这大大的黑眼圈,你不会是真被那男人蹂躏了一晚上吧?”张娜捧着季婉无精打彩的脸,明亮的眸子担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