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良苦用心

敖啸天只做了短暂的停留便要季婉与他一同离开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真没想到,敖家能接受这位平民媳妇,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她竟然请动了敖上将来看嫣儿,可见敖上将对她的看重。”南宫宏邈惊讶的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南宫夫人看着有些失神的女儿,叹息一声说:“我们嫣儿哪里不好,就算气我们为利益联姻,可嫣儿守着那个空寂的家这么多年,看这一点敖上将也应该认了嫣儿不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呀,别再说让孩子伤心的话。”南宫宏邈责怪妻子说。

daocaorenshuwu.com

南宫矅透过窗子望向楼下,季婉搀扶着敖啸天有说有笑的上了车,他回身走到病床前,对南宫嫣说:“小妹,你以后做何打算?要离婚吗?” 稻草人书屋

南宫嫣抬眼看向哥哥,眸中又现泪水,贝齿咬着嘴唇,说:“我,不想离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敖老太爷的到来,证明敖龙与季婉没有把她的事说出去,绝望中的她又似看到了希望,她要等自己的丈夫回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好,就要你这句话,哥帮你。”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哥,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许,能借这个平民女让敖上将接受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宫嫣沉默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别出馊主意,让敖上将知道我们又耍什么心机,恐会连累到我们南宫家。”南宫宏邈反对的说。 daocaorenshuwu.com

“爸,你就是胆子太小了。小妹,你先好好休息一天,明天我接你回家住几天,也好好陪陪爸妈,我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了。”南宫矅伸手拍了拍妹妹的肩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daocaorenshuwu.com

两天后,季婉接到南宫矅的电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您好,我是南宫矅。”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好,有什么事吗?”季婉问。

www.daocaorenshuwu.com

“想谢谢你救了我小妹,那天我态度不太好,可否赏脸吃个饭向你陪礼?”南宫矅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用谢,吃饭也算了吧,我工作挺忙的。”季婉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南宫矅沉默了片刻,说:“我直说吧,我有一事想求你。”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是南宫嫣的事,你就不必开口了,实话告诉你,我在敖家人微言轻自身都难保的,而且爷爷是个极讲原则的人,我无能为力。”季婉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宫矅邪肆一笑,心道,这个女人心思玲珑,看来不是钱能诱惑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心中如此想着,但他还是开口说:“能请得动敖上将还说自己人微言轻,太过谦虚了。你若能让敖上将接受我小妹,我给你一千万,还有我们南宫集团在海湾开发的海景别墅,任你选一套。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对不起,我真的无能为力。我工作很忙如果没别的事我就挂了。”季婉话落挂断了电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碰壁的南宫矅看着电话嗤笑一声,明亮的眸子里闪动着一丝玩味,但稍瞬即逝,自语:“她可不是你能动得起的女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年少时曾浪荡不羁,阅女无数,偶尔交往过穷人家的女儿。当他为她们大把花钱时,再纯洁清高的女孩眼中都会闪烁起欣喜与贪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第一次有女人拒绝了他的钱,看来,敖龙在物质上没有亏待季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钱不好使,如果是别的女人,他这情场老手必会撩到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而且这个女人激起他沉寂已久的猎艳之心。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这招他还真不敢使,敖龙那货他真惹不起。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他叹息一声,自语:“小妹啊,哥让你失望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季婉今天收工的早,她接了小轩回到敖家。

daocaorenshuwu.com

坐在客厅中饮茶的敖啸天见她立现笑容,说:“自己下棋好无聊啊,来,陪陪爷爷战两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好啊,有一阵没下棋了,手还真痒了。”季婉笑着走过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后天周五,你就别工作了,一早就把你妈接来,我告诉你叔叔姑姑也来,人多了热闹。”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敖啸天边整理棋子边说。

daocaorenshuwu.com

“好的。”季婉应,突想到南宫嫣,她说:“爷爷,我想请一下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里也是你的家,你想请谁来都可以,不用经我同意。”敖啸天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我想请南宫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这丫头,又想提让我接纳她这茬。”敖啸天瞪眼说。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爷爷,我一直很崇拜你,觉得您就是正义的化身,又非常慈祥有爱。可您在南宫嫣这件事上,我觉得有些不近人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哪里有不近人情。”敖啸天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爷爷,您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您是南宫嫣,你会等待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八年无怨无悔吗?其实以她的条件完全可以离婚,我相信她的追求者一定很多,一定会获得幸福。可她偏坚守着她的婚姻,在家等待着她的丈夫回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您尊祖训,您说,这样的女子要是在古代,是不是应该为她立贞洁牌坊呢。就冲这点,您不应该承认她吗?”季婉说。 daocaorenshuwu.com

敖啸天点头笑了,说:“丫头啊,爷爷不是不近情理的人。我一开始是气你婆婆与南宫家商业联姻,维和三年后你大哥本来应该回来的,我打电话给他,这小子竟说南宫嫣什么时候提出离婚,他才回家。