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被割下一只手

季婉应声离开,她没有诧异老板突然转变的态度,这就是黑心老板的多面性,这代表厄运的开始。

稻草人书屋

回到自己负责的楼层,才知阎总所说的“别再那么冲动”的含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来,张娜及全体传菜员还有几个被非礼的女服务员,不满老板这就么轻易放走了几个混蛋客人集体上交了辞职信,这便是老板向她让步的原因。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板想以总监的位置拉拢稳住她好好为他卖命,接下来,他定会迅速寻找听话且能接替她工作的人,然后将她一脚踹出酒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要与老板争分夺秒,要在老板找到人之前,将递交辞呈的员工妥善安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不会撂挑子走人,毕竟这个酒店从开业到现在她付出了很多,她会处理好一切再离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季婉的绝佳人品与管理能力,这个酒店的服务员都是跟随她而来的。如果她不管不顾的离开,这个酒店真会面临瘫痪,这一点老板很清楚也更怕,所以不得不让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第二天下班,季婉一走出电梯又看到一楼大堂站了放多黑衣人,还有手捧蓝色妖姬的上官琛的侍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来了,上官琛又来约她共进晚餐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知拒绝不了,顺从的坐上了劳斯莱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一路沉默无语,上官琛依然绅士的笑看着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次太子琛带她来到一个门面极为低调,内里却极尽奢华的私家菜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太子琛没有让季婉点菜,直接上了几道菜馆极为精致的特色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一直沉默的吃着,上官琛似乎心情很好,一边吃,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一直自言自语,气氛却一点不显尴尬,到有点象相处又久的夫妻,丈夫温柔笑语,妻子微笑聆听,那种平静淡然的温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吃过最后一道甜品后,太子琛的贴身侍从端上一罩着金盖子的盘子放在桌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上官琛用餐巾擦着嘴,一举手一投足无不显矜贵优雅,狭长凤眸似笑非笑看着季婉,说:“这里面是我送你的礼物,打开来看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承蒙太子琛邀请已经受宠若惊了,礼物季婉可是受不起。”季婉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这丫头,也不看是什么礼物就回拒我,你是唯一敢拒绝我的女人。不过这个礼物,我敢说,你看到一定会喜欢的。”上官琛说,向后仰靠斜挑眉梢笑看季婉,又道:“听话,打开来看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看了看上官琛,站起身伸手揭开金色盖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啊!”一声惊呼,季婉手中的盖子落在桌上,看着盘中一汪鲜艳刺目的鲜血上放着一只被齐腕割下的人手。 稻草人书屋

季婉惊恐之极的看着那只大手,中间三根手指上带着镶嵌着祖母绿的金戒指。这只手对她来说印象太过深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就是昨天非礼女服务员的那位暴发户的手,是那只掴掌过她的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还够淡定,没有被吓跑,不错。”太子琛笑看惶然的季婉,很满意她的表现。 daocaorenshuwu.com

“你割了他的手,他还活着吗?你这个疯子。”季婉瞪着太子琛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被打时对那男人痛恨之极,可他罪不至死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更让她恐惧的是割下这只手的人,太子琛,此时看他英俊的亦如神祇,一直对她都是温柔谦和,她差点忘了,他是黑道家族行事狠辣视人命如草芥的太子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自己忤逆他,他将会以怎样残忍的方式对付自己。 www.daocaorenshuwu.com

她很害怕。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敢伤我的人,必是要承受惨痛的代价。”上官琛凤眸泛着彻骨冰寒笑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不是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季婉对上上官琛充满阴鸷的目光,吓得闭了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如果你喜欢,我立刻卖下那个酒店给你,你来做老板,随便你心意,再不必受制于人。”上官琛对季婉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季婉低垂下头,不再说话,惶然不知所措时脑海中突然想起阿龙,她猛甩了甩头,挥去阿龙的影子,还好他不在,不然,他定会被自己所累。

稻草人书屋

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抚上她的脸颊,季婉身子一凛头向后退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上官琛莞尔一笑,双手捧着她的脸颊,轻轻吻向她的娇嫩的红唇,只是几下很小心的啄吻后,他眸中带着极致的宠溺看着她说:“别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做我的女人,以后,再也没人敢伤你。” 稻草人书屋

季婉的剪水瞳眸中泛现惧意,想拒绝,话到嘴边却不敢说出口,她不敢确定,他的温柔会为她维系多久,怕他被拒绝后遽然变成嗜血恶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不怕死,但她清楚的记得,他曾用自己的母亲威胁过她,她怕家人因她受到伤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会给你时间考虑,只是别让我等太久。”上官琛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别对酒店下手,我已经决定离开了,只是,那毕竟是我付出很多心血与努力的地方,我想将所有事处理完后再离开,你能不能给我一月的时间。”季婉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哦,一个月,好吧,你可知我从没这样容忍一个女人,不过,你值得我的期待,而且,与你的一切到是让我乐在其中,包括你装傻充愣的样子。一个月后,你将是我的女人住进我的别墅去。”上官琛伸手轻掐季婉的鼻子,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